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6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566节

  第1201章 这样的男人不可靠

  我掩住嘴笑,“你知道那是谁吗?”

  卓风哼了一声,“化成灰都认识,当时追求你才多久就打退堂鼓了,回去后就结婚了,这样的男人不可靠。”

  男人说男人不可能的可不多,看来李白是真不可靠了,不过他对面的那个人好像也不是他妻子吧,我记得之前顾程峰后来给我看过李白的婚纱照,他的妻子是个典型的金发碧眼的美国人,可现在面前坐着的怎么是个黄皮肤中国人?

  我问卓风,“去打个招呼不?”

  他摇头,“没必要,就当做不认识好了,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人,我们坐一坐就走,对了,回去后记得帮我想着,给家里打个电话,我想女儿。”

  想女儿的电话还需要我想吗,他就是在提醒我不能在这里玩得太过了,我们还有女儿跟两个小儿子在等我们。

  “知道了,老奸巨猾,你喝这个,我觉得味道还不错。”

  卓风尝一口,递给我,“你喝,我喝不惯,还是白开水比较适合我。”

  他现在除了没有任何油腻感,已经开始了中年男人该有的一切习惯了。

  我笑笑,“卓风,你老了。”

  他啊了一声,老半天才说,“可我不服老,我没老呢,你不信我们晚上试一试。”

  我没好气的拍他,含笑低头喝咖啡。

  出来后没多久,李白追上了我们,自己骑自从车,走的慢慢悠悠的,看样子是在这里定居了。

  他追上我们打招呼,问我,“卓尔,还记得我吗?刚才我没敢认,人多也有些不好意思。”

  是人多还是因为面前有美女相伴呢?

  我没戳穿他,只说,“恩,我很好啊,跟我老公来这边办点事情,你好吗,很多年不见了吧?”

  他楞一下看向我身边的卓风,恍然的一点头,“想起来了,就是你的那个哥哥,是吧?”

  我笑,当年我好想是叫卓风哥哥来着。

  卓风呵呵一笑,眯了眯眼睛,指着前边的路说,“还是骑车早点回去吧,你看这边的路灯光线很暗,听说这边治安不太好。”

  李白脸色刷的不好了,还想在说什么,最后只讪讪的笑了两声,骑车离开了。

  卓风眯着眼睛看着李白远走,回头告诉我说,“那小子不地道,早认出我来还装作不认识,以为自己魅力大,可以把你勾引走,真是不自量力。”

  我笑出声来,无奈的捶他,“老公,行了,都多大年纪了,还更孩子一样,以前我怎么没发现你这么爱吃醋的?”

  他一挑眉头,反问我,“我没有嘛,我一直都这样,只是以前做的很含蓄,现在发现,含蓄了没用,直白点好,免得事情多了,走了,回去睡觉,哈,啊,先给喵语和妈妈打个电话吧,我一直挺担心他们。”

  最近他一直都在外面忙,回家的次数少,终于闲下来了,肯定是想着孩子们的。

  回去后我们给妈妈打了电话,可孩子们已经睡了,我们跟妈妈说了会儿话就挂了电话。

  洗完澡躺在床上,卓风一直伏在我身上亲吻我,也没有过多举动,只一直在亲我,许久后才停下来,有些气喘,问我,“卓尔,我们多久没做了?”

  我皱眉想了一下,好像一个月了。

  “一个月了吧?”

  “怪得不我现在想你想的发疯,要不是身上还有伤,我现在就想要你。”

  我笑,“我也想,要不这次换我来?”

  他“哦?”了一声,笑了,仰头躺下来,双臂展开,双腿也岔开了,“来吧,宝贝!”

  我趴在他身上笑了会儿,主动亲吻上去,他起初还在矜持,后来迫不及待的亲吻上来,重重的吻落下来要将我的嘴唇都碾碎了,我有些挣扎,他才小了些力气,可不等我主动攻击,他已经脱光了我身上的衣服。

  我嘻嘻的笑,他的吻封住我的嘴唇,低声说,“我有点急了,你忍一下。”

  我皱眉,还没回应,猛然进入,的确是有些疼的。

  他低头看我,猛然间的进出几次,才渐渐温柔起来,告诉我,“忍了太久了,宝贝,对不起,疼了吧?”

  我深吸口气,在他的轻抚之下慢慢有了几分暖意,“没关系,你轻点就好了。”

  他恩了一声,动作轻柔,漫长好像我们这十年的感情,尽管已经很久,可我们依旧对彼此充满了激情,花香攀附,互相需要。

  直到深夜,我们才精疲力竭将彼此分开,他仍旧附身温存,问我,“卓尔?”

  我慵懒的锁住身子躲在他身下,“恩?”

  “想你了。”

  我说,“老公,我也想你了。”

  他又说,“回去后我们去度蜜月吧,当初度蜜月我总觉得过的不是很好,你不觉得很遗憾吗?”

  我想了一下,好像没什么遗憾,只是对当时的谜语旅行有点不高兴,可是当时都发生了什么我却不记得了。

  “老公,你还记得当时我们因为什么吵架吗,我怎么都忘了?”

  “恩,因为李思念,当时她的人还跟踪我们,所以路上小事不断,那时候怪我了,我以为李思念都倒台了她的人能作夭到那里去,是我低估了他们的本事。”

  哦,是了,当时我们去了很多地方,可不管去哪里都有人给我使绊子,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喝水有泻药,吃饭有傻子,坐车保胎,走路摔倒,行人路过也能推我们一下,买东西丢钱,住宿被人半夜敲门骚扰,反正都是小事,可一件接着一件,非常不顺心。

  后来卓风说那都是李思念的手下做动手脚,就是不想我们舒心了,不过事情过去了,我也都忘记了,后来回国,这样的不开心也都忘记了。

  我说,“我们出去可以,孩子们先安顿,再就是这里的事情还没结束呢,公司的事情怕是有些难度,我想还是因为王威这边的原因,如果王威做了国王,那我们不就权势地位都来了吗?还愁被人使绊子?”

  卓风低头亲吻我胸口,跟着才说,“是,可现在八字还没一撇,不能把希望全都寄托在王威身上,我们要先摆平了这个难关才行,不然以后被人说我们没能力,又怎么做王威的后盾?”

  这倒是,他说也对,我笑着点头,圈住他脖子,“那就这么定了吧,明天我们就去找客户谈,现在,哈……”我打了个打哈欠,“好困啊,我都腰都要断了。”

  他轻笑,薄唇继续在我的脖子上来回摩擦,许久才松开我说,“睡吧,我也累了!”

  才闭上眼,他就传来了呼吸声,我无奈的摇头,往他怀里钻了钻,找了个舒服的位置躺好,才沉沉睡去。

  身边有他在,我每次都能够睡的很好,一闭眼就能睡到第二天的天明。

  第1202章 想回家

  早上起来,跟李寻欢在楼下吃了早饭,他叫人将我的戒指送来后告诉我们,“对方是这里的小流氓,戒指是在当铺找到的,别的他一概不知,只知道是个女人送给他的,那个女人送他这里拿了两包白粉就走了。”

  我看一眼卓风,卓风只点头没应声,看一眼戒指,没给我,自己揣在了衣兜里面,对我说,“回头叫疯子哥修理好了再拿回来,有些磨损。”

  我没多问,低头继续吃饭。

  李寻欢看我们一眼,追问,“真的不多住几天再走吗,我这里不好吗?”

  卓风喝了口牛奶摇头,“不了,家里还有孩子们呢,妈妈那边一个人照顾孩子我们也不放心,并且还有结果朋友在家里,我来就是接我老婆回去的,终于生意吗,冯飞会复杂,我早已经不过问公司的事情了。”

  卓风这么说是在给他做个提醒,想给我们使绊子可以,要有个度,我们这一次不计较,还险些破坏了我们跟冯飞的关系,可是他算盘打错了,非但没叫卓风跟冯飞闹掰,反倒看清楚了李寻欢这个人,就算卓风跟我提早回去,这边的事情也都交给了卓风去处理,并且卓风私底下,早做好了充足的准备,迎接李寻欢接下来对冯飞对的打击。

  说是介绍工作,其实,他是想将我们都引到这里来,叫王威那边无人相助。

  这个李寻欢跟皇室之间的关系不一般。

  我简单的想了这么多,余下也不想过问追问,我是真的累了,现在只想回家抱着老公,看着孩子们玩耍,偶尔跟妈妈和朋友聊天,这样的日子才过的惬意啊。

  隔天,冯飞出院,我们三个人去了一个很小的中国餐馆。

  才落座,冯飞就说,“他开始动手了,最近股票涨的厉害,我担心他到时候回来一个釜底抽薪,我们会应接不暇的。”

  卓风却财大气粗的说,“之前的一个亿都损失了,我们也不在乎这点钱,回头我会给你转移部分现金过去,你先盯着,我们按兵不动就是了,到时候叫他三倍偿还。”

  我一直没多言,安静的低头吃自己的饭。

  突然冯飞问我,“你觉得呢?”

  我一愣,什么?!

  我茫然抬头,看想卓风。

  他宠溺的笑笑,回身过来轻柔我头顶,跟着说,“他在问你想不想留下来,之前说好的开办酒宴,他想在这边举行,还有几天。”

  哦,好像体过一次,可我没多大的兴趣,不似从前喜欢就往人多的地方凑,我现只有一个心思,就想回家。

  “不了吧,我们不是买了机票吗,晚上就回去了。”

  冯飞脸上很明显的一个神经跳了一下,跟着嘴角上扬,呵呵的笑着说,“知道了。”(!≈

  卓风满意的看向我,又揉了一下我的头,“好,那我们就按照原计划安排,晚上回家,这边都交给冯飞,我的人呢留下几个帮你,你回头有事情忙不开了就找他们吧。”

  冯飞没应声,只端着手里的茶杯看向我,跟着一饮而尽。

  我无法读懂他心中的具体想法,可从他的眼神中我可以看出来,他现在是在失望。

  我们之间似乎并没有互相预定什么,失望这件事也就无所谓了。

  吃饭出来已经是晚上七点了,这里距离飞机场很远,随意我们直接就坐上车子往飞机场赶了。

  冯飞没出来送我们,只目送我们离开。

  到了机场没多久,我去卫生间的时候他打电话过来,告诉我说,“我还会等你的,那天晚上的话我都记在心里。”

  我没应声,岔开话题说,“我要上飞机了,你回国后注意身体,再见!”

  挂了电话,我心情有些复杂看着镜子中的自己。

  好像,我最近变化很大。

  许是因为每天都在关注自己的这张脸的缘故,所以我从没觉得我也会变老,可今天突然意识我,我老了。

  额头上似乎也有了痕迹,眼睛下边出现了干纹,已经三十的我,真的不在富有朝气和任何青春的气息。

  这几年来发生的事情多是数不清,如今慢慢回顾,我都有些分不清那哪些是真是哪些是虚假。

  我从一无所有,到如今拥有十几亿资产的跨国大企业老总,还是三个孩子的妈妈,也终于跟自己相爱的人走到了一起,这一切,看似美好,其实也有很多心酸。

  我轻轻拍了一下自己的脸,祈祷我自己老的慢一些,因为还没过上我想要的生活。

  卓风在外面催促我,我才擦了擦脸出来。

  他打量我一下,摸我额头,“发烧了?”

  我摇头,“没有啊。”

  “那脸那么红,洗脸脸,这里的水不干净,走了,我们去飞机场洗。”

  我们的私人飞机早就到了,只是时间还没到,没放开闸门我们进不去,只能在外面等。

  时间一到,没了繁琐的检查,直接登机。

  一落座,我的困意就来了。

  他坐过来,递给一张毯子,自己也拽了一张过来,伸出手臂放我脖子下,“睡吧,一会儿到了我叫你。”

  我笑看他一眼,睡前一吻,才渐渐闭上眼睛。

  俩个小时后,我们到了地方,他没叫醒我,背着我下了飞机,等我到了家里才叫醒我。

  此时的天还是灰蒙蒙的,早上四点的天还有些凉。

  妈妈起来了,孩子们孩子睡,可等我们上楼,就看到小喵语趴在门口宝这样挖挖看着我们。

  卓风叹了口气,走过去,蹲下身子抱住她。

  喵语这才低声哭了出来,抱着卓风大叫,“爸爸坏,爸爸不要我们了。”

  卓风说,“爸爸只是去找妈妈了,这不是回来了吗?”

  妈妈在一旁说,“之前有个亚裔的保姆,看你们走了就用这样的话吓唬她,我听过两次实在觉得不妥,就叫人走了,可这孩子一看到你们不在家里走说不要她了。”

  不知道传统的那种吓唬小孩子的教育方式是从哪里学来的,这样吓唬小孩子会给孩子造成很大的心里负担,十足的没安全感会导致她们有暴力倾向。

  好在喵语不是,并且两个儿子也小。

  妈妈又说,“回来就好,能多在家里就好好陪陪她们,小孩子也可怜。”

  卓风眉头皱起来,抱着喵语进了我们的房间,我跟妈妈说快去休息,她高兴而又慈祥的冲我们笑了笑,这才转身进去。

  我将房门关上,回身,就看到卓风像个巨大的帆船将小小的喵语圈在怀里,喵语依靠着他,满足的抱着娃娃睡着了。

  “老婆,我们不出去了,喵语太小。”

  我哽咽,含泪点头,心疼的看着父女两人,也难过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