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6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536节

  第1134章 有人想趁虚而入

  我舒了口气,所以陆少跟冯飞多没撒谎,可是那个女人却死了。

  “冯飞,那个女人死了,跟你没关系,可这件事就连陆少都猜测是你做的,我在想……”

  冯飞一点头,“你想的没错,现在已经有人开始针对我了,我收到了这个。”他从衣兜里面拿出来一个信件,我打开一瞧,吓得惨叫起来,扔了信,上面赫然一张放大的死人脸,满脸的血迹,嘴角都被刀子划开了,白肉外翻,可那个女人的眼睛无神,方向依旧是瞪着拍照的方向,就好像是在瞪着我。

  我扔了照片,惊魂未经的我端着水杯喝了好几口,勉强叫自己镇定下来。

  赵飞把照片捡起来,跟着告诉我,“这件事我也觉得挺奇怪的,为什么陆少如此肯定是我做的,就因为我牵住了那个女人的手吗?”

  我轻轻吸口气,摇头,“不知道,或许陆哥那边还有些我们不知道的事情没说呢,我现在就问问他。”

  冯飞没阻拦我,看着我打电话,可电话接不通,陆少那边的事情现在也不少,不知道他的人是否找到了什么有用的信息。

  我无奈的叹息,“冯飞,我想这件事,还是我们自己去调查吧,陆少那边或许知道的也是不准确,等他回来了,我们这边早就有眉目了。”

  我们还没出门,卓风的电话就打了进来,他已经到了瑞士,并且现在那边大雨,一家人被拦在了飞机场出不去,王威那边正安排人接应他们,卓风说好像他们被跟踪了。

  我担忧起来,卓风一个人带着三个孩子,还有我妈妈,已经应接不暇了,身边的人带了不少,可他身边都是老小,着实叫人担心。

  “卓风,你确定吗,王威的人还没到吗,真的被人跟踪了?我,我要做什么,我现在好担心。”

  “没关系,我应付的来,你……冯飞在咱们家里吗?”

  我是跟卓风视频的,手机晃了一下,画面就跳了出来,冯飞歪着身子坐在沙发上,一张脸满是愁容,正担心的看着手里的照片。

  我点点头,“是啊,最近冯飞这边出了点事,我们正商量怎么办好呢,还没出去你的电话就打进来了。”

  卓风哦了一声,默了许久才问我,“怎么了,严重吗?”!

  我说了大概的经过,卓风没应声,只点点头,跟着对我说,“孩子饿了,妈妈一个人照顾不过来,疯子说一会儿过来,可现在大雨,路上不通车,我们只能在这边等了,你们先去忙吧,我看看找个休息的地方好叫妈妈跟孩子们睡一觉。”

  现在瑞士那边还是半夜,我这里是白天,这么大的时差想来他们也是痛苦的,才过去两天,时差倒过来要至少一个星期,大人还好,就是苦了孩子。

  “老公,你也要照顾好自己,知道吗?”

  我担心的说,此时看着他们受苦我特别的自责,总想立刻就飞过去照顾他们,可一想到我这边事情缠身,焦头烂额,我就走不开。

  “放心吧,没事的,你那边注意安全,及时跟我联系,我先挂了。”(!≈

  我重重点头,盯着他的那张憔悴的脸,忍着泪水,到底还是哭了出来。

  挂断电话,我低头抹泪,默默的哭了许久。

  冯飞过来安慰我,轻轻拍我的肩头,再抬起来的手想要落下的时候陆少推门进来了。

  他怒吼,“做什么,趁人之危?”

  我被吓了一跳,他的声音非常大,都要吼破了喉咙了。

  转头的时候看到冯飞还没落下的手就那么尴尬的僵持在半空中,我们同时看饿了对方一眼,双双无奈的吸口气。

  冯飞没解释,看陆少此时的样子就算是解释了也无用。

  我擦掉泪水,对陆少说,“陆哥,刚才卓风来电话了,他们到了瑞士。”

  陆少没应声,走过来,拉着我走出去几步,上下打量我,跟着呼了口气才继续问我,“那边怎么样?”

  “没什么事儿,卓风说有人跟踪他们,我担心,心里特难过,真后悔没跟他们一起回瑞士。”

  “你走了这边的事情没人处理就算是在瑞士了也未必就舒坦,好好在这里不错的,等把姨妈这边的事情处理好了安心点回去,再说了,卓风又不是傻子,在那边直接做保释出来,五年内不出事这件事就算过去了,他知道怎么做,你担心没用,倒是你自己,还真要好好照顾自己,我不在一会儿就有人想趁虚而入啊。”

  我无奈的轻轻推了他一下,“陆哥,别那么说话,我就是心里难过,冯飞想安慰我,哎,你不是出远门了,这么快就回来了?那边的事情怎么样,我给你打电话为什么不接?”

  他愣了一下,拿出电话来,看了一眼,好奇的问,“你什么时候给我打电话了?我这没有反应啊,我……哎,这个是什么?卧槽,中毒了。”

  他把电话拿给我们看,里面跳转的全都是乱码,噪音很大,吱吱吱乱叫,他一生气,狠狠的将电话摔在地上,咚的一声巨响,彻底的安静了。

  “什么声音,怎么还叫?”陆少狐疑的看着地面,我们也看向地面,大惊,可声音不对,不是这个手机的,我们顺着声音看过去,大惊,这声音是从我的电话上传来的,我拿出来一看也跟他的电话情况一样。

  陆少拿走了要摔碎,冯飞阻拦他,“不行,不知道是什么病毒,或许能查出来,拿去给肖恩检测一下。”

  陆少这才停手,看一眼冯飞,又看看我,一甩手,电话扔给了身后的人,“去交给肖恩。”

  那人走了,声音也小了,房间里面才安静下来。

  可为什么电话会中毒,并且接二连三的出现,却只在我们两个电话之前才有病毒?

  陆少猜测说,“该不会是我之前叫你看的那个视频吧?”

  好像我们两人电话里面的共同之处也只有这个了,我说,“好像是吧,可不能这么说之前都没事啊,为什么会现在就中毒了呢?”

  “哎,乱猜没用,等肖恩那边查出来再说。现在说姨妈这边的事情,我找打了一个关键的人,这个人卓尔你应该认识,反正我是很熟悉,他曾经跟卓振东很多年,当年卓振东生病那段时间他就在身边照顾,我以为他是做生意的那个老前辈,谁知道他是背后联络人贩子的中转,经过他手被卖掉人可不在少数啊。”

  这个人不用说的那么详细我也知道知道是谁,当时姨妈聚众开会的时候我就见到了,他可是很讨厌我的。

  我说,“那现在他人呢?”

  “被我带回来了,在我的会所那边地下室关着,人老了,跪了会儿就受不了,现在正哭呢,我看这么关着也不是办法,姨妈那边肯定还是什么都不承认,所以我想回来先问问你的意思,是用点私刑呢还是直接交给警方。”

  第1135章 满是不屑

  私刑没必要,但是也不能直接交给警方,我想从他这里还真能问出点什么来。

  之前听卓风说过,这个人家里有三个孩子,都是女孩子,此人不是重男轻女的人,却有点重男轻男的意思,所以当初他欺负怀孕的时候检查出来是男孩子也都打掉了,不过现在看来好像他不是重女轻男,是担心自己的儿子生出来就被拐卖,世界上被拐卖的孩子那么多,他自己做这样的勾当,自然知道这里面的弯弯绕绕,想彻底的摆脱那样的命运就只能不生儿子。

  他的全部家产竟然捐献了出去,看样子,他还真的是不喜欢女儿呢,就算生了女儿也不给她们留下遗产,对外是做好事的好人,对内是喜欢女儿的好父亲,可其实,他是禽兽中的禽兽。

  我轻轻吸口气,“我去问吧,我对这个人还算了解,并且我还想知道一些以前的事情。”

  “那什么时候过去了我给你安排,现在出去不方便,并且听说,李思念这边开始动手了。”说完,陆少看向冯飞,眼皮那么轻轻的一挑,满是不屑。

  冯飞没在乎,只点头说,“是,我来也是想说这件事,李思念在融资,并且数目巨大,现在已经融资了好几家,听说打算将几个同领域的公司都收购,看着是大手笔,实则是最后一次洗钱了,你该知道他的很多钱都是来源不明的,包括老狐狸的钱都在内,她想一并清洗干净,至于接下来,不管是否合法,她都会立刻离开,不然她会很危险。所以我们现在就要想想她会在什么时候走,会去哪里,不能叫她逃了,融资的事情我们插不了手,只能等了。”

  等啊,一想到没有任何期限的等下去我就很无奈。

  我说,“不能等,这件事我们要做的就是赶走,一定不能等,我现在就出去问问情况,你们去肖恩那边,电话的事情我想也不简单,再有,陆哥,冯飞对我没有任何想法,就算有也早就过去了,现在是关键期,我希望我们之间都能和平共处,不要互相怀疑。”

  陆少没应声,只继续轻蔑的看了一眼冯飞,冲我摆手,“去吧,我们去肖恩那边,到时候给你消息,啊,我的人跟着你,不然到时候电话没有不方便联系。”

  从家里出来,联系三天,我都没回去。

  这三天来,我知道了很多事情。

  老狐狸还有两个前妻,其中第一人妻子生了两个孩子,大的已经成家,是个女儿,二女儿现在在国外读书,并且住着的就是老狐狸给她买的别墅,第二任妻子现在狱中,好像是当年主动承认了老狐狸贪污的事情是自己所为,并且已经在里面呆了五年了,当时的巨额欠款已经上交,老狐狸当时还想自己辞职主动与这件事划清界限,最后却因为卓风这边因为李思念的伸手帮忙草叫他脱险。

  当时第二任妻子没有孩子的,但是她家里有个弟弟,现在也在国外读书,并且已经结婚,妻子是个国外的富商的女儿,老狐狸最后将但是的贪污的全部钱都给了第二人妻子的弟弟,现在拿着巨款在国外逍遥。

  那么第三人妻子就是李思念了,两个人好像还真的登记结婚了,不过没对外公开。

  李思念存在的意义就是帮助老狐狸将不合法的钱变成合法的,最后转移财产离开这里。

  李思念是阿联酋的身份,现在转到了法国,那老狐狸怕是也已经是法国的国籍了,现在只有这个是我没查到的。

  我深吸口气,抽了口香烟,最近烦心的事情比较多,唯有吸烟能慰藉我心中的苦闷了。

  我想了一夜,最后还是决定先下手为强。

  不过我不能自己行动,这么大的事情我要拉一个位高权重的人一起,到时候就算是我出事了,还有人保全我。

  我左思右想,最后将希望寄托在了王威介绍那个朋友身上,不管他是否可信,我都要拉一个做垫背的了。

  到了关键期,谁还能顾得了谁呢,我有家庭,有一个爱我的丈夫,还有我三个孩子,更有我的亲人,我不能叫自己深陷危险。

  只要帮卓风平反了这件事,我们才能一家团圆。

  从酒店出来,已经是五天后的凌晨了,最近我都在这里面调查这件事,困了累了,遇到老狐狸的人追杀了我都没有退缩,想到我还有许我的卓风和三个孩子,以及我的妈妈,我就恨不得立刻飞回去见他们,可我必须坚强,将这边的小人清扫干净。

  连绵细雨,落在身上,有些凉。

  我一个人顺着漆黑的街道走了一个小时,最后在一处漆黑的巷子停了下来。

  等了我许久的人已经有些不耐烦了,落在地上的烟头就像是一只只正在黑夜里爬行的小虫子。

  他见到我过来,迫不及待的扔给我一个纸包,跟着对我说,“这个东西我是搭上性命给你弄来的,你可千万别被人知道了,不然我一家老小都完蛋了。”

  我看一眼,不确定里面的东西是否是真的,于是问,“你怎么保证我那到底就是我想要的东西,如何证明?”

  他嘶了口气,转身从背包里面拿出一个笔记本出来,又抢走了我手里的东西,点开了播放。

  我看着里面那个正在床上与李思念纠缠的男人,不禁笑出声来,问他,“知道这个男人是谁吗?”

  “不知道,不过肯定是这个李思念有用的人,也是不懂了,李思念以前吧是不错,很漂亮,现在那么老,怎么还那么多人追求他,豁出去命不要也要替她卖命,图个什么?”

  他这就不懂了,这群人不是追求者,是为了利益而不得不叉开腿的人,爽到了还能得到了利益的好处,那不是很好的吗?

  我笑笑,对他说,“做的不错,不过只有这一个吗?”

  那个人很是骄傲的哼了一声,“只有这一个哪行,好几个,你看,我给你做好了剪切,是八个,哦,这个人我认识,卧槽,这不是处长吗。我草,我草……”

  男人惊讶的连声说了好几句卧槽,惊讶的一双眼睛都要跳出来,关了电脑后还一脸的惊慌。

  我拿了视频要走,告诉他钱已经汇到了他的账户上,叫他注意查收。

  他叫住了我,问我,“你能将老狐狸这里面全部的人都处理了吗?”

  我想是的吧,证据很多,我现在有足够把我将这件事处理好,不过需要时间,手段也残忍了些,不过只要我一家子全团圆,我想着一切都值得。

  我只点点头,没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