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7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537节

  第1136章 人人唾弃的人渣

  他低头想了会儿,跟着又说,“其实我还能找到更重要东西,你想要吗?我不要钱了,我想……你们不是在瑞士吗,那认识瑞士的有名的医生吗?我想将我妻子送过去,她需要手术,先天性心脏病,要不是为了手术费我不会这么做的,这都是被杀的危险啊。”

  我想帮助人我可以,但是通过交易来帮助人我怕是有点接受不了,交易之间我不需要付出任何责任,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事情就能很顺利的处理。

  可如果我真的帮他找了医生,那治疗不好呢?

  我犹豫着。

  手里的东西已经很多了,我不在需要冒险。

  我说,“不了吧,我的证据足够了,额外的交易我不想继续。”

  他却急了,走过来,继续说,“我有把握不出事,我知道这件事不简单,我还知道你在调查之前的一个很严重的人贩子的案子的事情吧,我知道这里面的一些相关人物,这个跟李思念上床的处长就是这件案子的直接负责人,你知道里面多少事情吗,我怀疑老狐狸也参与了人贩子这件事。”

  我眉头皱起来,不敢相信的看着他。

  他又说,“你一直都没查出来什么对吧,就因为上头捂的很严格,并且……”他错过来,低声继续说,“你的那个姨妈之前与老狐狸好像结婚过,现在他们的两个还在就在国外。”

  “什么?”

  我尖叫,这不是无稽之谈吗,姨妈不能生育,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卓风应该知道,再或者说,卓振东也该知道啊,为什么还能允许姨妈嫁给他?最准确的是我看过老狐狸的第一人妻子,是个已经接近六十岁的老太太乐,照片上跟姨妈可不一样啊。

  这个人该不会是为了叫我帮助他老婆治病胡乱说的吧?那也不能用这么愚蠢的办法啊,难道他不知道我这边已经查到了很多重要的资料了?

  我冷笑,“你别少胡说八道了,这件事你该知道我只到都不比你知道的少,你想救治你老婆的心里我可以理解,可这不能成为你胡说八道的理由,现在就走,我不想再听你说话。”

  我提步就走,他还不依不饶,紧追上我,大叫,“卓总,卓总,你可以不相信我,或许我说的有些不对,可我能够拿到一手的资料,你不相信我给你找这些证据,一旦我找到了,你是否就同意医治我老婆了?”

  人有些时候想做什么事情的话还真是各种方法都用的出来,好事坏事绞尽脑汁都做,我理解他的心情,可不会依着他的想法做事,所以我要是答应了他肯定无所不用的去找证据,那证据是真是假都无法分辨了,我这边岂不是徒增麻烦?

  自然,我是不能答应的。

  “你回去吧,以后再说,我要看看这个视频是真是假。”

  他无力的轻轻吸口气,没有在追上来,等我走出巷子口,他不知道死活的又对我大叫,“我肯定能证明这件事,你给我点时间。”

  我没理会他,直接离开。

  回了酒店,我将视频传给了肖恩,那边告诉我之前电话病毒的事情还没查出来,所以手上的和整个视频要先放一放了。

  我临时买了电话,换了号码,卓风那边还没联系上,好在他经常给跟着我的陆少的人打电话过来跟我联系。

  晚上我照常等他的电话,顺便说了我的新号码。

  电话再一次接起来,就看到卓风那边两个孩子在地上爬,妈妈笑着追逐,喵语也高兴的又蹦又跳。

  我难受无比,泪水涌了出来,不知道要说什么好。

  卓风安慰我,“你那边很快结束了,不是已经进展很顺利的吗?”

  是啊,很顺利,就因为实在太顺利了才叫难受。

  我说,“老公,我好担心你们,我对不起你们。还在才出生一个多月就要跟我分开,我每次生产完都没有奶水,这一次也一样,孩子们本就缺少了母亲的照顾,却又那么小的离开我,这简直要砍我一刀要难受。”

  “那就有时间回来看看吧,妈妈最近身体不大好,你回来看看也行。”

  我大惊,泪水又涌出来,紧张的问,“妈妈怎么了,没事吧?”

  妈妈该是听到了我的话,抱着喵语过来说,“没事,老毛病了,估计是暂时没适应这里的天气,有些小感冒,已经好了,不然都传染给宝宝们了,不过卓尔,你要是有时间久过来看看,哪怕是住一天也行啊,孩子们想你啊。”

  其实妈妈也想我,她只是不想说,不想我听到后担心。

  我哽咽,“妈妈,我知道了,我会回去看你们,我……”我无法答应她们什么时候回去,更加不知道自己离开后这边会变成什么样子,我一刻不敢松懈,手里的资料跟宝贝一样保护着,睡觉都在困在身上,马虎不得,我哪里敢千里迢迢的离开。

  忍着痛,我说,“妈妈,我,我想过段时间这边事情处理的差不多了再回去。”

  妈妈没说什么,只轻轻的叹了口气,抱着喵语离开了。

  卓风过来劝说我,跟妈妈交代了一声就进了房间,关上房门才说话,告诉我,“事情处理好了再回来,妈妈也是担心你,我会安抚她的,你不用担心,只是我不放心你。之前的电话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说,“肖恩那边还在查,我也不知道呢,最近都在找老狐狸的事情。对了卓风,今天我见了一个人,你可还只记得之前办理姨妈的案子的时候有个派头很大的处长?”

  卓风低头想了会儿,一点头,“知道,他跟李思念好多年的交情,我当时想到了一些,可没证据,也都只是猜测,就没跟你说,你查到了什么吗?”

  果真是卓风,就算是没在这边也能把事情猜的八九不离十,我说了这件事,他一直眉头紧缩,跟着很是无奈的探口气,才告诉我,“我之前没说这件事,就是因为我不敢去想,我一些想到我当年的父亲是做买卖人口的事情我就很难过,你也知道,我最开始创业家里帮了我不少,是后来他们逼着我回家接受事业我才自己创业的,不过那时候还是跟徐娇娇一起做公司,所以最开始的钱大多都是家里给的,如果我知道我父亲是这样的经济来源,我真的不会要。卓尔,你说吧,都差了什么,告诉我,我想我可以想到什么。”

  我斟酌了会,还是把知道的都说了。

  卓风听了以后一直没说话,脸色很难看,我以为他会给我意见,可他在长久的沉默后告诉我,“我想想,先挂了,我自己待会儿。”

  我没打搅他,知道这个事情知道后心里会多么的难过,这么巨大的落差该会怎么调理?

  他的父亲,自己从前那么敬重的一个人竟然是个人贩子头目,甚至参与了我的事情。

  如果不是父亲买了生我的代孕生母,我也不会还在肚子里面又被他转手卖掉,更加不会那种阴暗的童年。

  卓风该是做梦都没想到,自己的父亲是个人人唾弃的人渣。

  第1137章 取得信任

  上次纠缠我的男人在两天后的中午联系了我。

  我当时还在公司开会,秘书说楼下有人找我,我还在猜想会是谁,之前是跟肖恩约好了下午见面,可时间还不到,我以为他体现过来了,于是也没追问就下楼了。

  不想是他。

  我无奈的问,“你为了给你老婆治病的心里我懂,可你这样穷追不舍的只能叫我防备你,却得不到我的任何同情,我给你的钱足够你拿过去给你老婆找一个很好的医院治疗,你为什么还来找我,被发现的话,出事的是你,也不会是我。”

  他笑笑,耸肩说,“我知道,可我还是来了,我说过我要证明给你看我说的都是真的,你可以不相信我,但是我必须证明这件事,不然我不是白拿了你的钱,更主要的是,我也是被我父母买回来的人,我也找我的亲身父母。”

  我大惊。

  他又笑了,蹲下身去,靠在楼梯口的角落,点燃了香烟,烟雾缭绕,盖住了他有些阴沉的脸。

  我轻轻呼了口气,无奈的看着他,看了看时间还早,于是说,“给你十五分钟,说吧!”

  他一点头,从怀里摸出来几张报纸出来,上面头条的照片就是卓振东,看样子是他到了中年后的时候的样子,样子倒是没多大的变化,不过眉宇间跟卓风真的很像。

  我没追问,只想听他安静的说。

  他说,“不奇怪吗,我为什么会找到这些东西?”

  我没吭声,只靠在墙壁上,又看了一眼时间,“还有十四分钟。”

  他呵呵一笑,将报纸翻开,里面是很老旧的一种证明,字迹已经很模糊,我只扫一眼,又将视线移开。

  他连续紧着吸了两口烟才继续说,“这是我的出生证明,是真的,但是与我的本人年龄和资料上的一些记录是不一样的,我追问我父母为什么会这样,他们说是当时弄错了,可这个东西竟然还留着,我就起了疑心,当时你帮忙调查人贩子的案子的时候我父母就很在乎这件事,不叫我了解,还叫我调离工作,甚至用不找我老婆为威胁,我知道这件事不简单。郭家人被送进去的第二天,我就黑了内部的系统,查到了我的资料,上面的失踪人口跟我这个出生证明是一样的,我真正的身份是在南方一个偏远的山村,而我的父母因为我的失踪已经下落不明。”

  我有些心里难受的呼了口气,他这样远比我还要凄惨,看着爱护自己心疼自己的父母竟然参与了倒卖人口的事情,该是怎么样一种心情,而他的亲生父母却因此下落不明。!

  如果说他是被亲生父母变卖,而现在过的很好,那肯定也会庆幸自己得到了不一样的人生,可现在人生是不同了,但是坐在如今位置的他是否喜欢?

  我想,答案会千奇百怪的,可眼前的他看得出来,是很不喜欢的。

  他说,“我能走到今天的确是我父母出了不少力,他们在里面有人脉,所以在我才毕业没多久就给我找关系安排了进去,我在里面做的还不错,我是计算机毕业,接触的也都是计算机,人的那些算计和攀附关系的事情我接触不到,可我能看到很多人也看不到的黑暗。这些都是我查到的,还有很多录像,尤其郭家人被抓的那天还有很多视频的,上头给捂住了,就是因为老狐狸。我说错了一件事,老狐狸的第一人妻子不是你姨妈,是另有其人,也没什么关系,对这件事一无所知,但是你姨妈跟那个老狐狸的关系不一般,我没查到是什么关系,但是这里面记录了很多你姨妈贿赂他的证据,你可以拿回去看,我做了电子表格的归属分类,原来的文件记录都是手打出来的,做不了假,完全可以拿过去做验证。”

  这件事已经严重的超出了我所预想的范围,就算是浪费了我全部的脑细胞也未必会想到这么多。

  “你先拿回去检查看看吧,反正我是没作假的,你不相信我也没有办法,不过可以帮到你我也很高兴。还有,我的老婆是警察,先天性心脏病这件事我们都不知道,她自己也不知道,身体检查都检查不出来,可因为一次事故,子弹擦过她的心脏过去才引起了这样的病,加重了复发,医生也没有办法,只能换一颗心脏,可我的钱远远不够,你是给了我不少,可现在没有合适的心脏,我已经用光了我的全部医疗费用了。父母知道我在追查这件事,还有好我帮助郭家脱罪,我做不到,最近将我老婆转院了,父母找不到,可我一个人精力有限,你要是想知道更多的东西就趁早吧,我已经打了辞职报告,等我离职了我就回不去了。”(!≈

  他说完,扔了手里的烟头,起身,迈步走下台阶。

  看着他的背影,我想到了很久前卓风说过的一句话。

  他说,他不是什么好人,可至少他是爱老婆爱孩子的好丈夫好爸爸,也是一个懂得尊重长辈的礼貌的人,更加重情重义,但是他在保护周围的人的时候仍伤害了很多人,这是无法避免的。

  但是在大是大非面前,他会做的很好,比如,将我带出山村,并且捣毁了当地的人贩子买卖机构,还将整个村子的人都送了进去,还有,他为了找出是谁开车撞得我,后来迫不得已亲手杀了那个人,还有很多很多,我已经不知道多少了。

  他说正义是没有界限的,做的对与不对,只求不愧于内心。

  眼前的人叫我想到了卓风,那时候他意气风发,不会因为一件事烦累的几日睡不好,沉稳之外仍旧冲动喜欢冒险,如今的他已经退出了舞台,说是交给我,用他坚实的脊背给我一个鉴定的后盾。

  我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可我都在尽力。

  那么,我也不是一个完美的好人,更加不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坏人,我想我能做的,就是将眼前的坏人绳之于法,还给更多的人一个美好的家庭。

  眼前的男人是个爱自己妻子分的清楚什么是正义的好男人,我想,应该相信他。

  我说,“你等等!”

  他一怔,缓缓转身看向我,脸上渐渐放大的惊喜,就瞬间盛开的花朵,灿烂非凡。

  我看时间正好,肖恩应该到了,“你随我来,东西拿好。”

  他愣了一瞬间,几步走上来,抓起地上的资料跟我走出了楼梯口。

  我说,“我带你见一个人,但是你听好,在我没有完全信任你之前我不会做任何承诺,所以你不要抱太大的希望,至于我是否会帮你,那就看你这边有多少诚意。”

  他连连点头,声音都有些颤抖,“我知道,我保证我给你的所有的东西都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