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1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541节

  第1145章 这件事有点奇怪

  我正要说话,卓风抢先说,“你的要求我不会答应,这是我们最后一见面。”他起身,扔了几张现金在桌子上,转身拉着我出来了。

  雨已经停了,天边还挂着彩虹,如洗的天空上好像有人用了洗洁精,光亮的能照到人的脸。

  卓风回头问我,“想去附近走走吗?”

  我想回去了也是没事可做,那就才附近走走吧,反正也不下雨了。

  他将车子存在了附近的一个停车场,拉着我出来的时候在路边买了件厚的外套,给我裹了个严实才继续牵着我的手。

  上了一层层的石阶,绕开路面的积水,最后在一家饰品店停了下来。

  里面琳琅满目满是光亮的视频,不管到了什么年纪,都会叫人爱不释手的喜欢。

  我将一顶顶好看的帽子不停的在脑袋上试戴,最后卓风给我选了一个红色的八角帽,左右端详了一下说,“好看,戴着吧!”

  付了钱出来,迎面的风吹在身上,不冷不热,我不禁笑了起来。

  “老公,这件衣服很暖和。”

  他也笑笑,拉着继续走。

  走到了一条街的尽头,我们转了个方向继续走,最后到了拐角处的一处酒吧停下来。

  卓风说不喝酒,但是想喝奶茶了。

  我说,我不吃冰淇淋,但是我想吃好吃的蛋糕了。

  我们笑了笑,来了酒吧却吃咖啡店才有的东西,看着服务生难看的脸色,我们却高兴的很。

  我知道,他是想跟我说那个女人的事情,所以我不着急问,就等着他开口。

  闲聊了差不多半小时,他才轻声说,“这件事我也很意外,当初她找到我的时候我还有点不相信。开心杀人这件事已经被人知道了,最近被关了起来,但是这件事也美却遭到证据,王闯当时的死的很离奇,我们也都怀疑是她做的,包括调查这件事的警方,可还是没证据,王闯死之前还跟人发生了性关系,我当时以为是开心,可不是……”

  所以跟王闯发生性关系的是刚才那个女人?

  我大惊,那她是开心的什么人,可现在找卓风做什么?

  她说钱有,房子车子都有,之要卓风,拿给卓风的是什么东西?

  看她那样也不像是个衷心的人,难道说要要挟卓风要他陪睡,只有这样才不会将开心的事情说出去?

  “她怕是不只是想要你的吧?”我说。

  他点点头,喝光了奶茶,跟着又叫了一杯,等奶茶端上来才继续说,“这件事有点奇怪。”

  我仔细的听,听卓风的分析,也觉得有些不太对。

  当初开心已经查出来癌症晚期了,所以她做这件事是抱着必死的信心去的,谁想到癌症控制住了,后来还找了男友,并且说是已经订婚,两个人很恩爱,这件事就算怀疑也怀疑不到开心的身上,为什么突然开心就被抓了?

  我说,“那个女人是什么来历?”

  “哼,问题就在这了,我也没查出来,但是她总说手上有可以救开心点办法,我联系了开心的男友,那边也在想办法,可现在开心我们见不到,所以只能拖延。可这个女人到底是谁,她说的话是不是真的我们都不知道,所以我一直在拖延,可……”

  可是今天发现脱呀不了了,女人给了他证据,还抛出了橄榄枝,所以卓风不得不直接拒绝了。

  只是我在想,如果今天我不在的话,那个女人是否会说出这些话?

  “老公,你以为她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

  卓风摇头,“不知道。我跟她见面三次,第一次她给我看了当时跟王闯的合照,是在王闯山庄的房间里面,相片上的时间是当时的时间,可不好确定是真是假,第二天她给我看了当时王闯中毒后的样子,第三天在没跟我说什么,第四天只叫我陪着喝酒,我只喝了咖啡,这是第五次,开了条件,我们就出来了。”

  看他皱眉头发愁的样子,我不禁调皮的逗他,“那要是我今天不在,你是不是就答应了?”

  他呵呵一笑,捏我脸,“你说呢,王闯跟她睡一次命都没了,我要是睡了我怕我一家子都要赔上,我可不会冒险,再有,她没有你好。”

  好听的话永远都说不完,我也永远不会不喜欢。

  我笑出声来,轻轻的亲了他一下,“这个答案我真满意。”

  他好笑的无奈摇头,跟着继续说,“我总觉得这件事我们知道的还是很少,当初发生的太突然了,开心也没有跟我联系交涉就杀了王闯,我一直在想,是否这件事不是开心做的?”

  这……

  我皱眉,好像有这个可能,可是会是什么谁呢?

  开心来了这边后也没跟我们联系,我们只听王威说了一些开心的事情,王威的一个老客户就是开心的男友,所以经常见到两人,可那男友对开心的过去不了解,自然不知道开心是否杀了王闯了。

  卓风又说,“如果这件事不是开心做的,我想这里面还有人别人参与,并且对我们都很了解,所以那个女人还要好好调查清楚才行,只是我已经拒绝了她,不知道要从哪里下手了。”

  我自告奋勇,并且也知道卓风今天带我出来的目的,他该是猜到了那个女人的目的,自己不好继续接触,所以只能换成我了。

  “那我来呗,你不就是这个意思吗?”

  卓风呵呵一笑,却摇头,“不是。”

  我好奇的挑眉问,“那是什么,你不说我怎么知道呢?”

  “恩,晶晶不是在这边没走吗?”

  李永谢晶晶?

  我急了,“不要啊,我们自己知道就好了,被叫别人搀和进来,静静在备孕呢。”

  “是,我知道张川这边跟开心的男友有合作关系,并且这个女人好像对开心的男友很了解,你看到了那个女人手腕的纹身了吗?”

  我还真没注意,只知道她很白,手腕上是有个东西,是什么我没看清楚。

  我摇头。

  卓风拿出电话来,搜索了一阵,拿给我看,“这是开心男友,这里相隔三个市的一个叫西毕市的小地方,他的家就在那边,工厂也在那边,还有证而过西部的农场,他今天才二十七岁,比开心小了十岁。”

  我惊讶的“哇!”的叫出声来。

  他又说,“你看,他手腕上的纹身,是把很古老的佩剑,这里有个十字架,那个女人的纹身也是这样的,并且丝毫不差。”

  卓风观察入微,并且两人接触了好几次,注意到了这点很正常,只是我好奇他怎么发现的?

  “你是怎么发现的?”

  第1146章 肯定跟王家有关系

  “之前王威给我看了开心男友的照片的时候特意说了这个纹身,好像是说当地的一个邪教组织,所以我就多看了几眼。”

  我惊的心口颤了一下,邪教啊,这才外国很猖獗,并且很多人都相信,不管科技多么发达,到了哪里都有西恩信封那些奇怪的东西。我是无法理解,不过开心真的被搅合进来的话,那可就危险了。

  我惊的手心冒了汗水,开心好不容易从病魔中出来,现在还要被邪教利用,这可不行,我急了说,“一定要见到开心才行,不能叫她自己受着,我觉得她很危险。”

  几天后的早上,我终于联系上了那个女人,她也同意了跟我见面,但是要求我带上卓风。

  我答应了,可卓风不答应,所以最后只能我自己去。

  到了地方,女人远远地见到只有我,方才还笑着的脸瞬间就变了样子,坐下来就对我说,“我知道你以为我在抢你的男人,可要知道我不过是想睡他,并非是想抢走他,睡了之后就扔掉,再换给你,你不觉得很划算吗?并且给你男人找个不一样感受的女人,这也是调节夫妻感情的事情,没什么不好吧?”

  我冷哼了一声,无奈的摇头说,“这件事反正我是没什么意见,你也说了是好处了,我怎么会不去做,可卓风不想,我也没办法,之前我也答应你了叫卓风来,可是他不想来,那我只要自己来了。”

  她哼了哼,妖娆的一转眼眸,跟着说,“他不来我是不会说的,你想知道什么的话自己去查吧,没什么事我就走了。”

  我将手里的东西往桌面狠狠的一拍,“你可以走,可我不知道我手里的东西要是公开了,对你和你的家族是否有好处。”

  卓风这边顺着她手腕上的纹身一直在调查,最近查到了很久之前的一个离奇的事情,王家的公司之前做的一笔数目不小的巨额欠债就跟这家子有关系,并且王权之所以能够迅速起价就是他们在背后做支撑,甚至还因为失踪了很多人。

  只有开心是否知道这件事不不晓得了,不过她的男友也不过是看起来无害的人,其实背后不知道做了多少伤天害理的事情。

  而跟前的这个女人,就是开心男友的亲妹妹。

  之所以一直没有找到她的相关信息,只因为她在很多年前继承了家里的遗产后就该了名字欢乐国际,甚至连自己的生死都改了。

  至于为什么突然回来,肯定跟王家有关系。

  不过现在知道的孩子有这些,有一些还不够准确,卓风的意思是先暂时绷着,等待她那斌主动联系我们,可时间越长,开心越不安全,我不得不主动来找她。!

  不想,她听了我的话只轻轻的笑了一下,就转身走了。可我知道,我说的都是对的,她肯定回来找我。

  三天后的中午,陆少的电话打了进来,跟我们说了个好消息,佳佳他已经找到了,就在市区外面不远处的一个小山村,并且改了名字,孩子的名字也改了,用的是佳佳表亲家的户口给孩子做的上学手续,所以我们一直都没查到。

  这是好消息,可不知道陆少在知道开心出事之后的此时是否还会觉得这是个好消息。我们得知,开心在出事前,将全部的家当都给了佳佳和陆少的孩子,并且是遗嘱,且已经生效。

  不管开心是否还活着,钱已经都给了孩子们,估计律师函会在几天后邮寄到陆少的公司。

  之前佳佳与陆少分开就是因为开心,她总觉得自己对不起开心,现在得知开心又这么做,佳佳会怎么想,会怎么做?(!≈

  我们想阻拦,已经来不及。

  卓风意思是,既然瞒不住,就直接说了吧,叫陆少那边早点拿注意,是觉得内疚了不想跟佳佳和好了那就趁早,还是说坚定了自己的想法就跟佳佳和好了那也尽快。

  可我说不出口。

  最后将电话递给了卓风,这个坏人有他来做。

  卓风也是说不出口,沉默了很久才说,“开心出事了……”

  陆少那边不知道怎么回答的,电话里面一直都很安静,卓风也没催促,就握着电话不吭声,许久后才听卓风轻声说,“那我知道了,我去安排,你告诉我过来的时间就好。”

  挂了电话,我盯着卓风的眼睛看,想知道那边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可卓风只说,“陆少说暂时不想去想,他要去找佳佳,之后带着佳佳一起过来。”

  哎,带着佳佳一起来,那还是不会走了老路,之前佳佳是因为什么走的他不知道吗?

  卓风说,“他也不是小孩子,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等着就是了,我们只能做这么多,现在要紧当时找到开心的律师,既然律师函能发出去,相信是有人能够见到她的。”

  我们在这边找了两天,终于取得了开心律师的联系方式,可那边电话一直无法接通。

  当天晚上,医院来了电话,律师出了车祸,昏迷前看到了我们的电话,直接给我们打了过来,还以为我们是家属。

  律师是我们认识的,之前帮着卓风在这边忙了很久的代理律师,不过后来他去了美国,不知道为什么又回来了。

  律师的双腿粉碎性骨折,看情况是必须要安装义肢才行了,卓风着了医生给安排,可手术却迟迟因为律师流血过多身体太虚弱而无法做,只能先打止痛药。

  到了后半夜,律师被活活的疼醒,实在忍受不住的时候拉着我们说了这件事。

  他说,“开心被折磨惨了,我去的时候已经认不出是她了,被抓到之前已经被折磨的不像样子,遗嘱这件事是迫不得已,她叫我做了两份协议,只有送到中国的才是合法,之前的那份协议没有签字,可开心说担心被人按着手签的话就麻烦了,所以找了我。我见到她后交代我现在就离开,我买了飞机票还没走就出事了,我,额咳咳,不知道开心得罪了谁?”

  我跟卓风吃惊的互相看了一眼对方,垂头没吭声。

  这件事实在太震惊了,可也很容易联想。

  开心失踪后再一次出现是见到她跟男友在一起,跟着没多久又没了影子。

  我们猜测,她是利用男友这家的势力跟王家的关系除掉了王闯,所以王闯的死肯定不是开心做的,她不过是个背锅的,男友一家利用自己去处理这件事,想必与王家也就是王闯有很大的仇恨。

  可为什么就崩了呢?

  开心成了替罪羊,是不是这件事被人发现了?

  我跟卓风正低头想,我的电话响了,我低头一瞧,是陆少。

  卓风起身说,“应该是到了,我去接他,你留在医院,手术半小时后开始,等我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