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4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564节

  第1197章 僵持

  卓风说完了话看向冯飞,突然的问题问的我们全都鸦雀无声浑身一怔。

  我使劲蹙眉,手指尖颤了一下,下意识不自然的想去勾耳朵上的碎发,去被卓风的手攥的牢牢的。

  不等冯飞回答,卓风又说,“听说你最近找了个女朋友吗,还带来了,是不是?”

  之前我还在想卓风什么会突然跑过来,以为他担心我或者是这边的生意,最坏的也是有人通风报信知道了什么,可现在我明白,卓风可不是知道的一点点,他是全都知道了。

  听他语气里面满是醋意,就知道这件事早就全部知晓,所以才会这么急着跑过来。

  我倒抽口气,觉得事情有些麻烦了。

  正发愁的时候,卓风拉着我走进去,坐在了冯飞身边,我跟冯飞之间隔着卓风,李寻欢就坐在我们对面。

  彼此互相看了对方一眼,气氛开始诡异起来。

  冯飞不说话,卓风也不吭声,只有李寻欢喝茶的声音。

  照这样下去,我担心会打起来,冯飞才出院,卓风最近身体也没休息好,这要是动手了,不知道会怎么样呢,本来就是自己人,我可不想叫外人看热闹。

  所以,我当机立断,立刻起身,拉着卓风说,“老公,我困了,我们去休息吧!”

  卓风坐着不动,长长的手臂给我拉开老长,只笑眯眯的看着我,半晌才说,“卓尔,老婆?不差这十分钟,等一等,等一等。”

  我使劲皱眉看他,这个人是真的想动手了还是想叫事情更严重,我已经不介意,难道非要追究吗,就算要解决,不能在这里,这是人家李寻欢的家,能不闹吗?

  不想,冯飞说话了,“卓尔累了,你们还是早点休息吧,又什么事情我们明天再说。”

  李寻欢也说话,“是啊,时间不早了,我们也打断喝口茶就去睡觉,有什么话明天再说,生意也明天再做,反正人都在,跑不了。”

  “呵呵,万一,跑了呢?”卓风说。

  我心口一跳,立刻紧张起来。

  我拉着卓风又用了力气,想将他从沙发上拽起来,可卓风就跟石头一样,我拽不动,身子都没歪一下。

  李寻欢又说,“有事隔天再说,一个才下飞机,一个才出院,不适合说事情,卓总,你要是真给我个面子就现在回去跟着卓尔好好休息,桌而打到了这里都在忙工作,也一天没好好休息了。”

  李寻欢已经将自己的面子都搬出来了,如果卓风还想继续闹,那真是不通人情。

  不过我现在只希望冯飞被再说话了,不然事情真的很难处理了。

  可事与愿违,两个人还都是不服输的人,我越是担心什么,越是发生什么,冯飞说,“你不在乎的人有人会在乎。”

  尽管卓风依旧坐着没动,可我能感觉到他身上瞬间暴涨起来的怒火,只在喘息之间就会立刻爆发。

  我紧紧的拽着卓风的手,不想他起冲突。

  李寻欢似乎也差距到了不对,立刻起身,去拽冯飞,狠狠的在他的肩头上拍了一下,“你跟我来,我问你点事儿,之前我的那个企划案差距太大,叫我损失不少钱,你今天必须给我个交代,不然我跟你没完,你知道我这人认钱,一分都是好的,损失我三千万,我肉疼,走走走,跟我去看看去。”

  李寻欢力气大,并且也真的是冯飞失血过多没什么精神头,所以被他那么一扯,整个人就被拽起来了,冯飞三步一回头,我想再说话,我死命的盯着他,提醒他不要吭声,不然真的会动手。

  好在冯飞没有在说话,安静的跟着李寻欢下楼,这里才安静下来。

  我吐了口气坐在了他身边,端着已经有些凉的茶水喝了一大口,才觉得心里舒服了不少。

  这件事,明明不是我的错,却好像全都是我做错了一样,竟然有些心虚起来。

  卓风问我,“你怎么想的?”

  什么叫我怎么想的,我能怎么想,他难道不是应该问我是否受到伤害吗,为什么要问我怎么想的?是不是在他看来,我就应该被冯飞强吻纠缠?

  我没应声,心中也是有些生气的。

  他又说,“我以为你们之间不会发生任何事情,你叫我怎么?”

  什么意思,卓风这番话说的我云里雾里,我被亲了一下,是不是就天都塌了,我们是不是就过不下去了,那我要我直接也去弄断了冯飞的腿才好过吗?

  我看向他,他竟然一脸的悲伤,跟着又说,“这件事我不会就这么算了。”

  是,我也没打算就这么算了,可我在考虑是他不能失去这么好的一个朋友,冯飞是他生命中难得的好朋友好战友好的合作伙伴,我觉得,只是亲吻,只是我们之间他的一时冲动,我以后再不见他就是了,肯定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难道这个问题很难以解决吗?

  我说,“卓风,你以为我会怎么做?”

  他说,“你怎么做都可以,不能离开我,我既然过来了,就不会叫这件事这么算了。”

  “所以呢?”我追问。

  “所以我……”

  他一怔,也愣住了,他知道自己拿冯飞没办法。

  看到他这样我倒是放心不少,“只是那么……哎,他当时喝酒了,冲动而已,我们之间很清白,什么都没发生我已经打了他,并且昏迷了两个小时,如果送去的不及时,现在人就没了,你说你真想看到他死了?是在死谁的手上?你说,你说啊!”

  他瞪我一眼,没说话。

  我继续说,“我本不想告诉你,只是个误会,是他一时冲动而已,如果我跟他真的能在一起早就在一起了,何必等到现在,你说是不是?”

  他皱眉看我,紧紧抿住大嘴唇上满是紧绷的怒气,半晌才渐渐松开,问我,“真的没发生什么?”

  我嘶了口气,“你是希望我跟他发生点什么才开心吗?”

  他摇头,“不是,只是我收到的消息是你们……睡了。”

  我大惊,豁然起身,气的我在原地团团转,戳着他的鼻子问,“你是不是也这么想了?是不是?”

  他没说话,那就是默认了,我更生气,“卓风,亏我还相信你,原来不信任的人始终是你,不是我,你,你……我真搞不懂,你为什么要这么想我,是不是我真跟别的男人发生点什么你就放心了?”

  卓风紧紧咬住嘴唇,跟着还一摇头,拿了电话出来,点开了一个画面递给我。

  顿时里面的画面跳出来,咿咿呀呀的呻吟就像要冲破手机屏幕。

  画面不清楚,可那个女人无名指上的戒指却是那么的明显,我下意识的看向自己的手指头,我的戒指……不见了。

  第1198章 影响你们夫妻感情

  我伸出手给他看,他挑眉看我,握住了,跟着说,“我不是不相信你,是在想这件事是谁做的,来的路上我很疑惑的是你的戒指为什么会在别人的手上,除非是特别亲近的人在你没意识的情况下拿走,不然你的戒指睡觉的时候都不会摘的。”

  这倒是,因为之前丢过,当时卓风很生气,我也很自责,后来再戴上后,戒指我几乎是不摘的,所以接着丢了的原因肯定是那天我喝酒之后发生的事情了。

  哎,那天我喝断片,到底都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叫冯飞会突然改变主意?再有,我的戒指呢?

  我无奈摇头,满身怨气的坐下来,左右想不明白。

  卓风轻轻拍我手背,“好好想想,戒指是什么时候不见的,为什么自己不知道?”

  对啊,那么大个戒指带在手上我为什么会不知道?

  我摇头,我真不知道,我这一整天都在忙事情,没心思在乎这些。

  “卓风,我,我真不知道,我早上把冯飞送去医院后就在医院等了一个上午,中午出去,下午遇到了你,晚上回来到现在,我都没时间想这些,更别说会多心的想戒指的问题了。”

  “我知道,我知道,所以我过来了,帮你!”

  我一怔,转身看他。

  卓风却笑了,“傻瓜,你以为我来做什么?”

  我以为他来捉奸,是我多心了还是他的表达太含蓄我无法理解呢?

  “卓尔,我了解你,知道你即便离婚了也不会立刻就找个男人发泄,不然之前我们分开后你跟冯飞早就有可能在一起了,何必等到现在呢?但是现在的问题是,冯飞为什么会突然变了一个人,你的戒指又去了哪里,这几年都发生了什么,你需要仔细想一想才行了。”

  我……

  我垂眸,我脑子现在很混乱,我没发现哪里不对,只觉得来了这里之后还算顺心,唯独冯飞这里搞我的一头雾水。!

  我说,“卓风,叫我好好想想。”

  他安静的陪着我,一直没说话,偶尔看看电话新闻,偶尔看看我。

  我则安静的一件件的想着这几天的事情。

  来的那天也是我主动要求的,所以不存在冯飞跟被人合起整我的。到了这里见到了李寻欢,冯飞带我去了酒会,跟着就出事了。

  那就的确是很烈,我多喝了两杯,对方都是卓风的老客户朋友了,我不能推辞,喝完后还是清醒的,时候来去了卫生间再出来就觉得不太对了,当时我遇到了什么人吗?(!≈

  我当时好像跟一个女人的肩头撞了一下,那个女人头也没回的直接离开了。

  当我转身看过去,人已经没了影子,我连背影都没捕捉到,出来后我就觉得头晕目眩,再回来喝了两杯,冯飞看我情况不对拉着我出来,说叫我醒醒酒,我当时就吐了,这才坐上车子往回赶。

  在车上我彻底没了亦是,他一会驾着我,我睡的昏昏沉沉,后来还吐了两三次,冯飞说送我去医院,我没答应了,只告诉他别告诉卓风我喝酒,不然卓风会担心。

  跟着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等我醒过来,则看到冯飞在外面睡着了,之后才发生那样的事情,所以冯飞的表现出现不对是在我没意识的时候发生的,按我大概是都说了什么?我的戒指是否也是在那时候丢的?看来现在想知道当时的具体情况只能去问冯飞了。

  我将这个经过告诉了卓风,他没应声,只一点头,搂住我肩头。

  我想,他也是担心的吧,担心我说出来的话是我们都不想听到的那些。

  冯飞啊,冯飞,我到底说了什么呢?

  沉默了会儿,卓风起身说,“我去找他,你在这里等我。”

  卓风单独出去我不放心,这要是两个人一言不合就打起来可怎么行,“我跟你一起去吧,他才出院,还是我们过去一趟比价好。”

  他定定的看着我的眼睛,那眼神里面情绪复杂,我正要解释我不是真的心疼冯飞,可也是简单的关心,这换做是陌生人都要考虑这一层的吧啊,人家身体抱恙,我们体谅一下不为过。

  卓风却笑了,“我知道,走吧,一起去!”

  到了冯飞的住处,他已经躺下了,不过没睡,穿着宽松的睡衣,脑袋上包的跟粽子一样,看我们一眼,起身给我们倒水,放下水杯坐下来才呼口气说,“真的想知道吗?不担心会影响你们夫妻感情?”

  卓风摇头。

  我也摇头。

  只因为酒后的一番话影响了我们之间的感情,那我们的夫妻质量恶意未免太脆弱了。

  “呵呵,我觉得,你们夫妻还真的不是想象中的感情那么好。”冯飞很是自信的说。

  卓风的眼神像刀子,锋利的刀锋直接切向他的脸。

  冯飞却只轻笑,无奈的摇头笑了一下,跟着才说,“当时是这样……”

  我吐了五次,可看着人还是很清醒的,他一直想要抱着我,我躲闪不想叫他碰我,后来在路上赶上交交通堵塞,他把车子停在了路边,想叫我舒服一些,这时候遇到了熟人,是个他在生意上认了多年的老朋友,于是两个人出去说了会儿话,回来的时候就看到我衣衫不整,浑身发热,冯飞也没多想,给我盖上了衣服,我抱着他不撒手,一直在不停的跟他说,“我爱你,我真的爱你,别离开我,求求你,别离开我,我想离婚,我真想离婚……”

  冯飞当时也以为我只是喝醉了看错人,或者是因为最近的事情太多积压我胡说八道,可回来后我死拉着他非要发生关系,他将我推开后还是问出了口,问我,“你知道我是谁吗,你这样对得起你的老公跟孩子吗,你好好想想我是谁在跟我发生关系,我早想要你了,可我不能趁人之危。”

  我趴在床上哼唧,大叫冯飞的名字,说我爱他。

  事情就是这样。

  冯飞说,“我真希望我是个禽兽而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如果当时我做了什么多好,那现在你我就不是这样了,卓尔!”

  卓风暴怒,一拳头砸在了桌面上,揪扯住冯飞的衣服领口。

  我一动未动,甚至连一点激动都没有,因为我知道,我当时肯定出了问题。

  醒酒后到现在我还觉得身体不适,还有点头痛,我就知道当时肯定被人灌了东西。

  卓风说,“你是愚蠢还是想卓尔想疯了?看不出来她被人灌了东西,到现在还说这样的话,冯飞,你简直混蛋。”

  卓风咆哮,狠狠一拳头砸在他的脸上,冯飞没躲闪,硬生生的挨了,吃痛的只用舌头鼓了鼓腮帮子,跟着冷笑着说,“是又怎么样,难道你就认为在那种情况下她说的不是真话吗?卓风,你自己好好想想,你对卓尔这么多年,都做了多少伤害她的事情,就算她清醒的时候知道这个婚姻还有存续的必要,可那是因为理智在告诉她需要左右权衡利弊,可在不清醒的时候心中至于欲望,为什么她不是拽着我喊你的名字,却是拉着我说爱我,叫我冯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