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4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544节

  第1152章 我是个阴险的人

  我一愣!

  他又说,“我不是什么都不做,是你看不到。我也不想你知道,不然你知道了我是个阴险的人,你还跟我在一起吗?”

  他叹了口气,一口气喝光了我碗里的羊汤,嘴巴一抹,这才继续输,“我父亲那件事,其实我做的……很不好,我父亲得了重病我知道,可我一直都没去看过,我恨他,可也是我父亲,他拿走了他的全部积蓄,把控全部的经济来源,后来他住院我才拿钱给他,可病情加重没想到那么快,他之前有个习惯是每年检查身体两次,我控制了钱之后他两年去医院做检查,等发现了身体不好已经来不及。当时我查到了很多事情,你以为我不知道他背后参与了什么,我只能当做没发生,难道我要讲一个已经癌症晚期的人送监狱还是不给他用药?我也很为难。后来他病逝,我没有继续追查啊,我以为人贩子的事情就中断了,至于姨妈,真当时意外,以为是赵家别的人在做,实在没想到是姨妈在操控。”

  我听后一阵唏嘘,那时候卓风要面对自己父亲病故,公司出事,我被冯科带走的多重打击,他是怎么支撑过来的。

  可这些事情竟然一直隐瞒到现在。

  我无言以对,只干瞪眼。

  他又说,“后来我住院期间知道了姨妈的事情,你以为你那边能那么顺利吗,很多事情我不方便出手,我只会将事情告诉你,之后叫你自己去做决定,我没想到你会下毒,卓尔,我的说上已经死了很多人,那都该死,姨妈是该死,也不该由我们来决定,我除掉的人是黑人,没户口,没身份,就算是死在了大街上也没人询问的人,可姨妈不一样,她还是我妈妈的妹妹,是我父亲的妻子,赵家还有卓家都会追究她的死因的,我已经不能自保,我不知道怎么保护你,所以将她送走,这是最好的办法,我不是保护她,我是在监视他。”

  这件事我是知道的,后来我做的事情卓风也没插手,可我就是心里不痛快,他总做的背后的事情,叫我知道的少之又少,我总以为是自己一个人在奋斗,那段时间我是多么的无助。

  “卓尔,我知道你心里难过,不甘心,这么多年我叫你受苦了,我处处忍让你,可我发现忍让久了这只会叫你更加不理解我,我今天都告诉你,免得你以后再拿这些事情挤兑我。”

  我抿了抿嘴唇,再没了狡辩的话。

  他说了很多,告诉我如何在背后帮我查到了的秦昂的事情,又是如何找到了秦昂的把柄才没叫他在狱中翻案,又是如何叫沈之昂离开再不过问我们之间的事情,还说了我们之间的很多误会是因为。

  一件一件的事情好像此时正在发生,叫我又一次痛苦的经历了。

  说完了这些,我突然觉得如果没有他,我怕是活不到现在。

  他的手法狠毒又霸道,期间不知道多少人消失,多少人突然变了心,悄无声息的出掉了我这一段路程中的很多绊脚石。

  跟着说到了杜红。!

  他沉默许久才提起勇气说这件事,“杜红对我一直很好,结婚前,结婚后,包括离婚后,她都在帮我,有意无意都好,没了杜红,很多时候我都不知道会做出多少叫人无法接受的事情来,杜红就像是我生命中的指路灯,她总是在我人生转折的时候给我指点,我总能迅速的找到方向,才不会走的越来越黑暗。我知道,听我这么说你会更加难过,可她就是这样的存在,那段时间你离开了我,她突然闯进我的视线,我经常在想,如果我爱的人是杜红,是否人生就不痛了,可我发现不对,杜红总看到很远,所以她才会在知道自己是杜家人之后依旧跟沈之昂的父亲有了孩子,她总说,自己是女人,不管是否成人,在社会上一直都被人看成是弱者,所以她要给自己无时无刻都留有余地,这样才能叫自己不至于走到无法走的那条路上去,她总是提醒我,要对你好,对我身边的人,这样才能保存住我想要的东西,才不会在我杀了三个匪徒后直接离开而不是直接去带你走,如果我当时不顾一切的带你离开,我担心我们都会死在路上,沈之昂跟冯家不会放过我。”

  他声音低沉,喉结随着声音的发出上下蠕动,诉说着这么多年杜红对他的帮助,这样的感情就跟我与陆哥和肖老大一样,他将杜红看作是自己的长辈一样敬重。

  默了会儿,他又说,“杜红比我大,经历都比我多,我在温室中长大,只在工作后才经历风雨,可这也不算什么,与口哨相比,还差的远了。可杜红从自己懂事起,就开始面对很多不平凡,她的身份,遭遇,以及自己的所有经历,才会叫她成为今天。想拥有荣华富贵就唾手可得,想成为别人的妻子依附男人,也要找一个可靠的高山,比如沈之昂的父亲,想做什么转身就去做了,可我说过,不能伤害你。不然我会动手,这多年来他对我帮助我都不在乎,我只也要你安全。”

  原来,那天我们已经到了杜红的病房门口,卓风之所以突然改变主意是因为他想到了除掉杜红,只因为当时的那句话,他嗅到了不一样的味道。

  所以很晚的时候叫人去提醒杜红收手,不然他不知道自己会做什么,这才会听到杜红之后给他打的那一通电话。(!≈

  我不可思议的看着他,这……

  “老公,我……”

  他却轻松的笑了一下,“知道了我是怎么样的人了吗,我卑鄙,狠毒,甚至我在有人触碰了我的利益后会不择手段,我腹黑,口蜜腹剑,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我甚至可能今天还感激某人的好,隔天就因为一件事情除掉对方,而这个关键,就是你。我说过,你是我认定的人,这辈子不会放手,不管你是否相信,我都会做到,只是我发现,最近有些事情不说清楚了,你是不会相信,可我说了,你就不害怕我吗?”

  我怕,我很怕,我甚至想到了如果有一天我们成为敌人,那他也会用这样的手段毫不留情的对付我。

  他抓我的手,语气有些冰冷,警告我,“以后再怀疑我对你的感情,我不会这么纵容你了,懂吗?忍耐是有限度的,再有,我们是夫妻,你心里不痛快了直接说,我会告诉你原因,知道吗?我不想,也不希望再看到你怀疑我,尤其是怀疑我跟别的女人,我卓风,不是那种人。”

  第1154章 不信任

  可知道了卓风是这样的人我反倒轻松了,再不会卯足了劲的出去乱闯,反正我再如何厉害,在卓风眼中我的把戏都是无足轻重的小手段,他那边才是可以呼风唤雨的厉害人物。

  三天后,开心有了消息,我一度以为卓风可以很快找到开心,可陆少说至少需要时间,他是狡诈可不是神。

  我不知道陆少为什么如此相信卓风,至少我已经开始动摇。

  跟着他们一起去看开心的时候是一个早上,起了很大的浓雾,白花花的一片,挂在树上就像把整棵树都染上了白色的衣服。

  我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卓风开车,身后坐着一脸凝重的佳佳和无比轻松的陆少。

  早上出来的时候卓风说开心那边情况不是很好,叫我们不要惊慌,见到了人后他会安排,直到看守的人都走了我们才能说话。

  他在说这番话的时候一直盯着我看,他该知道我都在想些什么,我对他,不信任。

  到了地方,卓风叫陆少跟佳佳先进去,他拉着我在外面等。

  我仰头看着白花花的天,想着心事,想着这几天我们之间的疏远。

  我们已经分房睡了,我只想冷静冷静,有一个适应他变的我不认识的再到认识之间有一个合理的距离,可我想不到,我忽视我自己适应的能力这么差劲,这几日的疏远叫我更加对他排斥。

  手从他手心里拽出来,我不自然的自己捏了几下,转身侧过身去不想看他。

  他无奈的轻轻呼了口气,跟着说,“不信任我了吗?”

  我没应声。

  “可以理解,我之前想了很久要不要告诉你这么多年我对你隐瞒的事情,走到现在我以为你应该不会在乎那么坏的我,可我高估了我在你心里的位置,不过没关系,我不会放开你的,我们有的是时间去适应。只是我还要澄清一下,开心这边的事情我也是才查清楚,如果不是杜红离开,我想我也没这么的顺利,她的腿是可以恢复的,只是需要时间,你是在怪我这件事吗?她对我好,我却对她下狠手。”

  我没有怪她这件事,杜红对他再好,对我却一直都很坏,当初还想要杀了我,我之前就说了,卓风不能因为她是他的前妻就偏心任由她胡来,所以现在杜红也是活该,只是我无法想想都是卓风早知道杜红会害我却不加以阻拦,知道事情发生了才去做什么,这才是我最害怕的地方。!

  他因为知道杜红不会真的杀了我而不阻挠她,看着她伤害我,叫我受伤害回头在弥补,我不懂这是什么心里,也不懂他所谓的爱为什么会如此的……变态!

  “杜红走了以后这边的事情就没人接受了,沈家那边肯定是不想插手这边的事情的,肯定不会再多生出是非,所以我这边才会这么快的找到人联系上开心,律师早已经过去了,现在我们要做的是将这件事查清楚,但是不知道开心是否想说,毕竟……”他轻轻吐了口气,才有些为难的说道,“这里面很复杂,牵扯到了这边的邪教组织,想彻底的将开心弄出来不容易,并且我们还期盼她没有入教,不然出来就很费力气了。”

  我一阵唏嘘,当初陆少就说开心肯定会相信邪教的洗脑,当时她放弃了治疗就肯定是邪教的原因,不想最后还是在医院治疗好了身体,可好了以后还继续跟着邪教的人在一起,这就有些危险了。

  “卓风,你有几成把握叫开心出来?我想不管邪教那边是都好处理,至少叫开心出来比较好吧?”

  “恩,暂时还没有,过会儿人见了面就知道了,我们先等一等,我想给他们点时间,或许比我们直接进去会有说服力。”(!≈

  开心一直惦记着的都是陆少这边,现在佳佳也在,开心肯定会因为陆少这边的情况能够放低自己的戒备心,我理解卓风的意思,可我不知道开心是否会接受。

  到现在开心是否真的放弃了陆少都不知道,我总觉得她还是顾念着当年的恩情的。

  我无奈的轻轻一叹,回头看向里面,房门紧闭,两个人已经进去差不多十来分钟了,不知道现在都说了。

  卓风安慰我说,“不用担心,不会出事的,等一等就知道结果了,实在不行我们就先将就开心弄出来,但是现在还不能轻易动手,我怕对方知道了我们在里面有人脉,被逼急了对开心动手。”

  我恩了一声,捏了捏自己的手心,仍旧担心着。

  卓风看我一眼,悄悄地走过来,挨着我近了些。

  每次我们外出,不管是游玩还是因为有事,站在一起的时候他都习惯了搂住我,给我温暖,给我依靠,我也习惯了依靠在他怀里,做一个小女人,可此时此刻,我却有些排斥。

  我故意的往他身边躲开了一些,垂眸没敢去看他,只看着那只架空在半空中的手,心里难过着。

  他轻轻叹息,放下了手,跟着对我说,“我不逼你,但是也不会任由你一直疏远我,卓尔,你该好好想想我们之间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是我还是你。”

  我没应声。这个问题我还不想考虑,我现在只是很怕他,所以疏远他,再没了别的心思多想。

  “这件事结束后我带你出去走走,我们很久都没有一起出去旅游了,孩子放在家里给叔叔他们照顾。”

  叔叔,他口中的叔叔是卓家人,也是当年收养卓不凡的那个老实男人。

  现在卓风的家里人剩下的不多了,那个叔叔算一个,是最近才来瑞士的,本来是想也在这边定居,可总觉得生活不习惯,所以暂时在这边住着,过段时间还回去,毕竟将卓不凡养大,他心里头还是放心不下卓不凡,可忽视了自己唯一的亲生女儿卓青青。

  卓青青跟卓不凡结婚的事情家里人至今还不知道,这个叔叔整天念叨的还是卓不凡,念叨的我都烦了。

  他对孩子很好,可对我不好,对卓青青不好,这也叫我对他有很大的成见。

  我说,“叔叔到底是男人,照顾孩子不仔细,我不太放心,如果非要出去还是带着孩子们一起吧,多带着两个保姆比较好,我也想带上妈妈一起,妈妈一直都被喵语缠着,都没了自己的时间了。”

  他该知道我的意思,我这是在拒绝,只是很委婉,可也最伤人。

  他脸色不好的看我一眼,没有吭声,我也没有在说什么。

  一次不愉快的对话,就此结束,我们再没了任何语言,安静的看着面前渐渐散去的浓雾,直到律师过来找我们,才转身往里面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