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8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568节

  第1206章 你来做什么

  我再看另外的一个的时候卓风说话了,“你来做什么?”

  笑话,这里又不是他私人的地方,只允许他来不允许我来吗?

  我说,“这里没写着只允许男人来吧,我来也是正常,人多还热闹。”

  家里已经急的跟热锅上的蚂蚁一样了,他竟然还来这里有闲心找女人,喝花水,想想都可笑。

  我这个婚姻,要来何用?

  如果只是因为我要回国就闹成这样,那还不如不要了,我要的男人是成熟稳重,可不是整天没事就吵架大闹着要出去找女人的贱人。

  我深吸口气,多少个可以将卓风骂的狗血喷头的词语都吞了回去,笑笑,继续说,“现在也不工作了,时间多,我想来就来了,呵呵,这里还挺舒服,就是环境不怎么样,是不是很热啊,都不穿衣服的?”

  其中一个女人看我一眼,又看一眼自己的姐妹,眼神交流,两个人应该猜到了我是什么身份,可卓风没开口,谁都走不了,只能坐着,感受一下我跟卓风之间的刀光剑影,伤及无辜了我可顾不上。

  “你回家,还有孩子要照顾,再者,不是还有回国吗,我晚些时候回去。”

  卓风的淡定叫我之前的全部怒气彻底的烟消云散了,我不知道他是如何做到看到我来依旧能够镇定自若,是完全不把我放在眼里还是什么?

  我张嘴就要说话,门开了,疯子哥进来了,身后跟了两个帅气的小哥哥,走进来坐在我身后,之后还有个男人也走了进来。

  这男人我认识,不久前还曾要害陷害我的人,李寻欢出了名的喜欢玩女人,没想到玩到这里来了,他来找卓风做什么?

  之前的事情我们在追究,冯飞那边也将生意做成了,之后我们双手托举王威做了国王,现在一切风调雨顺的,我们背后王威这棵大叔,别说是有人给我们找麻烦了,就算是说个坏话都能被我们知道,谁不想巴结我们,那李寻欢来是找我们做生意的?

  可我怎么没听说?

  我看他一眼,自然脸色也好不起来,没吭声,端着空酒杯,身边两个男人提着就被给我倒了酒,酒水满上,我轻轻抿了一口,味道是真好,可惜,我不喜欢,还是觉得牛奶好喝。!

  李寻欢一落座,呵呵的笑了,打量我们夫妻两人一眼,跟着说,“我就喜欢玩女儿,可不喜欢玩男人啊,卓总这是……送我的?可我的口味没这么重,我就是俗人,喜欢女人,身材好的我都喜欢,哈哈……”

  不管李寻欢这么说是否是出于为了给卓风解围,我已经不想去辨认了,坐在我跟卓峰之间的女人能说她也是李寻欢的女伴而不是卓风的吗?

  我又不瞎。

  我没应声,气氛也就僵起来。

  疯子哥说,“家里出了点事,我们来找卓风回去,没想到李总也在这里,看来是想走也走不动了。”(!≈

  李寻欢哦了一声,挑眉追问,“出事了?什么事儿?我能帮忙不?你看,真是不好意思,我来这里就是想找老朋友见个面,反正我一个大男人,带来的女人吧都上不来台面,知道卓总也不喜欢这样的场合就只叫卓风卓总一个人来了,谁想到我们许久不见了话还挺多,就聊得忘了时间,实在是对不起,不知道家里出了事,那我也跟过去看看吧,到底什么事儿?”

  李寻欢一脸假意,赔笑的嘴角抽了一下,看着着实别扭。

  他说个没完,卓风始终不吭声,这叫我刚才压一下去的火气又上来了。

  不管李寻欢说的对不对,卓风今天就不该一声不吭的来这里,若非疯子哥在这边认识人,我们不知道要到哪里去找他。

  我深吸口气,语气生冷,硬的像石头,我可管不了这话是否伤人,“你来就来了,我欢迎,可不能什么活动都有,你该知道我的机会,你也是生意人,该知道规矩,知道我们家的规矩,并且……”我冷眼扫了一下那两个女人,才说,“我们家这位不喜欢这种类型的,懂了?你想做生意可以,直接拿合约过来,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招呼反倒叫生意更谈不成,别怪我没提醒你,我卓尔翻脸不认人,谁都不行,惹急了我的公司出问题,可别怪我。还有你……回去吗?”

  事情到了这份上了,我还给谁留面子就显得我多么的没能耐了,我也不想给他们留什么面子,孩子还病着,家里都乱成一锅粥了,就为了找他,这个不懂事的大男人,自己管我的时候满嘴大道理,轮到自己了却做的这样小家子气,实在叫人无法接受。

  我起身,又看一眼身边的两个小哥哥,笑了,继续问卓风,“你觉得好看吗?年轻,帅气,活力,至少,不需要负责,还真挺好,既然你不走,那么大的家不要了,好,我带人回去,只是不知道两个是否玩的开,跟我走!”

  我拽了其中一个袖子,起身就走。

  不想,手腕被人狠狠的扯了一下,我原地转身,脚下不稳,直接落入了一个硬邦邦的怀抱。

  卓风阴冷着一张脸看着我,眼睛里面满是刀锋,如果可以杀人,我此时该死了七千八百回了。

  他只那么轻轻抱着我,手有些抖,满脸的怒气,紧紧咬住薄唇,半晌才说,“回家。”

  车子在路上转了个方向,直接去了医院。

  他脚步匆匆先冲进了病房,看着两个小家伙正昂在床上挂盐水,眉头就皱了起来。

  疯子哥拉他出去,房间里面独下我自己,看着两个一模一样的小孩子发呆。

  孩子们自出生开始,我的陪伴就不多,总是各种各样的事情盘踞在身边,将我跟孩子们拉开。

  所以我想,这一次回家几天就回来,再回去就要等孩子们大了再带着他们一起,谁想到,我跟卓风的意见竟然不一致,甚至还闹的这么不愉快。

  他以为,我这一走就不会回来,或者又会因为各种各样的事情离开了孩子,可我就是不想离开孩子们才想着早去早回,他为什么不懂呢?

  难道非要将我控制在手心上才觉得是好的?

  我皱眉看着最小的儿子,他叫卓航,当初早产,身体一直不是很好,这次生病也是最严重的,平时照顾他我也多了很多心思,可依旧最令我担心,巴掌大笑脸,胖嘟嘟的,一张红色樱桃小口看起来真是招人疼爱,他还那么小,脆弱的不堪一击,每个呼吸都牵动着我,我怎么可能放开他们不管呢?

  卓风,他为什么就是不理解我?

  我无奈的蹙眉,长叹一声,不禁想到了晶晶说的那套理论,是否婚姻真的不是最好的选择?

  第1207章 对不起,是我疏忽了

  她总说,婚姻也是人指定的,以前旧社会还是一夫一妻多妾呢,只是后来为了维护世界平民才改了一夫一妻,至于那种是对的,谁知道,还不是人指定的,只要是人指定的,就没办法说对的还是错的。

  以前我总觉得她说的不太对,可现在想想,也是那么回事。

  可是,既然我选择了婚姻,我就该承担婚姻之内的一切,责任以及家庭里面的全部温暖,才会叫这个家好起来,可为什么就这么艰难?

  以前忙的时候,我总害怕失去家庭,现在没了忙的事情,这样的担忧反增不减,到底是为什么?

  卓风推门进来,脸色依旧不是很好,他身后跟着疯子哥,半个身子探进来,对我说,“好好说,别急,我在门口。”

  我点点头,看着他出去,关了房门,高大的身影映在门上,好像给我依靠的一棵树,这是我的家人,那卓风呢?我的丈夫,这个说是给我高山一样的男人,现在是什么?

  我没去看他,只继续看着卓航,小家伙谁都不是很安稳,眉头皱着,小拳头也握的很紧。

  卓风走过来,垂眸看着卓航,又看看那边的卓帆。拉高了两个人身上的小被子,深吸口气,才低声说,“我不知道会这样,我出去的时候他们还在睡觉,去书店回来后接到了李寻欢的电话就直接过去了。路上……是我想到多了,所以生气关了电话,并且在那里电话也是没信号的。”

  他平淡的解释,说到最后,只重复的一句,“对不起,是我疏忽了。”

  我说,“卓风,你说我不估计孩子,至少我还会回家,我会在任何时候都叫你找到我,而不是撒手不管了,我找了你大半个城市,若非疯子哥的人在那边上班,你说我们怎么找你?难道你就因为我跟你意见一致你就在那边住着了,搂着那么个女人?你喜欢吗?”

  他蹙眉,抿了抿嘴唇说,“不喜欢,那不是我叫的女人,你的那个两个男人倒是不错,你喜欢吗?”

  我想说我喜欢,年轻,帅气,有什么不好,至少他们在我跟前是听我的,而不是跟我争吵。

  我扬了扬下巴,这样的话就没说出来。

  不想跟他继续争吵,实在没必要。

  他却笑了,一伸手,将我抱住了,扑面的香烟的味道,呛得我连续咳嗽。!

  他拉着我出来,看一眼门口的疯子哥,三个人不见同时笑了起来。

  疯子哥说,“都不是小孩子了,一个是闲不住的女强人,一个更是闲不住的男人,你们都想工作,那就工作,工作和家庭不发生冲突,就当做偶尔打发时间,何必整天在家里折磨对方,看你们闲着我就难受。再有,别动不动就关机找不到人,谁都担心,要不是我的朋友多,孩子真要出事了什么事儿,你说你多后悔。再有,卓尔,你想回国也没问题,好好商量,别动不动就搬家出走,你卓风也是中年人了,卓尔也不是小孩子,别把她当成孩子看待,总是约束她也是很心烦,你们就该有自己地事情做。不想去工作就重操旧业,卓风你去摄影,拍着玩,顺便给我点作品,我也想多点灵感,卓尔你的书店也不错,自己喜欢看书写书,那就写,不是很好吗?别老吵架,哎,实在太不叫人省心了,我长这么大都没这么多事。”

  疯子哥从没说过这么多话,一口气说完了听到我们都有些发蒙,可我跟卓风还是听进去了,他说的都对,很对,作为长辈,他做的真好,我想,我该照着做。

  卓风点头,笑了,“行!”

  疯子哥舒了口气,“那我们回去了,我爸妈不放心孩子们,说是跟着你们一起过去照顾一段时间,趁着喵语不在这边你们回国看看也行,肖老大那边不是一直有事吗,看看也可以,我也担心着,再有……你去看看她。”(!≈

  疯子哥对我说,要我去看看我那个姐姐。

  出狱后,她一直被家里人藏着,我在瑞士,她就被送回了国,我回国的那段时间她就被接回了瑞士。

  时隔两年了,我想应该跟她见面了。

  可我还有点没想好,我不知道见到她后是什么样子的心情,这一切,她起到了关键作用,不然我早就跟父母生活在一起了,何必走这么多弯路呢?

  疯子哥又说,“不想见也行,那就送点东西,不用见人,家里人都惦记,她自己开了个首饰店,还不错的,在从前按调老街上,你去了就能看到。”

  我点点头,想着,去看看吧,远远地看看也好,说原谅她,我想还做不到。

  “哥,我知道了,你早点回去吧,嫂子那边该担心了。”

  “没关系,我们很好,不像你们一分钟都离不开对方,走了。别在吵架了,哎……”

  我不好意思的笑笑,看着他转身离开。

  卓风说出去送送他,疯子哥不让,卓风还是跟了上去。

  我进了房间,卓航已经醒了,小家伙坐在小床上看着我,愣了会儿,朝我伸手,“妈妈!”

  我走过去,圈住他的小身子,他躲在我怀里,眨眼看我,依旧还有些口齿不清的问我,“爸爸呢?”

  我说,“在外面,一会儿就过来了。”

  “姐姐呢?”

  “姐姐参加学校的集体活动,要半个月才会回来,你忘记了吗?”

  他点了点小脑袋,要爬起来,我担心他手腕上输液针跑针,按着他肩头说,“不能乱动哦,卓航生病了,现在在打针,你这样移动,针头会刺破皮肤,会很痛的,知道吗?你看哥哥多听话,躺在那里安静的等着输液,还有十几分钟就好了,卓航乖乖的躺好,好不好?”

  他迟疑的看着卓帆,跟着一点头,“知道了妈妈。”

  我去看了一下卓帆,他一向身体不错的,这一次生病也是被卓航传染,现在已经退烧了。

  “小家伙,想什么呢?”为问他。

  他小指头轻轻擦过我的脸颊,指尖伸到我眼前,给我看,说,“妈妈,你哭了吗?是不是因为我们生病了在担心?”

  我心头一暖,泪水又要流下来。

  此时,病房的门开了,我以为是卓风,揉了下眼睛,说,“卓风,你看看卓帆,现在可乖了。”

  “是吗?”

  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我浑身一怔,回头看过去,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