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6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546节

  第1157章 受死吧,混蛋

  陆少回头对佳佳怒吼,“保护好卓尔,佳佳,保护好卓尔。”

  佳佳就算是听到了也做不了什么,她已经被两个男人围在了角落,陆少身边也三个人堵截。

  我虽然上了高中后也没少打架,可我跟佳佳比起来还真是差的远了,可我又不是手无缚鸡之力,背后早踹了把刀子,一瞬不瞬的盯着向我奔过来的男人,只要他靠近,我会毫不犹豫的直接将刀子砍向他。

  可男人却在我一步之遥的地方停了下来,仍旧带着一双笑的眼睛看着我。

  透过那张奇怪的面具,我似乎看到了他的样子,这个男人我应该是认识的,可我此时却想不起来他是谁。

  背后是争斗的人群,他一个人稳稳的站着,腰上别着的铁棍在有些暗淡的光线下闪着光,他突然问我,“想知道王闯的是谁杀的吗,想知道为什么你的第一个孩子死了吗,想知道为什么你每次生孩子都那么费力气,想知道为什么你卓尔就要一辈子受苦吗?呵呵,我可以告诉你,想知道?把你的孩子交给我,我就会告诉你这一些。”

  我才不听他那一套胡说八道的东西,休想给我洗脑,我这辈子受到的最大的洗脑诱惑就是卓风给我的爱情,别的东西休想叫我有半点的妥协。

  我冷笑,“你想给我洗脑吗,那你的算盘可是打错了,我现在可不会听任何人在我面前胡说八道,尤其是你们这群邪教组织的人。”

  我抽出身后的刀子,盯着那个人的眼睛冷漠的一扫,他不动手我就动手,我不信我卓尔还活成了废物,不就是杀人吗,他不一下子就弄死我,也别想在我这里讨到半点好处。

  “受死吧,混蛋!”

  我发了口气,冲了过去,刀子在空中撕破空气,发出一串撕裂的长鸣。

  “哈哈,卓尔,你这是垂死挣扎,你的孩子马上成为的祭品,这两个孩子永远都不属于你们。”

  敢动我的孩子,那就试试看啊,今天他们就算是杀了我,也不会抢走孩子,书房是早在放在装修的时候就装好的一道密室,只能在里面打开,并且需要外面跟里面同时按下密码,不然房子永远不会被打开,里面有七道钢板,密码都是电脑精确计算,他们也太小瞧了我们的本事,难道我们这辈子吃了真么多苦头后就不长记性了吗,想带走孩子,做梦!

  男人飞速的躲闪我飞过去的刀子,我早已经精疲力竭,刀子擦着他的衣服发出嘶的悲鸣。

  “混蛋!”我疯了,眼中只有杀戮,男人只躲闪不还手,腰上的铁棍子在我眼前乱晃,偶尔剐到周围的东西,咚咚的闷响。!

  几个转身下来,我大口喘息,力气用尽,只半蹲在地上仰头看着他。

  男人依旧在笑,十分诡异,抡起手里的铁棍子在空中形成虚无的一个圆形,那凌冽的风声拍向我的身体。

  我抹了把脸上的汗珠子,看着陆少倒地又爬起来,干净的白色衬衫早就被血水染透了,佳佳手里的刀子也不知去向,身前倒地不起的男人又一次爬起来扑向她,她在半空中一个旋转踢在男人的头上,男人晃了两下身子咣当一声倒在地上,可后面又铺上了两个男人。

  陆少怒吼,提醒佳佳,佳佳已经招架不住,被人擒住。

  我起身,双手握着刀子,蛮力冲向男人。(!≈

  男人依旧稳稳的站着,并不担心我的刀子会伤到他,可不想,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一个人影,清脆的声音就像天空中炸开的一多烟花,扑向男人,男人惊慌失措,可身子失去支撑,直直的拍向地面,此时,我已经跑到男人跟前,手里的刀子收拾不住,噗嗤,刀子戳进了男人的脸,他脸上的面具一分为二,血水从刀子的缝隙里面流淌出来,此时,我也彻底的看清了他的样子。

  当年王闯身边有一个长相清秀总喜欢戴着黑框眼镜的小男生,说话慢声细语,而此时,男人已经变了样子,续了胡须,脖子上的纹身在血水的映衬下更加诡异。

  他闷哼了两声,吐出去两口黑血,再没了挣扎。

  卓风走向我,拉我起来。

  我茫然抬头,看着他,他身后站着十来个人,清一色的黑衣黑裤,还有人手里拿着铁家伙。

  “对不起,我来迟了,这群人在路上设了路障,我们被堵在了路上,起来,已经安全了。”

  卓风清冷的生硬没有任何感情,可我能从他颤抖的手上感受到他的紧张,不管多么狡诈歹毒的男人,在关心的人面前仍旧有最脆弱的一面。

  我勉强在他的搀扶下站起来,扶着他的手臂,轻轻点头,“老公,我没事,孩子们跟妈妈也没事。”

  两行清泪流了下来,也瞬间放下了身体外面的最后一道屏障。

  陆少擦了下脸上血水,身上的衣服一条一套的在外面飞扬,皱眉看我,跟着就笑了,“真是厉害了,我还以为你又要用嘴咬,现在知道用刀子了。”

  我抿了抿唇没应声,那边佳佳被李哥搀扶过来,她满脸青痕,嘴角已经裂开了条口子,可仍旧但有的看向我,追问,“没事吧,我刚才想过来,可是被人拦住了。”

  陆少紧张的走过去打量她,嗔怪起来,“我都说了不要乱动,你怎么就是不听话,还哪里疼,李哥你把人给我吧,我扶她去房间,你们去忙。对了,刚才打佳佳的那几个人给我留着。”

  陆少手里还握着刀子,回头比划了一下,满脸的阴冷,可以转身对佳佳说话却无比温柔。

  佳佳呵呵的笑,“没事,哎呦,你清点捏我,这里疼。”

  “我没捏,你慢点走,别着急。”

  我跟卓风看过去,一直安静的看着两人进了房间才将视线收回来。

  过了会儿,这里的人收拾干净了,一共抓了九个人,其余的人都跑了,不过领头的人还在,还没死,用卓风的话,还有口气,问点东西还是有时间的。

  男人跪在地上,脑袋歪在一边,刀子已经被拿了出去,脸上的一条白肉外翻的血口子,看起来恐怖异常。

  之前那个清秀的样子早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的狰狞。

  他啐了口血水在地上,哼了一鼻子,口齿不清的说,“你们杀了我,杀了我。”

  卓风递给我一杯温水,我只捧在手里也没喝,只看着他,想着之前我最开始见到他的时候的场景。

  那时候王闯还是一个救死扶伤的医生,他也还是一个温文尔雅的小秘书,可现在王闯死了,他成了邪教的小头目,一切都没了原来的样子。

  “杀了我!”男人突然狂暴起来,起身要冲向我。

  我没躲,眼睁睁的看着李哥手里的刀子直接戳进了他的后腰,带着血水的刀子又从肚子里面冒了出来。

  我却依旧冷眼看着,一动没动。

  第1158章 感情的事,谁说的准呢

  男人死了,没一点挣扎,流了满地转的血水,随后有人刷洗干净,李哥回来的时候衣服都换了,跟我们说,“处理好了,瑞士虽然说没有太过严管这群人,可也是睁只眼闭只眼,毕竟他们数量庞大,并且危害不小,肯定不会出事,不过余下的人怎么办?”

  是啊,余下的人怎么办,不能全杀了吧?

  这是我的思路,作为一个正常人都会觉得余下的这群人不应该杀,我卓风却说,“处理了吧,随便怎么处理,最好别留下后患。”

  李哥也是有些为难,不过跟了卓风这么多年,他是肯定知道卓风的行事风格,自然没多问,一点头,“知道了。”

  我紧张的看着卓风,下意识的锁了手,往常的情况下我们都会互相握手,事情严重了他还会抱着我,可今天,我只想自己呆着。

  卓风也没强求,只无奈的点点头起身离开了。

  房间里的陆少跟佳佳也出来了,两人都换了衣服,看样子是和好了,两个人有说有笑的,偶尔佳佳还比划一下自己的招式,陆少耐心的给我作指导,佳佳笑眯眯的走过来,坐在我身边,手肘撞了我一下,跟着问我,“没吓着吧,我家里那边没事,孩子们现在很安全,有肖老大在我放心。”

  我点点头,提到了肖老大就多嘴闻了一下,“我哥哥那边自己带四个孩子可以吗?”

  “可以,不光他,还有个女人在呢。”佳佳高兴的说。

  女人?

  我以为是嫂子,不想陆少说,“没想到吧,是以前肖老大身边的一个女人,这次肖老大不是去看孩子们吗,路上遇见了,一来二的两个人就联系上了,那女人以前是跟着他的,不过那时候不工作就跟肖老大一起陪陪酒,后来赚了钱就自己开了美容店,现在混得还不错,车子房子都买了,一直没结婚,遇到后两个人一起外外出什么的就好上了,都同居了。”

  我惊愕的看着陆少,不禁想,这也太快了,肖老大不是放心不下嫂子的吗,这心里装着一个人还能立刻跟另外一个人好,也是意外,我不禁下意识的看向了卓风,又一次怀疑他心中的那个所谓的友情的杜红,如果我不在了,是否他也能转头就跟杜红好了?

  男人啊,我无力的轻轻吸口气,不光是卓风,陆少也是,心里装着的始终是佳佳,可还将这份感情转嫁到了开心那里,现在可倒好,都闹得鸡飞狗跳了才知道自己需要什么。

  我问,“不会出事吧,我担心肖老大只是一时的冲动,毕竟在他心里还是嫂子比较重要。”

  陆少摇摇头,“等我们回去再说吧,现在乱象也没用,万一就忘记了嫂子那边呢,嫂子那边都那个男人住到一起去了,两个人现在正火热呢,孩子都不管了,也不会跟肖老大怎么样,哎!”!

  陆少的一声叹息道出了多少无奈,这件事也的确,很无奈。

  感情的事,谁说的准呢。

  卓风这会儿走过来,书房的门已经开了,妈妈抱着喵语出来,两个保姆分别抱着两个孩子,孩子们没吓到,还睡得很想,妈妈却吓到脸色不好。

  “妈妈,没事吧,要不要去医院看看,你脸色很差。”

  “没事没事,就是喵语只不说话,你看看她,是不是吓到了?”(!≈

  卓风一怔,走过来,抱起喵语,“刚才看她没事,我就没在意,一直都没说话吗?”

  陆少也走过来,紧张的问,“不说话吗,我问问,喵语,女儿,我是你干爹,你叫我干爹,叫。”

  喵语愣愣的看着他,不吭声,只攥住小拳头,很用力的咬住自己的嘴,眨巴着大眼睛望着我们。

  卓风急了,转身叫人去开车送医院,我踉跄着跟上,险些跌在地上。

  卓风回头拉住我,手也是凉的,可还是安慰我说,“没事的,我们去医院再说。”

  几个人慌手慌脚的出来,车子在路上飞快的跑,恨不得立刻生出一对儿翅膀来。

  到了医院,早安排好的医生出来接应我们,领着喵语去了里面,房门关闭,我的心也提到了喉咙口。

  喵语不能出事,千万不能出事,不然我要叫这群人碎尸万段。

  一个小时后喵语跑了出来,抱住我的腿,可怜兮兮的看着我,也不吭声。

  卓风走过去要去抱她,喵语死死的抓着我不放。

  医生走过来,先是叹息一声,跟着问我们,“夫妻的缺失是很可怕的,你们夫妻之间不管感情如何,不能影响小孩子,哪怕是演戏也要演的像一些,孩子是小,可那双眼睛是可以观察的,她不说话的原因我想还是因为自己害怕失去你们,尤其是。”

  他指着卓风,“父亲的爱在家庭中很重要,可往往父亲的爱却是最缺少的一部分,这样会影响孩子的一生。”

  卓风不会不爱喵语,只是最近卓风都在忙着手头上的事情很少与喵语接触了,连我都很少见面的。

  我抱起喵语,她的小手就死死的扣住我的脖子,背对着卓风,故意躲闪他。

  卓风看着喵语,眼红发红,半晌才一点头对医生说,“我知道了,我知道要怎么做,谢谢医生。”

  医生约定好了我们每周末过来一次,给喵语做心理疏导,在办理手续的时候卓风不时的回头看过来,可喵语胆小的一直躲闪,好像卓风是个坏人。但是我能感觉得到,在喵语的内心中,还是很期待卓风的关爱的。

  从前喵语小的时候都是卓风在带,最近卓风的舒服会造成心理落差是肯定,却没想到突然变成这样,我想,喵语一定是知道了什么不该知道的事情。

  “卓风,回去吧,回家再说。”

  我抱着喵语站在车门口,喵语抱着我不撒手,她很重,我抱不动的,勉强在卓风的帮助下抱着喵语一起钻进车内,卓风的手碰到了喵语的手背,她就尖叫着躲开。

  卓风也被吓到了,脸上的灿白,半晌才无力的轻轻点头,起身出去了。

  戒烟很长时间的他竟然在外面吸起烟来,白色的厌恶缭绕在他身边,盖住了他的身影,却盖不住心底的那骗伤痕。

  我看时间不早,催促他上车来,喵语这才转身看去,看他走过来,又背过身。

  我也心痛的无奈叹息,故意坐的离卓风远了一下,才叫喵语没有那么紧张。

  快到家的时候,车子开的缓慢了,喵语也睡在我怀里,我才能有机会安慰他,“老公,我们至少要给喵语一个很好的生长环境,所以我想暂时放下对你的疏离,不想叫喵语觉得我们会分开,你觉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