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8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548节

  第1162章 打死我都不相信

  这倒也是,不过只能说陆少还是有点责任感动,只是啊,对感情,还是有限棒槌的,卓风说的果然没错。

  我看时间不早,起身去找电话,想问问卓风什么时候回来,这电话还没拨出去,厨房就传来了一声声响动,跟着是尖叫声,我扔了电话跟陆少同时往厨房跑。

  一开门,佳佳握着自己的手腕走了出来,开心吃惊的一张脸雪白,指着佳佳说,“她要自杀,非要我跟陆少附和。”

  我一怔,吃惊的看着佳佳,她没什么表情,只转身往外面走。

  陆少也愣了一下才跟上佳佳,拉着她去了房间做包扎。

  我拉着开心出来,叫人收拾好厨房,坐在沙发上,想安慰她。

  开心却一直在颤抖,手都是凉的,估计是吓得够呛,看我一眼,没力气都摇头说,“我想休息,我的房间在哪里?”

  我拉着她起来,想安慰什么也说不出来,只好一句不说的送她去了她的房间。

  房门关闭,里面上了锁,我站在房门口愣了一下,身后传来卓风开门的声音。

  “怎么了,开心呢?”卓风问我。

  他顺手将车钥匙放在桌子上,我习惯性的将钥匙挂在墙壁上,走过去拉着他往陆少的房间走。

  想进去问清楚,才推开房门,看到陆少正抱着佳佳安慰,佳佳仍旧没什么表情,也没做回应,只低头发呆。

  卓风拉我出来,对我摇头,不想打搅两个人亲密,我们只好上楼。

  “到底怎么了?”卓风又问我。

  我想了一下,这件事总觉得有些不太对,佳佳可不是那种寻死觅活的人,怎么可能为了叫开心跟陆少和好而选择自杀做威胁,还真的割破了自己的手腕?刚才看佳佳的脸色也不太对,冷漠的好像一脸的怒火一样,可佳佳没说,开心那边肯定也不会说,我就觉得这件事不简单了。!

  我说,“卓风,你说,佳佳是那种为了什么事情而用死作威胁的人吗?”

  卓风怔了一下摇头,“不是,她不是暗中人,刚才她要自杀吗?”

  我说了事情的经过,卓风听了以后直皱眉,跟着肯定的说,“一定是开心说了什么。回头去问问就知道了。我关照陆少那边小心点才行,开心可不是从前的开心了,不能被牵着鼻子走,我们都要戒备,她只能在这里住三天,这三天里,都要小心。”

  如果不是我们担心孩子出事,也不担心开心住进来会怎么样。

  不过只有三天时间,不知道能发现什么。(!≈

  晚上吃饭的时候开心还在睡,我叫了她两次才起来。

  开心穿着佳佳的宽松的睡衣,整个人显得更加的瘦弱了,脸上没二两肉,之前那种前凸后翘的身材一去不复返,看着也是只令人心痛,可她说出来的话却实在叫人可怜不起来。

  “这里的饭菜我吃不习惯,回头给我找个专门的厨师吧,你们也知道,我过习惯了精致的生活,就包括以前跟陆少结婚的时候也都是专门的厨师做的饭菜,这几年这个习惯始终没改过来,都怪陆少,当时俺么惯着我。”

  这话实在是火药味十足啊,不管是谁听了都肯定会想到以前两个人恩爱的样子。

  可那毕竟是以前的事情,私底下如果说两个人还关系很好,偶尔说出来温存一下也不错,可现在都已经分开,还当着佳佳的眠这么说无意识故意的了。

  开心那种情商高的人,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可现在说了这番不该说的话,她的目的只有一个,挑拨陆少跟佳佳。

  陆少当时就不愿意了,狠狠地一排桌面,暴呵,“开心,你少没事找事,这样的话以后少说,我当时对你好是因为我对不起你,可现在没必要忍耐你,别故意说这些气佳佳,没有必要。再有,我们分开了,以后也不会怎么样,你不要想着给我们添堵,满足你自己的小人心里。”

  我没想到陆少会反应这么大,更加不知道他为了保护佳佳会这么说话,不过好像这样做也很好,至少叫佳佳不受委屈了。

  可不想,佳佳却说,“我没说过要跟你好,你这么也没必要,并且开心姐说的也对,你们之前是很好,我都知道,我当时还在你身边做保镖,我都清楚。”

  咔!

  我觉得,佳佳的心不碎,我的心也要碎了,她深爱陆少多少年啊,可都隐忍暗恋在心里,从未表达出来,看着自己心爱的男人对别人好,那滋味不好过,我深有体会到。谁想到,本以为自己可以修成正果,现在在一起看到自己的男人以前的爱人出现在自己跟前,说的做的,哪怕是习惯都有前妻的影子,那等于是凌迟了自己一样啊。

  我想说点什么给佳佳点自信心,看卓风赶在了我前头,“开心,你以后就在房间里面吃吧,我叫人给你送进去,你身体不大好,不要总出来乱走动,我这里别的不多,伺候人的保姆不少,你随便选。”

  说完,卓风放下了筷子,擦了下手指头,回头叫人来,“去安排吧,将开心的房间收拾下,才出来的人身体不好,不能太热闹,我们这边人多,她肯定晚上睡着不舒服,所以还是住在里面的那个房间比较好。”

  嘴里面房间,靠近储物间,里面常年没太阳照射,并且一直没有人住,很潮湿,就算收拾了,也未必舒服,卓风这是……

  我下意识的摸了摸他的手,想着这样狠毒的男人是我的丈夫,我是真的有点害怕的,可我还是想叫自己切实的感受一下他的存在,提醒自己,不管他是什么样的人,多么狠毒,多么心思缜密腹黑,都是我深爱的丈夫。

  他注意到了自己的不对,刻意的抓握手紧了几分,给我提示,叫我原谅他的狠毒也是没办法。

  我理解的点点头,看着开心被人拉着往里面走,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在没确定开心是否是对方的人之前,我始终不想这么对待她。

  陆少却说,“多余接过来。”

  佳佳看着开心离开的背影,没吭声,只一双好看的眉头皱起来。

  我紧着问她,“佳佳姐,你的手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佳佳看一眼,不在乎的笑着摇头,“真是我自己割的。”

  陆少不相信的嘀咕,“打死我都不相信。”

  不用打死我们也不相信,可她这么说,肯定有原因。

  第1163章 哪壶不开提哪壶

  看佳佳也是不想说的样子,我们也没逼问,将开心送走后我们这边倒是安静了不少,可一直关着开心也不是办法,隔天早上就将她给放了。

  卓风的意思也是想吓唬吓唬开心,可吓唬没用,现在要紧的是知道开心的意图,看她整日悠闲不跟我们交好的样子也实在不知道她做什么,想帮忙无从下手,想赶走还有点不舍得,只能暂时先这么耗着。

  中午的时候,一起坐下来吃饭,卓风习惯的先尝尝味道觉得好吃了就给我夹,我低头正吃,旁边佳佳轻轻碰了我一下,我抬头好奇的看向她。

  她嘴角上很大一个水泡,我吓了一跳,“你怎么了,上火了吗,起了这么大的一个水泡?”

  陆少没吭声,只无奈的叹息一声,跟着说,“给你的药不吃,我说了不能胡思乱想,非不听,上火了自己难受,反野吃不下去吧,想吃什么自己好好想想,我出去给你买。”

  陆少不太会关心人,这样已经是破天荒了,看着还有些不自然,我笑笑,无奈的蹙眉看他,“陆哥,你就这么关心的人的?”

  开心搀和过来说,“其实陆少还会很会关心人,温柔的时候跟卓哥差不多。”

  这话说的佳佳心里得多难过,包括我听了也不是滋味,直接用卓风跟陆少比较,卓风是卓风,陆少是陆少,性格不一样,自然关心人的方式也不同,陆少是有温柔的时候,那是在背后两个人恩爱说的悄悄话,我们哪里知道,并且陆少别后如何对佳佳又如何对开心肯定是不同的,她这么说无疑是佳佳心口窝上戳了一个窟窿。

  哪壶不开提哪壶。

  我生气的看她一眼,顾念旧情是真,可生气也不是假。

  我说,“开心姐姐,陆少对人对事不一样的,最自己心爱的女人肯定是另外一种方式,你就别添乱了。”

  “恩,我没添乱啊,我只是说实话,不过也对,谁知道陆少对谁是真爱?”

  陆少暴怒,碰的一声摔了手里的筷子,指着开心警告她,“过去的事情我不想追究,过去是我对不起佳佳,可没对不起你,我跟你之间到底怎么样你该清楚,别揣着明白装糊涂,你我之间早就结束了,或者说根本就不应该开始,你非要挑事,我可不会让着你。”

  佳佳轻轻吸了口气,这样的事情只能自己受委屈,她说不出半个字来,垂头咬着嘴里的饭菜不吭声。

  卓风也放下了筷子,无奈的看一眼桌子,最后问陆少,“佳佳是不是吃不惯?”

  陆少摇头,“不是,就是想孩子了。”

  原来是这样,当妈的想孩子是肯定,并且我觉得她在这边也受委屈,还不如回去照顾好孩子呢。

  我说,“佳佳姐,要不我叫人送你回国看看吧,你说呢?这边的事情……”顿了顿,我没说下去。

  佳佳也明白,可她不想走,“没事,就是昨天跟孩子们打电话,说在学校受欺负了,肖老大说没事,可我就是不放心,自己上了点火,其实没多大点事儿,吃饭吧!”

  这哪里还吃的下去,孩子被欺负了,当家长的能急疯了,要是我的孩子被人欺负了我能提着刀子过去找对方去,佳佳却只能自己生闷火,还要忍着自己男人被人调戏不能还嘴,这可多憋屈。

  佳佳可不是吃哑巴亏的人,可现在她只能任由这样的是事情发生,还不是因为陆少?

  我横陆少一眼。

  他也无奈的叹了口气,跟着说,“我还是送你回去吧,顺便也看看孩子们,你这样我更加不放心,这边的事情先都交给卓风,来回也不过一个星期,很快就过去了。”

  佳佳坚持不走,陆少也没办法。

  卓风没吭声,该是也不知道如何是好。

  不能一直催人家离开,毕竟留下来也是为了另外的打算。

  涉及到自己的未来,佳佳也不想错失良机,毕竟陆少还是她挚爱的男人,也是孩子的父亲,直接就扔了不闻不问,再重新找新的爱人,是很难道。如果她真的能忘掉陆少,那又何必纠缠到现在呢?

  开心哼了哼,自己低头吃的倒是很开心,可我们却没了胃口动筷子。

  一顿饭下来,开心吃的肚子圆滚滚,我们一点没吃进去,等她起身离开了卓风才说话,“这件事交给我,你们都回去吧,不过在回去之前,我希望陆少你想好,是真的离不开佳佳,还是还惦记着开心,不能脚踩两条船,你该知道现在两头都不好过,当然,我说的是在开心还没放弃你的前提下,如果说她对没了感情,只是你自己单方面放不下,那你还是趁早放了佳佳自由,别折磨她了,这么多年你还不知道自己需要什么,简直是不值得拥有佳佳的好,那就活该单身一辈子。”

  陆少一直垂头,眉头皱起来老高,半晌才说,“我知道,十多年了,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干嘛,但是这么多年,我女人不少,真正叫放心不下的就只有佳佳,当年我不懂这些,还以为就是对卓尔而一样的感情,不过是哥哥对妹妹,所以对她总是特别照顾,要不是她后来再去找我,我们之间发生了什么,我还没正视我们之间的感情。是我的错,也不会再错了,我不会离开佳佳的,开心那边怎么想是她的事儿,我已经很明确的表态,我只想要佳佳,至于以前,我对她已经足够了,所以那就过去了。”

  佳佳低头哽咽,泪水流在自己的碗里,半晌才点头说,“我知道,我知道,陆少我知道,可我一想到当初是我主动找到你我就心里过意不去,我就觉得我是个小三,我破坏你的婚姻,所以这么多年我只想能弥补你们,哪怕叫我一辈子都不出现也行,可我发现我做不到,之前我们躲在乡下,孩子们整天念叨找你,我一直都在说你出差了,可谎言到底是不能骗一辈子的,我现在就特别的难过,也特别的后悔,我当初为什么非要去找你,我们不发生什么的话也不会有现在的事情了。”

  陆少无奈的深吸口气,一伸手将她抱住了,心疼的说,“别说了,哎,都是我的错,我已经对不起以前的你,不想再对不起以后对你,当时的事儿,也是我自己半推半就的,不怪你,是我没搞清楚自己的内心,一直在做错事,只要你别走就行,我做什么都可以,别哭了。”

  两个人互相道歉,互诉衷肠,心里的苦闷憋了十多年,到了今天才终于彼此安心的面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