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7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577节

  第1224章 只想安慰你

  冯飞突然伸手,有些凉的手背触碰到了我手腕上。

  我一惊,缩了回来。

  他却笑了,说,“我现在做了什么,只想安慰你。”

  我舒口气,没应声。

  他又说,“时间不早了,回去吧!”

  我看时间还早,卓风也没在家,家里都是孩子,闹得厉害,想睡也没睡,我说,“还是再陪陪你吧。”

  不想,接下来我们就没话题说了。

  我安静了坐了会儿,实在没意思,想着给找本书看,我拿了本我书店的书过来,可是一直没时间看,才拿出来,冯飞就说,“你走吧,书给我留下,早点回去,免得他担心。”

  才晚上七点,我回去了也是没事可做,不过留下来也没什么价值,还打搅他休息。

  “那好吧,你有事给我打电话,睡不着的话也可以给我打电话,并且还记得……恩,晚上的止痛药不要忘记吃了。”

  他笑笑,接过我手里的书,对我摆摆手。

  我起身抓着包打算走,他突然叫了我一声,“卓尔?”

  我停住,转身回头,“恩?”

  “如果不是因为我救了卓风,你还回来这里照顾我吗?”

  这个问题还用问吗,我不想跟他牵扯不清已经竭尽所能的叫自己不跟他扯上任何关系了,怎么可能我来照顾,这次来还是卓风叫我来的。

  我吸口气,没说,实在是没办法回答。

  他说,“我知道了,你回去吧,明天我想吃西红柿炒蛋。”

  我说,“好!”

  开么出来,关上病房的门,我没急着走,坐在外面的长凳子上愣神,想着冯飞刚才的样子,捂着心口,我这里很痛,真的很痛,我担心他,这是我无法骗自己的,我知道自己在乎什么,也知道自己需要什么,可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的担心他,真的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我想,是因为多年的朋友关系吧?

  出来后,我叫李哥开车带我在周围转了转,最后才一家酒吧停了下来。

  他跟我一起进来,拉着我坐在里面的卡座上喝汽水。

  这里的汽水很纯,不是特别的甜,味道很好,我喝了一大口,从喉咙里面往外面冒冷气。

  李哥说,“冯飞现在怎么样?”

  我摇头,“不是很好,痛的他一点精神没有,勉强吃了点东西。”

  “哎,光吃止痛药也不好用,我记得之前他也受伤过,可那个人遇到了事情喜欢瞒着,谁知道他会这样体质,这可受罪了,卓风说如果实在不行就打吗啡,一定量注射下来会舒服一些,可担心出现医疗事故,医生说还是保守治疗比较好,现在不担心膝盖修复后出现任何后遗症,就是担心他挺不住了,这要是手术中疼的挣扎,那就完了。”

  怕的就是这个。

  我心痛的皱眉,又喝了口,胃中翻出几个饱嗝出来。

  李哥默了会儿,又说,“国内的事情卓风在叫人做了,汪洋现在医院,上午的时候说是半夜起来要自杀,好在当时咱们的人守在外面,不然发现迟了就完了,自己不知道藏了多久的刀子,割破了脖子,血水染红了床单。”

  我大惊。为什么都没有人告诉我,卓风也没说啊,我才回来他就出事了,汪洋的病这么严重了吗,还是因为是我去看他才会这样的?

  李哥又说,“现在没事了,人吃了药,还算稳定,抢救过来了,卓风说不能等了,要尽快把人弄过来,已经去安排了,哎……”

  千言万语,最后只换左一句,轻声哀叹,我无比惆怅的难受起来。

  三个男人,我爱的,爱我的,离不开我,可我只有一个,如果我能分身,我一定不会看着他们都难过,可我爱的是卓风,我需要的也是卓风。

  至于冯飞,汪洋,我只能辜负,可是……他们不能因为我断了性命。

  当初谢晶晶说我这样的心里就是人渣的表现,可我有什么办法,难道看着他们知道你就这样闹下去?

  我做不到!

  “李哥,作为旁观者,你说,我该怎么做?”

  他喝口饮料,跟着才说,“没辙。卓风那边也是为难,看着自己的妻子被两个男人这样追,子那里一定不是滋味。可问题就是,冯飞是他的好兄弟,救过他,不止一次。那汪洋呢,还是你救命恩人,难道他就因为两个人对你有想法,就直接把人弄死了?做不到,换做任何人都做不到。可也不能看着人出事不是,汪洋那边等病情好了就没事了,至于冯飞这里,的确是麻烦了些。哎……走走再看吧,冯飞到底也有自己的私生活,不会死缠烂打,只是时间问题。”

  我一个头两个大。

  别人看到清楚这件事的弯弯绕绕,可也束手无策,换做谁能做得两边都不伤害?

  我不是圣人。

  喝光了两杯汽水,才起身离开。

  到了家里已经九点多了,卓风还没回来,孩子们全都睡下了,陆少跟佳佳正在饭厅喝酒,面前只有一盘子花生米,两杯红酒,这吃法,还真特别。

  我们进来就看到这样奇怪的场景。

  佳佳的眼睛红红的,陆少垂头,一脸凝重。

  听到声音,两个人同时抬头看过来。

  佳佳冲我招手,“卓尔,过来,陪我喝一杯。”

  我走过去,坐在她身边。

  卓风坐在了陆少身边。

  我们互相看对方一眼,眉头双双皱起来,不明白这是怎么了。

  陆少喝光了一口酒,才说,“开心就是诚心的。”

  上次的事情后开心离开了,走的时候招呼没打,我们也没去追寻,以为她自己想通了就不会再回来了,谁想到着身体养好了又卷土重来,实在叫人费解。

  我问,“她做了什么?”

  佳佳吸了口鼻涕,“开心说要跟陆少复婚,孩子她来养。”

  卓风气不过说,“混蛋!”

  陆少哼了哼,“明知道我这人心软,见不得女人受苦,她还把自己造成那副德行来见我们,跪着求我们。你说,佳佳能受得了吗?”

  开心跪下来祈求?

  佳佳又说,“就算是故意的,可你认为她不是真心的吗?”

  事情还是回到了原来的位置,一个想要留,一个想要走,一个手足无措,一个一心离开,折磨的是三个人。

  “我走,我走还不行吗!”佳佳仰头喝光一杯红酒,呛得鼻涕跟泪水双双流。

  陆少急了,眼珠子瞪圆了说,“你跟我玩呢吗,说走就走,我不准你走,她爱跪着就跪着,我们躲开还不行吗?她说爱我,跟我有个屁的关系,我爱你,我爱你,佳佳。”

  佳佳一怔,瞬间哭声放大,雷声震天。

  我抱着佳佳劝说,可哭声没停住,反倒叫她哭的更加伤心。

  卓风拉我上楼,楼下留下两个人,隔着房门还能听到佳佳的抽噎声。

  后半夜,隔壁传来了床头撞墙的声音,伴随着微微喘息,卓风翻身抱住了我,吸口气说,“瞎折腾,半夜不睡觉。”

  我笑笑,听着声音难为情,可也高兴,两个人这是又和好了。

  第1225章 刻薄

  隔天一早,开心却找上了门。

  我觉得,一个女人应该活的有点尊严,可偏偏很多女人在得到了尊严后又想着放弃尊严,我实在不懂这个脑回路。

  开心从前是多么高傲的一个人,现在却活成了这个样子,死纠缠不放难受真的好吗?

  最主要,陆少现在已经做出了选择,如果说陆少跟佳佳没在一起,那好说,两个人情投意合,就和好了就是了,问题是现在陆少已经不喜欢开心了。

  之前的事情虽然说跟开心也没多大关系,可怎么说都是开心的错,她因为熟悉我们每个人,将这些信息说了出去,邪教那边才会对我们一个个下手,好在我们还击的及时。

  人啊,做了多少对我们好的事情,到最后做了一件错事那就全盘否定了原来的好。

  开心坐在客厅里面,吃着我给孩子们切好的水果,看我们一眼,继续吃。

  她现在胖了不少,整个人看起来也比之前精神多了,就是看起来没了以前的那种气质,瞧着就很不受欢迎。

  卓风拉陆少出去,佳佳也在楼上躲着,那这里就只剩下我了。

  我来也是想透透她的口风,想知道她到底想做什么,如果真的是因为想跟陆少和好,我觉得还真有点不太正常。

  我说,“开心姐姐,你来也不打个招呼,好叫我们准备饭菜,你现在来是……”

  她斜了我一眼,才说,“我不打招呼就不能来了吗?其实……哎!卓尔,我来也不是诚信找事儿,就是觉得有些事情真该彼此信任才行,之前的事情要不是我给陆少送信,你说现在我们该是什么样子?”

  该是什么样子?好像是听陆少说开心给我们送信来了,可我们都没当真啊,毕竟那时候都在忙着手头上的事情,没心思打理她,以为她是找借口自己回来继续闹呢,谁想到还真是想要帮我们?

  我笑笑,“开心姐姐,你之前给我们送消息我们感激,但这跟你继续来这里骚扰陆少是没关系的事情吧?”

  她呵呵一乐,“是吗,那你以为呢?我回来就是骗吃骗喝来了?”!

  开心说话还真是越来越刻薄了,刻薄的叫人没有办法接话茬。

  我没应声,是有点生气的,可看她现在样子,也知道生气没用,只好忍着。

  她坐着不走,我就陪着,可她在这里一天佳佳就不下楼,也实在是难办。

  我说,“开心姐姐,直接说了吧,你回来到底要做什么?”

  她挑眉看我一眼,扔了手里没吃完的水果,擦干净手才说,“没什么买就是想跟陆少和好,我的目的很明确,就这么简单的一件事,不可以吗?你也知道,我开心这么多年风里来雨里去的实在是走的太累了,人到中年,我现在就想安安静静的找个好男人嫁了,可我千挑万选,还是觉得陆少跟我最合适,并且他对我还不错,不管我是否爱他,都不影响他爱我啊。”(!≈

  我一口气没上来,被堵了回去。

  她还知道当初她就是不爱陆少才这样的啊?不爱陆少干嘛回来,这不是诚心捣蛋吗?

  “开心姐姐,你也不是小孩子了,有些事情不需要我们来跟你讲道理,你也说了你不爱陆哥,那你还回来做什么?从前陆哥爱你也是从前的事情,跟现在没关系,爱一个人总会发生变化的,懂吗?”

  她哦了一声,跟着问我,“那你的意思是卓风以后也不会爱你了?”

  这个还说不准,其实哪有什么恒久不变的爱情,感情再深刻,也未必就能一直都到尽头。

  我说,“如果卓风有一天告诉我他喜欢了别人,我肯定也会接受并且安静的离开不纠缠。开心姐姐,爱情是难能可贵的,你不需要那是你的事情,可子啊婚姻里面没有爱情是无法维持婚姻的。之前你跟陆少的那段婚姻才维持了几年就走到了尽头,最后你走的那么决绝,可有想过陆哥的感受?再者,你可知道陆哥当时是受了多大的打击,又是如何从这份伤心中走出来的,再后来他意识到了自己真正需要的人佳佳,才调转方向去追求,作为前妻对你,该祝福,就算做不到祝福,也该知道远离。难道因为觉得陆少跟你很合适就要死缠烂打破坏人家的姻缘,你觉得你会得到什么好结果?即便你最后抢到了陆哥,那你会幸福吗?那么容易就被你抢走的男人就不会被别人抢走吗?”

  她一怔,脸色有些不悦的看向我。

  我没理会她脸色的警告,继续说,“陆哥躲开了,佳佳姐不想见你,现在大家都不想因为这件事再发生冲突,你该理解吧?为什么还要拼死在这里面寻找不痛快?”

  “开心姐姐,你也该懂得这里的道理,我知道你心又不甘,可这不是你必须留在这里的理由,你清楚自己需要什么的,这多年你都过来了,为什么突然就糊涂起来了?需要钱我们给,需要房子我们给你买,车子还有什么?我们都可以给你,你帮助我们的事情我们都急着,可这些不是你继续留下来骚扰陆哥理由,过去的就过去了,何必揪着不放呢?开心姐姐,过去那个拿得起放得下的人去了哪里,啊?”

  她紧咬住嘴唇看着我,眼睛里面有盈盈水雾。

  我知道她不是坏人,这是经历了这么多最后看到我们都成双入对,她有些孤单了,人到了一定年龄就是如此,可这不是她胡闹的理由啊。

  “开心姐,你该知道现在陆哥对佳佳多好吧?与之前对你多好比起来哪个更好一些?”

  她蹙眉。

  “你该明白我说的意思。”我不是真的想进行比较,只是人在责任跟爱情面前比较起来,哪个会更加用心一些呢?

  她说自己不爱陆少,可是陆少当年就真的爱她吗,那里面没有一种责任的成分在内?

  我说,“开心姐,你想不通的话可以直接跟佳佳比对,一件一件的说,你看看陆哥到底对谁最好。你该动我的意思。”

  她轻轻吸了口气,眉头皱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