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8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558节

  第1183章 质问

  九天前的事情若非是佳佳出事,我想我们也不记得当时都发生了什么。

  冯飞又说,“我是半个月之前过来的,这几天才有空闲,不然你们还是见不到我,你……你们想知道什么?”

  冯飞也是聪明人,只看我们脸色就该明白些什么。

  不过已经不能再隐瞒,叫他来就是想知道其中原因的,于是卓风直接说,“那天佳佳出了车祸,但不是意外。自然,车祸的发生很意外。当时我们都以为是那群邪教组织的人做的,导致佳佳昏迷了九天,昨天才醒过来,她当时就告诉我们出车祸的原因是因为有人正面冲撞,并且是故意的,那个人她看到了。”

  看到了,是谁?卓风没说,只是话到了这里,冯飞应该也明白了。

  陆少捏紧了拳头,深吸口气,看着冯飞,压抑着心口的怒气,盯着纷飞的眼睛要冒火。

  冯飞皱眉看向我们,突然整个人放松起来,笑了,“所以你们这是来质问我的吗,证据呢?”

  如果有证据我们也不用直接来这里质问他了,就算不是,这样的质问也会叫我们之间生出嫌隙,可不得不问。

  卓风亦是无奈,“当时我们找了附近很多监控,可都没有任何线索,车上的行车记录仪已经损坏,内存卡也不翼而飞,我们只有佳佳的一个人证词,或许她会看到,或许是因为昏迷期间损伤了脑子有些事情记忆混淆,不管是因为什么,我们都不想这件事误会了彼此,所以想直接过来问你。希望你说的是实话。”

  冯飞冷笑,不回答卓风的话,却反问,“那卓风,你给我分析一下,我是因为什么要开车撞佳佳呢?九天前?九天前的或许还在客户的家门口等着他出现,这个关系到数十亿的合约,我不敢掉以轻心,我在这边为了生意忙的脚不沾地,你们却在怀疑我,不觉得很可笑吗?”

  陆少说,“你这么说就不是你做的了?”

  冯飞没吭声,只眼神冰冷,怒火暴涨。

  我看向卓风,他眉头打结,也没了言语。

  最怕局面这样,所以我们想了很多话想叫这件事能够处理的平静一些,可因为我们的怀疑和不信任,已经交彼此的关系走向下坡了。

  冯飞吸口气,胸口起伏很大,他在压抑着心中的怒火,不想叫自己发脾气。我所了解的冯飞是个不喜欢发脾气的人,争吵都很少,即便是现在,他依旧镇定的说,“我当时在做什么的确不记得了,但是佳佳我不会害她,一来,我没动机,二来她是卓尔的朋友,也就是我的朋友,我又为什么要开车撞她?最后,你们对我的不信任我可以立刻,可不能原谅,所以,以后不要再来找我。”

  他豁然起身,刚才放在膝盖上的电话落在了的上,滚落了好几周,跑到了我的脚边上。

  我低头看了一眼,电话屏幕被摔的亮了起来,上面的屏保还是我之前跟冯飞出去参加会议的时候唯张合影,上面的我微笑着端着酒杯看向镜头,冯飞则站在我身后,一脸的宠溺跟满足。

  我的心,不由得微微刺痛了一下,连忙将电话锁了屏幕还给他,“冯飞,对不起,这件事不是我们怀疑你,是真的有点不敢相信。佳佳这边还没彻底清醒,可我们等了九天的线索的就只有这个事实,实在接受不了,来找你也是迫不得已。你……能原谅我们吗?”

  我将电话递过去,他没接,只怔怔的望着我。

  看的我有些浑身不自在。

  诚然,我当初也怀疑是他,只因为当初冯飞也想过借用王权的手加害与我们。

  我深吸口气,又将手机往他的跟前松了松,跟着说,“冯飞,希望我们还是好朋友,我们需要你,而不是怀疑了你,这件事我们也是实在没办法了,之前家里发生了很多事情,佳佳昏迷了九天,医生几次通知我们她不会醒过来,我们都很担心,并且当时……”顿了顿,我还是说了我心中一直担心的事情,“我一直在自责,因为当时佳佳自己一个人开车离开,如果换做是我,我想也不会出事了,是我叫佳佳陷入危险。我知道这里面肯定有误会,所以来找你是想确认这件事,也是想叫你帮着我们好好想一想这件事是不是哪里有不对的地方?”

  冯飞又看了我一会儿,似乎理解了这里面的详情,点点头,这才接过去我手里的电话,重新坐了下来。

  陆少说,“你小子我一直都瞧不上,可我当时也是不相信,可我们等了九天,就等来这么个事实,实在是不理解,佳佳为什么要这么说你,说我们怀疑你也是情理之中。自然了,不是你,那最好,这里面肯定有误会,那我们就一起想办法解除误会,不想叫彼此多年的关系就这么生分了。”

  冯飞没说话,只皱眉看着桌面,摆弄着手里的电话。

  一时之间房间里安静下来,各怀心事,盘算这件事。

  卓风突然说,“你那边有什么证明自己当天没去那个地方呢?”

  冯飞皱眉低头想,跟着一点头,“行车记录仪,我的车上也有,现在去拿吧。”

  我们舒了口气,只希望这件事真是误会了冯飞,不然我们都失去了一个好朋友。

  肖老大将行车记录仪拿过来,自己在书房看了半小时出来,一开门就摇头,“不是他,他的地址只有两个,并且完全跟出事的地方不同,查的很远。”

  行车记录仪还能录制声音,所以可以十分确定里面开车的人是谁,盘算是否行车记录作假。

  肖老大又说,“按照时间上来看,那个时间段他还在路上,两边相聚十万八千里,他还在车内一直打电话,声音错不了。啊,那天你还在路边买了烟,站在路口吸了两根才走。”

  冯飞蹙眉没吭声,或许是他也不记得了,一个工作狂,怎么会记得那么清楚?

  我们头舒了口气,可冯飞却倒抽口气说,“追根究底还是你们不相信我,不然也不会来这里质问我。我可以原谅你们,不代表我们还能像从前一样那么好,我冯飞就是这样,但凡是对我不信任的人,我也不会继续交好。尤其是你,卓风!”

  第1185章 一夜紧张

  只在指着冯飞的时候满脸痛苦和怒气,激动地浑身颤抖。

  陆少将佳佳哄好了催冯飞出去,我们也跟着一同出来了。

  冯飞发愁的说,“我要怎么做才能洗脱嫌疑?”

  卓风问,“还没洗脱嫌疑吗,行车记录仪不是都看了?”

  “那佳佳的行车记录仪呢?这个必须找到,我最不喜欢有人怀疑我,我没做过的事情不能强加在我身上。”

  我们纷纷沉默,要是找到了,也就没这么多事了。

  “还是先准备一下晚上的见面吧!”

  卓风叫我回家等着,他带着肖老大跟着冯飞一起出了门,从出门开始,我的心就提着。

  陆少四仰八叉的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可也是心不在焉,偶尔跟我说什么我也没回答,他也不在乎我是否回答,反复再追问,问了我好多次我才会神来他问的都是同一个问题。

  “陆哥,你是想知道冯飞说的是不是真话吗?”

  他恩了一声,一颗才拨好的花生米扔进了嘴里面,咔嚓咔嚓的吃。

  我摇头,“其实我也不知道,这件事我也觉得很奇怪的。只是我会选择相信冯飞,他没动机要害死佳佳啊。”

  不想,陆少说,“难道是想害死你吗,如果当时跑出去的是你呢?”

  我大惊,这个想法还真奇怪,可这么想也不是不可能,只是我觉得不可能。

  “陆哥,别胡说八道了,不管当时跑出去的是谁,那个人肯定不是冯飞,并且当时出了那么大的事故,这边的警方都不知道,已经很奇怪了,我觉得是事先就有人安排好了出事地点,等出事后直接全部的可疑的东西移开,可是谁报警将佳佳送去的医院呢?”

  陆少深吸口气,排掉手里的花生皮,“不知道,我跟卓风也一直在好奇这个问题,可当时的通话是在附近的一个电话亭,我们猜测是对方路过,就顺手了,现在什么线索都没有,我们也只能靠猜测了,可这么猜测也不是办法。”

  是啊,也不是办法,希望卓风那边回来后有所收获吧。

  不想,一个小时后,卓风打电话来叫陆少过去,但是家里的人不能动。

  听电话里面的声音我能却听,事情很紧急,陆少也没多问,穿了衣服就跑了出去。

  他一出门,我这边就将全部的门窗锁好,抱着喵语在房间里面,焦急的等待。

  时间一点点过去,好像在我皮肉伤不断来回割裂的刀子,痛的我五脏六腑都难受,这样的等待实在太艰难了,面对一切无法预知的风险,比砍我几刀都要难受。

  可我不敢打电话,不敢胡思乱想,甚至不敢离开这个房间。

  那天晚上两个人闯进来的场景还历历在目。

  我紧张的抱着喵语,一动不敢动,喵语也感受到了我的紧张,在我怀里死死的扣着我的衣袖,抬头眨巴着胆怯的眼神看着我。

  我低声说,“女儿,不要拍,有妈妈在,外面还有很多在帮忙我的叔叔们呢,我们肯定不会出事的,知道吗?”

  喵语点点头,可还是问我,“妈妈,上次的那个叔叔被你打死了,是吗?”

  我没应声,破不得意的第一次动手,却是在喵语的面前,我担心这件事会成为她一辈子心理影响,我宁愿不在提及,可我真的不知道如何正确面对。

  “妈妈,我不怕,喵语长大了,喵语会保护好妈妈,喵语很厉害的。”

  面对孩子们的天真,软而小的双手去给了我无穷的力量,我满足的眯了眯眼睛,“知道,妈妈知道喵语最厉害了,肯定会保护好妈妈。”

  到底是小孩子,哪怕是现在这样的情况也会睡的很安静,趴在我怀里,传来很轻的呼吸声,这样的安静似乎带有魔力,将我身上的紧张也一同吞吐了出去。

  渐渐的,我也有了困意,哈欠连连对我眼睁睁的看着时间一点点过去,到底是没停住困意的袭来,彻底的睡了过去。

  再次睁眼,天已经大亮,喵语还在我怀里熟睡,外面似乎下了雨,妈妈在楼下做饭,两个儿子在自己的小木床上咿咿呀呀的玩闹,似乎一切都正常。

  可是他们还没回来,时间已经是早上七点。

  我在门口打电话,那头的电话一直是忙音,陆少的是关机,唯独肖老大的是可以打通的。

  隔壁出来的桃子紧张的看着我,说不担心,可她一张脸苍白,眼睛里面满是红血丝,就知道也是一夜未睡。

  她轻声问我,“怎么样了?”

  我摇头,就要挂断电话,肖老大接了。

  “哥?哥哥,是我,是我,怎么样,啊,怎么样了?”

  那边很安静,肖老大的说话都无比轻,一字一顿的说,“在老巢,不方便接听,都没事,我们在守株待兔,你们放心,没事,挂了,回头给你们保平安?”

  简短的几个字,就像是给我们吃了一盘子定心丸,之前提着的心彻底放下,浑身的担心也瞬间被卸下。

  桃子说,“我就说没事的,你放心好了,听说卓哥还找了这里的黑上的人帮忙,肯定会万无一失的。”

  希望是吧。

  我舒了口气,叫桃子下楼吃饭,我回了房间叫醒了喵语,给她一个大大的微笑。

  她揉了揉眼睛,也笑了,“妈妈,爸爸没事了,是吗?”

  我一个字都不说,可喵语太聪明了,始终能看从我的表情和任何情绪的变化,知道家里的所有情况,有些瘦我有些担心,生怕这样聪明的她会累赘她的成长,可偏偏喵语却是个聪明敏感而又强大的人。

  我说,“是的,爸爸肯定会没事,你放心好了。”

  喵语咯咯的笑出声来,跳下床,拉着我往外面走,“那我们去吃饭吧,喵语给我满做早饭。”

  我笑着跟她一起下楼,妈妈看到我们也笑了,手里的活儿交给了身边的保姆,走出来,解开围裙给喵语系上了,交代里面的保姆说,“小心点,给她自己玩的玩具就行,不要上桌子。”

  也不知道现在的玩具怎么就想的那么周到,小孩子也可以利用一比一缩小很多比例的小玩具自己做饭,都很安全,只要看着不要被她胡乱吃了玩具就不会出事。

  喵语动手能力很强,之前自己学着大人的样子做熟了两个小煎饼,味道还不错,给了我跟妈妈各一份,自己只喝小果汁,笑眯眯的等待我们的夸奖。

  妈妈拉着我出来,说,“没事就好,没事就好,不用担心,我相信卓风的办事能力。”

  桃子也说,“是啊,我相信卓哥的本事,不过我也是担心,一个晚上都没睡,到底是老了,以前跟着肖老大的时候,他半夜出去砍人回来,浑身是血,我帮忙随便清洗了伤口还能继续倒头就睡觉,现在可不行了,一点事儿就担心的睡不好,哎,早点回来吧,要不然真要疯了!”

  她的话音刚落,座机电话就响了。

  打电话的人我很意外,不过也能猜到是她,此时除了她还能有谁跟我一样关心卓风呢?

  杜红说,“我听说了,我在瑞士,赶去你家里,我可以帮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