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2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572节

  第1214章 恋恋不舍

  肖老大紧张的看着她,却又不知道如何是好,不知所措的样子像个做了措施的孩子,等待被家长鞭笞。

  看他那个样子,我也惆怅起来,这样子如何承担一个家庭,如何保护好自己深爱的人?

  我说,“桃子,你决定了就去做,不要犹豫,不要恋恋不舍。并且……哥哥,你呢?你还想看着桃子姐姐因为你整天难过吗?如果你真的想跟她在一起,为什么不做点什么?比如,警告她,不要再来骚扰桃子,警告她,孩子是你的,你来抚养,叫她走,你做得到吗?”

  肖老大愣愣的看着我,眼珠子瞪得老大,到底是,没任何想法表达。

  我叫哥哥跟我一起出来,他还想跟桃子说话,可自己张了张嘴,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出来,只好跟我一起出来了。

  我们坐在医院外面的台阶上,沉默了许久才听他说,“我不知道怎么办好。”

  我就知道他会这么说,所以才叫桃子彻底离开他,不然伤害了一个有一个,他这辈子都不要想好过。

  “哥哥,我不明了,你自己喜欢谁自己不知道吗,你担心自己的孩子这是人之常情,可你也该知道自己注重的是什么啊,你想想,好好想想,嫂子跟你合适吗,桃子跟你才合适,她对你多好,你知道吗?那嫂子跟你在一起后你得到了什么,除了两个你一直都见不到的孩子,你还有什么?你说啊,啊?”

  他使劲皱眉,眉头都要拧到了一切,只闭口不吭声。

  我无奈继续说,“我太了解你了,所以我想替你做决定,不要再伤害无辜的桃子了,她不值得继续为付出,你真是个扶不上墙的烂泥,你已经辜负了一个,还想再辜负一个?凭什么啊,啊?就因为那些女人喜欢你?”

  肖老大一直不吭声,蹲在台阶上缩着脖子的样子像极了受气包,我说的最脾气都破了也不听他哼一声,我就知道,我的决定,是对的。

  “嫂子那边是铁了心不跟你了,你不就不要想了,如果真的想跟桃子好,你就努力,把嫂子那边的事情给我处理好了,你不来做我去做,不就是想利用孩子威胁你们吗?你的繁殖欲望就不能改一改,生生生,就知道生,孩子多了有什么好,你只知道生,不知道教育,我看没孩子对你才是最好的。嫂子要是真爱孩子,就带走,至少比跟你在一起要想,但是,她只是想利用孩子威胁你们,那就滚蛋,孩子留下,她也别想破坏我们家人的团结。”

  肖老大深吸口气,揉了揉脑袋,“我狠不下心,当初是我的错才会叫她变成这样,怪我的。”

  “屁,她本就是这样人,那只是理由,你不信看看桃子,当初跟你了你多少年,分开后她现在找了吗,还不是自己过多,那是人品问问题,跟你做了什么没关系。我就不明白了,你肖老大不是蠢人,怎么就被那个女人降服的蒙头转向的?这件事就这么定了,你照顾好桃子,至于是否分手,你没说话的权利,自然,你如果觉得自己能处理那你来做,我还省心了,可你不行,那你就不要耽误了桃子,但是,嫂子这边,我是不会给她好脸色,孩子已经是无辜的了,还想利用这件事伤害无辜的人,凭什么?简直生气!”

  我气的在原地徘徊,走了好几圈,才有一屁股坐下来,继续叮嘱他,“如果嫂子还叫你去,你就不理他,你去了,我也跟你没完。”!

  肖老大就这点好,不管我说什么做什么,都不吭声,如果换成是陆少,肯定跟我嚷起来了。

  我离开后,特意给桃子打了电话叫她告诉我肖老大的去向,也好方便做我这边的决定。

  很晚的时候我回了家,此时李哥已经将我们住的房间都打扫干净了,可还是有一股很重的发霉的味道,我躺在床上,枕着熟悉的枕头,看着身边空下来的位置,有些想卓风了。

  晶晶说的没错,我跟卓风真是一天都分不开,分开了就想。

  我给他发了微信,仍旧没有回复,看时间不早了,强迫自己入睡。(!≈

  好在,我能睡着,早上起来也有了些精神。

  今天上午再一次去公司,发现公司的账目有些问题,很奇怪的明细,可落实在账本上却很清楚,最后的数额也不对,看出来很奇怪。

  我跟着李子查了一上午的账本,到底是没看出什么名堂来,李子说我来之前的账目是这里的一个财务经理做的,最近在出差,需要好几天才回来,算下来等我走了也还回不来,所以暂时很多事情她也不清楚。

  我实在头痛,索性暂时放下不管,临时开了个会,查了一下最近的项目进度,一切都还算平稳,我下午提早就出来了。

  出来后,我去了姐姐这里。

  姐姐在郊区开了个饰品店,不是很大,看起来经营也不是很好,人非常少。

  我跟李哥没打招呼,直接进了店。

  一开门,里面传来姐姐的欢迎的说话声,“欢迎,进来随便看看。”

  首饰都是真的,只是设计就有些土气了,都是银饰,两则不够,水钻的点缀也有些奇怪,但是这些都是她亲手做的手工饰品,价格还不低。

  我走了一圈,最后将视线定格在了橱窗里面的一个手链上,这个东西我见过原版,是疯子哥做的,当时是给一个大明信设计的演唱会的专属配到首饰,后来拍卖,叫价到了三千多万,被人作为收藏拿走了,现在在这里出现了翻版,看着倒是不错,只是一眼就能瞧出来档次不够。

  我正看到愣神,姐姐出来了。

  我抬头,吓了一跳。

  她……毁容了。

  疯子哥没跟我说她变成现在这样子,二叔更没说她如今已经变的我有些不认识。

  从前她看到的时候眼神里面满是鄙夷,那种发自内心的看不起就好像已经在她的身体里面生根发芽,如何都提出不掉的,可现在,看到她,觉得她很温和,叫人容易接近,除却脸上那条难看的瘢痕,笑容也很有亲和力。

  在看到我后,她的笑容没什么变化,只笑着走过来,上下打量我,“你来了?我听说了,只是没先到你来的这么快,还以为你会在走之前才来看看我。进来在说。”

  她拉我的手,我有些紧张的跟上,身后的李哥和两个保镖也先后进来,她关了房门,给我们到了温开水,放了些茶叶进去,这才坐下来。

  我盯着她脸看了许久,不知道如何开口说话,可还是觉得我应该说些什么才好。

  许久后,她说,“看我这疤痕吗?呵呵,我自己划的,当时没觉得痛,就是觉得……后悔了,哥说能手术做整容,我想想还是算了吧,就这样挺好,反正也没指望怎么样,混口饭吃,饿不死就从,至少……心理上安心了。”

  第1216章 针锋相对

  我她这个样子叫我想到了姨妈。

  我以前不知道,人为什么要变的势力,刻薄,是生活所逼还是本来就是这个样子?

  经历这么多,我终于懂得,人不是会变,而是骨子里面就偷着坏。

  当初的她只是还没鲜露出来,如今的她已经活成了自己本来的样子。

  我坐下来,叫李哥将两个孩子带出去,房间里面只生剩下我跟她两个人。

  我说,“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在我哥哥鱼塘,那时候我才跟卓风在一起。”

  她呵呵一笑,没应声。

  我继续说,“当时我还不是很了解我哥哥的生活,所以不知道他到底身边有没有女人,当时我见到了你,是真的高兴,发自内心的高兴,我哥哥终于有人照顾他了,看着你们坐在一起,我真很开心。我哥哥是个神经大条的人,不知道如何照顾女人,我当时还担心他对你不好,离开之前叫卓风跟他说了很久的经验。再后来听说你怀孕了,可是不想结婚,我当时还不太理解,可毕竟是你们自己的选择,我们只能祝福。我哥哥出事后我们都不知道,隐瞒了很长时间,我发现他时候人在会所,我当时很生气所以从那以后我就在想,不管怎么样,我都要撮合你们两个,不然我良心上过不去。时间慢慢过去,这么多年了,孩子也大了,我清楚的知道你们之间的矛盾,更知道你们以后再也不可能,相信你比我还清楚是因为什么。”

  我没说她的那些丑事,身体是自己的,过的好不好,那也全都是自己坐下的结果,外人是搀和不了的。

  并且,她跟我哥之间,跟那些事情没关系。

  她就算是个在外面卖身的女人,只要我哥愿意接受她,我也没意见。

  只是,她不能因为自己占据了先决条件就放任的利用我哥哥,知道我哥哥对家庭看的重,就用孩子拴住他,可自己却要在外面跟别的男人订婚,生活幸福,这简直在欺负人。

  我哥哥在打架上从来服软,可对女人,他真是没任何法子。

  但是我有啊。

  我说,“不管你是怎么想的,我今天来只给你两条路选择。一,带着孩子滚蛋,离开滚,滚的越远越好,疾病你们之间是不可能了,孩子呢,你也当成是工具,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你这个当妈妈的都不带孩子好,那当父亲的又如何对孩子好?第二,孩子留下,你滚蛋,想跟谁在一起那是你的事情,我们不想知道也不想搀和,你是否幸福,也与我哥哥没关系。”

  不管是一还是二,我都不想再看到她,只要她离开,这边的好似请就简单多了。

  她没应声,继续抓了一颗枣子放在嘴里面。

  我看她一眼,没追问她的想法,这件事如何决定,就看她自己了,只要她滚蛋,那我们就什么都好说。

  沉默了许久,她才说,“卓尔,没想到,我们现在竟然也坐在这里针锋相对,可我还是那句话,这件事跟你没关系,你哥哥也不是你亲哥哥,就算是,你的事情是你的事情,你哥哥的事情是你哥哥的事情,你也犯不着搀和,大家都是成年人,思维独立,我们也不是傻子,自己想要怎么做,还不是我们自己说的算?”

  这话没错,可现在对我说这些,也没用。

  这件事,我管定了。

  我笑笑,态度很好,跟她生气犯不着,并且我条件已经说出去了,不按照我说的做,那就别怪我用强硬手段。

  我说,“嫂子,这是我最后一次叫你,你我之间多少的年的关系我也不是白处的,我用你我的这些年关系换你最后的十分钟,你自己好好想想,如何做。”

  她冷笑,呵呵的笑,“不然呢?你还能把我怎么样,灌毒药还是设计陷害我将我扔进监狱去?卓尔,你的把柄在我手上可不少啊,你还真别威胁我,逼急了,我可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的。”

  我还真不怕,证据早就消除了,并且现在该死人都死了,死无对证,她能怎么着?

  反倒是我的手上有很多证据。

  我从兜里拿出来,一张张照片,看的分外清晰。

  肖恩现在已经不做黑客的事情了,自己开了很大的前端数据开发公司,迅速崛起,只是公司海米上市,可调取个监控什么的对他来说还是很简单的。

  我手上这些视频截图也很清晰,嫂子的样子还真是千变万化,我以前怎么就没发现他这么漂亮呢?

  我将照片摔在桌子上,说,“你手上没有我的证据,你可以到处胡说八道,但是你的事情在我这里的证据可是不少的,你自己看看,有些男人是谁自己都不记得了吧?桃子跟你多年的姐妹,这些事情都瞒着,若非是因为我无意间发现,我也被你蒙骗了,以为你是多么好的女人。其实身体吗,是自己的,随意支配,可你身为母亲,孩子把持在自己身边,不叫我哥哥见,自己出去找男人的时候将孩子托付给桃子也可以,为什么不躲开孩子们,有些男人孩子们是见过的,小孩子再小也是有记忆的,知道吗?”

  她大惊,瞪着眼珠子看着我。

  我不在乎的笑笑,继续说,“你大可出去说我的事情,随便说,有证据也可以随便放到网上去,新闻上,都可以,我不在乎,至于是否能传播出去,那就是你的本事了。可我想,你跟的男人本事再大,也没我的本事大,是不是?好了,话点到为止,你自己决定,是自己滚,还是带着孩子滚?”

  其实在开出条件之前我就想过,她不爱孩子,那孩子肯定不会抓在手上,可我这么说了,只是想叫她走的快一些,没了孩子离开,也就没了后顾之忧,不用再利用孩子威胁肖老大,这件事也就接近尾声了。

  可如果她带走孩子,这件事就是另外一种结果。

  尤其,她知道,现在的那个男人是不想要孩子的,她带走了,那边如何生活,还是会面对自己孤身一人。

  这个女人没男人不行,并且喜欢倒贴,这几年将我哥哥的钱都送了出去,她拴着我哥哥我的目的也是想要我哥哥的生活费,一年几十万,足够她消遣很久了,但凡是都花在了孩子身上也是好,可她偏偏都给了别人。

  这些事情李哥之前没跟说我,是来之前的路上李哥告诉我,不然我也不会做的这么决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