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1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551节

  第1169章 可恨的人是我

  陆少愣了一会儿,重重点头,红着眼睛扫我们一眼,问医生,“需要我做什么?”

  医生摇头,很快在本子上写了一些东西,撕下来给陆少说,“每天给捏一捏这几个位置,最好是等病人苏醒了再急需手术,如果可以,你最好背着她在地上做物理康复,自然了,是要等病人醒过来以后,现在的话,我们只能等。等明天结果出来,我们再商量这么办。”

  陆少提了口气在心口,重重一点头,红着眼睛说,“知道了,我知道了,谢谢医生,那我现在想去看看她,可以吗?”

  “可以,不能吸烟。”

  陆少顺手扔了怀里的香烟,直接往外面走。

  我叫住了他,“陆哥,我,我也想去,我可以去吗?”

  他站在门口的地方侧过身来,缓缓的扭头,默了一会儿才低声说,“不用了,你们回去吧。”

  我还是想跟着,哪怕是安慰他几句也行,可卓风却将我给拉住了。

  “卓尔,我们先回去,趁着这个时候可以查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佳佳开的那辆车子已经脱去了废旧场,我们去看看能不能找到是没有用的东西。走吧!”

  “卓风,我还是想留下来,我……”我无比愧疚的看着佳佳病房的方向犹豫着。

  他摇头,“不可以,我们出去说。”

  出来之前,我们去看了在走廊尽头病房的开心。

  开心已经醒了,脸色苍白,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望着天花板,好像死了一样,若非她在听到动静之后还呢个转动眼睛,我们真的以为这里躺着的是个死人。

  进来后卓风关了病房的门,按住我肩头叫我在门口的凳子上,他自己走到了开心的病房跟前。

  我远远地看着开心,心里有恨意,可又觉得这些恨意来的莫名其妙,如果当时开心不自杀,如果开心不是邪教组织的人,那是否就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可归根究底,还是我当时疏忽了佳佳的安全,叫她一人离开才会发生这样的意外。

  为此,我就没有那么恨开心了,甚至觉得更加可恨的人是我,而不是她。

  卓风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把刀子出来,寒光乍现,跳动的亮光要刺盲了我眼睛,我很慌张,可我仍旧安静的坐着,不想上去阻拦,我知道卓风自有分寸,也更加知道卓风这么做有他的理由,不管发生什么,我都不会站在卓风这一边。

  他低头把玩着匕首,指腹轻轻的在刀刃上来回滑动,好似那刀子已经锋利的切向了开心的脖子。

  开心冷笑,“卓风,你现在开始威胁了我吗?怎么,我没死你想送我一程?好啊,那现在就杀了我吧,我会感激你的。”

  卓风摇头,尖利的匕首戳在被子上,深凹下去的痕迹就好像已经在开心的身上做了个窟窿。

  我看不到卓风此时的表情,可我能想到那张没有任何表情的脸上该满是冰霜,似吃人的恶魔,似嗜血的猛兽。

  这样的卓风就是我从未见到过的那一面,代表着邪恶,可他的每一个邪恶背后都因为要保护身边的人。

  我轻轻吸口气,一瞬间我跟他之前的那厮看不见的隔膜就瞬间消失了,再没了任何疏远。

  卓风说,“开心,我知道你的意图,你想利用自己的这次机会逃出来,可你没想到,想叫你死的人不是我们,而是的那群邪教的组织,他们当时追捕你,并非是要救你,而是想彻底的弄死你,知道什么叫彻底吗,就是叫你直接在世界上消失,懂吗?”

  开心没应声,只无声的笑了,裂开的嘴角,上扬的弧度,都显示她此时的胆怯。

  卓风说对了,并且直戳开心的心里,揭露了她一直以来的真正嘴脸。

  “开心,我以为我们还是从前的关系,至少不是朋友也不会成为敌人,可自从你的病好了以后,跟着陆少结婚,在那之后你就变了,你无时无刻不在为了自己的着想,当然,这没错,可你却这一切都建立在我们的信任之上,你不觉得很残忍吗?陆少的确做错了很多事情,可在你跟他之间,最无辜且付出最多的也是他,你清楚的知道陆少为了付出了多少,也清楚的知道你们之间最后不会走到一起,可你还是揪着他不放,你将当初那群人的过错归架在我们身上。你恨我们,一直都恨我们,是吧?”

  我惊愕的看着开心,她苍白脸上的表情就想瞬间绽放的一朵凋零的花儿,即便烂漫,却已经归于死寂。

  “卓风,你的小聪明别想用在我的身上,对我没用处,你以为你这样说就可以将卓尔的过错转移到我身上了?佳佳出事,跟我没关系。”

  “是,跟你没关系,那是因为你想害死的是卓尔,而不是佳佳。你以为佳佳会处于对你的一片愧疚,肯定会主动带着你离开,而卓尔才会傻乎乎的开车离开,哪怕她没出车祸你的人也会将她带走,呵呵,可惜啊,当时卓尔已经慌了,你难道忘记了卓尔其实不是个胆子大的人吗,除非在遇到我的事情上她会镇定,其余的时间都很感性,所以即便两个人分开走,先走的也肯定是佳佳,不会是卓尔。你低估了卓尔对你的信任,也低估了佳佳对你的怀疑跟憎恨,佳佳恨你,只是她不想表达,一直以为这不是恨意而是愧疚,呵呵,开心,我觉得真正愚蠢的人不是卓尔也不是佳佳,更加不是用情至深却自己不知道上当的陆少,而是自以为是的你。”

  卓风猛然抬头刀子,狠狠的戳在开心的手腕上。

  我捂着嘴角不想叫自己的尖叫声发出去,可尖叫声最大的却是开心。

  可那刀子却只戳在了被子上,没伤到开心分好。

  开心叫了一会儿确定自己没受伤才闭上了嘴巴,外面李哥将赶来的医生护士赶走,没多会儿这里又恢复了安静。

  可死一般的安静却叫气氛更加凝重。

  卓风冷笑,将刀子抽出来,在开心的手腕上来回的摩擦,声音悠悠,想极了幽灵,“开心,你痛恨我们当时疏忽了你,所以才会有你被乱奸的事情,可你要知道,那群人跟我们没有任何关系,相信你也早就查出来了,当年你在出道之前跟着当年阿哥老板吧,现在是不是已经死了?就死在你的手上,呵呵,那群人借刀杀人而已,真正的原因是你当时偷了那个老板的一批货,你用那批货作为认识陆少的礼物,不然你如何一夜成名?”

  第1170章 被女人吸引都是好事

  我倒抽口气,当初见到开心的时候我就觉得这个女人很危险,可相处下来觉得也还不错,至少她没伤害过我,不想,开心在背后却隐藏的这么深。

  被揭穿的开心丝毫不在乎,依旧说,“是与不是重要吗,当事人全都死了,你怎么说都行了。再说,就算你知道全部,为什么不提醒陆少,你就想看着事情发生,之后像掌控全局的帝王一样扭转乾坤,卓风,你太自负了,你总是能遇见所有危险,可你从来不去阻挠,只因为你觉得只有这样才有趣,人生才有动力,可你这样伤害了多少人你知道吗?卓尔,陆少,你的亲人,所有在你身边的人,都因为你的自负受伤,你装作很专情的样子,可其实你就是想利用这样的专情叫女人们围着你转,徐娇娇,李思念,张朵,杜鹃,张怡宁,齐芳芳,杜红……要我说出多少女人的名字?”

  我惊愕的站起来。

  我知道徐娇娇,也知道李思念,更知道张朵,还知道杜红,可别的人?

  不,就包括我知道的女人已经很多了,这几个女人在我跟卓风漫长的时间里面出现,哪怕只有我知道的四个还不够多吗?竟然还有别人?

  我猛吸了口气,叫自己镇定,看着开心满脸的兴奋,又立刻镇定下来。

  我说,“开心姐姐,你这样评价卓风的时候可有想过你自己也是这样的人呢,你明知道自己会出事,明知道自己会被我们揭穿,可还是义无反顾地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你不是跟卓风一样吗?你说了那么多女人当中,为什么不包括你自己?我记得当初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风情万种,那一颦一笑都能叫所有男人为之疯狂,可你看别的男人眼神的时候永远跟你看着卓风的眼神不一样,你自己不清楚吗?我当时以为自己看错了,十多年来我都以为你当时只是逢场作戏,谁想到这都是真,开心姐姐,你错嫁了一次不够,还要错嫁,利用陆哥对你的感情,一次次的出现在我们生活中,你想吸引的人是卓风,没错吧?”

  开心狠狠的抓着自己的被子,激动地浑身颤抖。

  我却笑了,我说多了,刚才她在看着卓风的眼神的时候再一次流露出了那种期盼的目光,暧昧,吸引,激动,思念,这是我在很多女人的眼神中看过多次的。

  卓风那么出色,被人吸引很正常,可没有任何一个女人会像开心这样疯狂。

  她知道自己得不到,也不远离,也不靠近,只反复的出现在卓风的面前,横叉在我们中间,看似与陆少之间深情,实则只是想看到卓风,那种执念,就像是已经在她的身上彻底的生根发芽,纠缠她的血肉,此生不离。

  开心尖叫,“我没有,你血口喷人,我没有!”

  我继续说,“开心姐姐,从你对他的了解上看,难道还不够说明这一切吗?你说的那些女人我只是四个,其余的人我听都么听过,自然,卓风那么出色,被多少女人吸引都是好事,我吃醋,我生气,我甚至怀疑他对我的好,可追根到底,是我跟卓风走到了一起,我们共同抚养着三个属于我们的孩子,你呢?你得到了什么,就算卓风知道你对他的心思,他是否会正面面对,你不觉得最可悲的人是你,而不是我吗?”

  开心激动的挣扎从床上做起来,疯了一样的扯断了身边的所有东西,刀口崩开,纱布也掉了下来,白肉外翻的刀口就像她正张牙舞爪的那张狰狞的脸。

  其中一只盐水袋飞向我的脸,卓风一伸手,轻松地将袋子挡在了地上,咣的一声,裂开了,盐水喷了出来,满屋子弥漫了药水的味道。!

  卓风警告开心,“少发疯,我警告你,既然已经撕破脸,以后在不需要维持可笑的关系,你想死,我们不拦着,但是不要牵扯我身边的人。佳佳受的你也都要受着,你就期盼她能康复过来,不然,你休想好过。”

  卓风拉着我出来,站在门口,我们听着背后门里面大闹尖叫的开心,撕心裂肺的叫喊声在整个安静的医院走廊回荡,引来无数人探头出来查看情况。

  卓风轻轻呼了口气,问我,“你真的那么想吗?”

  我愣了一下,明白他问我的是什么意思,我没回答,只反问,“你认为呢?”

  他回头看我,跟着就笑了,摇头说,“你吃醋,你在乎,你怀疑我,这都有过,只是你真的可以做到不介怀吗?”(!≈

  我想,我是做不到的,可我们能怎么办?

  我说,“难道因为我介怀了,我们就分开吗?你舍得离开我,还是我舍得离开你?至少……”我轻轻出了口气,摆弄了一下他的领带,这条领带有些旧了,是很久前我送给他的生日礼物,他每次外出有事情都喜欢戴上,其实我还送他很多领带的,可不不知道为什么特别喜欢这一条,我直到今天都不知道原因,只是每当看到这条领带后就会想到我们第一次约会的场景。

  他喜欢给我切好了牛排放我跟前,也喜欢抢走我的红酒换成果汁,之后告诉我年龄还小,不能喝酒。

  这样,我全部的怒火和不情愿自己不甘心就会烟消云散,似乎叫我们回到了最初的那些时候,青涩,勇敢,互相谦让,没有矛盾,只有一心向好。

  过往太多,能回忆的美好似乎也只有这么多,可每次想起来的都会觉得我们走到今天,一切都值得。

  我问他,“卓风,那其余的女人,能告诉我是怎么回事的话,我想我是刽介怀的,是吧?”

  他愣了一瞬,跟着笑了,搂住我低头狠狠的亲吻我,“反正身体就只给你一个,你不知道男人也可以做到身心统一吗?我想我就是。”

  我噗的笑出来,我是相信的。

  “那当初徐娇娇那么勾引你都不上钩,我真的以为你有毛病,你是怎么做到坐怀不乱的?”

  他哈哈大笑起来,“恩,回头告诉你……”

  我没多问,想也知道,当时在他房间搜出来的那个杯子,我琢磨了许久,后来跟他在一起后就再没见过了。

  我搂住他的腰,还不死心的追问那几个女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只无奈的轻轻吸了口气,“你老公我太出色也是罪过,躲还来不及,没看到我有一段时间将我公司周围的全部同事都换成了男人吗?”

  哦,我记起来了,就是按时候他的助理李子才来的公司,那时候我们才结婚。当时他是费了多大的力气才跟我在一起的话,我从来不知道还有那么多的阻碍,如果这些女人真的成成为我们之间的绊脚石,那他又何必来追求我?

  我笑,低声说,“谢谢你,老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