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4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554节

  第1175章 新嫂子

  我也不知道能帮我什么,不过家里的事情也实在太多,我要照顾妈妈跟佳佳,还要看好孩子们,一个人转的跟陀螺一样,卓风跟陆少这两天都在找王威的下落,可一直都没消息,实在是令人着急。

  我简单的说了下现在的情况,肖老大听了以后一直皱眉,跟着说,“我直接过去吧,他们现在在哪里,你告诉我地址,我打车去,放心,我会英语,你嫂子教我了一些。”

  我一怔,看向桃子。

  她也冲我笑了笑,“就是闲来无事学了点,知道来这里肯定用得上,那我……给你们做饭吧,我做饭还不错的。”

  我见她很随和,也就放下了很多额外的心思,跟着她一起进了厨房。

  她手脚麻利的切菜,我这边打下手,看她的架势就像个已经做菜很多年的大厨师,我看着就高兴。

  就问,“通常在家都是自己做吗?”

  她笑笑,关了火,一道菜也做好了,之后才说,“是啊,之前我开餐馆,手里的这些活儿都是我自己在做,厨师一个要很多钱,当时的餐馆是小打小闹的,我想我做的还行,那就亲自来做吧,当时也研究了不少,不过最近家里忙,都是他在做。”

  她口中的他自然说的就是我哥哥了。

  我笑笑,之后说,“其实我哥哥做的也很好吃,之前我去他家的时候都是他做的。”

  不想桃子误会了我的意思,说,“你之前的那个嫂子不做饭菜的吗?”

  我愣了一下,有些尴尬,可还是说,“啊,做的,做的,就是带孩子以后忙不开了。”

  桃子哦了一声,切了一下葱花,看一眼我手里的肉片,觉得不够薄,自己又加了两刀,跟着说,“其实都是一个习惯,最近我忙也都是他在做,味道还不错,就是啊,男人吗,有时候不讲究那些,我吃不惯,实在不行最后我们直接去我的馆子吃了,反正都是自己家的馆子,吃点没什么的。就是那两个小调皮挑食,老闹着要我做的饭菜,呵呵,哎,在跟前的时候吧还觉得他们特别闹,头疼,这一分开了还觉得有些心里怪难受的。”

  她说的是我哥哥的两个孩子。

  也不知道是不是着生双胞胎还传染,最开始是嫂子,之后是佳佳,然后是我,我们这几个人凡是结婚的怀孕后的,都有了至少两个孩子,的确是有些闹。

  之前听说桃子不能生育,也不知道具体情况,但是看她身材,太瘦了,就算时能生也会跟我当初一样费力气的。

  不过她能待哥哥的两个孩子好就不错了。

  我不想在这件事上多做探讨,索性不再多说,直接转开了话题,问她,“路上辛苦吧,时差还没倒过来呢,现在是不是很难受?”

  她继续笑着看向我,又说,“不用故意防备着我,其实我不在乎说肖老大以前的事情,姐姐跟我很好,他们结婚的在一起的时候我跟姐姐关系就不错,现在他们分开了也没影响我们的关系,就算我跟肖老大重新走到一起,依旧不会影响我跟姐姐的关系。大家都试过来人,喜欢谁不喜欢谁也没有必要藏着掖着,我就是直来直去,说的也都是掏心窝子的话,自然不需要那么多弯弯绕绕,就是简简单单,并且姐姐那边过的也很好,两个人如胶似漆的,很是恩爱,我更加不会担心她跟肖老大重归和好,我知道,肖老大心里有她,毕竟是前期,没有她的话就是冷血无情的人了,那我还喜欢他们劲呢?呵呵,跟我,不用那么在乎,我很随和的。”

  说完,又一道菜也出锅了,味道立刻飘了出来,我却愣住了。

  我从未见过这么直爽的人,并且这么多年也从未这么直爽的正视过什么事情,才会叫我活的这么累,我的喜怒哀乐,总是藏着,就算我知道我藏不住,依旧会被人揭穿,我依旧想藏起来,导致我身上的问题更多。

  我轻呼口气,突然觉得她的一番话犹如醍醐灌顶,从头到脚给我交了个透心凉,瞬间清醒。

  “嫂子,谢谢你!”

  我说。

  她愣了一下,又笑了,“客气什么,那个盘子递给我,还有什么菜需要炒啊,我这也饿了呢。”

  我笑出来,说,“恩,没了,没了,就我们三个在家里吃,我之前做了两个了,还有一个汤也熬好了,我去叫我妈妈下楼。”

  她笑着一点头,回头去刷锅,我则转身去了楼上。

  妈妈已经起身来,气色好了不少,看到我高兴地冲我招手说,“过来,我给你一样东西。”

  我走过去,好奇的看着她摆在梳妆台上的盒子,也不知道里面是什么宝贝,看起来金光闪闪的,可是很有时代感。

  我记得之前卓风给过我一个传世之宝,是清朝那边流传过来,后来被姨妈拿走了,再没见过,姨妈出事后,那个东西又转手到了我手里,可我不喜欢,全都送去了银行保鲜库保管。那是个很好的玉佩,色泽尚好,并且上面的象牙也是那个年代的东西,光是这年份就已经很值钱了。

  不过我妈妈手里的东西不像是清朝的,更像是……我说,“妈妈,哎呀,这个是不是跟那个鱼玉佩是一起的东西?我看着很像呢?”

  妈妈说,“是,我想那群人找到就是它。”

  我一怔,皱眉仔细的瞧,是个好东西,上面大大小小不知道镶嵌了多少宝石,还有玛瑙跟玉石,看起来就像……我顺手那么轻轻的掰开,这才看明白这个奇怪的东西竟然是皇冠。

  “妈妈,我总算知道了为什么那群人找这个,并且皇室的人也再找了,原来这是皇冠啊,那这里却是对部分就是鱼玉佩镶嵌的地方了?”

  妈妈却摇头,“不是,那个玉佩就是个信物,其实不重要,重要的是它。我得到这个东西的时候这上面也缺失了一块,不知道是什么,如果你爸爸还在的话肯定会研究出来,可现在……只能是个迷了。”

  我问她,“那你是从哪里得来的?”

  第1176章 皇冠

  “我以前跟你爸爸喜欢到处去探险,那时候交通还不发达,我们是坐船过来的,走了两个月,可因为没方向感,并且但是天气恶劣,我们在一个孤岛上停留了长达半年的时间,在那里发现了很多好东西,可是我们只拿了这个。再后来回国,他自己慢慢研究,就说这个东西不能外传,很贵重,折叠起来就像一个胸针,我偶尔出去戴上,可也没人知道是什么,后来王权跟我说起了这件事,说当年瑞士皇室家族内部战乱,带走了很多宝贝,丢失了很多东西,尤其是这没皇冠就丢失了,后来战乱平息,皇室人内部重新打造了一个,可到底是意义不重大的,这也是我后来为什么来这里的原因,我想多了解了解,是知道王权好像嗅到了我来这里的目的,总来我的住处,我担心他发现,就藏了起来,后来他给了我玉佩,其目的是想用玉佩跟我手里的皇冠作为交换,我没答应就走了,以后的事情你也知道了。”

  我点点头,彻底的名字了王家的事情,可王威实在太无辜了,他一点不知道这件事啊。

  “妈妈,那你打算怎么做?”

  “你留着吧,是拿出去换人还是交给瑞士皇室,亦或者自己收藏私有,我已经不想过问了,因为这个,我差一点送命,王家人也死的死,现在闹到这样,实在是……哎,拿走吧,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本不是我们的东西,我们不需要。”

  我端着这个贵重的东西,觉得好像很多条人命拴在了我的手上。

  我问妈妈,“妈妈,你是从什么时候知道那群人是因为这个东西针对我们的?”

  妈妈说,“被掳走后那个人一直跟我念叨皇冠的的来历,我当时就名表了他们是冲着皇冠来的,我后悔知道的迟了,不然早交出去就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了。”

  是啊,我们都不知道呢,王威也只知道这群人是因为一个东西来找麻烦,可不始终不知道什么,谁会想到,这个东西就在我妈妈手上?

  我轻轻呼口气,将东西收了起来,拉着妈妈一起下楼吃饭,有些心不在焉的一顿饭后我给卓风打电话。

  他那边该是在吃饭,声音很嘈杂,我听到陆少在说今天的事情,好像有人受伤了,叫人去看看。

  我紧张的问卓风,“老公,事情查的怎么样了,找到王威了吗?”

  卓风说,“知道在哪里了,只是对方比较狡猾,等我们发现的时候过去对方已经走了,我们成了围城中的小卒只能挨打,有两个兄弟受了伤,不严重,跟我们一起吃饭,我们想再在附近找一找,实在不行再回去。”

  我说,“老公,我觉得你还是先回来一趟比较好,我这边……有些重要的事情要跟你商量。”

  卓风没问我什么事情,只轻声摁了一下,跟着说,“好,半小时就回去,啊,你们吃饭了吗?”

  我看一眼在厨房跟我妈妈聊天的桃子,笑着说,“吃了。新嫂子来了,你们都会来吧,我们一起商量,事情很严重。”

  “好,我尽快。”

  不出半小时,一群人就进了门。

  我们才说是好坐在沙发上聊天。

  医生那边也才给佳佳做好检查,这个打算给佳佳放音乐听,三个孩子也在房间里面玩闹,医生说这样可以叫佳佳的脑子更加活跃,醒来的会快一些。

  桃子正在问我佳佳的情况,我这边还没说完,陆少跟卓风就先进来了。

  卓风看到挑子就笑了,“是你啊,嫂子好!”

  竟然认识。

  陆少更是熟悉的不行,笑哈哈的,“哎呦,成我们嫂子了,啧啧,那我就不见外了,都是熟人。”

  合着就我不认识了?

  我看向卓风跟陆少,两个人同时笑了。

  可还是桃子自己说的,“大概是肖老大还是黑道上一把手,跟陆少是死对头,卓哥也才因为事业不好在黑道上混脸熟的时候,那段时期卓尔你还在上学,呵呵,我那时候就跟着肖老大了,只是我们……你懂得,后来我自己拿了一笔钱就走了,开了餐馆,想自己过个舒坦的日子,走之前我就说了,如果肖老大能改好我就再跟他。呵呵……”

  昂,好像之前是听陆少说过桃子是以前跟着肖老大的女人,可我印象中肖老大可是从来不会碰女人的,原来是身边有个这么好的女人照顾呢。

  我笑笑,了然的点头。

  卓风喝了口我才泡好的咖啡,问我,“说吧,都在呢,到底是什么事儿?”

  我说了皇冠的事情,拿出来给大家看。

  所有的人都拿在手里摆弄了一番,陆少还调皮的戴在头上比划了一下,跟着说,“什么屁玩意,就那么值钱?”

  卓风说,“东西再破也是一种权力的象征,这里的皇室讲究这些东西,并且看样子这个邪教是跟皇室的人有联系,如果被他们得到了,皇室里面的人接受做了皇位,这个邪教就会立刻壮大,后果不堪设想。”

  邪教组织最可怕了,洗脑厉害不说杀人也从来不会手软,并且他们的很多勾当都很误会见不得光,最主要,邪教的最终目的就是用来压迫奴役女性跟底层人民。

  瑞士是个富饶的地方,可这里也有穷人,数目还不小,如果这群人被撼动了,后果不堪设想啊。

  “那我们怎么办?”我没了办法的问。

  皇室的人都很复杂的,关系错乱,并且涉及到政治,我也不是很了解,再者,就算是了解了这里的事情跟我们也没关系啊,我们何必去插手?

  不想卓风说,“缓兵之计,这个东西既然对方已经猜测在我们手上,我们就公开,至少要知道王威的下落,之后我们……”卓风微微眯了眼睛,看向那个皇冠,跟着说,“既然王家人也是皇室的血脉,我们与其便宜了别人,不如给我们自己人用。”

  我们同时大惊。

  叫王威做瑞士国王。

  我深吸口气,觉得,这呼吸有些困难,好像身上一座山就这么肆无忌惮的压了过来。

  卓风又说,“王威如果不愿意,那我们随便交出去也行,可在这词之前,我们要确保我们都安全。”

  对,不管谁来做国王,都不能对我们不利。

  “卓风,那我们现在呢?是不是要将对方引出来?”

  陆少也应和的点头说,“是,至少要叫我们知道对方是什么人吧,现在我们就是只无头苍蝇被人拽着乱走,一点章法都没有,想叫这件事慢慢水落石出,还不能急,并且对方抓了王威,还损失了不少人,此时肯定会更加小心。所以……陆少,你那边多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