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7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557节

  第1181章 螃蟹座

  我们一起收拾了碗筷,剩下陆少自己在喝闷酒,进了房间所上房门,卓风拉着我躺在床上。

  我们一同仰头看着天花板,之前抱着喵语一起在放假睡的,所以屋顶特意装修的满是星辰的样子,看起来无比的壮阔,现在喵语喜欢跟我妈妈一起睡,这个房间就只剩下我们两个了,可星辰还在,躺下来就能看到。

  我指着其中一条星辰说,“这是什么星座?”

  卓风看过去,半晌才摇头,“不知道,这不是星座,是胡乱摆的。”

  我笑出声来,“你当时对喵语说是什么星座来着?”

  他也笑了,“恩,当时说是螃蟹座。”

  我痴痴的笑出声来,“回头喵语知道了你在骗他,肯定会找你算账。”

  卓风也跟着笑,好看的唇角挂着幸福的味道。

  半晌才说,“之前我想跟你点事儿,可后来就给忘记了,现在又想起来了。”

  我好奇的一挑眉,打量他的脸,追问,“什么,问吧?”

  “卓尔,你从什么时候开始真正的喜欢上我的?”

  我喜欢卓风,从他将我带回家里,不不,不是,那段时间我还不知道什么叫喜欢,那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我回忆起我们在一起的林林种种,这么多年的事情过电影一样每个片段每个片段的在脑海里面跳过,我清楚的记得属于我们彼此的所有时光。

  但是我到底是如何喜欢上他的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真的不清楚了。

  他低头看我,使劲在我的脸上瞧,追问我,“想不起来了?”

  我皱眉摇头,“是不知道如何说,我那时候懵懵懂懂的哪里知道什么叫喜欢,总觉得你我之间是分不开的,可你身边当时有徐娇娇,后来还有李思念,我不知道自己跟你隔开了多远,总觉得我们是不肯能在一起的。”

  他抿唇一点头,“是我的问题有问题。我应该问,你是怎么知道我们就一辈子都分不开了呢?”

  我说,“不知道,从你带我回了家以后我就想,这就是我的家了,我以后都不会离开的家了,哪怕后来你送我去了顾程峰的家里我也没想过我会离开那里,尽管那里有很多不好的回忆,可我还是坚信你会回来找我。”

  他重重的亲吻我,跟着才说,“我把你带回来的时候在路上想了许久,我认识你,我喜欢你,你那么脆弱渺小,身上还脏兮兮的,可我就觉得我喜欢你,想把你占为己有,我当时以为自己疯了,你才多大,我怎么会有这样禽兽的想法,可我只能把你衔接回家里照顾,这样你才能一直在我身边,我才能很好的照顾你,后来给你办理户口,你的名字我也琢磨了许久,我知道跟我姓氏一样会面临很多问题,但是我做好了准备叫你一辈子都跟着我,我也有足够大的能力叫你一直跟着我,没想到,我的能力始终有限,就算我料事如神,我依旧无法叫你安全,看真你受委屈,看着你哭泣,伤心,我真的很后悔把你接到我身边来,如果我放你走,是不是你就不会受这么多哭了?哎……卓尔,对不起,这辈子是我对不起你,下辈子你想我讨回来吧!”

  我笑起来,轻轻捏他的脸,“那你就不会说下半辈子叫我要回来吗,还想叫我的下班子也受苦?”

  不过是玩笑话,他当真了,很是认真的一点头,“对,下半辈子,你想我讨回来。”

  他一个翻身,将我抱在怀里,紧紧的亲吻。

  缱绻的味道在口腔里面洛桑,这是属于我们彼此的味道,早已经深入骨髓,刻在心头上。

  吻了许久,我们都没有过多的举行,只微微喘息,认真的看着彼此。

  他的眼角鱼尾纹痕迹很深了,好像用刀子刻上去的一样,我用手都无法抚平。

  从前那个帅气年轻的卓风早被成熟覆盖,身上满是男人中年的成熟气息,他的身上没有任何中年男人的油腻感,身材很好,肌肉六块,清偿健身,喜欢干净,穿戴得体,做事沉稳,行事……好吧,比较狠毒,可我爱极了这样的他。

  我觉得世界上,在没有任何一个人能跟我的卓风相媲美。

  他总说,得到我是幸运,可我却觉得,得到他才是我的幸运。

  没有他,我还在山村里面,不知道被那个可我的父亲凌辱多少年,再或者现在已经成了瘸腿老张的媳妇,生下很多孩子,没了将来,没了一切。

  他带我出来,给我温暖,护我周全,教我知识,给足了我全部的美好,我不知道是多么幸运才会得到他无微不至的照顾。

  我轻轻呼了口气,说,“老公,我爱你!”

  他笑了,低头又是绵长深情的吻,“老婆,我更爱你。”

  这一个晚上,我们纠缠在彼此的身上长达几个小时,似乎这样的亲密已经互相淡忘,重新拾起,都叫我们欲罢不能。

  早上,清晨的一缕阳光照在我们的身上,晒的皮肤有些酥麻,我翻了个身,直接扑进了卓风的怀里。

  他低头很快的亲吻了我一下,跟着说,“一会儿我们去医院看看,下午我还想再跟肖老大去找一找王威的下落,这么等着我很着急。”

  我点头说,“好!”

  想到王威,我也有些着急了,希望他没事吧。

  上午十点,医院里面已经很多人。

  我们赶到的时候佳佳正在做第二次的全身检查。’

  不知道陆少是什么时候过来,还特意换了身很帅气的衣服,头发也打了发蜡,一脸的紧张,依靠在墙壁上,等待我们的到来。

  卓风问他,“怎么样了,人呢?”

  他回头比划了一下,“去里面做脑神经检测了,已经进去一个小时了,还没出来。”

  这个我也做过,之前在国内经常做的,是可以激活大闹沉睡细胞的,只是那时候陪着我的是沈之昂,不知道昏迷中卓风跟是否也去陪过我的。

  不想卓风突然说,“之前卓尔也做个这个东西,需要三次,每次两小时,今天这是第二次,应该时间会延长一些,再等一等。”

  我看向他,心口好像被他轻轻抚摸着,温暖的如同春日暖风。

  他却笑了,抱着我说,“我当时也在,只是没露面,回头再说。我们找个地方坐着等吧,站在这里也不是办法。”

  陆少紧张的脸色都白了,重重点头,跟着我们三步一回头的离开,我们才走出去没多久,就听里面的医生喊陆少的名字。

  陆少浑身僵住了,跟着飞快的跑回去,伸出半个身子过去,那医生说,“醒了。”

  佳佳醒了。

  卓风拉着我的手有些颤抖,我们跟在陆少的身后,脚步如同在踩了棉絮上的不真实,进门就看到了正坐在床上的佳佳。

  她还有些眼神呆滞,可看到我们,立刻欣喜起来,笑了。

  陆少喜极而泣,扑在了佳佳的怀里,“醒了,媳妇,你醒了,真的醒了。”

  佳佳的手不能动,只微微点头,看向我们,在陆少的耳边张了张嘴。

  陆少的肩头很明显的颤了一下,跟着不敢相信的叫,“什么?”

  第1182章 开车人是冯飞

  我跟卓风同时一惊,走上去问,“怎么了?”

  他一脸的不相信,半晌才说,“佳佳说当时不是因为有人追赶,是哟人故意开车撞的他,而开车人是冯飞。”

  我看想卓风,他微微蹙眉,眉头皱起来老高,问佳佳,“确定吗?”

  佳佳含糊不清的说了什么,我们都没听清楚,就被医生给哄了出来。

  卓风立刻出去打电话,陆少急的在门口团团转,跟着问我,“卓尔,你觉得呢?”

  我觉得?我不知道,这件事实在太诡异了,怎么都无法叫我想到是冯飞做的,怎么可能呢,纷飞为什么要开车撞她啊,跟这件事又有什么关系,冯飞现在在国内管理两家公司已经很累了,还来搀和这件事做什么啊?

  我摇头,“陆哥,我也很意外,但是这件事应该不会这么简单,我们等佳佳这边彻底好了再问,卓风已经叫人去查了,如果真的是冯飞,我不会放过他。”

  陆少深吸口气,在兜里面翻东西,估计是在找香烟,可是没找到,索性放弃了,很是无奈的卡遭墙壁上,捏了一下自己的额头,跟着说,“我觉得不会是冯飞做的,佳佳没撒谎,估计是看错,冯飞这么做没好处。”

  我也坚信不会是冯飞,可等卓风会来,告诉我们冯飞最近都在瑞士,我们都傻了眼。

  晚上,我们在一家中国餐馆见到了许久不见的冯飞。

  他好像,瘦了?

  消瘦的脸颊我都有些没认出来,只看到皱着眉头,一脸不高兴,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饭桌前还有谢晶晶跟张川,陆少和卓风,肖老大跟桃子,我则是最后进来的。

  家里三个孩子我要都哄睡了才放心出门的,卓风这边若非因为要安排吃饭的餐馆,也想跟我一起过来,我担心陆哥这边跟冯飞起冲突,所以就叫他先过来了。

  看样子,情况不是很好。!

  大家都没说话,房间里面寂静无声,若非我进来,不知道要这样继续多久。

  我坐在卓风身边,屁股才挨在板凳上,就听陆少说,“既然都到了,那就开门见山,冯飞,我一直对你有成见我承认,但是我坚信你这个人是好人,你的私生活我们不管,但是你的人平时肯定过关,只是我不明白,你我什么来了瑞士这么久都没跟我们打招呼,你想干嘛,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们?”

  不等冯飞开口说话,肖老大也说,“之前我去公司找你,你的秘书说你出差了,我当时没多问,以为你在国内出差,没想到你是来了这里,什么时候过来为什么不吭声?”

  冯飞看向他,又看向陆少,最后却将目光放在了我这里。

  我不明其意,皱眉说,“我没什么好问的,你自己说吧,别看我,我不会帮着你,也不会偏向他们。”(!≈

  “呵呵!”冯飞呵呵一笑,没多大的表情,半晌才说,“我来这里非要通知你们吗,我是为了工作,不是为了私事,不明白你们为什么都向审问犯人一样的看我,我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吗?”

  冯飞的反问没解决之前提出的问题,反倒叫事情更加严重了。

  陆少生气的说,“我在问你话,你直接说就是了,哪里那么多废话,说,你到底来瑞士做什么?为什么来了这么剪口就不通知我们,你想做什么?”

  冯飞又是呵呵一笑,可皮笑肉不笑,看着有些渗人。

  他轻蔑的扫视一眼陆少,跟着说,“你看不起我不要紧,我不需要你看到的起我,的确,我一直喜欢卓尔,可我知道君子如何处事,卓尔单身的话我肯定把她追到手,可她现在夫妻幸福,我也不会骚扰,你如果因为这件事在找我麻烦,不要怪我不讲情面。陆少,你也是响当当的人物,怎么说话做事都那么幼稚,怪得不佳佳要一心离开你。你的话我不想回答你,因为没有必要。”

  情况僵持着,冯飞说的有道理,我们也无法反驳,他为了工作出差天南海北的走也正常,是否一定要通知我们也真的没有必要,毕竟我们只是朋友,是同时,不是家里人,不是彼此的夫妻,我们无权干涉他的行踪。

  陆少暴怒,狠狠拍打桌面,桌子上的茶盏咯咯乱响。

  卓风这时候说话了,“冯飞,我知道你忙,你来这里肯迪该是为了公司最近的一个老项目改革的事情,这么久都没拿下来,肯定是遇到了困难吧?”

  卓风这番话一出,冯飞的脸上就变了不少,跟着一点头,连连叹息,才说,“是,遇到了点困哪,对方非要给我改价格,我之前给的价钱已经是最低,还要压低,我们已经不赚钱了,现在的情况你也看到了,实在不好混,我们想在偌大的市场里面走出点成绩依靠的是业绩和原来的关系之外还要看我们的创新,可市场饱和,我们创新的内容也实在没多大心意,投入生产研发也需要时间,眼下正处在转折期,对方又给我们试压,拖延一天我就损失一笔钱,想想都头疼。”

  一天是多少的损失我能大概估算出来,这个项目之前是卓风跑了半年才跑下来的,现在被人无辜压价,的确是有点不对。

  卓风这么说了,肯定也是关注并且知道些情况的。

  我问卓风,“你知道多少,帮冯飞想想办法。”

  我们退居二线,一切交由冯飞主事,可赔钱也是陪我们的钱,自然要伸出援手。

  卓风皱眉呼了口气说,“这件事需要从长计议,我们找时间再说,现在我们要说的是另外一件事。冯飞,你也该听说了一些最近的事情吧?”

  他点头,看向我,跟着问我,“没事吧,我听说孩子险些被抢走,是吗?”

  那都是多久前的事情了,看来他最近是没关注我们的,我说,“恩,都过去了,没什么事儿,冯飞,我们都多少年的关系了,所以我们之间不需要那么多弯弯绕绕,所以我现在就直接说。我想问你,九天前,你在做什么?”

  他一怔,眉头拧出个疙瘩出来,跟着嘶了口气说,“九天吗?我最近都在公司,就算是出去也都是晚上了,如果没什么特殊的事情我应该都是去客户公司的的路上来回往返,为了堵住对方,我连续五天晚上外出去找他,在楼下蹲守到后半夜都没见到人,后来我这边的人说他不回家,才换了地方去找,可到现在还没找到人,找不到对方就无法接口,连谈判的机会都不给我们,我们怎么说价格事情呢?我已经忙的焦头烂额,我……九天前?我不记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