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2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562节

  第1193章 这样的婚姻还留恋有什么意思

  出来后我们直接上了车子,车上,冯飞跟我说了李寻欢的一些私人的生活。

  他叫李寻欢还真没错,长期在家里包养三个女人,而自己是有妻子的。

  我一听,有些难以接受,男人都这么风流,还结婚做什么,伤害的是无辜的女人啊。

  他又说,“他妻子是也是厉害的人物,在欧洲开了三块庄园,种了葡萄园,自己亲手酿的葡萄酒遍布全世界,或许我们平时喝的酒就有那个女人生产的一种,味道很好,恩……怎么说呢,我见过一次,觉得她似乎更喜欢女人,自己有女友,并且已经在一起很多年,两个人借用李寻欢生了三个孩子,现在全都在欧洲,李寻欢想见都见不到。”

  我呼了口气,突然觉得李寻欢成了受害者,不管是男是女,同性恋还要骗婚的都是祸害人,并且现在不是很多国家已经通过了同性恋婚姻法了吗?

  我好奇的问,“他们为什么不离婚?两个女人也可以注册结婚的啊。”

  冯飞摇头,“不清楚了,这件事跟我们也没多大的关系,我只知道这么多,李寻欢在这边也没想过要跟任何一个女人再生孩子,不知道是怎么想的,之前跟我喝酒,说了一些以前的事情,好像是他追求的自己妻子,可是婚后生了孩子后妻子就变了,不回家,他也找不到人,生意做的越来越大,可是家庭不幸福,五年生了三个孩子,他以为孩子多了将自己妻子拴在家里日子就能好起来,谁想到妻子某一天早上就说自己想分开住一段时间,这一走就是六年,三个孩子也带走了,他想见到不知道在哪。”

  我一阵唏嘘,没想到李寻欢还是个顾家的男人,只是遇到了一个不顾家的女人。

  “那现在就这么过吗,这样的婚姻还留恋有什么意思?”我说。

  “呵呵,谁知道呢,或许是有一些我们不知道的事情吧,谁知道呢,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外人插手不了,哎,不说了,说说酒会的事情吧,都是瑞士的客户,有一些是你接触过的,跟卓风关系不错,不过现在卓风也不过问公司事情,有些疏远了,好在现在你在这里,认识一下也不错,顺便说说我们接下来重新整合的事情。”

  我点点头,没说什么,倒是不在乎这样的接触,只是心里在担心卓风那边,一直没给我回复,不知道她那边怎么样了。

  酒会还算平常,没有李寻欢说的那种事情,大家都是有头有脸的人,就算有特别的癖好也不会在这样的场合,我认识了很多人,有一些是我从前就接触过的,只是许久不见,再次相见,有些不敢认了。

  跟着他们一起喝了酒,说了最近的情况,我打算短期内管一管公司的事情,将最近的困难期度过再回归家庭,卓风那是不会再露面了,大家知道后还有些惋惜,说卓风是做生意的好手,合作过几次后都想跟他再合作,不过现在其实跟冯飞也一样,冯飞更加沉稳,他们大多给的评价就是放心。

  自然了,跟冯飞做事肯定放心,他是个说一就是一的人,似乎这一点卓风有点逊色了。

  人吗,哪里有十全十美的呢?

  我偷偷笑了笑,看一眼冯飞,跟他敬酒,就多喝了两杯。

  回来的路上,我吐了个昏天暗地,冯飞拉着我重新爬上车子我已经没了任何意识,只觉得天旋地转,眼前的一切都跟我作对,我想坐稳了就难。

  冯飞轻轻地拍着我的脸,想叫我清醒,我哼哼了会儿,摇头,到底是没能坚持住直接睡着了。

  这一觉睡到了后半夜,我起来喝水,推门就看到了歪头睡在外面沙发上的冯飞,他的面前电脑还亮着,膝盖上的文件撒了一地。

  我走过去,文件一点点捡起来,给他的衣服盖在身上,觉得还是有些冷,回了房间翻出一条被子出来,不想这会儿,他就醒了。

  “我吵醒你了吗?”我说。

  他摇头,坐直了身子,伸了个懒腰,有些疲惫的问我,“舒服点了吗,饿不饿?”

  我的确有些饿,不过都这么晚了,还是不吃了,一会儿天亮再吃,我说,“没事儿,饿肚子是常事了。”

  我生产后没多久胖了很多,卓风一直会在我半夜饿的时候给我做饭,我那时候吃的也不多,可还会胖了一大圈,后来我坚持按照正常的饭量走,睡了以后再不吃东西,饿了就饿了,忍忍就过去了,所以也就习惯了,最近还真的是瘦了不少。

  冯飞起身看我,“是不是饿了,别不好意思说,这里可以自己做,厨房有吃的。”

  我笑笑,“没事没事,你坐着,我要是想吃我自己就去做了,你躺好,哎,这里只有一个房间啊,你睡哪里?”

  这里是很大,可所有的房间都很大,却只有一个卧室,外面的客厅跟跟酒店的大堂一样宽敞,一圈沙发,围绕着泳池,灯光暧昧,气氛也不错,可这里怎么看都不像是家里。

  冯飞摇头,“没事,在这里习惯了,每次过来都在这里睡,去别的房间睡不着,这里的灯光很好,坐着就能睡着。卓尔?”

  我挑眉看向他,这话还没说完就叫我的名字,肯定是有事,我之前喝醉了好像也没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就是这会儿还有些头疼,精神不济,我有些迟钝的看向他,“怎么了?”

  “你说的都是真的吗?”

  我只楞了一下就知道,他问我的肯定是我刚才在酒醉的时候说的酒话,可我自己都不记得了,他突然这么问,我确实有些懵。

  看他的表情凝重,眼睛里却满是星辰,我猜测我说的那番话很暧昧,并且是不该说的话,可我真不知道我自己说了什么,当时那也是醉话,我不想承认,于是说,“冯飞,我刚才喝醉了,醉话是不能相信的,我想就算是说了,肯定是也是胡说八道的,呵呵,你也知道,我有些时候自己说话不带脑子的。”

  我尴尬的笑笑,有些不知所措,面对他,在这样的氛围下,我觉得我们之间有些不清不楚的暧昧,叫我浑身不自在。

  我是个有丈夫的女人,我还有三个孩子,我应该做到洁身自好,不然我对不起我的丈夫也对不起我的孩子。

  的确,这个社会讲究的是身体是自己,可我也该有个做人底线才对,更主要,我对冯飞,真的只是朋友之间的感情,我不想将这么单纯的情感搞的多么复杂。

  可他却不依不饶起来,凑过来,低头看我。

  第1194章 真的不在乎

  我顿时紧绷的缩了缩脖子,紧紧的依靠在沙发上,如果可以,我真希望整个人都锁进沙发里面去。

  他气息很近,看了我一会儿继续追问我,“你真的不在乎吗?”

  我使劲皱眉真很好奇我当时说了什么,不管是平时还是什么状态,我对冯飞都没有不正常的心思,为什么会说出叫他这般在意的话来?

  我绷不住疑惑到底还是问了,“冯飞,我当时说了什么,我喝断片了,现在真的有些蒙。”

  他呵呵一笑,摇头,“你真的不记得还是故意不记得?”

  我说,“冯飞,你就告诉我当时都说了,或许我能想起来我当时的想法,现在可以解释给你听,你别,你别……唔……”

  我记得最开始偷偷的亲吻卓风那时候我就知道了亲吻是表达感情的最直接也是最好的办法,并且亲吻还能叫一个人安全平静下来,尤其是强吻,代表一个人强烈的感情。

  后来顾程峰强吻我,我有些排斥,我知道因为我不爱他,甚至连一点点喜欢都没有,所以我不喜欢他的任何亲密举动。

  再后来我的男人换成了冯科,我更加不想他接近我,距离一步之遥的距离都能叫我浑身不自在,再后来是沈之昂。

  我承认,那时候我对他是有点依赖的,我将我对卓风的感情全都转化给了沈之昂,可每次我们在强烈的需求之后我又会感觉到无比的空虚,满脑子都卓风的样子。

  再后来,我跟卓风附和,我们结婚,生孩子,过了很多年,到现在我们的亲热都是互相需要并且难以割舍的,哪怕是我们每日腻在一起,我仍旧感觉我们是才相识没多久正处在热恋的两个人,这样的激情带给我们一次次不同的体验。

  可是最近,我们忙着自己的事情,卓风似乎也对彼此的亲密没了从前的那份紧张感,我倒是没什么想法啊,可今天,冯飞的强吻,叫一瞬间脑子里面想到的男人不是卓风,而是眼前的冯飞,我甚至想到了我们这样纠缠下去后赤城相见的样子。

  我大惊,用力将她推开。

  他的身子只稍微向后面躲闪了一点点,偏移开的嘴角上好像还挂着口水。

  我大怒,伸出手拍了上去。!

  他却笑了,好看的眼睛里面全都是亮光,问我,“我说的没错,你在撒谎。”

  我不懂他在什么,此时也不想知道之前我都跟他在就酒醉后讲了什么,我只想叫他现在就走,立刻走。

  “冯飞,你给我滚,现在就滚,或许我不会将这件事告诉卓风,不然你们连朋友都没多的做。”

  冯飞不在乎的笑,告诉我,“又如何,只要我心狠一些,搅合的你们夫妻不和睦,那你是跟我还是跟他,跟了我,我想没了他这个朋友也无所谓,可如果你还是跟了他,那我想我跟一个可以容忍自己女人喜欢别人的男人做朋友会没面子,如果你谁都不跟,那我,我们就所以对苦命鸳鸯,我觉得还不错。”

  “你,唔,混蛋,你松开我,唔……”(!≈

  吻重重掉落上来,就好想念碎了我的嘴一样,对他拳打脚踢,却只换来他更加激烈的亲吻。

  我尖叫,撕扯他的衣服,最后抄起桌子上的宴会刚才砸向他的脑袋。

  他吃痛,闷哼着躲开,顿时额头上的血水顺着脸颊流淌下来。

  我愤怒的看着他,大口喘息,许久才评下来。

  这样的愤怒恨不得我现在就动手杀了他,可我没动身,只在他面前徘徊,激动的眼前都有些黑,灯光似乎都暗了下来。

  我尖叫,“冯飞,你疯了,你是疯了吗?你到底想做什么,是谁答应我不搅合我的家庭的,你为什么还要这样做,你叫我以后怎么跟你接触,啊?”

  我激动都不行,想到我们以后即便再见面后想到这些事情就会浑身不自在,那我们还怎么合作,怎么在一起共事?

  他是卓风十来年的朋友,我不想因为我就叫这段关系破灭,可是冯飞为什么突然这样,为什么?

  “卓尔,你问问你自己的内心,你但我是朋友是同事还是我们多少年来相互喜欢却不能倾心的不得已?”

  我大惊,不可能。

  我胡乱的扔开桌子上的文件洒向他的脸,这样的混账话我肯定不会说,我没有这样的想法,从来都没有过。

  我尖叫着警告他,“冯飞,你不要胡说八道,我们之间只是朋友,即便当年我对沈之昂另眼相待,可我的新种植装着一个卓风,任何人都无法取代,你不要以为我喝醉了就可以胡乱妩媚我,你,你疯了,得不到的不是最好的,知道吗,我卓尔已经是三个孩子的妈妈了,你不要想在我这里得到任何不一样的感情,我不会喜欢你,不会,一辈子都不会。”

  我有些失控,可我还在极力的克制自己的情绪。

  他捂着脑子坐在沙发上,起初还在仰头看我,后来血水染红了大半个脸,整个人看起来都没了精神。

  我紧张起来,担心他出事,上前去查看,他突然伸手握住了我的手腕。

  我大惊,他死死的抓着我的手说,“卓尔,你昨天晚上说的那些话,哪怕是酒话,我也相信是真的,呵呵,想知道你说了什么吗,我偏不告诉你。”

  我深吸口气,这个人不可理喻。

  我狠狠的抽手出来,不想,他整个人歪倒我在怀里,血水瞬间染红了我身上的白衬衫。

  送他到医院已经是晚上三点,李寻欢一张脸都是惨白的,看着我们的样子,想问又张了张嘴巴什么都没说,最后无奈的一声叹息,直接出去了。

  冯飞的额头缝了六针,倒是问题不大,只是失血过多,现在还没醒过来。

  我看了他一会儿,转身出来,气焰还没消的我暴躁都很,不想跟任何人讲话,偏偏这个时候卓风电话打了进来。

  我无奈的蹙眉,不想接,可还是担心卓风这边的情况,呼了好几口气息才勉强叫自己平息下来,起身出去接了。

  “老公!”不想,我的声音依旧是颤抖着。

  卓风那边安静了会儿才问我,“怎么了?”

  “……”我捂着电话继续连连吐息,才说,“没事,只是才忙完,今天跟冯飞去了个酒会,见到了以前的一些客户,我喝了点酒。”

  卓风哦了一声,跟着说,“回头再说这件事,我跟你报个平安,我们抓到了一个人,是开心男友从前的一个司机,现在已经是这边的二把手,找到他后我们知道了一些事情,皇室里面的那个人就是现在的国王,我们商量过了,叫王威立刻现身,带着皇冠去争夺王位,所以临时又召开了紧急的新闻发布会,明天早上这样的新闻会铺天盖地的放出来,效果很很明显,我担心你那边的生意会有所影响,毕竟我们是王威的后盾公司,所以订单会很多,杂乱,我提醒你睁大眼睛不要上当受骗,冯飞在的话,你多问问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