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1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571节

  第1212章 心寒

  我给她拍了张照片,顺手美化了一下,存到了我的私密相册里面。

  她笑的一张脸红红的,跟着问我,“张川其实,真的挺好。”

  是啊,风雨走过才知道谁对自己最好,并且这条路需要走很久才能看出去谁是最好的。

  我很庆幸我在最开始发现我喜欢的人是卓风那一刻开始就知道了他的好,可我们还是最后在一起依旧很艰难。

  飞机在天上飞了九个小时,转机的间隙我给卓风留言了,他那边肯定还在忙,只给我恢复了好就没了影子。

  倒是晶晶这边跟张川说的火热,临飞机飞起来她才挂断电话。

  到了国内是两天以后的中午。

  她直接打车往家里走,我则跟着李哥带着两个保镖先去了公司,简单的处理了一下事物之后去了肖老大这里。

  他不在家,独身男人总是将自己的家造的乱糟糟,看着就头疼,据说桃子已经跟他分手,嫂子那边看他跟桃子在一起左右阻拦,我不懂嫂子到底怎么想的,既然肖老大不在,那我就先去看看嫂子跟孩子们。

  正巧,她们中午回来,今天是周五,半天的课程,她是才接了孩子们放学。

  孩子们看到我,大声叫我姑姑,嫂子却没有那么热情了,只对我点点头,“回家说吧,这里现在还是很冷。”

  我们到了她的房子,是以前跟肖老大一起买的那个别墅,分手后肖老大将能给的都给了她们,但是没过户,所以现在嫂子住着可也不踏实。

  孩子们去楼上写作业,她则给我倒了杯咖啡,问我,“什么时候回来的,最近很忙吧?”

  她不知道我回来吗?我记得我之前打过电话的。

  我尴尬的笑笑,“嫂子,你……”

  “卓尔,还是不要叫我嫂子了,我也不是你嫂子了,现在我跟肖老大是彻底分手了,并且你也听说了吧,我找了个男人,之前分手过,因为孩子的问题我们没谈好,后来他又找我,现在我们决定把孩子送到肖老大那边去,我跟他要去外地定居了,这件事不知道吗?”

  我之前说过,她跟了我哥一天,我就叫一天嫂子,绝对不会变,当时她也说,一辈子都会是我嫂子,可没想到,现在竟然这样说话。

  我有些心寒,可也能理解。

  她想重新开始新生活,我知道这很好,所以想跟过去的事情和人都撇清关系,我也接受,只是有些突然,我还没能适应。

  我说,“好吧,那我叫你……姐姐?”

  她点点头,“可以,叫我姐姐吧。”

  这番话说完,我就有些不知道要说些什么了,觉得我们之间变的生份,那很多事情就不能开口了。

  尴尬的安静中,她说,“我知道你来这里的目的,只是很多事情也说不大清楚,我们自己的事情自己解决,你是大忙人,不要总为了我们的小事操心,我实在故意不去。”

  她的话等于是在告诉我是外人,我不应该管。

  那我还能说什么?

  我知道再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反倒更加尴尬,她这番话说的跟赶我走没什么分别,那我还坐在这里做什么,自讨没趣不说还惹人厌烦,所以直接离开。

  可这件事我还是要问个清楚,她为什么就变成这样了?男人不少,也不是没见过男人,怎么跟了个男人后就变的我们都不认识了?

  晚上,我找到了最清楚这件事的一个人,杜老板。

  陆少走后,公司这边一直都是肖老大在管理,所以跟杜老板合作最多,听说两个人还经常一起喝酒,我想这里面的事情他应该知道。

  还记得当年我第一次见到杜老板的时候,他是个大肚子的胖男人,喜欢自己的老婆大肚子在床上云雨,这么多年过去了,不知道他现在是不是还有这个癖好?

  见面的时候,我因为时差难受的厉害,还是勉强坐下来跟他一起吃了点东西。

  起初都在说些家长里短,他就说了自己的儿子,十分不听话,他吊起来打都没用,我劝说他孩子要好好教育,打也不是万全之策。

  他跟我讨教了一些教育小孩子的方法,连连点头,表示很受用,说回去了跟老婆好好改善一些教育的方式。

  我开玩笑的问他,“还是那个老婆吗?”

  他愣了一下,哈哈大笑,“你这是跟陆少混久了,说话都混账,我杜某人在生意上是狡猾了点,可我对家庭可从来没有不忠诚度,我老婆可是功臣,给我生了三个孩子,两个都随她的姓氏,我的钱都给她,她还是那么年轻漂亮,我喜欢都喜欢不过来,我做什么还出去找?你就看我现在样子,我不帅气,也没多少长处,外面的女人咋就能看上我呢,还不是看上了我的钱?我可不会因为床上那点事就把钱都送出去,当年我赚钱多不容易,白白就给了别人,我可不愿意,不愿意。”

  他脑袋晃得跟拨浪鼓似的,要不是脖子粗,我都担心脑袋晃的掉下来。

  不过这一点是真好,男人吗,不对自己女人好,对谁好呢?

  开玩笑过了,我也直接说正题,“杜老板,我来不为别的,就是想处理我哥哥的事情,你知道多少?”

  “肖老大?你回来就为了他?那我劝你还是早点回去吧,那个人啊,哼,拦你一块,扶不上墙的,真的,当然了啊,我说的是感情婚姻问题,你说他都多大岁数了,还整天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还不如陆少那个混蛋小子呢。”

  我噗的笑出声来,“你跟我陆哥可是欢喜冤家。”

  “哼,我们哥两个认识念头不少了,之前我才金盆洗手,他也想跟我一起,可那时候因为开心的事情闹的没心思,就给搁下了,后来还是卓粉帮到他,当然了,我也没少出主意,就是啊,我也主意他说都是馊主意,就没用,哈哈……那小子,哎,挺想他的,没人陪我喝酒了,还在还有肖老大呢,就是……哎,提到肖老大我就头疼,怎么说都不开窍啊,那太子多好一姑娘,人家也跟了他多少年了,就是死心塌地的跟着,也不图别的,有自己的美容店,有钱,有房子,还长得不错,哪里比不上那个什么前妻?”

  是啊,哪里比不过了,可感情也说不清楚。

  “那现在两个人分手了吗?”

  他挑眉看我,满脸怒气,敲了下桌面,暴怒的说,“分手?前几天说分手,自己和喝多了,又去找桃子附和,桃子哭的那叫一个伤心,说不跟他了,他还不同意,两人闹来闹去就闹到一起去了,我以为这是又和好了呗,谁想到,哼,没两天,又因为什么事儿吵起来了,我最近才听说,是因为那个前妻,那个女人怎么就那么坏,非要看着肖老大因为她单身一辈子才安心,她说就不能叫肖老大找女人,即便她跟别人结婚了也不允许他肖老大找,打了桃子,现在在医院呢。”

  第1213章 你给我滚

  嫂子把桃子打了?

  我真是没想到。

  我的记忆中,嫂子是个通情达理的人,是个喜欢孩子更懂得生活的人呢,之前跟肖老大在一起的时候我怎么看她都觉得很好,并且家里家外都很厉害,至少比肖老大上的去台面,现在却闹的这么严重,我实在是想不通,想不通啊。

  我跟杜老板吃饭完后问了桃子在哪家医院,抹黑就过去了。

  还没进门,就听到了桃子在训斥肖老大。

  “她打死我就安心了,你怎么不叫她打死我,我这么多余,啊?我招谁惹谁了,我不就爱你吗,我错了吗,之前怎么发现她那么狠毒,还动刀子,我桃子也是混过的,我也不是省油的灯,想杀了我,还没那么容易呢,等我出院先弄死她,什么东西。你也是,肖老大,我以前心中那个敢做敢我的老大哥,现在就是这幅德行吗,你真是一块烂泥,你就该被那种女人折磨,我告诉你,我不会再跟你好了,你给我滚,滚……”

  桃子的咆哮声传出去八百里远,听了心里都难过。

  肖老大没出来,也没声音,我能猜到他现在的样子,肯定是低头坐着不吭声,该干嘛干嘛,削苹果皮或者是倒水,再或者是坐着不吭声,就跟木头一样。

  其实我很不喜欢这样性格的男人,可好像大多数男人都这样。

  位数不多的男人也就是好男人了。

  是的,肖老大跟陆少一样,都是渣男。

  我气不过,推门就进去了。

  两个人同时看向我,肖老大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惊讶的说,“你什么时候到底?不是说不来了吗?”

  我没搭理他,走进去,放下水果和才从饭店买回来的米粥,放在了桌子上,他给我让开了椅子,不吭声的站在了我身后,我坐下来看这桃子,她伤的真不轻,脸上都是疤痕了,脖子上被绷带缠住了,不知道刀口多深,脸色苍白的吓人,可还是冲我甜甜的笑,客气的问我是不是路上很累,什么时候到的国内。

  我都没回答,只说,“我去过她那里了,以为我出面会好一些,至少我们之间的关系比你们之间的关系轻松许多,可我高估了自己的能耐,也没想到我在她心中其实什么都不是,她当时说的话有些叫人难以接受,所以我什么都没来得及说就出来了。你出事我也是听了杜老板说才知道具体原有,我想……桃子,你跟肖老大分手吧?”

  我觉得,如果换成是我,我也会分手,哪怕这个男人对我再好,也是廉价的,不值得我付出。

  可面对桃子,我只能给她意见,听到她刚才说的气话,我知道她也只是说一说,等这件事过去了仍旧会跟肖老大在一起,可肖老大不知道她如此。

  我说,“桃子,我叫你医生姐,我这么说是站在你这边考虑的,你想想,你一个人这么多年了,生意也好,事业也好,你条件也不错,找什么样子的找不到啊,为什么非要在肖老大这棵树上多做纠缠呢,一点都不值得,真的。”

  桃子眉头紧紧的皱起来,垂眸不吭声,脸色更加难看了。

  我知道她心里难过,道理都懂,可是心里的这道坎是过去的,只有背后有人推波助澜才会慢慢好起来。

  我说,“我觉得一个女人不应该是在爱情跟男人之间做周旋,你也可以有自己的生活,男人多的是,爱情也肯定会再有,是不是?”

  她点头,泪水涌了出来。

  我叹了口气,又说,“我知道,你心里难过,可如果你真的跟我哥在一起了,以后难过的事情少不了,他跟那个女人之间关联的是孩子,除非她真的放弃了这边的生活,不然时刻都会利用孩子来挑拨你们之间关系的,孩子终究是她跟肖老大所生,你带孩子再好,也不是他们的亲生母亲,事后还会埋怨你,姐姐,你好好想想,我说的话,是不是这个道理?”

  她哽咽,泪水滚落下来,眼睛红的像樱桃,一点头,“我懂,我都知道。”

  “知道就好,我只是作为旁观者再提醒你一次,那么我接下来要说的是站在肖老大的立场来说你们之间的事情。”

  人都说宁拆一座庙不毁一桩婚,可婚姻不是绝对,也不是必须,有些人不适合结婚,有些人也不适合爱情。

  不能因为肖老大是我的哥哥我就偏心他,我也要多替别人着想。

  可事情时有两面性的,我要将利弊都说出来,最后拿主意的还是他们自己。

  我说,“我哥哥不容易,这么多年都在因为当初打了她而自责,最主要,他在心里是放不下这个家庭的,在他的心中,只有责任,爱情是其次,真的,不然当初你走了以后他为什么没去找你,因为他觉得爱情不重要,可你又出现了,重新燃起了他心中的爱情之火,这叫他看到了另外一种希望,当然了,这样的希望是在得知他已经无法挽回家庭之前才知道的,所以说,其实他对爱情不够纯粹,只有爱情没有责任,你们不会长久。他宁愿选择不爱的前妻也不会选择爱着的你,因为他需要对家庭负责。可现在问题是,他也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一面是爱情,一面是家庭,他怕了。”

  肖老大这样的人,外表冷,内心却揣着一团火,熊熊燃烧,可嫂子就是一盆冷水,随时都会往他的心口上泼一下,叫他自己也为难。

  肖老大不想自己的孩子受委屈,更不想面对重新组建家庭后的种种不安,这是我们被抛弃的孩子的从小就有的一种心理疾病,我当初不信任卓风也是因为这个。好在,卓风知道自己需要什么,他在坚持,才慢慢的将我的这份想法改变。

  可桃子也不是坚强的人,她当初跟着肖老大不求任何名分,只要钱,难道说就没感情吗,也是有的,只是在她那个位置,对感情也是不安的,所以没有更大力气将肖老大从不安中带出来。

  两个不够完整的人,如何完整起来?

  实在是苦涩!

  我说,“桃子,肖老大想要跟你在一起,可又无法放弃从前,这是他的不对,可他终究是爱你的。但是,光有爱,不够,懂吗?”

  桃子早已经泣不成声,说话也不清楚,哭了很久才说,“我分手,分手,真的分手,我知道,我都知道,卓尔,我都知道,我只是不甘心,我只是不甘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