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6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576节

  第1223章 还好你没喝酒

  陆少没说什么,佳佳说,“我之前就觉得嫂子有点不对,你说当初肖老大给了她多少钱啊,足够花一辈子的了,可没几年就说没钱了,那时候还去找过我,我说借给她点,陆少没答应,就把这件事告诉了肖老大,肖老大后来去看过去她,给了多少钱不知道,估计也是不少,后来陆少跟肖老大一起喝酒说了这件事,肖老大也不吭声,反正我就觉得这里面的事儿不少。”

  我知道事儿不少,可肖老大不说,我们谁清楚呢,要不是因为桃子出现,这件事我们仍旧被蒙在鼓里,想知道也难。

  陆少还是不吭声,看样是知道不少。

  佳佳揪了他一下鼻子,“你倒是说说看,你肯定知道,说说。”

  陆少哼了一鼻子,看我一眼,又看看佳佳,“我说了你可别打我。”

  佳佳嘶的吸口气,“我打你做什么,跟你有什么关系?啊……不会吧,跟你有关系?”

  陆少点头。

  我跟佳佳同时一惊,看向彼此。

  佳佳坐下来,盯着陆少看,眼睛都要瞪出来了,“说,你是不是给钱了,给了多少,还肖老大管你借钱了,你干嘛不告诉我?”

  他呵呵一笑,无奈摇头说,“其实没多久,就是……就是吧,当初是我代付肖老大去给送点钱,我看一个女人带两个孩子不容易,我说就买点东西也送过去看看她,那天我没喝酒,她喝酒了,哭了很长时间,后来,还要亲我,我吓得跑出来了,之后再没见过她,肖老大还叫我送钱我就找借口再也没去过。”

  我大惊,使劲吸口气,脑袋嗡的一下。

  佳佳倒是表现正常,只叹息说,“还好你没喝酒。”

  陆少一听佳佳这语气不对,他们之间也是因为喝酒才走到一起发生关系,这句话里面透着多少感慨?

  “别介啊,我就说说,你干嘛啊,我知道当时就算是我喝酒了也不会怎么样,我不是那种禽兽的人,你,我去,佳佳,媳妇,宝贝,老婆……”

  佳佳摇头,“没事,就是觉得挺奇怪的,嫂子怎么会是会这样的人。”

  陆少担心的看着佳佳,佳佳没好气的推他一下,“好了,我没事,就是想不明白嫂子怎么会是这样的人,之前看她挺好的,没想真的是之恩直面不知心。”

  陆少说,“这件事只跟你们说了,到了这就彻底忘记了,如果他么和好了我也不会再去见他们,现在分开了也是好事。”

  我们都点头,各有所思。

  嫂子那个人在我们心中都是很好的一个人,没想到隐藏的这么深。

  陆少又说,“其实肖老大早就知道她是什么样的人,可你也知道,他从小到大都不知道什么叫家庭的温暖,可能嫂子给了他这样的感觉吧,并且一直顾及自己的孩子,才会一直想要妥协,再者,之前吸毒的事情也是他心中的一伤疤,叫他一直愧疚,可能他在想不是自己吸毒的话两个人也不会分开,毕竟真是他动手打了人家。”

  这件事我也是有责任的,当初以为是冯科下手,后来才知道是我姐姐,所以因为我姐姐的一己私利导致多少人受到杀害?我,卓风,肖老大,嫂子,还差一点把陆少也牵扯进来。

  我深吸口气,想着,回头去找疯子哥说说姐姐的事情,至少叫他知道姐姐都做了什么坏事,免得他总叫我去原谅她,那个女人,不可原谅。

  晚上,我做了排骨汤去看冯飞,看他这个样子,我是真的挺难受的。

  见我进来,他勉强挑起眉头看我一眼,又耷拉着脑袋垂头不吭声,我都进来,他才轻声说,“来了?”

  我将东西一样一样的拿出来,剃须刀,毛巾,还有一些洗漱用品,以及新买的内衣,我不知道他穿多大号的衣服,问了卓风他叫人去冯飞的酒店拿了衣服过来我才知道,他带来的衣服我洗了之后晒好,也没得换了,就买了新的拿来。

  放好后,我去卫生间打了水回来,拉着凳子坐在他身边,低头看他。

  他躺着,没动,似乎已经没了力气动了,膝盖的疼痛叫他的眉头一直皱着,惆怅的样子十分令人心痛。

  我说,“不用你动手,你躺好就行了,我给你擦脸,剃胡子,顺便给你的头发也洗洗,你躺着不要乱动。”

  他看我一眼,没应声,好像一个玩偶,只有一双眼睛能眨。

  洗好了毛巾,我小心翼翼的挤出来一点肥皂泡泡,擦了擦脸,这才一点点的刮。

  剃须刀他是自己带来的,看样子是不喜欢用电动的那种,可他的胡子也不是很重,用刀子我还习惯,生怕一小小心就画上了他的脸。

  好在他一直没动,不然真的就划伤了。

  这多年,除却他亲吻我的那几次,我们之间最近的一次距离也就是这次了。

  我从来不知道他的皮肤这么好,细嫩的好像小婴儿的皮肤,很白,除却眼底的一点点的痕迹,在他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这个年龄该有的样子。

  剃好了胡子,给他擦了脸,顺便也将身子擦了擦。

  换了水回来,我看他光着上本身,深吸口气,这个人的身材也是好的没话说,他的皮肤很白,不似卓风的麦色的皮肤,看着虽然稍逊了几分,可到底是很有吸引力的。

  人都说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尽管我在这方便不是很伤心,可我还是觉得作为正常男女,我的此时表现是很正常的。

  我有些尴尬的移开眼睛,翻出新的衣服来,给他穿上。

  上衣可以换,可是下身呢?

  我迟疑了。

  他却笑了,“我可以自己来。”

  我舒了口气,不然不知道怎么办好。

  我将内裤找出来,还有睡裤,放在了他床头,愣了会儿,我才转身出去。

  在门口等了差不多五分钟他才叫我进去,我推门进来,衣服已经被他扔进了垃圾桶。

  我蹙眉,其实可以洗干净的。

  他说,“我经常出差,内衣袜子这些都是穿过了就扔掉,带着脏衣服随处走也不习惯,扔了你就扔了吧,很脏!”

  我在家很少洗衣服,卓风的衣服也不叫我洗,我自己的脏衣服都不碰一下,所以说我对男人的脏衣服也没碰过几次,现在他这么说了,我觉得倒是轻松了不少,不然回去了还不好交代,难道要拿给保姆们洗?

  我可做不出来这样的事儿,贴身的衣物都是卓风洗,难道还拿回去叫他洗?

  我心底嘶口气,不禁想,卓风把我惯坏了。

  我收拾好了衣服,又去打了清水回来,想给他洗头发。

  可这怎么洗?

  他躺着不能动,我拿来的不是免洗的洗发水啊。

  我愣了。

  他朝我伸手,“拉我一把,我换个方向躺着,你就可以把盆子盆子放在凳子上洗了。你拉我一下!”

  我重重点头,全身都倚靠过去给他作支撑。

  他尽量不用全身力气靠过来,另一只手撑起床板,半个身子偏移就这样吃力的一点点的蹭过来,头正好放在床边,仰头躺下,“快点吧,腿疼的有些受不住了。”

  第1223章 你别担心

  我很快的洗好,擦干,还用吹风吹好,这才将他扶起来重新躺好。

  因为疼痛,他的眉头痕迹更重了,只眼巴巴的看着我,嘴唇颤了颤,就算是想说什么,也没了力气。

  我铺好桌子,给他的领子下边挂了手绢,放好我做好的米饭,两个菜,一荤一素,还有一碗汤。

  放好,正想用勺子一点点的喂他,他却摇头。

  我看着他,知道他现在痛的还没缓过来,就算是吃也没胃口,可总要吃,不然痛的身上没力气。

  我心痛的看着他,跟他说话,想分散他的注意力。

  “冯飞,这件事卓风说他会处理好,叫你放心,明天晚上的飞机他要回国一趟,将那边的事情处理好,等再回来,对付李寻欢。你别担心!”

  他没应声,只眼神灼灼的看着我。

  我又说,“李寻欢那个人很危险,当初我见到他就觉得将这个人总是居心叵测,亏了你还能跟他接触那么久,好在我们还没怎么吃亏,局面还能扭转回来,再有,当时发生意外,我很抱歉。你救了卓风,卓风很愧疚,已经找了很多医生研究你的病情,相信会治疗好,你就放心吧。”

  他还是没应声,只轻轻点头看着我。

  我继续说,“你放心,这段是见我来照顾你,你的腿……我们会想办法叫你止疼,你,吃点饭吧!好吗?”

  他冲我笑笑,点头说,“我还不想吃,现在,很痛!”

  我吸口气,心痛的望着他,如果可以,真想替他痛,至少我还能打麻药,也不会这么痛苦。

  “卓尔!”

  我挑眉看向他,“恩?”

  “谢谢你!”

  我好奇,“谢我做什么,如果是我替你受了伤,那就应该我谢谢你。”

  “谢谢你照顾我。”

  我无力的吸口气,我照顾他还是不因为他是帮了卓风吗,如果他没这么做,我是否还回来?

  我想,答案已经很明显了。

  他又说,“这件事其实就是凑巧,如果当时换成卓风,他也会帮我。”

  我想是吧,卓风之前帮王威挡了一刀也没含糊呢。

  “冯飞,你吃点吧,我喂你。”

  他还是笑,半晌才说,“好!”

  我拉他坐起来,碰到了他的下巴,薄薄的嘴唇,有些凉,很软,我顿时心惊了一下,吃惊的看着他。

  不过是巧合碰到,为什么我会这样的在意,并且很明显,在我心中,是有些……异样的感受的。

  他似乎注意到了我的不对,却没挑明,伸手说,“我自己来吧,你吃了吗?”

  我点头,“吃过了,家里孩子们多,跟着他们一起吃的。”

  我的三个孩子,加上陆少的两个,五个孩子在一起闹的跟菜市场一样,除了玩就是吃饭了,都是大事,自然要好好的准备准备,尤其孩子们喜欢凑热闹,见谁不吃了就起哄都不吃,所以每次吃饭都坐满桌子人在一起。

  卓风还说,这可真热闹,吃饭都比平时多吃了两碗。

  想到晚上的这顿饭我不禁笑起来。

  冯飞突然问我,“想什么?”

  我一怔,不想自己竟然走神了。

  我不好意思的说,“就是想到了之前的开心的事情,我跟你说说吧!”

  我说了孩子们的天真,童言无忌,逗得他也跟着笑起来,脸上的笑容多了,吃饭也顺利了许久,吃关了他也放下了碗筷,说,“很好吃!”

  我说,“我做的,味道不是很好,卓风晚上着急出去,所以没来得及做,下次叫我妈妈做,她做的很好吃的。”

  冯飞说,“我只想吃你做的。”

  我收拾碗筷的手僵了一下,点点头,没应声。

  收拾好了坐下来,给他切水果吃。

  他就那么看着我,我偶尔抬头看他一下,立刻低头,不想跟他那样浓烈的眼神交汇,不知道我在还怕什么。

  许久,他说,“你回去了吗?”

  我说,“是啊,回国了一趟,你不是知道的吗?”

  他点头,恍悟,“是啊,我给忘记了,最近脑子里面只有一种想法,就是能睡着,不过起来了就好了,我想我能睡着了。”

  痛的他已经很久没合眼了,吃饭也不及时,这样子会没体力的,那手术会更痛苦。

  我想先叫他好好恢复几天,医生也说需要恢复体力,顺便想想办法找一找如何能够叫他麻醉,至少不因感受到疼痛就可以。

  可即便在科技如此发达的此时,依旧无法找到更好的办法。

  我说,“你是什么时候知道自己麻醉药剂过敏的?”

  “小时候,那时候我……七岁,冯科跟我打架,我摔破了头,他掉进了游泳池,他昏睡了三天,我也昏迷了两天,后来是在在缝合的时候疼醒的。呵呵,小时候顽皮,现在想想,挺逗的。”

  我没应声,想到冯科,也是个打架的狠角色,据说他念书的时候还拿过跆拳道几等奖的,只是后来因为工作而没在接触了,可也没有荒废,闲下来就回去锻炼锻炼。

  冯家兄弟很多,可是冯家出事后,冯家也四分五裂,彼此之间也很少往来,现在在商界还算可以的也就只有冯飞了。

  卓风说冯飞是个懂得审时度势的人,知道什么时候结交什么样的朋友,他能够跟冯飞这样的人做兄弟也算是幸运的事情,就算两人之间发生过不愉快,也不会怪他,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依照他的立场,他没做错任何事。

  我笑笑,问他,“你恨我们吗?因为我们冯家才会变成现在的样子,除了你,好像所有的人都不行了吧,据说你弟弟汤姆已经吸毒入狱了。”

  他怅然的笑笑,“都是咎由自取,自己的路是自己走的,成为什么样的人跟敌人没关系,跟自己有关系,是他们不自量力,并且我父亲,呵呵,你也见过了,迂腐,老思想,传统。但凡是跟传统沾边的人最后的结果都不好,他就是其中之一。但是冯科……我想他还是太幸运了。”

  按照我现在脾气,当年的冯科我会直接叫他送命,却不是还能活蹦乱跳的经营自己的工厂。

  我说,“回国在墓地我看到了冯科,他去看徐娇娇。”

  冯飞深吸口气,点头,半晌才继续说,“那个女人……死有余辜。”

  我惊了一下,看向他。

  他却继续笑笑说,“自杀不是一次两次,之前跟卓风也闹过自杀,卓风看的紧,在后来分手,她自杀跟卓风也没关系,可是我相信她自杀主要原因不是感情。一个从小就不知道什么是爱的人,是不知道如何爱别人的,那种家庭,注定了她的悲惨,或许自杀是最好的结果。你……还在自责吗?”

  是啊,我当年就在自责,以为是因为我当年耍脾气叫卓风去找我,没能几时回家才叫她自杀,即便火来事情调查清楚我依旧有些想不通。

  我说,“或许是吧,只是我在不想去看她了,想起以前的事情我总是很难过,徐娇娇对我好的时候和好,对我不好,又打又骂,那段时间过的很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