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9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569节

  第1208章 撒谎

  冯飞什么时候过来的?

  我有些尴尬的笑笑,看他身后,寻找卓风。

  他说,“卓风跟疯子哥在外面说话,我就进来了,知道孩子出事想看看情况,不严重吧?”

  我摇头,“没什么,就是有点发烧跟肺炎,已经好了,恩……你怎么来了?”

  “我来看看,听说你要回去,可是没等到你的消息,顺路就拐了个方向来了这里。”

  顺利怎么还拐了个方向,那就是特意过来的呗?

  还真是会说话。

  “哦,那你要在这里住多久啊?最近孩子身体不大好,我怕是短期内回不去了。”

  我想,即便是回去了,我也会绕开他,眼前站着的人哪怕是顾程峰或者是沈之昂都可以,唯独不能是冯飞。

  他对我不死心,卓风就一天不会放心,我跟卓风之间的矛盾也就一天不会减少。

  我知道卓风这一次跟我闹脾气的原因是因为我回去了会单独见到冯飞,他担心,可那么高傲的男人怎么会说这样的事情,自然是憋闷在心里,最后闹了不愉快。

  冯飞走进来,手里还提着很重的包,看样子是才下飞机。

  “我才下飞机就来了,路上一直担心,孩子没事就好。”

  说的好像孩子是他都一样,我更加尴尬了。

  如果冯飞是暗中死缠烂打的痞子,我还有办法叫他走开一些,可他是个谦谦君子,除却上次我酒醉后说的安歇乱七八糟电话搅合的他心神不宁外,他做的最大胆的事情也就是跟着我身边陪伴我,再没了出格的举动,这才是我最头痛的事情。

  他总是在悄悄的出现,做的事情心安理得,不出格,不贸然,叫人无法拒绝,可有处处都表现的他是个很有爱心的好男人,爱护我,抱住我。

  可他不是我的丈夫啊,所以这一切太不正常了。

  我尴尬都有些不知所措,他却很是自然的说说笑笑,逗弄着孩子,偶尔抬头看看我。

  我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只站着,手脚都不知道要放在哪里。

  他说,“听说李寻欢过来了,是吗?”

  半晌我才迟钝的回应,“是,是啊。”

  “是因为之前的企业案的事情,我将价格压低了百分之三,他有些承受不住了,所以来找卓风亲自谈,可其实这个价钱已经很高了,市面上同等质量的价格比这个还要低百分之一,我计算的最初价格就很好,李寻欢是觉得我们这里公司大,就应该给他们多让让路,可我们其实因为在市场上占据的比重不是很多,最后计算下来也没赚钱,语气吃力不讨好,还不如按照市场价格走。”

  这倒是真的,公司就是为了赚钱,不赚钱做什么生意啊,我们又不是慈善机构,尤其现在还要大力支持王威那边,我们更需要将公司做的更高,尤其是销售额,必须要高,不然我们拿什么做这里的老大哥?

  李寻欢来这一次怕是要扑了个空了,卓风更是比冯飞还要老奸巨猾的人,岂能就上当。

  并且他做的那等下三滥的事情,卓风更加讨厌。

  说来,卓风还没跟我解释当时都做了什么呢,摸了,亲了还是做了?

  我不禁惊得浑身一阵鸡皮疙瘩。

  冯飞又说,“肖老大那边事情不是很好,之前的嫂子在闹,桃子也在闹,他左右为难,一面是自己喜欢的人,一面是孩子,俩个女人现在也因为这件事闹崩了,他焦头烂额,去了公司做事也心不在焉,我给他放假,回去后好几天都没看见了。”

  我无力的深吸口气,这件事,还真是棘手,肖老大跟陆少不一样,陆少至少还知道如何抉择,肖老大更是不知道自己需要什么别说是选择了,自己想要什么样子的生活都不知道。

  “我知道了,回头我给他打电话问问吧,这件事我们还不能一直都管,个人的私事,我们管多了反倒叫他自己也乱了方寸。”

  “这倒是,那……再说吧。我看看孩子们,下午去公司看看,后天走。”纷冯飞突然说。

  他来这里也不是顺路,还要停留两三天,那肯定事情会被挤压的不少,我还真有些心里过意不去。

  我说,“冯飞,你有事情就去忙吧,这里的事情其实我跟卓风能处理的好,他虽然说不参与公司的事情了,可还是一直关注着,只是最近家里有点小情况,也不是大事,你还是忙你自己的事情要紧。”

  “你在赶我走吗?”

  我一怔,这话就没法回答了。

  他笑笑,“没关系,我知道该怎么做,不过还是那句话,我是不会放弃的。我先走了,公司那边我去安排一下,晚上再来看孩子们。”

  是看孩子还是看我?

  想想都知道。

  他是个不太喜欢孩子的人,之前对喵语也有些疏远的,不似陆少跟卓风的那么欢喜,这一次他突然就说来看孩子,那谁会相信?

  我只点点头,看向门口,卓风竟然还没回来,也不知道去了哪里,跟我疯子哥就有那么多话要说吗?

  我低头看着地面,瞅着自己的鞋子,卓风就站在我身边,刚才还说要走,现在却站着没动,两厢无言,只能互相尴尬的站着。

  许久的沉默后,他提了包裹,这才离开。

  我呼了口气,看着门口上的人影,无奈的蹙眉,冯飞啊,快成了我心坎里一块抹不掉的伤疤了,看得见,摸得着,就是没什么感觉。

  这真奇怪。

  冯飞走了有会儿卓风才进门,看我的眼睛里面满是笑容,跟着说,“怎么了?看到我很害怕?”

  他这么高兴?怎么不吃醋了?

  我没好气的说,“看到你就生气,我能高兴什么?”

  他呵呵的笑着,抱着我亲了一下,这才说,“跟疯子哥说了点事,他之前说要将陈列馆扩大,现在的地方已经有些笑了,并且产品多了起来,已经有了自己的系列设计,他想开设自己的工作室,这样会赚钱多一些,也比较灵活。”

  这倒是好事,疯子哥算是找对了人,我说,“那太好了,反正你也闲的慌,那就去吧。那我明天去公司看看,冯飞来了,说公司那边有点事忙不开,我去看看去。”

  他一怔,挑眉看着我,眉头都打结了。

  我看着这表情不太对,好奇的问,“怎么了?”

  他轻轻吸口气,再看看孩子们,拉着我走到门口,低声问,“你怎么知道他来了?”

  啊?刚才两个人没碰面吗?

  我……糟了,冯飞撒谎了,我却说了出来,这不是直接挑拨了两个人的关系了?

  我张了张嘴巴,没吭声,在琢磨怎么说。

  他说,“瞒着我?瞒着我什么事儿?”

  第1209章 其实我很喜欢男孩子的

  我倒是不是想瞒着,只觉得没必要说出来,毕竟对他对我都不好。

  我想,纷飞撒谎,也是不想多生事端,可现在怕是已经来不及后悔了。

  “可能是我猜错了,我以为他进来之前跟你在门口遇到了,原来没看到,他走了有一会儿了,就在刚才你回来之前离开的,他是来公司处理点事情,顺便看看孩子。我当时找你没找到,叫人去了公司,估计是他听说了什么。”

  我撒谎了,从头至尾都在说谎,可我想,这样谎言是应该的吧?

  卓风盯着我的眼睛看了半晌,最后一点头,瞧着是没怀疑我的样子,其实他是不相信的。

  我们夫妻两人,多么熟悉对方,一点点的不对都能感知得到。

  哎!

  其实这样也不好。

  他点点头,“知道了,那我回头联系他,李寻欢的事情他也该知道了。”

  我说,“是,他问了我这件事,也是担心你这边会相信李寻欢话,所以想提醒你,他说晚上再来找你说这件事。”

  这半谎话,半真话的说完,之前的那句谎言也就说了回来,相信卓风不会怀疑了。

  可不想他多猜疑,我转移了话题,揪着他的衣襟问,“你跟那个没穿衣服的女人做了什么没有,亲了抱了,还是做了?”

  他一愣,呵呵的笑了,捏我鼻子,“你都说了我不喜欢那样的,我还能做什么,当时她们作为身边都觉得浑身不自在,所以一直没叫她们接近我,你进来的时候也看到了,中间隔开了一段距离,我酒都没喝。”

  我含笑看着他,当时尽管我说了卓风不喜欢这样的女人,可也是有些心里没底气,现在理智点想想,他肯定不会做什么,哪怕是碰一下都做大到的。

  他抱着我,有亲了我一下,愣了下,低头看向身下。

  我也看过去,卓帆跟卓航就站在我们身边,仰头看着我们,手腕上的输液针被拉起来老长,好在输液管比较长,不然这就要出事了。

  我们一个人抱起来一个将他们送到床上去,检查输液针没事了才放心下来。

  卓风严厉的说,“能不能老实一些,出事了怎么办?”

  卓航吓得缩了缩脖子,我推了卓风一下,“做什么,对儿子就这么凶?”

  他看我一下,也没在吭声。

  可两个孩子还是很怕他。

  卓风总说男孩子从小不好好教育长大了会很调皮不服气管教,这样会出事。

  我知道他的担忧,像卓家很多人都有大出息,那是因为聪明,可他们也很多人都误入歧途,没往正道上走,他总说这是基因决定的,尤其是男人,肯定出事。

  即便弃黑从商的他体内依旧腹黑,狡诈,一路走来,多少弯路,多少惊险,如果只是个安安分分做生意的生意人,估计也没有这么多事儿了。

  可我认为,孩子是我生的,未必就全都像南方那一边,都什么年代了,难道还觉得生儿子是赚了,生女儿就是赔钱货吗,那不应该。

  我觉得我的两个儿子以后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自然,是没有喵语聪明的,我也感觉到了。

  晚上冯飞如约的来了,手里提了个很厚的文件夹子,另外一只手抱了两个变形金刚,一人一个。

  小孩子们跟他还是生疏,可看到了玩具就笑了,齐声说谢谢,低头自己玩。

  卓风看冯飞的样子脸上也不是很好,冯飞倒是没在乎,低头看资料,之后递给卓风几张纸,两个人开始说了最近的公司的事情。

  我听有些迷糊,好像最近的订单都很大,大的出奇,我的公司那边却没什么起色。

  我知道这边的公司是因为王威的缘故主动来做生意的,可也不至于耗费那么大的资源给我们,难道跟政治牵扯上了,生意也就变了味道?

  资本社会啊,果然是个竞争激烈残酷的地方。

  两个人投入了讨论到了晚上九点多才算完事,最后卓风说同意我回国看看肖老大跟公司那边的事情,他这则会叫冯飞留下来跟他一起研究下最近的工作,处理李寻欢这个人。

  我知道他的意图,是想牵绊住冯飞,叫我们之间的牵扯少一些。

  我理解他的良苦用心,却觉得有些可笑,我都相信他没跟大胸裸体女人做什么,为什么就一定会以为我跟冯飞会发生点什么?

  不过,孩子们谁照顾啊?

  冯飞说,“我来照顾吧,其实我很喜欢男孩子的。”

  我跟卓风同时一愣。

  冯飞喜欢孩子?还是男孩子?

  冯飞笑笑,“之前因为他们太小,我有点紧张不知道如何接触,现在他们都长大会说话了,很懂事,我更加喜欢,不过我照顾也只是简单的陪伴,做不到当妈的那个水平。只是不想卓尔离开后还惦记着孩子们。”

  冯飞的话很暖,好像杨川三月的清风,扫在脸上。

  我觉得他,真好。

  温和的不夹杂任何锋芒,不似卓风看看起来温柔,其实是个暴脾气,只是单独对我不一样罢了。

  想到这里,我下意识到看向卓风,瞧着他不是很好脸色,猜测他不高兴的原因,是因为冯飞碰了我们的孩子,还是冯飞过多的考虑我的想法啊,亦或者是冯飞已经越界的参与了他的私生活?

  我想都有原因在内吧,卓风就是这样的人呢,不喜欢别人越界分毫,不管对方是好心还是恶意。

  我轻轻捏了一下卓风的手,对冯飞说,“其实没关系,我去去就回来,顶多五年,孩子们也没大问题,保姆门都在,会照顾的很好,你们尽管在这边商量工作的事情就行,国内的事情交给我处理就好。”

  冯飞笑笑,没有任何复杂的表情。

  卓风却依旧表情紧绷,好似要发火。

  冯飞走后,卓风生气的团了一张纸扔进了垃圾桶,唠叨说,“插手我的私生活,真是越来越不像话。”

  看着是顽皮的气话,其实他已经生气,我甚至想到了,如果冯飞再做两次这样的事情,卓风宁愿不要这个朋友了也要将冯飞赶走。

  那会两败俱伤,朋友,兄弟,志同道合的好伙伴,最后只变成了死对头。

  我说,“卓风,或许冯飞没恶意呢,你还不了解他吗?”

  “就是因为太了解才会知道他这样做另有目的,呵……需要叫我抓到把柄,不然我翻脸不认人。”

  这还真是卓风做得出来的事情。

  我无奈的蹙眉,满肚子劝说也没说出口。

  卓风脾气上来了,十头牛都拉不回来。

  尤其,他又说,“他就是破坏我们之间的婚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