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2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542节

  第1148章 我厉害

  到了家里,陆少跟着喵语玩了会儿,才坐过来,他故意坐在了佳佳身边,笑眯眯的就像个谄媚的小狐狸。

  我跟卓风互相看了对方一眼,相视而笑,他也握住了我的手。

  我们两对,总算又在一起了。

  “晶晶也在瑞士吗?”陆少问。

  我点头,“是啊,但是这件事我没跟她说,她最近在备孕,张川也戒烟戒酒,都很少出去了,两个人就在家里研究生小孩。”

  陆少呵呵的笑,我跟卓风却无奈摇头,晶晶打掉一个孩子后身体也不是很好,张川之前手术后也身体不如从前,两个人没孩子很正常,可晶晶家里整天催催催,晶晶也想生了孩子再说结婚的事儿,于是就没事研究如何怀孕,还老过来跟我们讨教。

  卓风当时脸皮厚的笑着说,“就是运气好,身体好,我厉害!”

  张川害羞的呵呵笑不吭声,谢晶晶就愁眉苦脸,还说要是我们养不过来了就给她养,当时卓风没说话,喵语奶声奶气的不愿意了,“那是我的亲弟弟,不给别人养,我来自己养。”

  我们呵呵大笑,可也同时无奈起来。

  之前我跟卓风就以为我们不会再有孩子了,可意外的怀孕后也经历了很多磨难,现在想起来也有点后怕,我当时差点将两个孩子打掉呢。

  “哎,我们慢慢等吧,不过还是不能结婚,我一想到结婚就头疼。”

  晶晶有结婚恐惧症,当时给我治疗的心理医生就说晶晶这样的很严重,需要慢慢治疗,不过是否结婚还是要看个人需要,不能强求,毕竟结婚恐惧症也不是什么正儿八经的病,结婚更不是生活的必需品。

  张川那边没催,谢晶晶这边自然也没抓紧,可两个人就是想生个孩子。

  想到此,我有些走神,这会儿卓风跟陆少说了什么我都没听进去,是佳佳过来叫我,我才回过神来,跟着她一起上楼,说了最近的事情。

  佳佳说,“我之前给他打电话是因为想给孩子买点好东西,孩子当时离开他的时候已经有记忆了,离开后孩子们整天问我要爸爸,我实在没办法,就给他打了电话,谁想到,没过几天就找到了我,还说要带我们来瑞士,说你们这边出事了,为之前听你说了点具体也不了解,肯定是担心的,所以就跟来了,谁想到,是因为开心的事情。卓尔,我……我还是不放心。”

  佳佳这辈子总想对得起所有的人,可她没有想过,人的需求是不同的,不管她做什么,都不可能做到满足于与所有人的欲望,尤其是开心这件事。

  开心有心想瞒着我们,我们也是没有办法,要不是她男友的妹妹联系我们,就算是开心死了我们也都不知道。

  幸好现在知道了,我们就尽力去做,并且我觉得开心这边是早将陆少给放下了。

  她将全部的遗产了两个孩子,也实在出于是没亲人考虑的,所以我说,“佳佳姐,你这么有负担也不好,开心那边到底怎么想的还不知道呢,不过是给了孩子遗产,并不代表什么。你看当初王权还说要将全部的家产都给我呢,我也不是他女儿,给我也没用啊,就是个念想,你不要多心。”

  佳佳是叹气不吭声。

  在她的心里有一个很正义的红线,这条红线正好是她做人的标准,触碰到了就会扰乱她的底线,做不到拖鞋就直接离开,其实这样很好,不然他们之间只能更乱。

  如果陆少也这样就好了,他就不会在同一个时期伤害两个女人了。

  “佳佳姐,最近在那边生活的好吗?我们一直都在找你,没想到你躲的那么隐蔽,要不是你主动联系陆少,我们还不知道你在哪里。”

  她点头,想了会儿又摇头,“其实……很苦,可我想这一切都值得,陆少那人我了解,他如果真的知道自己喜欢谁早不会变成现在这样了,我跟开心也不会都离开他,不过开心比我活的明白,所以才会离开出身离开,可我不一样,我还有孩子,只要孩子还牵扯其中,我们之间就永远无法剪短这份情谊,哎……所以我也无法开始新的生活。”

  看来佳佳早就看透了这一切,唯一看不透的只有陆少自己。

  “佳佳姐,那你觉得陆哥现在对你是怎么样的?”

  她笑着摇头,呼了口气,却没回答。

  在我们看来陆少已经用尽了心思,可这还远远不够好,或许换做是我更加会不满足,不过陆少在改变了,已经改了很多,只是不知道这样的改变是否会留住佳佳。

  “佳佳姐,最近在这边好好住着就是了,孩子不是有人照顾吗,我们一起把开心姐姐的事情处理好了,回头再说陆少这件事,毕竟你们也很多年了,分分合合的总不是个事儿吧,为了孩子是关键,可也不能糊涂的过一辈子。”

  “我知道。”

  她很是无奈的吸口气,沉默起来。

  我明白她心里的苦,这么多年都没甜蜜过,实在是难受。

  她总以为自己是小三,可其实真要论处起来,真正的小三是开心啊。

  只不过当时陆少还没明白自己的心,她也没有将这份心思挑明,两人就这样互相过着自己的生活,不知道错过了多少。

  我想安慰她些话,可都说不出口,只能叫她更加自责。

  感情的事情是无法严格说明的,一旦用心了,也无法做到彻底放下。

  就像她说的那样,还有两个将两人牵扯到一起的孩子呢。

  “佳佳,下来吧,我带你出去走走,我们吃点东西去,顺便给孩子买点必需品,女儿总叫我买娃娃,之前她喜欢的那款娃娃都下架了,我们看看这里有没有。”

  陆少在外面喊她,佳佳这才收起脸上的不快,勉强冲我不好意思的笑笑,起身出去了。

  佳佳一走,我反倒难过起来,总觉得自己是个钢铁之躯,可其实我什么都做不了。

  “卓尔?”

  卓风推门进来,手里提了两个杯子,身后跟着的阿姨端着才榨好的果汁进来了。

  自从卓风手术就生活就变了,有规律之外还懂得了养生,时不时的就喜欢和温开水,再或者榨果汁,各种口味的都有,尤其喜欢喝胡萝卜汁,可我很讨厌。

  我说,“我的樱桃汁呢?”

  他说,“这个季节的樱桃不新鲜,那个对你身体也不好,糖分你太高,所以还是多喝这个吧,我加了你喜欢的黄瓜,味道应该会好一些,尝尝看。”

  我无奈地接过来,先闻了闻,跟着才尝一口,味道的确是……我笑了,“好喝。”

  他也笑起来,宠溺的将我抱住,跟着才说,“我们晚上出去见一个,怕你不喜欢去,所以提前格尼商量商量。”

  他既然都这么说了,那肯定那个人是我我这辈子都不想见的了。

  这里的仇人不多,我不想见的也不多,只有那么一两个。

  我不用思考都知道那个人是谁,“杜红已经联系上了吗?”

  第1149章 听说……残疾了

  他说,“是,现在就在瑞士,听说……残疾了,一直都在医院做物理治疗,只是不知道具体情况,我原本想自己过去看看,怕你这边多心,还是一起过去的好,顺便问一问最近这些事情跟她有没有关系。”

  可我担心的是我去了,杜红是否会说实话。

  晚上陆少跟佳佳还没回来,谢晶晶说约我们去吃饭,我随便找了个理由拒绝了,跟着卓风一起出了门。

  杜红的医院在山脚下,环境倒是不错,适合养老,也适合修养。

  杜红在拐角处的最里面一间,周围的过道上堆满了各种奇怪的摆设,其中有一个行李箱。

  行李箱正对着病房的门,房门是开着,里面有人在说话,我跟卓风通知在听到人说话的时候停住了脚。

  里面杜红说,“公司那边我不会过去了,全都交给他们吧,他们已经废了我的腿,还有什么不满意,我的儿子现在也在你们的手上,还想逼死我吗,给我条生路,我肯定放弃一切,至于你们说的东西,我不知道在哪里,不要总以为我跟卓风还有什么关系,我们早离婚了,就算没离婚我跟他也没感情,我杜红这辈子谁都不爱,你们想追究就去找沈家,孩子姓沈,不姓卓。”

  我看一眼身边的卓风,说他不为止难受是不可能,说他跟杜红之前真的什么都没有也是不可能的,当年我跟沈之昂结婚,他就跟杜红结婚,同样是两年,我跟沈之昂过的还不错,难道卓风跟杜红就不会很好了吗?

  不同的是,沈之昂是利用我,而卓风留在杜红身边是真的想照顾她跟那个无依无靠的孩子。

  现在沈家恢复了从前,沈之昂的父亲重新掌握大全,杜家肯定会希望跟沈家搞好关系,强强联合才能叫生意更加兴隆。

  可杜红却不同意,于是杜家练手坏了她的腿,带走了她的儿子,才会发生今天这一切。

  一些列从前买下的火种在今天瞬间爆发,开心的事情也被揭穿。

  我轻轻呼了口气,觉得这一切,真是上天安排啊,实在是巧合不断,阴谋不歇。

  “我们进去吧,老公。”我说。

  就算在乎卓风对杜红的好,可都过去了,在卓风身边的众多女人中,杜红算是最好的一个了,至少她没真正的想弄死我啊。

  “还是不进去了。”卓风突然说。

  我好奇的一挑眉,问他,“为什么?”

  “我想没有见面的必要。”

  如果今天见面了,我想以后我们也不会因为杜红的事情闹崩,可今天我也鬼使神差的听了他的话直接离开了。

  我杜红在他心中,位置很重要。

  就因为重要,卓风才选择不见面,也因为重要,他才会躲避,卓风跟陆少的不同之处在于他懂得什么叫责任,什么叫取舍。

  所以他隐忍,躲避,不提不说,当做这一切都不曾发生过。

  回了家里,我心里因为这件事难受着,面对卓风的沉默我也选择了不言语,我们之间,到底是还是存着小小都不信任。

  隔天一大早,杜红电话打了进来,我们当时一起吃饭,谢晶晶跟张川做东邀请我们,才落座,杜红的电话就打了进来,连续打了三次卓风才接。

  “杜红……”卓风故意没离开,坐下来放了免提。

  我理解他的小心,可正是这样的小心才叫我更加多心。

  如果他起身离开了,我或许会因为理解他这份感情而大度的不在乎,可他故意装作什么都没有,这样的保护才会显得更加突兀叫我无法接受。

  杜红说,“我知道你那天去了,我们没进门?”

  卓风看我一眼才对她说,“我跟卓尔一起过去的,去了之后发现你那边有人在,我们就没方便进门,并且已经很晚了。”

  “……”杜红沉默着,跟着说,“我知道了,放心吧,我现在也没有本事破坏你们之间的感情了,我知道你怎么想的,也知道你找我的原因,不想见就不用再见,作为前妻,我最后只能提醒你一点,不要相信王家人,任何人都不要相信。至于王闯的死……我想跟开心没关系,把她弄出来之后你们就知道事情的真相了,我十分钟后的飞机,沈家人接我跟孩子过去,从今以后我们再见面,你要称呼我一声小姨妈了,呵呵,我会嫁给沈之昂的父亲,所以以后再不会涉足外面的好事情,再见!”

  嘟嘟的电话忙音就像是触动了我心口里面的一根无法跳动的琴弦,难过的很。

  杜红选择了最悲壮的方式离开了卓风的视线,这叫我更加难过。

  人都说,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我想杜红就是卓风得不到并且也放不下拿不起的那个女人。

  如果说要卓风再一次选择,他还真未必会选择我。

  我低头安静的吃菜,有些食不知味,可哭腔中却泛着苦涩,勉强下咽。

  谢晶晶哈哈的说了什么引得佳佳跟陆少哈哈大笑,这样的尴尬也就这样过去了。

  晚上回到家,卓风也没有提起这件事,看他的脸上的确是没什么不同,可我还是能感觉到的他的不对。

  深夜,躺下同一张床上,我背对着他看手机新闻,他则低头看书,已经十分钟不曾翻开一页的他终于呼了口气放下了书,跟着问我,“你在想什么?”

  我轻笑,“为什么这么问?”

  “恩,知道你在琢磨这件事,可我不知道你在作磨什么乱七八糟的,说吧,你在想什么。”

  我回头看向他,盯着那双眼睛看了会儿就笑了,“老公,我一直想问你,一个人在心中能装的下几个人?”

  他眉头皱起来,不会的我的问题却反问我,“你竟然在想这些?”

  我点头,手指头一下下的点着他的胸口,跟着说,“这里不大,可是能容纳很多东西,包括很多人,我知道人的位置也会分轻重的,那其中肯定就有我,只是我无法衡量我跟杜红之间到底谁重要。”

  他抓住我的手放在手心里揉,一伸手将我圈在了怀里,坏笑了会儿说,“你说呢?那你这里装了谁,我又多重要?”

  他不正面回答我,说明我的怀疑是对的,并且很正确,他的心思,还是在杜红那边。

  我不想追究了,事情已经到了这样追究多了对我们都没好处,既然杜红走了,我们继续过我们的好日子,不过我在想啊,他是否也会在无数个没有我的夜晚里面思念起前妻来。

  我轻轻了呼了口气,笑了笑,没在追问,伏在他胸口上,睡着了。

  不知道是做梦还是他没睡,我迷糊间听到他说,“傻瓜,我的心里只要有,从没变过。那你呢,这里装了谁?沈之昂,你忘的掉吗,冯飞呢?还有顾程峰和冯科呢?哪个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