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3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543节

  第1150章 除了他,我谁都不要

  哪个重要?都不重要?

  除了他,我谁都不要。

  梦里我嘶吼,想要他清楚我的心情,可睡醒了,我的想法又变了,我为什么要特意强调这些,过去了就过去了,他的事情我的事情都过去了,再没有必要去追究这些。

  翌日一大早,卓风就起来去做早饭了,佳佳也在厨房帮忙,陆少不知道去做什么了。

  我下楼就听到佳佳在跟卓风说,“杜红走了就走了,我觉得卓尔肯定是不想追问,你也不要提就是了,当年的事情他是很在乎的,不过卓哥,你这边能处理好的话我想卓尔也不会再多心,你何必想那么多。”

  卓风这是在跟佳佳诉苦吗?

  我不知道是不是梦里的话被他听到了,不过杜红这个人还真的在我心里埋下了很深刻的种子,正一点点萌发,不知道什么时候再一次变成我们彼此之间的炸弹,伤害两个人。

  卓风没应声,只低头切菜。

  佳佳又说,“杜红到底在卓哥心里是有位置的吧,我我们都能看出来的事情我想卓尔更加知道,卓哥,你就那么喜欢杜红吗?”

  是吧,佳佳都看穿了,我就不知道吗,卓风的伪装还是拙劣了。

  卓风仍旧没吭声,只是手里的菜刀再没动,只无奈的轻轻呼了口气,半晌才说,“我对杜红……很久之前的事情了,当年跟她结婚也是我自愿的,我知道这件事对卓尔造成不小的影响,所以她才会心甘情愿跟沈之昂结婚,可是……我对杜红,真的没……”

  佳佳打断他,“卓哥,我觉得你要是承认了对杜红有感情比不承认的好,卓尔知道了你心里仍旧放不下杜红,多才会一直躲闪,避而不见,这样叫卓尔更难难过,你该知道那种故意躲避的心思吧?就像暗恋一样,很明显的,你自己没察觉到吗?”

  卓风一怔,转身看向佳佳,跟着就看到了站在楼梯上的我。

  “卓尔?”卓风大惊叫我的名字。

  佳佳也愣了一下,跟着就笑了,直接忽视了刚才他们的对话,对我招手,“睡醒了?过来帮忙,陆少说想喝羊汤,庙宇也想喝,我们就买了羊肉来做,你做汤不错的,你来做吧?”!

  我盯着卓风的脸站着没动,只想这想听卓风的答案,他是否真的会亲口承认自己放不下杜红?

  如果他承认了,那我该如何做,是否将这件事一直放在心里,就像横了一根最很粗壮的尖利,不管怎么样都无法跟卓风继续好好过日子?

  可他还是不承认呢?我是否还要继续追问?

  僵持中,佳佳又说,“过来啊,卓尔,你过来,站着做什么,我做的很不好喝的,你来做。”

  佳佳是不想我们继续纠缠这件事,所以一直在故意寻找话题,可我听到了刚才他们对话,一字不差,想叫我当做没听到,我怕是做不到了。(!≈

  这么多年我的脾气依旧是这样,有些时候耿直的劲头上来了,就一根筋。

  可我不想直接开口问,只等卓风自己说。

  卓风似乎也并没有想要主动说出来的意思,只慢慢的将视线从我的身上移开了,放下了刀子交给佳佳,洗手走了出来。

  他走向我,先是轻轻吐了口气,身上还有没清洗掉的羊肉的味道,他故意用手摆了摆,味道却更大了,跟着对我说,“出去吧,我们出去说。”

  佳佳在饭厅对我比划,示意我们出去,我对她点点头,没看着风,径直往外面走。

  今天好像有雨,天很阴沉,风里面也夹杂了很重泥土的味道,我在门口迟疑了一下,身后卓风帮我披上了衣服,顺便也搂住了我肩头,“走吧,去外面走走。”

  出来后,我们顺着一条比较狭长的绿草地走,月末十分钟后,他才开口问我,“这件事,不管我怎么说都不能这么过去了,是吧?”

  他知道就好,我们是夫妻,只能有我跟他,多一个人都不正常,如果他非要在我们之间横一个多余的人,我肯定不同意。

  我说,“那你说,如果我现在心里装个冯飞或者是沈之昂,你会怎么想?”

  卓风的脸绿了,使劲抿了一下嘴唇,捏我的手也加重了几分,跟着说,“你跟沈之昂结婚,两个人恩爱,整天出双入对,我当时心里多难受,而我呢,我当时在哪里?再有,你对沈之昂没感情吗?我对杜红没感情只有友情,她帮了我不少,就像冯飞帮助你,这不是一样的吗?可我对杜红绝对不可能是夫妻感情,你什么不懂,现在却还来用这样的事情说我?”

  我一时之间语塞,好像是个道理。

  可他说对杜红只是友情,我对冯飞也只有友情,可我们没结婚啊。

  我深吸口气,压住心口的火气,狠狠拧了一把他的皮肉,“你不要强词夺理,你对杜红到底是不是友情还不一定,杜红走了你心情不好,你自己没感觉出来吗,你当时主动不想去见杜红就是听她说要帮忙了,你这是于心不忍,不想看着她难过,我真后悔我当时跟你一起过去,耽误了你们叙旧情,你却要反咬我一口,还拿我跟沈之昂说事,当时我跟沈之昂是夫妻,我们出双入对没任何问题,那你跟杜红呢,你们不也是出双入对吗,新闻上多少新闻报道,现在还能搜得到。最后我想问你,我把沈之昂烧伤了,你呢,杜红当时要害死我,你做了什么?”

  我狠狠甩开他,我对我的敌人我从不会吝啬,尤其是当初想要害卓风的人,可他呢?

  他的父亲,他的姨妈,还有现在的杜红,哪个不是想我死的人,要不是我命大,早就没命了,他口口声声说要哎我一辈子的卓风为了我做什么了?

  最后的最后,他父亲自己病死,姨妈还是我自己找证据除掉的,那杜红呢,还不是借用他的手直接放走了。

  是不是我这个老婆被别的女人,被他自语说是友情的前妻真的害死了还甘心?

  我就说有些事情不能较真,一旦真的计较起来,麻烦大了。

  我越想越生气,恨不得现在掐死他,这个男人,有些时候为什么会叫我这么伤心拿过?

  我直接走了回来,再不想理会他。

  进了家门,就听到陆少在跟佳佳争吵,不知道说了什么事情,佳佳咆哮,“你就是个吃着碗里惦记着锅里的混蛋,你别当自己是个好人,我从没说过要跟你结婚,你少插手的事情。”

  陆少要还嘴,我就进门了,随后是跟来的卓风。

  四个人互相看了对方一眼,就知道,情况都不好,谁都没吭声,自己自己做自己的事情。

  第1151章 友情

  陆少逗弄被吓坏的喵语,妈妈推着两个孩子进了房间,我去了厨房做羊肉汤,卓风洗了手在切水果,佳佳继续在厨房收拾。

  大家都低头做事,谁也不说话,偌大的放假就只有我们干活的声音,偶尔传来喵语的笑声。

  饭菜做好,我们端上桌面,卓风洗了手上楼,看样子不打算吃了,陆少无奈的叹了口气,抱着喵语过来,自己也上楼去了。

  佳佳看两人一眼,哼道,“不吃拉倒,我们自己吃,卓尔你先吃,我去叫阿姨出来一起吃。”

  饭桌上,喵语吃的很开心,妈妈看护她吃完了自己才吃,我却没什么胃口,只盯着面前的饭碗发呆。

  佳佳是不管什么时候都不耽误吃喝的人,自己吃完了又照顾喵语跟我的两个小儿子吃奶,我这个当妈妈的却一点力气都没有。

  不知道是不是有些心里阴影,一想到男孩子会长大,会成为玩弄别人家女孩子的男人,我就会心里难过,尤其一想到姨妈总是笑眯眯对我说男孩子才是家里像火的时候我就无比多难过。

  所以我无数次想叫两个儿子姓赵。

  这件事还没跟卓风说,可今天这样的想法尤其的强烈。

  姨妈直到死之前都在想孩子是卓家的孩子,可我偏不,我要孩子姓赵我才舒坦。

  吃过饭后,妈妈跟保姆带子孩子们去房间里玩了,这时候佳佳才坐在我身边来跟我说话。

  她说,“我先说我的事情吧,刚才跟陆少吵架了,他非要将孩子们也接过来,说以后就住在瑞士了,可我家里那边什么事情都没处理好呢,孩子们还在上学,在国内都习惯了,直接过来肯定不适应,就算要来也要等我跟陆少的事情处理好了再来,而不是现在。陆少非要说我已经是他的人了,你说气人不是,还说改了,哪里改了,还不是大男子主义,实在不懂他脑子都在想些啥,我总算明白了开心离开他的主要原因了。”

  我表示赞同,陆哥现在这么做,的确有点不妥。

  “我回头问问陆哥吧,你别急,来都来了,先住着,等见到了开心之后再决定怎么样。”

  佳佳没应声,喝了口水,仍旧一脸的怒火。

  默了会儿,我才说我跟卓风的事情,“卓风说他当杜红是友情,我不服气,他身边的人不管多重要,好像都比我重要,当年他的父亲,姨妈,还有杜红,还有很多人,都想要拆散我们,害死我,我命大活了下来,可是他都做了什么呢,还不是没反击,顶多警告一番,要不是他爸爸病故,不知道现在还怎么害我呢。”

  佳佳也是无奈的叹息说,“是啊,你不说我还没注意到,卓哥好像是对那些人都很仁慈,就算是亲人,可你就不是亲人了吗,你还是三个孩子的母亲呢,要是我我也容忍不了,如果陆少的父亲这么对我,陆少肯定不会什么都不做。”

  不光是陆少,是任何人都不会放任不管。

  最开始卓风父亲针对我的时候他还做了还击,可也不过是简单的警告,最多将他附近产业夺走之后控制了起来,可他爸爸的手还是会伸到我这边来,几次都要害死我了。

  我真是命大,还不如当时就被弄死了,好过现在受这样的折磨。

  佳佳感慨的说,“你可是好多次都险些死了,尤其是那次被人抓走,要不是我们及时赶到就被人糟蹋了。”

  那次我拼死了咬住一个人的脖子,肉都被我咬下来,我当时受了多大的委屈,可最后我得到了什么?

  是卓风的一再忍让,叫对方变本加厉。

  回想起以前的事情来,我发现,其实我还不如卓风身边的任何一个不相干的员工来的仁慈。

  我实在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么针对我,这是爱还是不爱?

  我抹了把泪水,对佳佳很是委屈的说,“我不懂他是否真的爱我,真的不懂。”

  “爱啊,怎么不爱,就是……卓哥可能对女人不在乎吧?”

  那还找什么女人,我是他妻子啊。女人就不当人看待了吗?

  “卓尔,你不要乱想,这些事情你们肯定没好好沟通过,不如找个时间好好聊聊,我觉卓哥肯定有心里的想法,你换个角度去想哈,虽然说他对那些人都很仁慈,可也在拼死保护你啊,一个是他父亲,也该是自己母亲的妹妹,在一个是前妻,我想……恩,说的好像也没多大的说服力,父亲和姨妈那是亲人,他也是为难,可前妻……如果是我,我肯定弄死那个女人了,可卓哥的做法却在保护,真是想不通。”

  是吧,佳佳都看出那是一种保护,他在保护前妻,可他前妻却想害死我。

  我深吸口气,心口痛,呼吸都痛。

  “佳佳,我觉得,他卓风不爱我,他的是除了我意外所有的女人。”

  “卓尔!”

  卓风和陆少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下楼,两个人一前一后站在楼梯口的地方看着我们,卓风无奈的叫我的名字,双手插手的样子似乎很疲倦,从桌子上抽了几张纸巾过来,坐在我身边,要帮我擦掉脸上的泪水。

  我愣了一下,躲开他的手,自己抹掉脸上的泪水之后说,“我自己来。”

  佳佳起身跟着路上进了别的房间,这边就只剩下我们。

  卓风先是叹息一声,才说,“你真那么想?”

  我哪么想了?我这不是想,我是准确的分析。

  我说,“你不爱我这件事还用想吗,你就是不爱我。”

  “卓尔,不要说这样的话,你不想想你说了我心里多难过吗?”

  我一怔,张了张嘴,更绝情的话就没说出来。

  他无奈的盯着我看了会儿,见我没在挣扎,这才伸手帮我擦掉脸上的泪水,软柔的问我,“我在你心中那么不堪?”

  我瞪他一眼,没应声。

  “我知道你委屈,这么多年是叫你受了不少委屈,可我们这么艰难都过来了,为什么这么小的事情就不能好好说话了?杜红我真的对她没有任何不一样的想法,我只是……”

  他顿了顿,深吸口气,好像身体上背了很重的东西,半晌才继续说,“我只是不想在做错事,你知道我手上多少人命了?你又做了多少伤害人的事情了,我们两个的年龄就爱在一起已经七十了,卓尔,我想好好过个消停日子,给你和孩子一个安稳的环境,所以我想忍一忍就过去了,杜红对我……是,有点特别,当年还想害死你,可我这边就什么都没做吗?你总是看不到我的好,总是抓着一点我的小事不放,杜红为什么会残疾,你不想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