第532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532节

  第1125章 教训

  之前的那个人死的快,我当时还想着再折磨几天,谁想到当场就死了。

  所以姨妈被扔到那个地方后,我要叫人早做准备,不然她直接被打死了,我以后还怎么追查?

  将她绑了,亲自扔到菜市场的时候是周末,这天人很多,天气不是很好,阴云密布,要下雨。

  把她扔出了车子,也没人注意为什么一个女人会从车里面滚出来,只有人在周围散播谣言,说姨妈偷走了这附近的孩子,并且还有很多之前姨妈的家里搜出来的孩子的一些照片。

  其中,就有人认出了她。

  指着姨妈的脸尖叫,说是她那天在商店买东西偷走了孩子,好在孩子后来找到了,可这个女人是不能放过的。

  城中村的地方大多孩子都是散养,小孩子很小也不上学,只在周围到处玩闹,这跟在山村的散养是不一样的,至少在这里,会付出代价,作为监护人的确有责任,可孩子被被偷却是姨妈这样的人做的了,伤天害理。

  姨妈慌张的看着周围的人群,在这样的情况下她不得不求饶,可求饶也换不来父母的原谅,骨头分离,这是多少家庭的噩梦,我的喵语被偷走的那段时间里我就像丢了魂一样,自然是感同身受。

  其中一个妇女的拳头一声声的捶打在姨妈的后背上,姨妈起初还在挣扎,后来已经无力的趴在地上动弹不得,扭曲的四肢就想在地上蠕动的一条驱虫。

  我坐在面包车子里面仔细的看着,每一次她被挨打我都好像吃了一块糖,借刀杀人的法子我不是不不会用,是不想用,我担心我的手段太过残忍,叫她丢了命,死了倒是不要紧,可她还没到了该死的时候。

  时候差不多了,外面有人大叫警察来了,所有人一共而散,跟着几个穿着城管服装的男人将姨妈拖上了车,一会儿功夫,这场闹剧也就结束了,地上满是血水的的痕迹,扫大街的伯伯们在地上洒了水,用刷子清洗干净,地上又恢复了干净,热闹的集市还在继续,只是不同的是,人们的脸上都露出了笑容,只因为在他们看来的,得到了公正,一人一拳头,就好像真的将人贩子治理了,再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在高兴之余,也传来几分悲凉,我无力的依靠在车座上,觉得身子沉重的厉害,揉了一下酸痛的腰身,这才叫人发动车子离开。

  姨妈的身体状况很好,刚才那一场挨打也顶多叫他在床上躺几天,可这不足以叫她说出什么来,我只想叫她知道,对付她,我有点是办法。

  回来后我先去看了她,在陆少的小诊所里面,她蜷缩成一团,面色铁青,身上满是伤痕,额头上肿起来很大一块,不知道是谁尖很尖利的皮鞋踢在了她的脑袋上,该是很严重,鼻子也歪到了一边,好像是骨头已经断了。

  我坐在她身边,安静的看着她。

  想象着当年我因为她背后使坏也遭受过这样的事情,到现在身上还有很多疤痕,如今叫她也尝一尝滋味,不知道她是否会喜欢呢。

  我笑出声来,发自内心的高兴,问她,“姨妈,现在感觉怎么样啊?你伤的重吗?我来看你了,听说了你的事情,真是很同情你,呵呵,只是我也帮不上什么,你不是一直都说,恶有恶报,善有善报吗,我看向现在是应验了,啧啧,还好你活着,不然我还看不到这一天了,我终于明白了卓风不杀你的良苦用心了,真好,呵呵……”

  她埋头不吭声,只颤抖着身子,呆滞的眼神望着我。

  从前这双三角眼睛里面全都是恨意,怒火燃烧,可如今呢?怒火早就熄灭,一点点光束都没有,可她仍旧什么都不肯说。

  真是硬骨头。

  “姨妈,你还真是厉害呢,不知道你能忍多久,那就好好在这里躺着吧,医生会过来给你吃点止痛药,至于身上的伤口,我不知道会不会被处理好,不过你放心,死不了。”

  从诊所出来,我特意在周围转了转,从前我经常来,那时候我还没跟卓风在一起,陆少说我脑子不开窍,叫我上床勾引卓风,肯定能成,所以带我来跟这里的姐姐们学习,我什么都没学到,可打架学了不少,陆少总说,女孩子也可以很厉害,就像佳佳那样。

  那时候佳佳很年轻,漂亮,身高一米八几,整天穿着运动装,也梳长发啊,可站在那里我总觉得她就是个男人,后来才知道,佳佳的身上那不是男人气质,是中性美,我总算明白了陆少喜欢佳佳什么了,陆少见多了身边的女人,各种温柔,成熟,可都缺少佳佳这样干净干练的女性,自然会被佳佳吸引。

  或许,早在陆少见到佳佳的那一刻起就喜欢了吧,只不过陆少不知道,可如果不是的话,为什么凡是在陆少身边的女人都在哎会所,要不是就像开心一样身患重疾,唯独佳佳,被另眼相待?

  我无奈的笑了笑,可这些,知道的太迟了。

  我上楼找陆少,他正在开会,冯飞也在,两个人之前合作了项目,是我那边的一个老项目,老客户走了,自然需要找新的合作伙伴,于是就找到了陆少。

  陆少对这方便知道的少,整天缠着冯飞给他传授经验,陆少也是聪明人,学的坏,可运用起来就有些复杂了。

  所以冯飞不得不亲自过来给这里的员工做点培训。

  透过会议室的玻璃窗,看到里面坐着的一排人,其中陆少悠闲的坐在角落,冯飞就在首位,陆少没有领导的架子,可冯飞就算不是领导也像极了领导,气度就跟别人不一样。

  我不免多看了他一会儿。

  这会儿,陆少的秘书走了进来,递给我一杯咖啡,走到门口突然又停住了,不好意思的说,“卓总,抱歉,您是想无糖的吧,我这个是有糖的,我现在换一杯来。”

  我看一眼,算了,什么无糖有糖,就是害怕我糖分过高,还因为怀孕,会引起脂肪过厚,可我都七个月了,不在乎那些。

  我说,“没关系,放着吧,这会什么时候开始的,什么时候结束知道吗?”

  “哦。早上十点就开始了,冯总来的比较匆忙,刚才在这里吃的早饭呢,说是下午两点才能结束吗,三点要回公司,卓风不知道吗?”

  我还真不知道,最近没去公司,只偶尔接收到李子给我的一些文件审批,我说,“知道了,那我估计等不了那么久,一会儿就做了,你去忙吧!”

  “恩,好。可咖啡不用换了吗?”

  我笑笑,“没事,走吧,没什么大碍。”

  不想,这咖啡下肚,我的肚子就疼了起来。

  第1126章 喵语的弟弟

  我被推到医院的时候已经神志不清,肚子上的疼痛叫我连叫喊的力气都没有,只能看到眼前白亮的灯光。

  好在,有惊无险,我肚子痛并非是因为咖啡,而是因为身体承受不住两个孩子的重量,提早落地了。

  早产的孩子体重已经很大了,睡在保温箱里面,我忍着肚子上的疼痛跟着冯飞每天过去看,每次伸进去一根手指头,他们就会握着,抓的很牢,好像知道我就是他们的妈妈。

  孩子安全,我也安全,一切好像都很好,可不顺利的是,卓风没能看到孩子出生那一天。

  这天喵语被妈妈抱来了,小家伙特别欣喜的想看看弟弟,趴在保温箱的边上垫脚看了许久,大眼睛眨巴眨巴的安静极了。

  我问她不喜欢弟弟吗?

  她说,“喜欢,妈妈喜欢我就喜欢,妈妈他们好小啊,我不敢说话,怕吵到他们休息,他们什么时候可以跟我一起学习啊?”

  我高兴的抱住她,叫她看到的更清楚一些,指着稍微大点的那个对她说,“这是你的弟弟,也是那个小弟弟的哥哥,排在老二,这个也是你的小弟弟,是最后出生的,并且因为体重更小,所以身体也很差,本来他们应该是在十个月的时候才跟你见面,可是妈妈身体吃不消了,他们也提早出生了,所以现在只能在这里面睡觉。不过时间很快会过去,等你背上书包去上学了,他们也能跟你一起玩闹,知道吗?”

  相差三岁,差的不多,在一起也肯定不会打架的,我心想。

  可冯飞总说,孩子们关系再好也会吵闹,不过都是兄弟姐妹,不会记仇的。

  我没体会过这样的感受,从小一起长大,之后在一起面对生活,想想都很憧憬,好在我给了喵语和两个儿子这样的生活。

  我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卓风,他趴在玻璃的另一头竟然哭了起来。

  这一哭,我也抑制不住的大哭,我们总计划的很好,可到头来却始终兑现不了。

  时间飞逝,转眼过去了两个月,卓风这边终于有了一点点消息,瑞士那边做好了交涉,将卓风送到瑞士去,在遣送瑞士的期间,可以跟家人团聚两天。

  这两天,我开始收拾简单的东西,打算将喵语和两个奶娃娃一同送过去,而我要独自留在国内。!

  姨妈,安然,人贩子团伙还没处理干净,我手头上证据没有任何说服力,所以我还不能走。

  我不想在看着我的孩子们顺利成长的期间,整日担心别的孩子的是否过的好,这样我会过的不安心。

  好在,卓风没阻拦我。

  他回来的时候下了大雪,难得在这个月份见到这样大的雪,鹅毛一般,从天上飘落下来,一会儿功夫就盖住了头顶,他帮我撑伞,搂着我还没瘦下来的腰,踩在有些湿滑的地上。

  这里的温度是存不住雪的,雪片在打落在地上也很快融化,地上湿滑的厉害。(!≈

  他穿着我新买的衣服,捂的很严实,只露出半张脸。

  从里面出来再到外面坐车,需要十分钟的路程,可我们竟然走了差不多二十分钟。

  这短路,好似走过了我们的半生。

  卓风说了很多,零散的话过去了也没在脑子里面存下多少记忆,我只记得他很是感慨的告诉我,“回去后我不会再管这里的事情了,你要小心。我没能参与的事情你别怪我,不是我不想管,是我实在没精力,我想保护好你们,这五年内就要老实一些,公司的事情我会做好,你只管做你想做的事情,只是……”

  他停下来,低头看着我,重重的一个吻落在我的脸颊上,提醒我说,“记得常回去看看我们,家里有我,还有三个孩子都需要你。”

  我重重点头,感激的在他怀里蹭了蹭。

  前半生,我们的出生入死都是卓风在抗,接下来的日子里,那就由我来抵挡。

  我们是风雨同舟的夫妻,我们是走到刀尖上的坚强的一对儿苦命鸳鸯,不管是哪一种,我们都会安全度过的。

  回去后的晚上,卓风狠狠的要了我。

  这段时间的亏空,在这一天得到了圆满的回赠。

  他伏在我怀里,低头看着我的眼睛,一次次的呼唤我的名字。

  我只徜徉在他的温柔臂弯下,感受着他带给我的美好。

  这么多年来,我们对彼此的身体从未感觉的到排斥,有的只是一次次的互相吸引,我爱他,深爱,这个男人是我的全部,我的依靠,我的将来。

  他担心我再次怀孕,每次都做了避孕措施,我看着他小心翼翼的样子,就想了当年我们初次在一起的时候一样,我不禁笑了起来。

  “老公,还像当年一样。”

  我感叹的捏了一下我的腰,我怕是回不去从前了,肚子上的妊辰纹看着非常的恐怖,每次他低头看我都想隐藏。

  他却固执的将我的手拿开,告诉我,“这是光荣,为什么要害怕?你生孩子是献出了半个生命的,我不会介意,别担心那些。”

  我笑着点头,可我还是不敢多看,这样可怕的妊辰纹怕是要伴随终生了。

  卓风说,“如果实在太介意就涂一些药膏,不过作用不大,这是很平常的东西,不要有负担,我很喜欢,你什么样子我都喜欢。”

  我抱紧他,尽情的投入,想着他的身体,一次次的冲撞,要将我的腰捏断了。

  后半夜,我们依偎在一起,互相看着彼此,这样是面对已经阔别许久了,如今重归,如一场梦境。

  他问我,“恨我吗?”

  我摇头,“不很,我为什么要恨你?”

  “我当初拦着你对付姨妈,还瞒着你很多事情,从前我以为是对的,这一次出事,我真的想到了死,可我不能死,只要想到你还带着三个孩子,我就舍不得死了,我要陪着你们,做不了顶梁柱啊,我也要做你们坚强的后盾,不然愧对我十几年对你的不公。老婆,对不起,是我做得不够好。”

  我紧紧的抱住她,想说这一切不是他的原因,如果不是他重情义,也不会有现在的我,他懂得感恩,才会一步步走到现在。

  我说,“要不是你心好,我也不会被你救出来,我们也不会相遇啊,不要说对不起,是我该对你说,谢谢你!”

  他浅浅的笑了,亲吻我额头,有些凉,有些颤抖。

  我们一整晚都没睡,想到隔天再一次面对分离,彼此十分不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