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3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533节

  第1127章 说明真相

  可分离到底还是会来临,送走他的那天喵语趴在他怀里,哭的一张脸都红肿了。

  两个小孩子还小,在推车里面仍旧睡的香甜,妈妈也跟着她们一起去了瑞士,妈妈说喵语差不多是她一手带大的,所以离不开了,只要喵语在,她就在。只是扔下我自己在国内,会很担心。

  我笑笑,回头看着站在我身后不远处的陆少跟肖老大,对他们说,“我后面还有很多人在帮我的,你们放心的回去吧,照顾好你们自己,我这边才能安心啊。”

  卓风欲言又止,到走后都没有说出他想说的话。

  飞机起飞后没多久我才从机场回去,坐在自己的私家车里面,看着周围过往的车辆,飞驰的汽车,喧嚣的城市,这一切好像都离开我很久了。

  从前我热闹城市,喜欢周围的一起,总是对所有的事情都充满了热情,可最近几年来,我总是忙于奔波,苦于在所有琐碎的事情中挣扎,竟然忘记了城市是我如此向往喜欢的地方。

  陆少突然问我,“想好了不走了?”

  我点头说,“至少要把这边的事情处理好了才行。”

  “恩,可事情怎么算是处理好呢,姨妈这个人现在狡猾的很,你想查清楚她背后的人还真是很难啊,卓风在的话至少还有人给你出出主意,可现在他走了,你们两地分开,很多事情都是远水解不了近渴的,还不如直接回去呢,剩下事情就交给经常呗,你能做的已经做了,还想做什么?”

  我也不知道我还想做什么,可一想到姨妈的手上还不知道有多少被拐卖的孩子,我就坐立不安,睡觉都不得安宁。

  多少个家庭因为失去了孩子而家不成家啊,可我能做的怕也只有一点点。

  我说,“至少要将姨妈送进去直到死都出不来。”

  陆哥无力的哼了一声,“那怎么可能,就算是送进去了最多也就十几年,出来了正好养老,呵呵,真是不公平。我在十恶不赦也没做过拐卖人口的事情,顶多倒卖些非法的货,就包括我会所的那些个女人都是自己愿意来的,相比姨妈做的事情,我这件事是小儿科啊。真是没想到!”

  是啊,真是没想到,可如果我告诉他这件事之前的参与者还有卓振东,他是否会更加惊讶?

  我说,“陆哥,你不知道的事情多了,当年我被带走的时候你知道是谁在指使的吗?”!

  他没应声,倒是前边开车的肖老大说话了,“是姨妈这伙人吗?”

  我笑笑,“是啊,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因为当年直接参与此事的不是姨妈,可那伙人却是她的手下,但是你们知道直接操控的是谁?呵呵,我当时也没想到。”

  陆少没有耐性的哼了一声,着急的问,“你倒是说啊。”

  “恩,说是卓风的父亲,卓振东。”

  咯吱!(!≈

  车子突然踩了刹车,陆少的脸狠狠的贴在了座位上,大叫的问我,“什么?你怎么知道,姨妈说的?”

  我摇头,“不是,是我查出来的,当时在郭家的楼下找到了很多资料,上面有很多记录详细的孩子的来源,但是去向不明,其中后面的所有名字签署人就是卓振东,并且安然那边也收到了很多照片就是跟卓振东在外面做生意的时候一起拍的合照,若非这件事我是自己亲自调查出来,我也很难相信这件事是真的。”

  两个人再没应声,只安静的睁大了眼睛望着我。

  我耸肩,对于这件事我已经不那么惊讶了,多么恐怖的答案我都可以接受,现在的目的只有一个,将姨妈送进去,但是在送进去之前将她虐待的生死不如。

  半晌,陆少才问我,“这件事卓风知道吗?”我也不知道卓风是否知道,可如果知道了他是否也会崩溃呢,卓风最讨厌的就是人贩子,所以当年他在乡下的时候也帮助过很多小孩子。

  肖老大说,“我想是不知道的吗,卓尔的意思也是瞒着他吗?”

  我说,“我是这么想的,可事情早晚会水落石出,并且卓风那么聪明,肯定也会猜测到什么,我之前管他要了很多卓振东从前做生意的时候留下的账本,现在我再作比对,很多收入来源不正常,我当时只以为是卓振东背后也在做陆少做的那些非法运营的货,现在比对上时间来看,他是亲自参与了整件事情,并且我怀疑还是其中一个头目。”

  这个事情震惊到两个人回到了市内两个小时内都没有说话。

  我无奈的笑笑,安慰他们,“别那么担心,事情已经查到了这份上相信用不了多久就水落石出了,我当初也很震惊,可现在已经不那么在乎了,相信余下的事情你们会更加震惊,很多你们无法想象的恐怖事情会发生,我们拭目以待吧,现在……哎,我好累,想回去睡一觉,下午等我的电话,我想直接去问姨妈点事情,陆哥,你到时候将你身边的那个打手带上。”

  陆少哦了一声,看着我的眼睛,深吸口气,跟着问我,“这件事……卓风那边我想暂时瞒着比较好,是吧?”

  我知道,卓风这一次出来后整个人颓废了不少,我也不想他再受刺激,“我知道,放心吧,我不会说的,等一切都结束后再说吧,你们也累了,早点回去休息,对了,陆哥,我这边佳佳给我发了微信,我跟她说好了晚上吃饭的时候跟她视频,你到时候也过来吧。”

  陆少顿时大惊,一脸的笑容,脑袋上下弧度很大的重重点头,“好,我肯定到,准时几点?哎,别说几点了,我就跟你回家就好了,绝对不会错过的。”

  我笑了,“好!”

  回到家里,我顿时愣住了。

  之前回家就能看到喵语小小的身子从里面跑出来,抱住我的大腿,奶声奶气的叫我妈妈,问我累不累,问我吃饭了没有。

  可现在只有空荡荡的房子,周围除却依旧富丽堂皇的样子,找寻不到半点家的温暖。

  陆少该是看出来我的不对,轻轻拍我肩头,“自己选的路,跪着也要走完,事情过去就好了,这边还指望你继续调查那个老狐狸的事情,不然卓风五年内都不能回来,怕是这五年里又要有什么变故了,只能尽快将那个老东西除掉才行。”

  我知道,一想到我手头上的事情多的我都喘息不过来,就全身力气,“我知道,陆哥,我去睡觉,你自便。”

  “去吧,这都快成我的第二个家了。”

  我才躺下,冯飞的电话就打了进来,问我在哪里,我说在家里,他说给我买了当地的特产,马上到,叫我下楼去接他。

  我好奇起来,冯飞可从没有叫我去接他的时候,今天这是怎么了?

  第1128章 撬墙角

  我才走下楼,冯飞就已经进来了,手里提了个很大的玩具熊猫。

  我一怔,笑了,是真的喜欢的,这个大熊猫该是一比一做出来的,比冯飞都要高出来一头多的距离。

  他笑着冲我招手,我高兴的蹦跳着下楼抱住了。

  他呵呵的笑,对我说,“这次去四川看到了就买了,本来想买两个,谁想到那边只托运一个,我的车子还装不下,只能买了一个,你要是喜欢,我下次去再给你带。”

  我摇头,“够了,足够了,哎呀,我都要爱死了,你怎么知道我喜欢这个?”

  以前的时候我喜欢这个东西是因为缺少温暖和拥抱,所以想从这样的东西上找到寄托,后来卓风给我买了很多,我也没觉得多新奇了,更主要我有了家庭,温暖不少,这个爱好就淡忘了。

  冯飞此时将这个买给我,简直就是雪中送炭,好似我怀里抱着的不是玩具而是卓风。

  他笑着对我说,“没想到你这么喜欢,以前就看到你的房间里面放了很多,猜到了你会喜欢。”

  陆少此时阴阳怪气的哼了哼,“你这么好心啊?非奸即盗!卓尔,提防着点,小心他把你撬走了,这个墙角其实很容易挖的。”

  我回头瞪他,“陆哥,别乱说话,冯飞就是知道我喜欢这个买给我的,你有本事也买给我啊?”

  陆少撇我一眼没吭声,继续懒洋洋的看着电视。

  冯飞告诉我,“这次的事情很顺利,所以我提前回来了,可还是没赶上送卓风走,他已经上了飞机吧?”

  提到卓风我就心里难过,抱着熊猫坐在沙发上不撒手,有些哽咽的说,“走了,五年内不会回来的,不过我可以去看他,只是这段时间我回不了,那个老狐狸的事情还没什么结束,姨妈这边也闹的很厉害,李思念还在这边呢,我想回去了这边反倒事情更糟糕,还不如直接留下来全都解决了再走。”

  冯飞皱眉点头,低头不知道想些什么,许久后对我说,“我知道了,我可以帮你,这段时间的事情都处理好了,我不会经常出差了。”

  陆哥又哼了一鼻子,“所以呢,你就想一直留在卓尔身边撬墙角吗?”

  冯飞呵呵的笑了,无奈的摇头,没搭理陆少。

  我踢了陆少一脚,“陆哥,别胡说八道了,你这破嘴胡说的毛病改改一改了,难怪佳佳走了不回来,肯定跟你的这破嘴有关系。”

  提到了佳佳他就不吭声了,这是他的软肋也是一块伤,他知道自己的问题,不过也只有在佳佳面前才会克制住。

  我堵住了他的嘴巴,这边继续对冯飞说,“你之前说的王威认识的那个人现在还在市内吗,我想认识一下。”

  冯飞说,“还在,几天后才离开,这次是为了这个案子过来的,据说是上头的人,但是是否真的对我们有好处就说不准了,你也知道,天下乌鸦一般黑的吗,老狐狸本事大,没准他也是老狐狸的人,我们还是不要冒险才行。”

  可这个危险还必须去面对,老狐狸那个人的本事再大也不可能面面俱到吧,他的钱再多,总会有用完的那一天,并且他手头上的资金是冻结的,现在想做什么也做不了,卓风这边早就将他洗钱的资金套牢了,一旦他伸手动一下,就会被人发现。

  李思念回来后,老狐狸这边被查的情况就松弛了下来,那能想得出来背后都用了什么手段。老狐狸在利用李思念这边的公司洗钱,数目不多,想做什么也翻不起大的风浪来。

  我说,“不管是不是,都要去试一试,也只有这个时候才合适,等老狐狸彻底翻身起来了,我们就是想见都没有机会了。”

  冯飞思考了会儿,“好,我去安排。”

  我们纷纷一点头,这边陆少不耐心的问我,“几点了,还去姨妈那里吗,我想该到了佳佳给你打电话的时候了吧?”

  我看一眼时间,都下午四点了,姨妈那边是去不成了,我也怕错过跟佳佳通话,我觉也没睡成,又该吃饭了,无力的吸口气,肚子上的肉好像又厚了一层,之前我才九十斤,现在都已经快一百了,我说,“做饭吧,吃了饭我要去跑步,佳佳这边不会错过的。”

  冯飞笑的眯了眼睛,深深的看了我一眼,跟着说,“现在很好,不需要那么瘦,你从前实在是太瘦了。”

  可不一样的,从前瘦也看着很圆润,现在是胖不胖都肥硕,人说女人生了孩子后就容易这样,可我发现我最近真的太夸张了,跟吹起来都一样,迅速膨胀。

  “我知道,我去做饭,你们想吃什么?”

  陆少比我先一步站起来,对冯飞阴阳怪气的警告,“别吃白食,卓尔不是保姆,你也来帮忙。”

  我好笑的捶打陆少,他以前就对冯飞态度不好,今天好像最严重,我问他,“陆哥怎么了,你干嘛老针对他,冯飞惹你了?”

  “没有,就是看他不顺眼,外面女人那么多,这边还非要纠缠你,你说这样的人是什么?”

  我皱眉,好像冯飞最近也没有对我表现多亲密,就是平常的相识朋友的那种相处,他也经常不在市内,我们见面的时间都少,陆少这话说的有些奇怪了。

  再者,冯飞女人多不多的好像我真没见过,有些事情都是心知肚明的,可说不出来意思就不一样了。

  “陆哥,你别乱说话,帮我洗菜,我却先把米饭闷上。”

  妈妈走之前担心我许久不下厨房不知道东西都放在了哪里,所以写好了清单放在冰箱上,我走进去就看到了,顿时眼眶红了起来,脚步有些不稳,看着那些熟悉的字迹,心痛不已。

  可想到家里人都能安全,我在这边不管怎么样都值得。

  这会儿,冯飞突然说,“谁告诉你我在外面女人不断?”

  我怔了下才明白冯飞这是在说陆少。

  陆少说,“有些事情不需要说,心照不宣的吧?你每次外出不找女人吗?”

  这个……我还真是头一次知道,我以为跟冯飞在一起的女人都是一些工作上的关系呢,很多都是看不见的规定了,听陆少这意思冯飞还出去叫……

  我想冯飞他该不会这样的人。

  “陆哥,你少说两句,没看到的事情别乱说,就算是看到了也别乱说,私生活是自己的事情,你搀和什么?”

  “我没搀和,就是提醒你,他就是个看着斯文其实是个披着人皮的狼,别被他的温柔骗了。”

  “咣当!”冯飞怒了,摔碎了手里的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