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54节

  第106章 忘掉我

  “姐夫,那件事我不会说的,是我不对,我不该那么做,对不起。”

  他摇头,将车子转了个方向,正好遇上红灯,车子缓缓停下来,之后对我说,“傻瓜,是我没控制住,你以后不要这样了。”

  “哦!”

  我不知道我以后会不会这样,但是我知道他是肯定会对我距而远之了。

  “姐夫,我不是那种特别想要的,我就是,我就是……”我就是想跟他发生关系了,那我们是否就可以交往了。

  我当时脑子只有这个想法,忘记了顾程峰,忘记了他还有李思念,忘记了我们之间是抚养和被抚养的关系。

  他只叹气,却没有说什么。

  等车子发动了,才说,“忘掉我。”

  哄……

  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时候的天气会这样变化,雷声不期而至,滚过头顶,震颤在我的脑袋里。

  这是他第一次如此肯定的要求我这么做。

  心痛,全身都痛。

  我默默的抹泪,无声,这样的悲伤不想发泄出来,就这样堵在心口能够叫我更好过一些。

  他递给我纸巾,没有半句的安慰。

  车子到了楼下后,他踩了刹车,熄灭火,这才说,“卓尔,很多事情很复杂,你我之间……你该选择顾程峰。很多时候因为自己错误的选择错过了一生,会很后悔的。”

  我哭着问他,“就好像你当初选择了李思念一样吗?”

  他却摇头,说的话叫我一辈子都震惊。

  “是徐娇娇。”

  尽管我不能懂,可这份心就好像我变成了徐娇娇,心里更痛更难受。

  长久以为,我以为因为徐娇娇我才会留在卓风身边,哪怕我是充当了代孕工具,可我甘之如饴。

  我一直以为,徐娇娇在卓风心里是不可替代的,哪怕那么优秀的李思念也无法逾越过在卓风心里的位置,可他却亲口对我说,他当初选错了人。

  他选错了徐娇娇,是否也选错了我。

  我们就不该相遇,我不该出现在他的生活里。

  他连连叹息,帮我擦掉脸上的泪水,跟着一伸手,将我拽到怀里,呼吸很热,却很平静,声音也很无力,“卓尔,你还是一个没有步入社会的小姑娘,很多事情的负责是你无法想象的,你那么纯净,那么纯粹,你该保持这样的你,顾程峰很好,你会慢慢发现,很多时候你所选择的人未必是对的。”

  “姐夫,我知道,我都知道。顾程峰很好,可是你有没有问问我,我是否会选择他?”

  他固执的摇头,继续说,“人都有优点和缺点,顾程峰的好是你没有发现,你慢慢就会懂了,知道吗?这件事是我不对,我不该……哎,以后不要在做这样的事情,我不想你受伤害。你现在有顾程峰,永远都记住,你身边站着的人首先是顾程峰,其次才是我。”

  地位的先后,就注定了我们之间永远无法最终贴近。

  我放声大哭。

  这份悲伤远比外面滔天的暴雨来的更为猛烈。

  当他松开我,无情的对我说,“记住,我是你哥哥。”

  我的泪水嘎然而止。

  兄妹之间,如何在一起啊?

  我真是愚蠢呢。

  顾程峰回来的时候已经全身被淋透,他下了飞机才知道自己的车子停在楼下,出去打车等了很久才拦到一辆。

  可他没没得及去换衣服,直接跑到我跟前检查我是否不对。

  我望着顾程峰眼睛,里面透着的内容就好像将我包裹的棉被一样厚实而又温暖,我的心更加难受起来。

  可我真的无法控制我的行为,因为我始终将卓风放在我心里的首位,占据了全部,眼前的顾程峰就只有一点点的位置,却仍旧受到挤压。

  我吸口气,不顾他身上的雨水,扑进了他的怀抱,“对不起。”

  他愣了一下,跟着笑呵呵的拍我,“傻子,道歉干什么,没事就好。卓哥呢?”

  “姐夫在书房,他说要联系事情不要我打搅。”

  “哦,那就是在解决这件事,走跟我上楼,可想死我了,没事就好。”

  我重重点头,任由他的手牢牢的牵住我,转身的时候看了一下楼梯口处放着的花瓶,哈哈大笑,“卓哥还买了一模一样的?真是有意思。”

  我也跟着笑起来,噗嗤一声,鼻涕泡泡就跑了出来。

  他指着我的脸笑的没了形象,跟着将我抱紧,轻巧的将我抱了起来,提着往楼上送。

  滚进了房间,他脱了外套,扒开了裤子,只有一件紧身的内裤,紧紧的贴在身上,因为淋雨,看得清楚里面的东西。

  剑拔弩张的家伙就好像正在摇旗呐喊的想要探出头来。

  他笑眯眯的,抓握手往上面握,对我满足的说,“帮我,我见了你就想要。”

  我没迟疑,主动亲吻他。

  他却迟疑了,呆呆的看着我,在我的脸上打量。

  我不知所措,难道他发现了什么,味道不对还是感觉不多?

  他扑哧一声笑出来,继续叫我握着,脸很热的在我的脖颈见摩擦,“卓尔,我想要。”

  我配合,却有些木讷,从来不知道心不再排斥他,身体却排斥起来。

  他注意到了我的不对,继续用深沉的眼睛打量我,突然吸口气,抓着我的手离开他的身体,只将我抱紧说,“真是傻子。”

  我不知道他说这句话的意思,只知道,我在愧疚着。

  “卓尔……”

  “恩?”

  “我当时在想,如果你真出事了,我就娶了你,免得那些小报记者胡乱说话。”

  我懵懂着,很久才想明白他这话的意思。

  他是不想我因为跟卓风之间名誉受损,直接娶了我,堵住所有人的嘴。

  可他却不在乎我是否真的跟卓风有什么?

  我没去问,我怕我心虚的样子戳痛了他的心。

  他抱我很紧,呼吸有急促起来,“我见了你就想要,这可不好。”

  我笑着说,“其实我想给你的。”

  “不行,说话要算数,等你高考结束,上了大学,那时候才行。”

  “为什么一定是那时候?”

  他只笑,不说理由。

  伴随着他亲吻的力道加大,唇落在我的脖颈上,我的全身炽烈的好像烧着的火,可我的欲望却没有那么敏锐,只枯燥的等待着他的一次次索取。

  他的问落在我的肩头,突然断了。

  我下意识的看一下,脑海里面想到了当时卓风亲吻我的情景。

  我没敢乱动,不知道如何解释,等待着顾程峰对我发脾气,哪怕他动手打我我也心甘情愿的受着。

  不想,他就好像要将我的皮撕扯下来一样,继续在肩头的痕迹上亲吻,吸吮,直到那里的印记更大……

  第107章 对不起

  我忍着痛,不想打搅他,更不想叫他在发泄心里不快的时候受到挫败。

  他心里难过,很难过,却不能说,这件事揭穿了,我们之间也无法走下去了。

  这份愧疚在我的身体里面不断的蔓延,直到他的手伸进我的内裤,我都没有任何阻挠。

  我顺从的想要献祭的行尸走肉,只希望他能够在我的身上索取到最大的好处,抚平他心里的创伤。

  可是他却停止了下来,浑身无力的伏在我身上大口喘息,跟着将我抱紧,声音有些粗哑,“卓尔,对不起。”

  为什么他们都要跟我道歉,这叫我无地自容,叫不知所措。

  我慌乱的摇头,“是我对不起你。但你相信我,我跟姐夫之间没有发生那种事,真的没有。”

  顾程峰重重点头,就好像抓着手里的糖果不放的孩子,“我相信你,我一直都相信你。”

  真是愚蠢,相信我什么呢,一切的祸端都是因为我啊。

  我开始扯他的衣服,“顾程峰,你要了我吧,求你,要了我吧!”

  他摇头,绷紧的身子就好像铜墙铁壁,将我禁锢在床上,动不得分毫。

  “不能伤害你,等你心甘情愿的时候,好吗?”

  我心不甘情不愿了吗?

  不,我很愿意,只是我无法将心交付,这样只给了身体,其实只会叫我们更加难过。

  我停下来,埋头在他脖颈间,狠狠的吸他身上的味道,他喜欢用沐浴乳,是法国的一个牌子,走到哪里都带着一小瓶,来到这里之后还特意给我准备了很多,他说味道有水果的清香,甜甜的芳香就好像我身体里面的一朵花。

  我无法体会到这样的感觉,或许这就是深深的爱吧!

  我们紧紧相拥,在彼此的身体上寻找最大的慰藉。

  门外,是卓风的敲门声。

  “顾程峰,你公司的助理过来了,在楼下。”

  顾程峰这才抬头起来,回头应一下,“知道了。”他没急着动身,只低头继续亲吻我,吸吮我嘴上的味道,“等我回来,不要出去。”

  我听话的点头。

  “我跟卓哥说些事情,是我姐姐的事情,回来告诉你。”

  我继续点头,顺从他的一切想法。

  他不依不舍的起身,还不忘将衣服帮我扣好,这才起身穿上宽大的运动装往外面走。

  房门关闭,我深吸口气,心口堵的厉害。

  顾程峰,卓风,卓风,顾程峰,两个人的影子交替出现在我跟前,叫我心情无比烦躁。

  迷迷糊糊快要睡着的时候,电话将我吵醒。

  是肖恩。

  他竟然还联系我。

  我犹豫了一会儿才将电话接起来。

  那边很久的沉默后才吭声,“卓尔,是我,对不起,我只是想跟道歉,你不要怪我。”

  “……哦,还有呢?”

  “其实你也应该管我叫一声表哥的,其实我们都是亲戚,我只是……你不要多心,我真的没有恶意。其实你最开始给我钱的时候我就想过没要了,我看你那么可爱真不忍心的。可我是没有办法才在后来又联系了你,起了别的念头。你知道吗?你哥出事了。”

  我很意外的没有太多的情绪,那个哥哥,同母异父的哥哥,我最多的印象就是那几年他总是穿着脏兮兮的外套站在村口的路上看着我,有些时候会主动给我一些糖果,有些时候主动给我一些零钱,可钱我不敢拿,糖果我会分给二表姐,不过后来他就不见了,这个人也彻底的消失在了我的视线里。

  最近他又出来,给我钱,不留名字,不突兀的闯进我的世界,给我足够大的空间和自由,却没有在我最需要家人的时候将我接走。

  我想,我是真的对他没有任何感情才会在听到他出事之后没有丝毫的触动。

  电话那头沉默了很久又说,“卓尔,你,你恨他吧?”

  我不恨,甚至没有任何感情,若非因为血缘关系,我想我对那个人只是陌生。

  “肖恩,你想我去看他吗?”

  肖恩笑了,“是,可我知道你姐夫不会同意的,当年村子里发生的事情你知道吗?”

  我不知道,我从未问过卓风,也不想知道,那个村子是我这辈子最大的阴影,我宁愿被人骂成是冷血的婊子也不想再回忆。

  他那边轻声吐了口气,似乎很是沉重,“其实,当时你哥也是迫不得已才喊来了村里人,他也不知道情况,村里里以为你姐夫是故意过来拐卖村里的女孩子的,你想啊,村子里那么穷,娶媳妇多难,大家都出去买,甚至担心生了孩子养不活媳妇就卖掉,东头李家的那个大妈不就是被转手卖了三四次吗,生了七八个孩子,后来难产死了,哎……女人在村子里是稀缺的珍宝也是被男人们强迫买卖的工具,你哥当时知道你跑了也是担心,听信了村里人的谣传,没有帮你姐夫,直接背地里叫了人去打他,还好你姐夫厉害才没出事,不过他报了警,村子里面闹的很大,抓了抓,逃的逃,事情也闹的很大。”

  肖恩断断续续的说的有些不清楚,可我能拼凑起当时发生事情的经过和时间。

  当时卓风说出差了,走了大约一个月的时间,后来回来就对我说,以后我就是他的家人。

  可那个时候我多么的愚蠢啊,一点都没看出来他是怎么了,更不知道背地里为我做了这么多。当时徐娇娇吃醋,因为这件事跟他吵翻了天,将家里杂了个稀巴烂,又闹分手闹自杀,卓风带着我出去旅游多了两个星期才回来。

  可那件事最后如何解决我都不知道了,我当时只想着能够好好的养好身体将来给卓风生孩子。

  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今天的样子。

  我深吸口气,问肖恩,“我哥在哪里?”

  “在日本,他其实是黑道的人,你不知道吧?你哥那么能打也是受了卓风的启发。”

  原来是这样,挂不得他能够那么快的找到我给我邮寄钱,还不被卓风找到,原来背后是有自己的手段的。

  “那我去不了,我出国的话姐夫肯定知道,他最近都在我这里。你,你能给我他的联系方式吗?”

  肖恩笑了,“知道你还是有良心的,我一会儿给你发信息。其实,卓尔,我打电话给你就是想跟你道歉,最后一次接近你真的是动了一些邪念头,可我不敢,我一直胆子小,这就是你哥看不起我的原因,你别怪我。我以后不那么做了,你好好在卓风身边,挺好。”

  可我不是在卓风身边,是他在我身边。

  我特意强调的告诉他,“我有男友,叫顾程峰。”

  挂了电话,房门也推开了。

  顾程峰笑眯眯的站在门口,跟着朝我扑过来,“我听到了,你说我是你男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