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53节

  第104章 正常的女人

  他没有推开我,顺从的好像正在慢慢的接受我的引导,开始附和我。

  我最开始还有些生疏,枯燥的亲吻一点情趣都没有。

  过了一会儿,我将他松开,我们互相看着彼此,亮晶晶的眼睛里面全都是彼此的影子。

  “卓尔……”

  他轻声呼唤我的名字,给了我更大的决心。

  他没有将我当成徐娇娇或者是李思念,这是我最欣喜的。

  我深吸口气,继续啃咬。

  笨拙的我渴望他能够继续对我有别的的动作。

  可他的手没有像顾程峰那样在我胸前揉捏,更没有呼吸急促,只迟钝的接受我的亲吻和纠缠。

  我挫败的再一次放过他,蹲坐在地上,垂着头,我是真够笨的。

  他却伸手,将我拽到怀里,轻声喘息,靠在我的耳边,对我呼气说,“卓尔,不要做傻事。”

  我问他,“姐夫,你一点都不想要我吗?一点点都不想吗?”

  他不说话,我能感觉到温热的唇在我的耳垂边扫过去,叫我的半个身子都酥麻了一片。

  默了一会儿,他才说,“有些事情是不能逾越的。”

  就好像我跟他,他是我哥哥,最多是我姐夫,这种关系不能逾越。

  “姐夫,你不喜欢我吗?”

  他仍旧不回答。

  似乎这辈子都无法得到这样的答案。

  我也习惯了他从来不去正视我们的关系,只依靠在他怀里,听着他强而有力的心跳。

  “去睡吧,很晚了。”

  我听话的点头,从他怀里站起来,却如何都无法走动,拉着他的手,“姐夫,能跟我一起睡吗?我们什么都不做,我就是想叫你陪着我。”

  他摇头,“不可以。”

  冰冷的三个字重重的敲打在我的头顶上,痛的我一阵晕乎。

  但是也彻底叫我清醒。

  我松开他,他的手啪嗒一声落在了胸口上,顺势将被子拉高,继续对我说,“盖好被子,这里的夜晚有些冷。”

  “……哦!”

  我最后看他一眼,依依不舍。

  这个夜晚,注定了叫人无法安心入眠。

  半夜的时候,我觉得身边有人过来,帮我拉高被子,噎好被角,一时之间好似被人环抱在怀中的赢儿,彻底的安心,这才沉沉入面。

  走上起来的很早,可仍旧没有看到姐夫,他有很早起来外出跑步的习惯,今天也不例外。

  我哭坐在床上望着他沙发的方向一直在发呆。

  不禁想到了当初卓风和李思念,他们之间没有感情,为何还能在一起?

  我无法理解,更无法接受。

  心口难受。

  卓风回来的时候提着早餐,看我一眼,弯腰换鞋子,对我说,“知道你起来的晚将早餐买来回吃,快去洗漱吧!”

  “……姐夫,你……”我想问他,关于和李思念之间的事情,为什么没有感情就可以发生关系,而他明明是喜欢我的。

  “什么事?”

  他将早餐放在饭厅,走过来翻找行李箱,找出来一件好看的碎花连衣裙,起身走到我跟前,放在我身边,交代我说,“穿这件吧,今天天气不错,不冷。”

  我有些发愣,无奈的吸口气,疑问就没问出来。

  他去了卫生间,开了水龙头,透过关紧的房门我能够看的到他若隐若现的身体。

  我走过去,扭了一下卫生间的房间,真好,没锁。

  我心花怒放,却又紧张不已,房门开了,我看到了他宽厚的脊背,细瘦的腰身,古铜色的皮肤更显男人的气息。一块块蹦跳出来的肌肉线条,就好像在向我招手。

  趁着他大洗发水的时候,我脱了外面的睡衣,赤足走了进去。

  伸手将他从身后抱住,他真高大啊,好像巨人。

  他在我怀里僵硬了身体,却又开始很快的冲洗头上的洗发水,洗了把脸回来看着我。

  我仰头望着他,水花从他的头顶上落下来,我有些看不清他此时的样子。

  他却没有将我推开,只低头眯着眼睛看我。

  我吞了口口水,垫脚,却因为地面湿滑无法站稳。

  他扶着我的肩头,仍旧深情款款,我们四目相对,眼神里面充满了不一样的情绪。

  情到浓时,我知道,我们总会发生些什么。

  他是男人,正常的男人,我是女人,正常的女人。

  我爱他,深爱着他,我可以为了他牺牲一切。

  他喜欢,保护我,呵护我,照顾我,就算与全价为敌也要呼我周全,他可以为我做任何事。

  我们总会要发生一些事情。

  我的手轻轻的在他的身上揉搓,想要他主动,我不会,我担心我的生涩破坏了我们之间的这份融洽。

  “卓风。”

  此时此刻,我们之间在没有身份的悬殊,他只是卓风,我只是大妞。

  “卓风,我给你,接受我。”

  我仍旧吃力的垫脚,想要触及到他的唇,他仍旧站着不动,可我看的分明,他的眼神里面流露出来的内容开始起了变化,他也是有需求的。

  我垂眸,看到了他身体上的变化,喷张的血液就好像要将我生吞的魔咒,举着高亢的头颅在像我招手。

  我的唇落在了他的胸口,大胆的握住了那一团火热,好像烧着的导火索。

  他浑身颤抖,双臂张开将我困在怀中。

  下巴抵触在我的额头上,一点点的摩擦,我被她捆的有些透不过起来,可依旧渴望他能够给我更紧的拥抱。

  他的唇一点点的向下移动,从额头到鼻梁,到唇畔上方,他始终在理智和情不自禁中做着最后的挣扎。

  在他迟疑之际,我主动亲吻上他,这份炽烈的吻纠缠之中互相想要榨干我们彼此之间的最后一丝力气。

  他的呼吸渐渐变的沉重,身体更加的火热。贴在我小腹上的那团火似乎已经被赋予了魔法,每碰触一下都会叫我浑身发发抖,我渐渐的软在了他的胸口里,好似一谈温水,希望他能够将我捧在怀中,压在身下。

  可他却在强烈的亲吻之下戛然而止,只大口的喘息,伏在我的肩头。

  “卓尔,卓尔……”

  我重重点头,“我需要你,给你,我不怕。”

  我央求他,可我感觉不到一丝一毫的羞耻,为了爱的人,我这么做没有任何错。

  “卓尔。”他的吻又开始炽烈起来,霸道的在我的肩头上留下一串疼痛,惊得我全身都有些冷。

  他微微弯腰,吸吮胸前的粉红,我不自主的发出一声嘤咛,“啊,姐夫……”

  第105章 陷害

  一切的一切,都坏在了我这一声不该叫的“姐夫”上。

  他瞬间将我松开,眼神变得清明,低头看着我,又看看自己,转过身去,提着架子上的浴袍就往外面走。

  我仿佛是一只泄了气的皮球,傻乎乎的站着不知如何是好。

  他走到我身后,对我有些粗哑的嗓音说,“对不起,你,你早点洗漱好了出来。”

  在他心里,这个称呼就这么重要吗?

  我走到水龙头下,将温水变成了冰冷,兜头冲击下来的水流排在头顶,哗啦啦的就好像冰锥,直接戳进我的心口。

  我洗好了出来,裹着身上的浴袍,坐在他对面。他习惯性的递给我温热的牛奶和三明治,之后交代我说,“全吃光。”

  我点点头,就好像刚才我们之间没有发生任何事情一样安静的吃着手里的东西。

  他吃的很快,擦了嘴角,又擦了手,起身走出饭厅开始收拾我们两个人的衣物。

  我看着他的脊背,想象着刚才我亲手抱住的时候的感觉,顿时身体里面一条神经冲进了脑子,连续喝了好几口温牛奶都没有将这份意乱情迷的感觉压下去。

  他转身看我一眼,手里提了一个袋子,问我,“这是什么?”

  我看他的眼神依旧有些涣散,茫然摇头,没有吭声。

  他走到我跟前,轻轻捏我脸,“清醒清醒,告诉我这是什么?”

  我吃痛揉着脸颊,看一眼他手里的东西,那个袋子我熟悉,可是里面的东西我就不知道了。行李箱是他收拾的,我一直都不需要操心这些事情,只摇头说,“姐夫,我都没碰过行李箱的。”

  他微微蹙眉,看一眼房间,转了个身,又走到了门口,门把手扭开,之前上了锁的门竟然轻易的就开了。

  我的心顿时一惊。

  他的脸色也凝重起来,这会儿才将房门上锁,将袋子里面的东西倒在地上。

  从里面散落出来一些刺眼的颜色的小东西,其中有一个就是男人的那个,剑拔弩张的粉红,叫人见了面红耳赤。

  他随手挑挑拣拣,从最里面对个小盒子里面反找出一个正在闪烁红灯的小收音机。

  我不敢相信的睁大了眼睛。

  他将收音机和全部的东西都拿到了卫生间,放了水,哗啦啦的冲洗。过了一会儿他才走出来,吸口气,看看我,使劲皱眉。

  糟糕了,是有人想栽赃陷害我们,不,是有人想陷害他,姐夫与我之间年龄相差十岁,是不符合领养的,这件事之前已经被李思念扯着不放了一段时间,这一次他跟李思念又闹掰了,这件事又被提起来,并且还给扔了证据,证明他带我出来就是为了要我跟他胡来。

  可胡来的是我,不是他啊。

  我气的想要捏死自己。

  如果不是他定力好,我们现在等待的会是什么,是端着摄像机进来的记者,还是李思念继续带着卓风的姨妈或者谁进来抓奸。

  我一阵冷汗。

  他继续在房间里面检查,最后从电话的后面反找出一个拇指大笑的东西,啪嗒一声扔进了水杯,之后对我说,“我们过来的时候你可发现了什么人?”

  我摇头,我哪里发现了,我的眼里就只有他。

  他轻轻吐口气,继续翻找,跟着坐在了沙发上,将裙子扔给我说,“换好了下来找我,我在楼下等你。”

  我怔怔的点头,“姐夫,我们还出去玩吗?”

  他站在门口,手我这门把手,回头对我摇头,“不了,我们先回去,我会叫人过来检查,确保万无一失。”

  我重重点头,这才起身去换衣服,不想腿已经被吓得软了,险些跌倒,扶着椅背才勉强站稳。

  他米注意到我的惊慌,开了门出去,咯吱一声,房门关紧,我也飞速的跑过去提着裙子换好。

  等我下楼,他的身边已经多了两个人,其中一个我见过,当时他喜欢带着我出席酒会的时候就给我引荐我。

  那个人看着我,冲我笑着点头,我也笑笑,叫了声,“哥哥好。”

  “恩,长这么大了,盖上高中了吧?”

  我笑笑说,“快高考了,可以有压力,哥哥就带我出来玩的。”

  “哦,没关系,平常心,你先跟你哥哥回去,这里是我的底盘,我会查清楚的,不会叫你出事。”

  卓风担心的是我会受到影响,可其实,我一点都不介意,我担心的是姐夫,这件事最受影响的该是他。

  他是卓家人,拥有那么大的公司,是上层社会的名人,背后才慢慢的将卓家的那些黑历史清洗干净,这件事肯定会小人利用败坏他的名声,剥夺了他和我的关系,到时候受影响的人会更多,包括当初帮着他办手续的那个登记的工作人员。

  我站在卓风身边,瞧着那个哥哥领着人进了电梯,心开始浮躁起来。

  卓风轻轻揉我头顶,吸口气。

  “姐夫,对不起。”

  他摇头,没有正面在这件事上多做停留,只牵着我的手往外面走,脚步坚定而又从容。

  他身子正不怕影子斜,而我呢?

  身子斜的没边了。

  上了飞机,他帮我盖上毛毯,“睡一会儿吧,昨天晚上没睡的好吧?”

  我点头,看着同样有着漆黑双眼的他,担忧的抓他手,“姐夫,你也睡一会儿吧,我知道你总是半夜起来帮我盖被子,你也没睡好的。”

  他笑笑,帮我撩开额前的碎发,“你都知道?”

  我点头。

  这几年,都知道,他习惯了,我也习惯了。

  “快睡吧!”

  我点点头,放心的闭上了眼。

  下了飞机,电话铃声吵闹的我浑身难受。

  我不情愿的接起来,看着那个名字,倍感心痛。

  我差一点就做了对不起他的事儿。

  他那边着急的接起来,对我咆哮,“女人,你都要急死我了,在哪里?”

  “回来了,在那边出了点事儿,姐夫叫人去调查,你问姐夫吧!”

  他却说,“那件事我知道了,卓哥跟我说了,但是,哎……我当时在跟外商谈合同的事情,就没多想,事后觉得这件事实在太不对了,定好的客房突然变成一间就已经很蹊跷,那么多视频同时坏了,更是不对。还有,幸好你们没有去坐缆车,出事了,三个人从上面掉了下去,一个人摔死了。”

  我的心咚的一响,茫然的看着身边开车的卓风,支支吾吾的问顾程峰,“真的?”

  “我就在当地,还以为你们还在上面,电话一直打不通,我现在回去,你在家里等我,不要乱走,知道吗?”

  “知道,知道了。”

  挂断电话,我也惊得出了一身的冷汗。

  卓风交代我说,“不要告诉他。”

  “啊?”

  “我们的事,不要告诉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