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3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553节

  第1173章 妈妈对不起

  我胡乱的扔着身边所有的东西,护住身后的妈妈跟喵语,以及我身后背着两个儿子。

  来人只有一个,可他的力气太大了,双臂跟铁钳一样狠狠的揪我的衣领子,任由我如何蹬踹,都无法叫他动弹。

  妈妈不知道从哪里拿来了刀子,狠狠的刺向男人的脖子。

  男人只轻易的躲闪,飞起一脚踹向妈妈,妈妈倒在地上,喵语跑过去抓着妈妈的衣服大哭。

  我也急了,捡起刀子,不顾眼前男人的任何部位胡乱的刺过去。

  男连连后退,可不慌不忙的样子实在叫人惊骇,若非见惯了这样的场面,岂能如此镇定?

  我叫妈妈起来,抱走我身后的孩子,我不想伤到了孩子们。

  可喵语在哭,两个小家伙也在我怀里不安分的蹬踹大哭,我一丝不敢松懈,生怕一个不注意男人就抢走了我身边的任何一个人。

  “妈妈,起来,抱走喵语,把我身后这两个接过去。”

  妈妈不知道是不是被踹到了哪里,捂着堵在在地上一动不动,只勉强摇头看我一眼,半晌才说,虚弱的说,“我这就起来。”

  我已经彻底的失去希望了,可我不能看着我的孩子们被抢走,男人只有一个还好,再来一个我们就真的素手无策了,跟男人之间这种力量的悬殊裱起来,我们只能任由他们胡来,可不到最后一丝希望,我绝对不会放弃。

  “妈妈,起来,妈妈……”

  妈妈勉强动了一下,却吐出一口血水。

  我大惊,又在面前对着男人胡乱的刺了两下,快步走到妈妈跟前,才没将妈妈拉起来,就见门口又走来一个人。

  我惊的大叫,拉着妈妈起来,可已经迟了。

  两个男人一个拽着妈妈,一个抱着喵语,我的刀子只有一把,我还要护着身后的两个孩子,此时我已经应接不暇。

  我疯了一样的追过去,拉着其中一个人在他的后背连续刺了十几下,那人却只轻轻地回头看我一眼,一伸手,将我推开了。

  我连连后撤,不想因为跌倒压到身后的俩个孩子,死死的扯住男人的手,男人被我拉扯的往我身上倾斜,我手下用下全用力,勾住他的脚踝,狠狠刺了一刀在他胸口上,顿时血水涌了出来,男人连挣扎都没有,倒在了一边。妈妈也被那个男人仍在一遍,我拉起喵语往外面跑,将她塞进另外一个一个房间冲出去追赶。

  眼看着妈妈就要被人拽上车子,我疯了一样的惊叫,真后悔自己生的这么弱小的身躯,如果我有佳佳的一半厉害今天也不会叫妈妈出事。

  车子嗡的一下启动,巨大的绝望将我笼罩,“妈妈……啊,妈妈……”

  车子飞扬而去,我追着跑出去,可我只看到那辆车子在冗长的街道上渐渐消失。

  我无力的蹲坐在地上,身后的孩子哭嚎着,小手指很多有力气的抓我脸上的皮肉,扯我的头发,痛的我浑身难受,可不及我心里的疼痛半分。

  过了不知道多久,卓风回来了,一伸手,将我从地上提了起来,解开我身后的袋子,绑在自己身上,一脸凝重,拉着我往里面走。

  我丢了魂一样,满脑子的问题,却不知道从何处问题,为什么这群人要抓我妈妈,王威去了哪里,这群人到底想做什么,为什么会这么神通广大总能钻空子制造麻烦?

  此时,妈妈的声音从我身后传来,我惊得回头,看到陆少扶着妈妈的手,妈妈脸色苍白,正对我笑。

  我舒了口气,扑进妈妈的怀里,“妈妈,你没事真好,你没事。”

  妈妈说,“在路上被卓风的人给截下来了,我没事,刚才去了医院做检查,我没什么事儿就回来,不放心你们,好了好了,别哭了。”

  我哽咽,看着妈妈的脸,苍白却挂着笑脸。

  “妈妈对不起,我没能保护好你,对不起。”

  “傻孩子,我不是没事吗,我没事,走吧,走,进去看看喵语。”

  对了,还有喵语。

  推门进来,喵语正蹲在门口看着我们脸上还挂着泪水,直接扑进了卓风怀里,这才哇的一声哭出来,“爸爸,我怕!”

  卓风抱着她,“没事了有妈妈和爸爸在,我们会保护你。”

  喵语偷偷的在他怀里抬头看我,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看着十分可怜,我想去抱她,可低头一看,满身的血水,我这才想起来楼上还有个死人呢。

  我转身对陆少的人说,“去楼上看看吧,收拾干净,有个外国死人在上头。”

  卓风说,“不用了,估计看到的只是一滩血水,这群人不会叫我我们找到蛛丝马迹的,他们来这里的目的就是抓人过去,王威已经在他们手里,妈妈被我们拦下,可是王威才是关键啊。”

  是啊,王威才是他们需要的人,当时想抢走妈妈也只是顺手,想多一个威胁我们的把柄罢了。

  陆少说,“收拾好了你们都去休息吧,这件事我跟卓风来处理。”

  我回头看他一眼,想说话,张了张嘴,不知道要说什么,我已经尽力,当时我实在没想过那么多。

  陆少却主动跟我说,“不用有心理负担,这件事……不怪你。”

  尽管他如此说,可我的内心依旧是无法原谅自己的,当时如果是妈妈呢,是卓风呢,是我在乎的亲人呢,我会放任他们自己出去引走对方吗?

  说到底,是我的错。

  “陆哥,对不起,当时我……是我太自私了。”

  “没什么自私不自私的,你当时也在照顾开心,一个是我前妻,一个是我以后的妻子,说谁重要都不为过,都是一条人命,我想过了,这件事跟你没关系,罪魁祸首是开心跟那群邪教的人,出事了你也不想,现在也不是我们互相埋怨的时候,哎……不说了,你去洗一洗吧,已经吓坏了喵语。”

  我低头看一眼身上的血水,无奈的蹙眉,想到刚才喵语扑向卓风的样子,就知道她是被吓到了,可那情况,我没办法。

  我说,“我知道,我洗好了再下来,你们先坐着吧,妈妈,跟我一起吧?”

  妈妈对我点点头,咬着薄唇,脸色好了不少,可还是一脸凝重,握住了我手,对我低声说,“上楼去说。”

  到了浴室里面,我脱了衣服,坐在凳子上,花洒里面的水落下来,喷在身上,有些酥麻,碰到身上的伤痕还有些疼,我低头皱眉看着脚下被水抽走的血水,心里发狠的捏紧的了拳头。

  妈妈在我身边坐下来,帮我身上的血水,跟着说,“这件事……真的不怪你。”

  第1174章 我宁愿出事的是我

  我问她,“妈妈,我能力不够,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如果是卓风,肯定不会叫身边的人出现危险的。”

  妈妈没应声,在我的身上涂了沐浴乳,有些凉,她的手很轻柔,轻轻揉捏了一会儿,跟着说,“卓风如果真的有本事,也不会叫你身上留下这么多疤痕了。”

  我轻轻吸口气,心情无比沉重。

  下午的时候我们一起去了医院,佳佳已经脱离了危险,可她的身上仍旧插满了管子,并且还没有幸运来的迹象。

  我坐在她身边轻轻给她擦脸,看着她的样子,好像一夜之间整个人已经瘦了一大圈。

  “佳佳姐,你快点醒过来吧,我好担心你,陆哥也热别担心你,我们都很想你的,希望看到你笑的样子,喜欢你唠叨的样子,你也知道的,陆哥只听你的话,你不醒过来,我们谁说他都不好用,他整个人都消瘦了很多,昨天一晚上没睡,现在还又过来了,我换了他的班过来照顾你,想陪陪你说说话,你现在也不醒过来,我一个人真的很苦恼呢。”

  “佳佳姐,其实……对不起,我知道我想再多的理由都没有用,是我错了就是我错了,当时我不该叫你一个人开车离开,我真的……”

  我的自责就像一棵不断上涨的树苗,不断的在我的身上生长,无限制的扎根,就算她醒过来,依旧无法叫我舒心。

  她出事,真的是不应该,我宁愿出事的是我也不是她。

  “佳佳姐,我对不起你,真的对不起你……”

  卓风按住我肩头,提醒我说,“你说再也无用,这件事不是你的错,当时的情况肯定要有人离开,她那么做是对的,只是发生意外谁人都没想到。”

  我说,“如果当时是我开车离开,那就不会出现这样事情了。”

  佳佳车技很好,可这多年了都没开车,并且路还不熟悉,肯定出事的。

  卓风深吸口气,蹲下身来,看着我的眼睛,那里面两个缩小的我一脸的无助跟自责,好似这样的无助已经传递到了卓风的身上,叫他也倍感难受着。

  “这件事你,你听好。是开心故意利用自杀引开你们,安插人进去破坏监控,之后换了监控室的值班人员,删除了全部的视频监控,除此之外,这群人的最终目的是王威跟我们的两个孩子,现在孩子保住了,王威还是被带走了,我们已经失去了跟对方谈判的筹码,再有,当时事情紧急,任何人都不会考虑那么多,你认为的错误也不是真的是你的错误,知道吗?是你自己不断在给自己洗脑,这是意外,是意外,任何人都避免不了。就算当时是你开车离开,是你引开了所有人,可如果你也出事了呢,卓尔,你想过吗?我会怎么做?我恨不得杀了所有人,但是不包括叫你离开的佳佳,更加不会埋怨陆少,因为这是意外,我追从烟头追究,这件事非要追问责任,就只有佳佳跟那群邪教的人,懂吗?”!

  我盯着他坚定的眼神恍惚了会儿,跟着一点头。

  脑子里面一片空白,我已经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可我想卓风说的都是对的,我不需要怀疑。

  我哽咽,“老公!”

  “傻瓜,尽管记住,任何事情发生都是意外,但是是早意外的不是我们,懂吗?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我们从未想过去害谁,可我们实在没有办法防御对方对我们的迫害,这是避免不了的事情。”

  我悲怆的深吸口气,重重点头,“我知道,我知道。”(!≈

  “知道就好,佳佳这边的情况暂时稳定,医生说需要我们耐心等待,至少一个星期内如果醒过来的话一切都来得及。”

  一个星期之内醒过来的话佳佳会恢复从前,对吗?

  我说,“卓风,我想留下来照顾佳佳,陆哥那边还要跟你一起去找王威,这边就交给我。”

  “你留下来在这边那喵语呢?”

  陆少推门进来,一脸的苍白,皱眉问我。

  我愣了一瞬,有些不知所措的摇头,“这……那边还有……”

  我妈妈也受了伤,现在在家里养着,三个孩子他已经很累了,保姆们也不能全天候着,并且我现在也不太相信保姆,一直以来三个孩子的照看都有我跟妈妈两人分担,保姆只起到辅助作用,这一下我们全都撒手不管了,也的确不放心,孩子们也肯定不高兴会闹的。

  我为难起来。“那,该怎么办?”

  卓风说,“你偶尔过来可以,但是孩子们那边不会松懈,我行……还是去找晶晶帮忙吧?”

  晶晶在备孕,不能劳累,不然我早就去找她了。

  可现在这样的情况实在是分不开身啊。

  “卓风,佳佳接回家怎么样?设备都带着,我们租用医生,全天候着,费用我来出。”

  陆少没吭声,只眼巴巴的看着床上的佳佳,紧张的捏紧了拳头。

  卓风轻轻呼了口气,问陆少,“你觉得呢?我想也只有这样了,都在家里也还放心一些。”

  陆少还是没吭声,半晌才说,“费用不用你们,我这边可以负担的起,只要她醒过来怎么样都行。”

  陆少一点头,我们立刻行动,当天晚上就将佳佳接到了庄园。

  此时的人手已经备足了,陆少又叫国内一些显得过多手下立刻赶过来,当时肖老大也说也过来,可他要照看孩子,我们就没同意,不想,两天后他就带着一个陌生女人进了庄园的大门。

  我当时才给佳擦洗好身子,累了一身的汗,想出来走走,就看到他拉着女人站在门口冲我笑。

  我惊讶的走过去,上下打量他,都有些不敢相信,没想到他变化这么大。

  “哥哥,你……你这是去整容了吗?”

  肖老大腼腆的笑笑,看向身边的女人,介绍说,“你的嫂子桃子。”

  我愣了一瞬,看向桃子,明白了肖老大为什么会变化这么大了,人家都说男人在婚后肯定会发福变胖,那是因为在家庭中过多很舒心,并且会你想生长,变得年轻。

  如今再看他的样子,我知道,这个叫桃子的女人,是真的很喜欢我哥哥的。

  我笑了,叫了一声,“嫂子好,快进来吧,你们能来实在太好了,那孩子们呢?”

  肖老大说,“送去你叔叔家了,来之间也去看了陆少的两个孩子,都很好,放心吧,都跟亲人们在一起肯定不会出事,只是但心你们这边,你嫂子这边最近加班把手头上的事情都忙出来后就直接过来了,我们能帮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