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7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567节

  第1203章 不能比任何人差

  相夫教子,在家里过着平淡的生活,我以为,我会喜欢。

  实则,我依旧是个闲不住的人。

  在街角的对面,我开了个书店,可这里面的书只有少许我喜欢看到绝版名著,只出租不对外销售,书架上摆放的多的都是卓风以前拍摄的作品,我将他当年获奖的那一张放大了挂在墙头上,隔天卓风就给拿掉了,换上了他在山下拍摄的我那张在枫叶林前回头的那一张。

  很久以前我不懂这张照片的意境,如今再一次看到这样的照片感触颇多。

  眼睛里面纯净的不掺杂一丝杂质,我回头张望的眼神中却冲满了期盼。当年的情景历历在目,每一次盯着照片看久了都会叫我想起很久以前的我们。

  山村的荒凉,噩梦,与我见到的卓风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他是我眼中神仙一样的存在,看到他,似乎就看到了曙光,一切都变得不一样。

  视线偏移,如今我再看卓风,似乎这样的感受更多,只是更加真实。

  从前渴望的东西如今已经实现,死死的抓在手中,倍感安心。

  每次我在书店低头看书,卓风就会默默的在角落清扫这里的灰尘,打扫的一尘不染,尤其是那张镶了玻璃框的照片。

  我对他说,“每天都打扫,其实不脏的,你站那么高,我不放心。”

  他回头看我一眼,笑着将手里的抹布扔在了桌子上,一个转身,轻松地从上面跳了下来,对我说,“习惯了,你看书我来打扫,我去换盆水过来。”

  喵语已经送去上学了,小家伙每天都会回来跟我们说在学校有趣的事情,这里的学校小学还是很严格的,很注重孩子们的创造能力,小小的年纪就会自己写变成。上个月喵语还给我们带来了她自己做的电动玩具机器人,可以唱歌,跳舞,甚至空翻。

  尽管这个作品才获得了优秀奖,可喵语还是很高兴,卓风奖励她一辆车子,配备司机,放学放学有专属司机接送。

  卓风说这样可以锻炼她自立的能力,胆子也会变大,并且他的小公主,不能比任何人差。

  人都说,女儿要抚养,在我的观念里,抚养只是用钱堆起来,给她最好的东西,可现在想想,一个人真正富裕不光体现在金钱上,更多的是体现在她的教养跟学识上。

  好在,这些也不需要我来操心,喵语的学校一年的学费就有五十几万美金,每个老师只教五个孩子,这样的教学,怎么会差了去?

  我已经走过太多苦难,二十几年的悲痛,叫我尝尽了辛酸,我都孩子,我不会叫她受任何这样的苦难。

  我会给她最好,最棒的,不是数一数二,也不能被人比了下去。

  这几天喵语跟学校的老师同学们春游,卓风给她送去了两个女保姆,一个专属司机,三个人照顾一个小孩子,足够了,可是妈妈还是不放心,到底还是跟了去。

  我们两人带着两个仍旧嗷嗷待哺的儿子,整日也是头痛。

  他总唠叨,“儿子就是调皮,不如喵语懂事。”

  我偷笑,说他,“你这是女儿奴,儿子不也是你的儿子吗?你嫌弃什么,不喜欢就塞回去吧!”

  他呵呵的笑,抱着我说,“如果可以,我还真想,再换一个女儿出来。”

  我无奈的看着他,这个男人,在我身边也渐渐地有了中年男人的沉稳之中的油腻,这个是必经阶段,尽管很多人都在克制,有其实卓风,每天加大了锻炼的强度,可依旧看到他会因为多吃一口饭而吸不上从前的裤子。

  我说他这是恢复以前的身材,哪能瘦的身上是有皮肉?

  他说,那就是中年男人的危机,是油腻占领高地,又在晚上吃过饭后给自己加个半小时的强度训练。

  身上的肌肉已经犹如石头,我捶一拳头都像砸在墙壁上,他仍旧不满意。

  每次他抱着以前我们在一起的合影都会感叹,岁月不饶人,是把杀猪刀。

  我笑的合不拢嘴,他每每都提醒我,“不能看中小鲜肉。”

  我说,咱们家的两个小鲜肉即将长大,我哪里有那个心思哦。

  他呵呵一笑,把我抱的更紧。

  这样的男人,怎么能不爱?

  日子在平淡中慢慢度过,身边的朋友也终于苦尽甘来。

  谢晶晶生了一个小男孩儿,生产的那天,张川的嘴巴撅起来,能拴上一头牛,他大叫说女儿好,女儿好,偏偏是儿子,他要送去军队叫他吃苦个十几年再带回来。

  气的谢晶晶当时咬住他的手腕不松嘴,张川痛的泪水都流出来才改口,“儿子好,保护你,我们两个保护你。”

  王威已经做了预备国王,加冕在年底,这一场拉锯式的战役打了半年,终于尘埃落定。

  瑞士也因此改了法律,正规的教是合法,邪教从此会严厉打击,尤其不准在皇室之内盛行。

  开心走的那天跟才出院没多久的佳佳聊了很久,开心走后佳佳哭了很久,谁都不知道两个人说了什么,只是佳佳依旧不肯答应陆少的求婚。

  陆少决定在瑞士定居,将佳佳和两个孩子也接了过来,孩子们送到了封闭学校,因为外语不好,成绩很大,陆少气的头大,最后想通了也不强求,说是家产都给他们,爱怎么败就怎么败,顺其自然。

  身为母亲的佳佳每个周末都会两个孩子去补习班,最近的成绩好了不少,陆少整天拍手叫好说佳佳能耐大,没她不行,可佳佳就是不同意他的求婚,已经拒绝了三次。

  据说,陆少在谋划第四次的求婚,跟卓风两个人商量了很长时间,还没行动,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好的点子。

  肖老大回去后,桃子因为孩子的问题两个人的关系不好不坏,偶尔听到桃子打电话抱怨,过几天又听到两个人分手的消息,肖老大是个不知道什么叫爱情的人,所以总在两个女人之间徘徊,一个是孩子的妈妈,一个是陪伴了自己多年的女人,孰轻孰重,他已经分不清。

  嫂子跟那个男人热乎了一段时间分手后又回去找肖老大和好,现在三个人闹的热火朝天,隔着一个海洋的我们,都替他们担心,可远水解不了近火,我们也只能干着急,想帮忙也不知道如何伸手。卓风说等喵语放假了回去看看,这才开学,等放下也早呢。

  喵语春游回来后是正是开始开学,漫长的学校生活需要四个月,那我们回去就是四个月后了。

  我有些想家了。

  晚上,我问卓风,“我们借着喵语这边去春游的时间偷偷的回国一趟吧,我想给我爸爸点只香。”

  卓风正低头吃饭,突然停顿下来,默了会儿,说,“也是应该了,可这个时候回去,我担心喵语这边出事了我们赶不过去。”

  第1205章 任何人都无法阻拦我

  我二叔跟我二婶也被疯子哥接来了瑞士,现在在国内的也没几个是我熟悉的人了。

  姐姐还在,赵启也在,还有……还有的在监狱里面。

  晶晶说,“可以,那卓哥知道你回去吗?”

  我摇头,“或许知道吧,不知道更好,我只是想回去看看,趁现在喵语不在身边,两个儿子也有保姆在照顾,他在家也能照顾,我回去几天就回来,不超过一星期。”

  晶晶说,“回去看看也不错,就是你这样不告诉卓哥就走了,我担心他会生气啊,你们还都在气头上,这要是找不到你了,该发脾气了。”

  卓风最近的脾气还少吗,我们分开一段时间或许是好事呢?

  我笑笑没说话,已经决定的事情我不想更改了,早点回去看看,免得我整天惦记。

  卓风的家里人都在乡下,叔伯那些人他本也走的不紧,赵家人抓的抓,死的死,他只有我们这个家庭,可我知道他心中的不安,可我只是回去给我爸爸上香,我又不是约会,有什么不放心的,实在不放心就跟我一起过去,我们带上保姆,孩子们也跟着我们一起,正好回来的时候喵语也回来了,不是很好,我不懂他为什么就是不同意。

  反正我现在已经决定回去了,任何人都无法阻拦我。

  跟晶晶喝酒到深夜我们才回去,张川乖乖的带着孩子在书店等我们,看我们喝的东倒西歪的直皱眉,嗔怪谢晶晶拉着我乱走,卓风担心。

  晶晶说话直接,可不管张川这这样拐弯的埋怨,直接还击道,“我们姐妹喝酒回来怎么了,你别指桑骂槐的,我就喜欢喝了,孩子现在也不需要奶水,你待会儿就满肚子怨言,不喜欢以后长大了孩子不让他叫你爹。”

  张川呵呵一笑,他知道谢晶晶一直说话这样,我们都是熟人,也就不奇怪了,没当回事,哦了一声,继续哄孩子去了。

  我劝说谢晶晶温柔一点,这样粗暴小心人接伤心离开她。

  她却笑的花枝乱颤说,“不喜欢我的人多了,他算老几,又掐有车有房子,我怕什么?现在就是有感情,不然我真的什么话都能说出来,不想伤害他,这才是爱啊,可是带孩子本来不是我们女人一个人的事情,孩子是我的也是他的,每次待一会儿袋子就埋怨,我不说他我说谁?”

  我实在没办法的笑笑,给她倒了杯热水,脑袋昏沉厉害,没在管他们,自己去了里面躺在床上倒头就睡了。

  半夜起来口渴找水喝,看到桌子上放着的温水,我没多想,喝光了倒头继续睡,隔天一早起来我才发觉有些不太对。

  晶晶他们肯定是在我睡着后就走了,可他们没好事,房门怎么会锁住的?

  最后我想到了,卓风。

  看着放在茶几上的水杯,我还是决定先回去看看他跟孩子们。

  小男孩子的确很闹,不高兴了就趴在床上哭的翻天覆地,我进门时候就听到孩子们的哭闹声。

  我鞋子都没换,一步并做两步的跑进去,正看到保姆紧张的抱着孩子哄。

  看我进来,保姆慌张的回头解释说,“孩子不喝奶,身上很烫,我们找不到卓先生,给您打电话没人接啊。”

  我的电话最近都关机,因为一直都在店里,又事直接打座机,可回来的路上也接不到座机电话,好在我回来了。

  我问,“卓风呢,什么时候出去的?”

  保姆说,“昨天晚上送张总出去后就没回来,到现在都没回来。”

  我皱眉,这个男人口口声声说照顾好孩子的人现在却突然不见影子了?我是生气也不是,不生气也不是,可到底是令人生气的一件事,我说,“送孩子去医院,东西都带上,我去开车。”

  车子发动,我开车载着两个孩子两个保姆直奔附近的医院。

  小儿子发烧,大儿子肺炎,这个病来的非常的快,说是最近流感影响,并且是因为成年人生病传染的。

  我立刻安排孩子们住院,保姆们回家拿东西,我则留在医院看着而他们,眼看回国是回不去了,只好暂时取消,顺便将二叔跟疯子跟二婶叫来帮我照顾,书店那边叫麻烦谢晶晶过去办公看着了。

  可卓风,我找不到人。

  疯子哥来了后带着身边的助理安排我们住在了顶层的单间,这才消停下来。

  二叔问我,“卓风呢?”

  我摇头,我不知道,找不到那个人,或许是因为有什么事情忙吧。

  我没说,二叔也没多问。

  疯子哥拉我出来问我到底怎么回事,我说了个大概,他听后一直点头,跟着说,“我出去找找,你一个人带着两个孩子不行,喵语也快回来了,你这是要忙死了,我去看看去,这么多的人了,这么不懂事呢?”

  我没任何理由埋怨卓风,只是想到他就这样不声不响的离开了我也有些生气的,吵架归吵架,我只是想在外面睡个舒坦的晚上,隔天还是回来了,不想他也走了,走就走吧,电话关机,人也不知道去了哪里,现在一家子都在找他。

  晚上,疯子哥打了电话过来,语气不是很好,告诉我,“你过来看看吧,我拉不动他,你过来,孩子那边有我爸妈照看。”

  听疯子哥的语气,我知道,卓峰那边就是什么好事儿。

  我去了一瞧,笑了,卓风啊卓风,他四十一了,还跟个孩子一样呢?

  他身边坐了两个没穿衣服的女人,其中一个女人的胸就像是膨胀的气球,怕是那么祈求那么轻轻一戳就能破掉。

  他来这种地上不是第一次了,可因为跟我吵架而过来还真是头一回。

  疯子哥说叫人先出去,我没同意,说,“都进来吧,一起热闹热闹,我们也许久没都坐下来喝酒了,疯子哥你看看要不你也叫几个人过来陪酒?不知道这里有没有少爷?去叫几个吧,我也想放松放松。听说这里的少爷还都是长的好的小弟弟呢,是吧?”

  疯子哥皱眉看我,最后看向我身边作者没吭声的卓风,无奈摇头,果真出去叫了,“我去看看,要几个?”

  我笑着说,“不多,这里坐了几个女的?我就要几个男的。”

  卓风也是奇怪,来了这里还不喝酒,面前放了个水杯,里面冒着热气,那不用问也知道是白开水了,身边的女人挨着的倒是挺近,不知道刚才都做了什么,脸还是红的。

  我冲他笑了一下,看一眼我身边的这个女人,不禁感叹,年轻真好,胸大不说,身材也好,没有任何多余的赘肉,腰细,腿长,脸蛋也好看,皮肤白嫩,可那双眼睛怎么看着很奇怪,大的厉害,眼珠子都要跳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