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4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534节

  第1129章 给卓尔面子

  冯飞生气了。

  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他生气,脸上的表情瞬间变得冰冷起来,好像脊背上有一根尖利的刺,狠狠的刺穿了陆少的面子。

  陆少也不甘示弱,本就是一张痞气十足的脸,此时蹦起来,有些杀气腾腾的味道。

  我见这气氛不对,离开走到两人中间,先劝说陆少别吭声,再劝说卓风别生气。

  陆少看我一眼,哼了一鼻子,转身走开了,“给卓尔面子不跟你计较。”

  冯飞却没有给我面子,比我高了不少的人伸出手臂狠狠的指向走开的陆少,“你有本事将刚才的话给我说清楚,到底是谁吗意思?”

  陆少才走出去没几步,听到他如此说又转身回来了,哈道,“行啊,我早就看你不顺眼了,现在说了也可以,你敢说你没在外面找女人吗?甚至都没有我会所的女人干净,别以为我不知道,我见到就两次了,你装什么干净,还在这里骗卓尔,趁着卓风不在你就送东西,也就卓尔会买你的账,你在外面什么名声自己不知道吗?”

  冯飞知道不知道我不清楚,可我是真的不知道,冯飞在眼中就是个一本正经为了工作可以付全部的工作狂,之前因为工作才结婚,后来也是因为工作才离婚,之后的所有接触的女性都跟工作有关系,不过正常男人,有个生理需求是肯定,出去找了也没什么,只是怎么这番话在陆少口中就说都那么不正经了?

  不过据我了解,好像我身边的男人都没有好这口的,红灯区的人不管是男是女都背景不干净,不管是不是自愿,去了那里的恶人很容易染上疾病,我……

  我先是不相信,可再一看冯飞,还是心里不是滋味,说不在意不是可能的,我们虽然说不是什么上流社会的高贵,可也不会去那种地方吧?那些都是社会残留下来的一些阴影,好多人去那里可不是为了发泄自己的生理需求,而是满足自己的心理疯狂的,只因为高级一层的出卖肉体的人都有很正常的规定。

  我……

  冯飞看我一眼,不等陆少回答,低声对我说,“我没去过,之前去那边办事,找了个社会上的人,该是被人误会了。”

  这就算是解释了,冯飞的私生活我了解的真不多,可在我了解看来,他应该不会是去的,就算去也是忍着内心的那种排斥才不得已过去。

  这么一说,我也相信了。

  我说,“知道了,没必要解释的,去不去都是正常,只是陆哥,你亲眼看到了也不能说出来啊,有些事情就是误会,你一说就麻烦了不是?好了,你们做饭的做饭,看电视的看电视,没必要在这件事上纠缠,也不是什么要紧的事情。”

  陆少却来劲了,指着冯飞问,“你还撒谎,你敢说你没去找女人?你拉扯的那个穿着红色的色吊带群的女人是谁?我是亲眼见到,你们进了一个平方,一个小时后才出来,你说你干嘛了?谈事情?鬼才相信。”

  冯飞眼神暴戾,摘了眼镜,越过我,狠狠一拳头砸了过去。

  陆少轻易的躲闪开,转身还手,咣当巨响,拳头砸在了冯飞的鼻梁骨上,我一听这声音不对,大叫着上去拉车。

  冯飞看着就不是那种能打架的人,陆少是在黑道上混的,这多年都在坚持锻炼身体,尤其是大家可从来都没哟输过的,这一拳头下去,冯飞的鼻梁骨肯定断了。

  可我的尖叫声在两个人中间穿梭,还是没能阻止两人撕扯。

  陆少的拳头一次次的挥下去,我用身体去挡,他又迅速的转移开再一次挥过来,我一阵心惊肉跳。

  后来还是肖老大进门将两个人拉开。

  我看冯飞伤的不轻,立刻想送他去医院,冯飞只摇头,拉着我坐着不动,吐了口血出去,问陆少,“你哪只眼睛看到拽着女人了?给我说清楚!”

  陆少坚持说,“几天前,我去那边找了个从前跟老狐狸一直接头的刀疤脸,在路上看到了你,你拽着的那个女人身上这边纹了一只红玫瑰,用不用我把我的手下都叫来再说说这件事儿。”

  陆少没必要撒谎无限,我也相信纷飞不会不承认。之前他因为对不起谢晶晶,不惜几次上门送股份送钱,那股子尽头我就知道他这个人是负责的人,可这件事两边多说的那么坚持,我相信肯定是有误会。

  我说,“陆少,你说的都是真的,可冯飞也没撒谎,你们想想是不是看错了是吗?或者是冯飞那边你没去呢?”

  冯飞说,“我去过,可没拽着女人,我找的是个男人,进去一个小时就非要做什么吗?男人穿着的是黑色的运动装,就是他,这个人之前在大柱子逃跑后一直住在一起,我想问点事情,你陆少说的那个女人我不知道。”

  冯飞将电话按出来,扔给陆少。

  陆少接过去看了一下,不在乎的冷笑,“你不承认也不行,那边有监控,我回头叫人调出来,到时候我摔你脸上,如果真的是你,你以为就给我离卓尔远一点,别以为卓风不在你就可以为所欲为,这里还都是卓风的朋友呢,别忘了,你也是卓风的朋友,当年不是卓风跟我,你能从冯家脱离开走到现在吗?哼!”

  陆少起身,抹了把脸上的血珠子,自己跑上楼,这会儿佳佳还没视频过来,陆少估计是上楼换衣服去了,叮当山响,我觉得那衣柜门都要被摔碎了。

  冯飞看我一眼,下巴上很大青紫,嘴角也破了皮,我给他纸巾,他没接,直摇头告诉我说,“我没去找过。”

  我点头说,“我知道,或许是误会了,更主要是就算去了,这也是你的私事,不要放在心上,我相信陆哥就是看错了人了。”

  冯飞没说话,只大口喘息,显然也是被气的不轻。

  肖老大在厨房做饭,手脚麻利的一会儿就做好了四菜一汤,端着出来,我们这边也都收拾好了。

  冯飞的鼻子一直在流血,我给了他两个面条用,两根白色的线头在鼻子外面,看着很滑稽。

  我笑着说,“不流血了吧?摘了吧,吃饭都不习惯了,要不我送你去医院,这么拖着也不行啊,查一查还伤到了哪里。”

  陆少接过话头,筷子在桌子上敲打的叮叮当当,“死不了,鼻血又不是为出血,吃饭!”

  我瞪他一眼,无奈的劝说陆少,“陆哥,少说两句不行吗?”

  他眼珠子一瞪,“不行,撬墙角的人都该死。”

  第1130章 这件事跟你没关系

  我想再说陆少,冯飞敲打了下碗筷说,“我是喜欢卓尔,可不代表我就必须破坏她的婚姻,这么多年我跟卓尔时间都感情只有我自己知道,如何做我也知道,用不着你个连自己女人都找不到的男人来教我。”

  冯飞的话戳到了陆少的痛处,陆少再没说话,只悻悻的吃了几口饭就放下了筷子。

  他起身告诉我,“佳佳来电话的话你先说,我去楼上歇会儿。”

  我点点头,目送陆少离开,吃着嘴里面有些不是滋味的米饭,琢磨着刚才冯飞说的话,再没了心思吃下去。

  可我还不能离开翻桌子,只好继续干坐着。

  肖老大吃完了饭,擦了下自己的嘴角,先是叹了口气,跟着才说,“有些事情不需要挑明,可既然都说了那就直接说了吧?冯总,你对我家妹子是好,很好,我理解你的心情,你说的也对,感情是感情,你没想过破坏他的婚姻,可你他也该知道,卓风这边是不会容纳你这样的感情存在的。”

  冯飞没应声,用勺子一下一下的搅拌着碗里面的汤,那汤我没喝,看着该是味道不错。

  他垂眸的样子看着很凄凉,我能想象的出来他此时的难过,就像当初的我。

  我跟卓风还有徐娇娇一起吃饭,看着气氛和谐,一切都好,可其实早在吃饭之前徐娇娇就警告过我,不能期盼着跟卓风有任何瓜葛,我当时只觉得心里难过,想到自己千万不能那么容易的就怀孕了,不然我就早早离开,我想再见到卓风都难。

  当时我不得不跟徐娇娇发誓我绝对不会跟卓风如何如何,可我的内心却是煎熬的。

  就如同现在的冯飞,他压抑着情感,知道自己不能做什么,可还是坚持着自己的想法跟做法,一步步走到今天,该是怎么样的心情啊?

  可感情的事情我能怎么做呢,我赶走他?就像当初徐娇娇那么对我一样?还是我跟他决裂,成为陌生人?我们之间除却他喜欢我这件事,似乎没有必须非要走到这样的地步,他是我的朋友,也是我的同事,更是我的合作伙伴,我不能将他驱逐。

  我深吸口气,心里也难过起来。

  冯飞看出我的心思,安慰我,“别有负担,我说过,这件事跟你没关系。”

  爱我,跟我没关系,这是他留在我身边的唯一理由。!

  我没应声,只看着饭菜,更加没了胃口。

  肖老大又说,“跟卓尔是没关系,可跟卓风有关系,走之前我就想问卓风这件事,你留在这边怕是会出事,卓风说蹬蹬再看,他有自信,相信卓尔,可我们不相信你,冯飞,你该知道陆少的意思,是有点过激,可我也是我们的意思,身为哥哥,我真的不想看到我的妹妹婚姻不幸福。”

  我一愣,看向肖老大。

  他冲我点头,“是,我也不想他出现,不管陆少说的那件事是真是假,都不代表冯飞可以留下来,你们这样相处,肯定会有危险,你公司忙不过来我帮你,还有陆少,还有卓风,至于冯总,你的总公司不是在中东吗,那边最近业务很好吧,你不如早点回去做自己的生意,反正你在这边也是二股东,在于在都一样,卓尔也会处理好的。”

  卓风一走,好像我身边出现的人都成为了敌人一样,只因为担心我会婚姻不幸福。(!≈

  不知道这是该高兴还是该不高兴。

  我很想说,哪怕是没有卓风,我也不会选择跟冯飞,他是最好的最合适结婚的男人,不代表我们就非要在一起。

  我无力的轻轻舒口气,“哥哥,这件事是你自己的意思还是卓风的意思?”

  我相信,卓风可不会不自信到这种地步,人一走了就要赶走我身边的别的男人?那不是他卓风能做出来的。

  可我还是想确认这件事。

  “我自己。相信陆少也是这个意思。”

  冯飞冷笑,看向我,“卓尔,没想到你身边的人都那么不相信你跟卓风,我自认为我是撬不走你的,所以有时候想,这样的陪伴也不错,至于陆少污蔑我的事情,我已经解释,信与不信对我们之间的关系并不会受半点影响,对吧?”

  我点头,“是。”

  所以呢?

  所以他不会走。

  他说,“所以我不会走,我的事业在哪里,我就在哪里。碰巧,我的事业跟卓尔都在这里,我肯定会留下,想赶我走,可以啊,看你们的本事,不过别用污蔑我的办法啊,实在拙劣的很。”

  他吃光了碗里最后一口饭,扔了筷子,起身往厨房走,洗刷好了碗筷,看一眼时间,“我还有回公司,晚些时候再来,我们还要商量下最近矿产的事情。”

  我愣了会儿,才点头,“好,路上开车小心点,要不你先去医院看看吧!”

  冯飞只摆摆手,没回头,就这样匆忙离开了。

  留下我跟肖老大在饭厅里面愣神,安静的落针可闻。

  半晌,耳边传来肖老大的叹息声,他说,“这件事你怎么看,就任凭他在你身边吗?这个人我总觉得哪里不对,对你好没错,可我就是不相信他。”

  怎么之前没看出肖老大不相信冯飞啊,卓风不在的那段时间,肖老大在照顾嫂子,陆少帮忙查清楚卓风的状况,我一个人在家里生病,市场出现幻觉的那段时间里陪着我的都是冯飞,那时候怎么没人担心我被撬走了,为什么卓风一离开就有这种想法?

  我问,“哥哥,你到底瞒着我什么事情,直接说了就是了。”

  他挑眉看我一眼,眼神里面有着忽明忽灭的情绪,那是躲闪还是瞒着我什么的心虚?

  我盯着他看,知道他吐了口气那情绪才消失,“就是听说了点事,陆少说的那件事我也看到了,当时我也在场,并且那个女人吧,前不久死了,据说是被虐待死的,我们就担心了。”

  我也惊住了,所以他们怀疑是冯飞做的?

  我没吭声,只觉得这件事太惊讶了,一来是我不太相信,可冯飞的私人生活我不了解,二来是我想这件事的确挺震惊,如果真的是冯飞,那未免也太……惊骇。一个在性生活有怪异癖好的人,生活中真的是看不出任何破绽的,可这件事……哎,晶晶该知道。

  我说,“哥哥,如果不是冯飞做的呢,你们是否看错了?他刚才也已经澄清了啊,并且,恩……就算是他,好像跟他留在公司也没多大的关系吧?”

  肖老大恩了一声,“可你要知道,有些人隐藏起来的样子跟现实的样子再如何不同,总有一天会暴露,我们就担心他有一天忍不住了非要强迫你,你又那么相信他,我们不能时刻看着你们,万一,我是说万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