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2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552节

  第1171章 不要瞒着我

  “谢我做什么?”

  “谢谢你主动给我铲除了异己,免的我自己动手了。”

  他又哈哈大笑,爽朗的笑声在走廊里面传递。跟着轻轻拧了一下我腰上的肉,“谁让我这辈子就就栓在你这棵歪脖树上了呢。走吧,回去再说,陆少这边我们晚些时候再来,我想回去看看喵语。”

  看着熟睡的喵语,我们互相微笑的看着对方。

  家人很好,孩子健康,现在唯一不足的是我们的朋友还处在危险中,所以卓风说,“陆少这件事我肯定会给他一个交代,你不要有心理负担。”

  我没应声。

  其实就算我知道了这件事跟我关系不大可我还是很过意不去,当时我真的没有想过那么多,当时我只想叫开心活着,相比较而言,两个人在当时的情况下直观上最围观的是开心而不是佳佳。

  “卓尔?”

  卓风突然又叫我,我愣了一下慌忙抬头,他无奈的吸口气,抱住了我,“记住,陆少这边不用你来管,知道吗?你只用在家里陪好孩子们,我敢保证,这件事不会不过五天肯定会有一个很好的结果,行吗?”

  开心那边倒是很好解决,可佳佳呢?

  “那佳佳会在五天后醒过来吗?”

  卓风不是料事如神,只是聪明会猜测,很多事情他知道并非因为自己掌握的信息多,而是自己能够中和所有的事情进行联想,可佳佳呢?病情怎么样可不是通过联想就可以的。

  我突然明白了当初我出车祸的之后卓风的心情了,他当时在国外,不知道我出事,后来找我,看到我那个样子,这件事却无法帮忙,我当时连自己事事都不知道,就不要说他了,所以他回去后直接亲手杀了那个开车撞我的人,宁愿暴露自己在国外隐藏了那么久。

  陆少的此时也该跟他的心情一样,只是这里面更多的将怨恨架在了我的身上。

  我说,“卓风,我只求一件事,不要瞒着我,好吗?”

  “好,我肯定都告诉你,以后也不会对你有任何隐瞒,你先去睡,我去医院看看陆少那边需要什么,回头跟你电话联系。”

  我那里还睡得着,在床上翻来覆去,最后还是起来了。

  卓风没给我回信,我只能一直提心吊胆的等着,最后绕着若大的庄园来了开心之前住的房间。

  这里的血水已经被清洗干净了,可到处还是有很多的血腥气,我开了窗子,坐在窗户下边看着这里的月亮。

  人都说国外的月亮比较圆,可其实国外的月亮也就那样,全天下就一个月亮,怎么会这边看着就圆了?

  我不禁自嘲的笑出声来,托腮换了个姿势,陡然看到了树上的摄像头。

  我们回来之前还说要检查监控的,可卓风这就走了,估计也是担心医院那边给忘记了。

  我起身垫脚看着这棵树,很高,摄像头在顶端,不知道是谁那么厉害给调上去的,不过这样一来角度就很好了,可以拍摄周围全部的画面,这个还是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摄像头。

  我叫人去找监控室,看一看当时开心这边是否有人来过,还没过去,那边就来了消息说视频全部损坏,这两个月都没修好。

  我一听不太对了,王威明明知道自己危险还不多加小心,摄像头坏了不修这也不合乎情理啊。

  我看一眼王威的院子,不知道他是否回来,之前跟卓风出去办事后再没看到人,我也没问他去向,那只好自己过去看看。

  房子里面亮着灯,站在窗户边上的那个就是他。

  我摆手,他看到了我,打开了窗子对我说,“上来吧,我还没睡。”

  我快步进去,才进门,就闻到了里面的酒气,很大,不知道这是喝了多少。

  “你大晚上喝酒忙不打算睡了?”我使劲皱眉,快步进门。

  他无奈的在我身后不远处说,“没办法,最近事情太多,我想睡也睡不着,只能喝点酒了,不多,就是这酒的味道太大了,哎,你喝点不?”

  他举着被子,我摇头,“不了,我晚上喝了酒更睡不着了,你自己享用吧,我吃这个。”

  我自己削了苹果,依靠在沙发上啃。

  他则依靠在厨房的桌子上,我们四目相对了会儿,同时笑了起来,跟着一同叹息,他先说,“看来我们都睡不着,那都是因为一件事。”

  我说,“事情办的怎么样,出去后找到了什么?对方真的跟你们见面了吗?”

  王威摇头,“扑了个空,回来的路上卓风就说我们是上当了,目的就是想对这里动手,可已经来不及了,我们还没回家你们这边就出事了,那个……佳佳,没事吧?”

  我没应声,只觉得嘴里面的苹果味道都变了,默了会儿,才艰难的说,“怪我,我当时不该叫佳佳自己开车冒险的。”

  他摇头,将杯子里面的酒水一饮而尽,哈了口气才说,“这件事跟你没关系,是开心那边的人呢早就设计好的,不需要查也知道,不过你那么自责,是不是陆少怪你了?”

  看吧,再简单的道理,当事人是无法看清点,往往能够明白这些只有局外人。

  可我呢,我算是局内还是局外?反正我脱不开责任。

  我只求,佳佳一定不要出事。

  “这件事你自责也没用,佳佳那是赶巧了,那你说,如果当时是你开车走了,佳佳会怎么想,卓风是否会怪罪陆少?”

  我想,是一样的吧?

  只是卓风更加冷静,这样的事情发生后他会第一时间知道如何处理。

  我摇头,无奈的耸肩,“可事情是没有如果的,现在佳佳还在医院,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醒过来。”

  “会醒过来,就好像当年王闯出事前,我总觉得我会胜利,可我不想胜利,因为我害怕再市区我一个亲人,没想到,怕什么就来什么,最后他还是走了,呵呵,不知道人为什么会有会后悔这种感受,如果时间可以倒流,我想我当时一定还会继续躲藏起来,不跟他争抢,我也不需要这些东西,都给了他就是了,何必还要因为这件事叫我失去了一个亲人?我现在……孤家寡人一个,呵呵,很可怜吧?”

  是啊,那是亲人啊。

  可人总是在失去了才知道珍惜,才之后后悔,已经迟了。

  我突然想到了视频的事情,问他,“这里的监控坏了你没找人修理吗?”

  他楞一下,皱眉问我,“坏了?”

  我说,“对啊,刚才我问了监控室,那边人说坏了很差个时间,你都没有叫人修理。”

  王威皱眉低头想,半晌后才说,“没有,没人通知我坏了,我一直以为是好的,你是问的谁?监控室的人现在都……下班了,工作值班的只有一个保安,等等我去去查一查。”

  第1172章 是王权

  我也惊愕,豁然起身,顿时明白了当时卡开心肚子上的刀伤是怎么回事了。

  医生说开心自杀只在自己的手腕上割伤了,肚子上的两刀不是她自己的插进去的,看刀口的方向就不对。

  当时我们都没在意,只想着佳佳了,现在我才会想起来这个细节问题。

  我起身跟着王威出来,可看到我住的那个房子亮着的灯光,立刻明白了,这群人的最终目的还是我的孩子。

  我尖叫着向我的房子跑过去,王威愣了一下也往里面跑。

  “妈妈,妈妈,看看两个孩子,喵语呢,孩子们,妈妈……”

  我已经失去理智了,一想到我的孩子会出事我就浑身颤抖,喵语已经因为这些事情收到了刺激,我们时刻都担心她会因为这件事影响一辈子,我不想再叫懵懂无知的还在襁褓中的俩个小孩子也受到伤害。

  “妈妈……”

  我的声音颤抖,嘶吼,提着裙子疯狂的往楼上奔跑,可我没看到妈妈,没听到孩子们叫喊,更没看到任何人的身影。

  王威先冲了上去,一个房门一个房门的推开,最后在最角落的房间门口停下来。

  他回头对我说,“没事。”

  我不敢相信的走过去,推开他,首先映入眼帘看到的是我的妈妈,推着两个孩子,孩子们已经熟睡,耳朵里面塞了耳塞,喵语蹲坐在地上玩游戏,戴着耳机,而妈妈满脸惊慌,已经吓得不知道如何说话了。

  我先抱住妈妈,问她,“到底怎么回事,妈妈,到底是怎么回事?”

  半晌,妈妈才颤抖着说,“王权,是王权。”

  我浑身一震,回头不敢相信的看向身后站着的王威。!

  “阿姨,你会不会看错了,我父亲早已经去世了。”

  妈妈连连摇头,伸手在空中胡乱的比划说,“我看到了两个人影过来,我以为是卓尔跟卓风,可我知道卓风出去了,卓尔也不在房里,我就给孩子们塞了耳塞,害怕他们因为听到了动静大哭,谁想到房门还是开了,走进来的是王权,另一个人戴着面具,就那么可看着我,一直看着我,之后就走了。”

  我深吸口气,惊吓不已,可我清楚的知道王权已经死了,所以这个装神弄鬼的人就是邪教的人?

  我安抚了一会儿妈妈,妈妈还是没镇定下来,王威说,“阿姨,我父亲早就去世了,你看到的那个肯定是有人乔装的,并且我父亲以后的腿已经不能走楼梯,你不是知道的吗?”

  妈妈这才回过神来,一点头说,“对啊,对,那个人不是,不是,只是很像,非常像。”(!≈

  我舒了口气,对妈妈说,“妈妈。那两个人是冲着孩子们来的,你保护好了我的孩子们。”

  妈妈愣愣的点头,可还是叹息说,“那是因为他们没走进来,好像就是想吓唬我,之后听到你在外面大叫就直接离开了,你们没看到吗?他们正好下去,你们也进门,应该能遇到的。”

  我大惊,王威也惊愕的站起身来,转身将房门锁住了,告诉我,“打电话给卓风,叫陆少的那群人过来,我的人也都在医院呢,都调过来,哎,怎么就给忘了这一点,庄园这么大,晚上值班的人少,并且摄像头坏了,肯定会在没人看守的时候下手。”

  我慌了手脚,起身抓起电话开始按卓风的电话号码,可是,没信号。

  我举着电话,愣了几秒钟说,“我的电话在我的房间里面充电,我去拿。”

  王伟摇头,“我们现在不能分开,三个孩子,一个人招呼一个还很费力气的,就不要说分散了。只是这么等不是办法,哎,我去,门锁起来,我会敲打五次急促,三次缓慢作为信号,记住了?”

  我紧张的睁大了眼睛,呼吸都有些急促,心跳加速,手脚冰冷。

  多少年来的惊恐,早叫我没了以前的镇定,尤其是在面对孩子的事情上,我会不自主的激动。

  王威拧开了房门的把手,回头问我在哪个房间,我无奈的皱眉说,“在对面呢。”

  那就意味他要穿过整个环向的长廊,正好是两个房间的尽头,距离很远是一方面,彼此之间还没有灯光。

  王威也无奈的蹙眉,可还是说,“锁好房门,听到任何动静都不要开门,除非是我敲打的信号,知道了吗?”

  我紧张的重重点头,交代他,“小心,一定要小心,看到了人不要回来了,出去叫人,知道吗?”

  “好!”他一咬牙,快速开门出去了。

  我锁上了房门,还用凳子抵住了门把手。

  整个地面都是厚厚的羊皮地毯,王威穿的还是运动鞋,踩在地面上一点声音都没有,外面一片死寂。

  妈妈激动地抱着喵语,喵语已经感觉到了气氛不对,可乖巧的她只皱眉看着我,没有说话。

  我没听到任何声音,胡须就是好事,可时间一点点过去,竟然还不见王威回来。

  妈妈提醒我,“或许没找到你的电话。”

  我刚要说话,房间里面灯灭了。

  妈妈捂住了嘴巴,还是发出了一声很轻的而又急促的叫喊。

  我抹黑跑过去,提醒妈妈,“妈妈,你抱住喵语,我抱着两个孩子,知道了吗?时刻跟我坐在一起,知道了啊?”

  妈妈颤抖着声音说,“好,喵语在我怀里,我捂着她的眼睛,你放心,两个孩子你要小心,都睡了,你要小心,别醒了。”

  我小心翼翼的将两个孩子抱出来,他们的身上都有睡袋,上下扣住,就能固定在我身上。

  我轻轻的扣住了扣子,只听咔的一声,外面也传来了很轻的脚步声。

  妈妈紧张的浑身跳了一下,呼吸都沉重了,我能在漆黑的房间里面听到很清楚。

  敲门声传来,很轻,可不是王威说的五个急促三个缓慢。

  我抱紧了孩子,回手将茶几上的奶瓶子抓了过来,其中一个递给我妈妈。

  我们都坐在床上没动,盯着那扇门,恨不得现在就能长出一对透视眼镜,看清楚外面的那个人是谁。

  可敲门声却突然停止了,这叫我们更加紧张。

  时间一点点过去,外面还是没声音,在我以为人已经走了的时候我的电话铃音却在门口传来。

  我大惊,知道这个人不是王威,却拿了我的电话,可王威呢?是不是已经遇害?

  我捏紧了手里的奶瓶子,只等那扇门被人冲开,我会毫不犹豫的冲出去。

  不想,我的电话一遍遍的打来,那人没有接,也没有动,任由电话在外面喧嚣,陡然,喵语哇的一声大哭。

  “咣!”外面的人狠狠踹了一下房门,似乎整个房间都在震颤,“咣当!”房门晃了三晃,我好似已经看到了那个戴着面具的男人就站在满口。

  “咣当!”房门彻底落在了地上,喵语的哭声和尖叫声,以及我扔奶瓶子的声音在房间里侥幸呼应,面具男人的手在暗夜中犹如啐了剧毒的爪牙抓向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