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3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573节

  第1217章 这件事我跟你说不着

  她瞪着我,许久,哼了一声,“叫他进来,这件事我跟你说不着。”

  好啊,我倒要看看她能跟肖老大说出什么话来。

  我起身,要去开门,不想房门开了。

  肖老大走了进来,先看一眼桌子上的照片,眉头打结,跟着说,“我跟你早没情分了,我只洗心疼孩子,你可以走,越远越好,去哪里都无所谓,跟我没关系,但是不能带走孩子,你想要钱,我可以给你最后一笔作为补偿,可你要想好了,拿了钱再也不能见孩子,就算你回来了,孩子也会叫桃子妈妈不会叫你妈妈。”

  这是我这几年,我听肖老大说的最多的一句话,也是最有用的一句话。

  嫂子气的浑身发抖,指着肖老大大叫,“你欺人太甚,我回去告你的,告你强奸,告你吸毒,告你做非法生意,告你抢走我的孩子。”

  这还真是新鲜,就算她有什么证据,也打不赢这场官司。

  我说,“你尽管去告,律师我都可以帮你找,怎么样?”

  “你,你们不要以为自己有几个臭钱就可以萎缩与我。”

  我笑,“那你不也是看中了我哥的钱吗?我已经都问清楚了,之前你装的那么有钱的样子就是想吊一个有钱的主儿,奈何我哥哥是个没心机的人,没戳穿你的把戏,这么多年你做过什么像样的生意?瓜地,超市,服装店,哪一个不是我哥的钱?最后怎么样了,全都赔了,这些是你玩养男人的资本,可你却利用我哥跟无辜的孩子们。”

  肖老大气的一直运气,这些事情我想他是知道的,可这个男人就是太担心孩子,才都忍耐下来。

  如果我早就知道,岂能叫她继续欺负我哥到现在?

  我说,“滚吧,跟着你的男人滚,我哥哥的钱现在还都在我的账户上,拿是拿不走的,你也别想要,孩子留下,你可以滚了,永远都要再回来。”

  我缓缓起身,拉着肖老大出来。

  身后传来她的尖叫,凄厉,痛苦,不甘心,却没有一点点的悔过。!

  她的泪水只因为没了钱,却不是因为没了我哥这个人。

  孩子们哭着在门口看着我们,两个人牵着手,都没有跑进去靠近自己的妈妈。

  孩子再小,也知道什么是好,什么是坏。

  好比我家小妙语,之前我跟卓风只吵架分房睡,她就得病了不理会卓风吗时候才两岁多一点点,可的肖老大的孩子已经六岁了。

  “爸爸,爸爸,我们找桃子阿姨,桃子阿姨。”(!≈

  我笑了,回头看着肖老大,说,“去吧,先带孩子们回去,这里的房子回头我会处理好了交到你手上,至于人吗……你就怒要过问了,反正死不了,这件事交给我。”

  他点点头,深吸口气,蹲下身,粗壮的胳膊抱起两个孩子,钻进车内。

  桃子追出来,叫喊声响彻云霄,可被保镖堵在门内。

  我警告她,“好自为之,做人要有底线,不要再得寸进尺,我会叫人送你去那个男人身边,自己的路是自己选的,怨不得任何人。”

  处理了这件事我也回了家里。

  若非李哥都在,我真的很害怕回家,这里,有太多不好的记忆了。

  晚上,我去了山上,看望我的二表姐。

  今时今日我才知道,她其实跟我没有任何关系,可她却用自己的小小身躯保护了我的童年,相比较我真正的表姐而言,我愧对她一生一世。

  她的孩子们都已经读了研究生,这件事是卓风办的,是匿名资助了他们学费,好在三个孩子现在都很好,没有变化,没有报复社会,我想二表姐一定很高兴才对。

  我坐在墓碑前,看着她的照片,那一年她才多大啊,可已经苍老的不像样子。

  尘世真的是一个很残酷的事情,好人不得好报,坏人却能活千年。

  我说,“表姐,我估计下次再来看你需要很久了,你在这边很孤单的吧?我会托人给你送吃的来,你不要怪我啊。当年的事情你还记得多少,我一直都记得几个画面,我爸爸……呵呵,叫习惯了,那个出声托你走,之后我吓的跑开了,你很久后才回来,没哭,却告诉我离她远一些,我想,你肯定也跑开了,是吧?”

  我真后悔当时胆子那么小的直接跑走了,如果我留下来,该多好。

  就算我们没能一起弄死那个畜生,也至少知道发生了什么,我也不会如此自责了。

  “表姐,你的孩子们都很好,我已经叫人通知了他们了,之前你家里的事情闹的很大,老大当时被他爸爸刺了肚子,好在送医院及时,人没事,只是一辈子都要依靠肚子排泄,不过那个孩子很聪明,呵呵,像你……”

  我絮絮叨叨的说了很久,后来实在太冷了才想离开。

  可转身,我看到了熟悉的墓碑,那个熟悉的身影。

  冯科。

  多久不见了?

  他看向我的时候没什么表情,只低头看着脚下墓碑,放下一束鲜花说,“当年她说喜欢我,我还不相信,我只觉得我们偷情很多年,很刺激,谁想到她还流产过,如果还活着,我肯定娶了她,而不是你。”

  那件事我都有些忘记了,冯科明着跟卓风恶斗,暗中跟徐娇娇苟且,还流掉了两个孩子,这些事情卓风都知道。

  可卓风一点没怪徐娇娇,他还是跟她在一起,出双入对,只因为卓风觉得他亏欠了徐娇娇,后来才知道,这一切追根究底是不相爱。

  我走过去,看着徐娇娇的照片,已经有些旧了,上面落满了灰尘,该是许久都没有人来过了。

  我蹲下身,抽出几张面巾纸,轻轻的擦着墓碑,可她的样子在暗淡的光线看不大清楚了,若非我看到了冯科,早已经忘记了这边还埋着她。

  冯科说,“知道你回来,我就从外地赶了回来,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你。”

  我笑笑,“是吗,找我什么事儿?”

  “没事,只是……想看看我的前妻现在过得好不好。”

  我的第一次婚姻就给了他,这个对我一直残暴到令人发指的男人,却说着满嘴的甜言蜜语,可那都是假的,他真正爱的人是已经死了的徐娇娇。

  之所以他那么为难我,我想,是因为他恨透了卓风吧!

  只是,事情已经过去,我再不想追究。

  他突然问我,“孩子没带来吗?我想看看,像不像我……”

  第1218章 喜欢不同于爱

  跟他我可开不起这样的玩笑,脸色骤变,我警告他,“冯科,我跟你之间似乎并无这样的玩笑可以开。”

  他却哈哈大笑,跟着才说,“这是回想起才从前的事情,有时候觉得你跟她很像,有时候却觉得你们……其实很不一样。走吧,我们找个地方喝一杯。”

  我跟他似乎并不是那是分手了还可以坐在一起成为朋友的人,所以我说,“还是算了吧,我明天还有事情,后天就走了,以后有机会我给你卓风一起与你喝。”

  冯科笑笑,无奈摇头,“没想到你我之间竟然连朋友都做不到,卓尔,你还在恨我,是吗?”

  是,我恨他,即便后来他伸出援手帮我们,可我依旧很痛恨他,拆散我跟卓风,折磨我,虐待我,害死了我的孩子,如果当时我也像现在如此狠毒冷静,我估计他现在不会活着。

  好在那以后没有继续作恶,不然我绝对不会手下留情。

  我撇他一眼,转身离开。

  他在我身后大喊,“卓尔,孩子的事情我也一直在内疚,我问过很多医生,的确与我无关,至于感情……我说的没错,我想我是喜欢你,只是这种喜欢不同于爱。再有……对不起!”

  我脚步稍滞,背对着他,远远的看着前方,此时已经黑了天,墓地的灯光很少,昏暗的伸手不见五指,只有天上的月光微瑕,照亮了一方长长的山道,凄美却又有苍凉。

  他又说,“对不起,我冯科这辈子子最对不起的是你,徐娇娇是自杀。”

  一句对不起,就可以换来全部的原谅,我总觉得坏人把我们想的太愚蠢。

  我说,“冯科,坏人应该下地狱,你作恶的不少,只有一句道歉,不足以原谅你,再见!”

  再也不见。

  如果再见到他,我不知道会不会因为愤怒而亲手弄死他。

  前尘往事,我总是将仇恨记的很清楚,以至于当我再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好像见到了当年的他。!

  他那时候总喜欢自己站在这里默默的看着徐娇娇的墓碑发呆,递上三根香烟,站了会儿就走了,我那时候不知道他是谁,他总是很神秘的看着我奇怪的笑,而后转身离开,几次后我们终于说话了,他说他叫冯科,我回去问了卓风才知道他是谁,他是那个与徐娇娇好了好多年的男人,徐娇娇利用他不知道谈成了多少大生意。

  他承诺给徐娇娇婚姻,可徐娇娇却喜欢跟卓风在一起,宁愿被卓风冷漠,推开,依旧死赖着不走。

  我不是徐娇娇,也不是冯科,不懂得他们之间的感情,可凑个这件事上可以看出来,冯科痛恨的是不只是卓风,还有不断杀害他害死的徐娇娇。

  一直以为在很长是一段时间内,冯科都无法明白,自己是爱她还是恨她。

  我与他还是夫妻的那段时间里,他对我好,就对我好,对我坏就对我坏,我一直在想,是否在他对我坏的时候真的将我当成了徐娇娇。(!≈

  可我是无辜的,为什么要折磨我?

  坐在车子上,依旧能看到站在那里的冯科,只是他此时在很远的看着我,高大的身子渐渐地隐没漆黑的天幕下,慢慢消失。

  李哥问我还去哪里,因为明天公司开会,我不得不在今天将全部的事情做完。

  我想了一下,说,“去海边吧!”

  我想看看当年的救命恩人汪洋。

  我的生命中遇到了很多重要的人,可唯独汪洋没有因为仇恨想要害我,即便他自私的想把我留在身边,依旧是在为了我而考虑。

  不知道他现在过得好不好?

  到了海边已经很晚了,夜里十一点,我因为许久没睡好,头痛的厉害,可还是坚持着下了车子,站在海边看着不断上涨的海水,现在想去远处那个岛是去不了了,我只想站在这里远远地看着就好。

  很远处,灯光摇晃,明亮的刺眼,该是海上的指路灯,照的人眼睛有些微微的疼。

  李哥说,“汪洋不在岛上,现在这个时间应该在家里。”

  我一惊,高兴起来,“家在哪里,带我去。”

  “怕是有些不方便了,他才结婚没多久,好像妻子怀孕了,现在需要人照顾的时候,我们现在过去不合适。”

  是啊,很不合适,可我真的很想见他。

  我看时间也不早,“那我们在附近找个地方住下吧,明天一大早再去看他,之后回去开会。”

  “好!”

  我们几个人也都因为时差不对,身体难受着,他们跟着我都出跑也跟累,所以我找了个很好的酒店住下,各自休息。

  这回我是真的累了,才躺下来没多久就睡着了。

  隔天一道早,李哥敲我房门我才醒过来。

  李哥说已经通知了汪洋,我们会过去,现在该走了。

  我连忙洗漱,头发随便扎起来,登上鞋子就出来了。

  我很紧张,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紧张,觉得见到了汪洋我会心情非常的好。

  到了地方,我看着两层的小洋楼,心情大好,站在二楼的那个女人正端着咖啡看着我们,穿着简单,看起来很年轻,慵懒而又惬意。

  李哥说,“那是他新婚妻子,据说是在岛上认识的,也是这里的人,两个相处了两年才结婚。”

  我笑笑,隔空对那个女人点头,这才起身走到大门口。

  汪洋从里面跑出来,身上穿着运动服,跑起来脚步轻盈,还没看到我就脸上带了笑容,在大门口随意输入了密码,大门咚的一声开启,他走了出来。

  我想说话,不想,他一伸手,张开双臂,将我给抱住了。

  “卓尔,想死我了。”

  我笑起来,我也很想他,只是他这样……不太好吧。

  我微微挣扎,提醒他,“你老婆还在楼上呢,你这样不好吧?”

  他却笑着说,“没关系,我老婆知道我以前的事情,再说了,你我都结婚了,抱一抱没关系,叫我抱抱,你可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