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8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578节

  第1226章 谁告诉你我会离开你们

  开心一直没吭声,我又说了很多,直到口干舌燥了才停下来,我倒了杯水,给她也松开一杯。

  她没接,低头看着水杯,半晌才说,“卓尔,你长大了。”

  是啊,我都多大了,在他们眼中我还是个小孩子,可我已经三十了。

  我说,“开心姐,你当年做的多潇洒,一直是我敬佩的人。”

  她呵呵一笑,摇头,“那不是潇洒,是没有爱情,我是一只浮萍,走到哪里都一样。其实这样≈ap;14225;,真的,很不好。可是这件事……我还要再想一想,陆少是否对我一点感情都没有,可不是你我说的清楚地。”

  看来,我是白说了一早上了。

  她离开后佳佳才下楼,红着眼睛,身边的两个孩子也被吓得一脸的紧张,抓着佳佳的手不放开。

  佳佳坐下来,猛吸口气才说,“我都听到了,卓尔,谢谢你!”

  我摇头,“不客气,是我应该做的,只是现在看来开心还是要再来的,我只担心她下次来就直接骚扰你们了。孩子们也还小呢,这件事不能影响他们。”

  “放心吧,没事的。”

  佳佳低头看孩子们,轻轻抚摸他们的脑袋,惆怅的眉头都皱了眉头起来。

  我说,“佳佳姐,你还是跟陆少好好说说,最近是躲开还是直接找开心谈谈,这么避而不见也不是办法啊。”

  她嗯了一声,没多说什么,安静的坐着,偷着低头抹泪。

  我给卓风打电话,想叫他早点回来,这件事就这么晾着也不是个事儿,总得想个办法才行,并且开心都说了还会再来,我就担心她做出什么伤害彼此的事情。

  卓风带着陆少去了公司,两个人在那边喝茶,说晚点回来,叫我们等他们吃晚饭。

  我看时间还早,晚饭要晚上,那剩下我们也不想做了,我把孩子们扔给保姆们,拉着佳佳出了家门,在市内随便逛了一圈,最后去了附近的餐厅吃。

  才坐下来,佳佳就有些着急的问我,“卓尔,如果开心真的跟陆少和好了,我想留在瑞士,就算他们也在瑞士我也不会走了,我想好了,为了孩子们的将来,我不能再回去,现在这边的成绩才追上来,要是回去了那白上了那么多补习班了,这边教学质量很好,我不想叫他们输在起跑线上。”

  如果是我也会这么做,当妈的都是为了孩子着想,就算没了爱情没了家庭,也不能没了孩子。

  父亲作为男人没经历过生育的风险,自然没女人更加爱孩子,所以大多都是两口子离开后孩子留给母亲,父亲作为消失的成员继续成家,有些好的还能管一管自己的孩子,有的就当做那个父亲是死的,等到老了回头还继续找孩子要养老费,简直是禽兽了。

  可陆少不是禽兽,也是个爱孩子的人,他还深爱着佳佳,所以佳佳担心的事情不会发生。

  “佳佳姐,你现在要做的是好好保护自己,争取得到自己想要的幸福。”

  佳佳却摇头,“争抢过来的人我不想要,要了也还会被别人抢走,所以我觉得还是顺其自然吧!”

  我无奈蹙眉,看着她的样子,想这也是好事,至少不用那么伤心难过吧。

  想到我很多年前为了能够跟卓风在一起,委曲求全的委屈自己,受尽折磨,我得到了什么好处呢,还不会浑身伤痛,幸运的是我没选错人,卓风一直站在我身边,才没叫我的一片心意白费。

  可自己受了多大的委屈,我是命大,要不早死了。

  “佳佳姐你能这么想真的很好。”

  她苦涩的笑笑。

  即便不这么想又能如何,三番五次受到这样的伤害,佳佳已经做的很好了,她还要带着孩子,还要照顾家庭,实在不容易。

  我想,我还是帮帮她吧,晚上单独找陆少聊一聊,至少该叫佳佳不那么担心才行。

  晚上回来,我们还没进门就听到了孩子们的哭喊声,孩子多了也是闹,可听着声音有些不太对啊。

  我们飞奔进来,很远,就看到开心在拉车佳佳的大儿子。

  佳佳扔了手里的包就进去,扯过开心狠狠一拳头揍了上去。

  开心哪里经得住这么一拳头,当时鼻孔流血,整个人摔在了地上。

  我把佳佳拉开,叫保姆们带孩子走,现在卓风跟陆少还没回来,我没理会地上的开心,直接给卓风打电话问他们在哪里。

  他说在路上,半小时后就到,我说开心来闹事,佳佳把她打了,你们现在就回来。

  卓风那边静默了片刻说十分钟后。

  我挂了电话这才去把开心拽起来。

  她只吐了口血水在地上,跟着笑起来,却满脸的悲凉。

  我看她的样子,真是心疼又无奈,可也没有办法。

  “卓尔,我开心也有今天,真是好呢,呵呵……”

  都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现在看来还真是这样。

  她可怜,也可恨,自己有今天这样的结果难过不是自己作的吗?

  我说,“开心姐,你还是早点离开的好,你该知道我们现在多么都不欢迎你,你为什么还要来这里找事?孩子那么小,你那么拽他会出事的,并且你也吓到了孩子。”

  佳佳过来,指着她的脸问她为什么这么对她的孩子,并且激动地大叫着说,“如果我孩子出现任何问题,我现在就弄死你。”

  我拦着佳佳,她气的浑身发抖,眼珠子都红了,盯着开心看了许久才一转身坐在了沙发上。

  开心说了叫我们觉得又可笑又无奈的话,“我以为孩子很好,我可以过来跟他们联系联系感情,谁知道他们骂我,呵呵,骂得好,还要打我,佳佳,你教育出来的好儿子。”

  我一怔,不相信的看着佳佳。

  佳佳眉头皱起来,显然也是被惊住了。

  孩子骂人还动手,不管开心做了什么孩子都不应该这么做。

  开心又说,“骂我是小狐狸精,说我是婊子,你看看,这里是谁咬的?”

  她把袖子撸起来给我们看,手腕上硕大的一个牙齿印,惊得我们都愣住了。

  佳佳起身去把孩子拽了出去,伸手就要打。

  我拦着,拉着被吓坏的小孩子出来,蹲下身看着他,他哭的很伤心,眼睛都是红的,揉自己的眼睛,哭的一抽一抽的。

  “你告诉阿姨,你刚才都做了什么?”我耐着性子问。

  他抽噎了好几声才说,“我说她是臭婊子,咬她了,因为她每次来都叫我妈妈难过,我们不想看着妈妈跟爸爸分开。”

  “啪!”

  我一个没拉住,孩子被拽走,眼瞧着巴掌落下来,跟着就听卓风低吼,“做什么?”

  卓风拉开了陆少,陆少却依旧满脸怒气,瞪着孩子大叫,“谁告诉你我会离开你们,又是谁教你们骂人的话,啊?”

  第1227章 这件事,怪我

  孩子大哭,哪里还能说话了,我抱走了孩子藏在屋里面。

  佳佳进来也无奈地看着自己地孩子,她倾注了全部的心血的宝贝却学会了骂人打人,如果不是父母给他们造成的影响那这是从哪里学来的?

  佳佳抱着大哭不止的孩子叹气,“这件事,怪我。”

  不能说怪谁,只能说,这件事,大家也都是无可奈何。

  我说,“佳佳,现在不是怨恨谁的时候,你看着孩子,我出去看看。”

  外面,卓风安静的坐着,眉头紧锁,开心坐在对面,背对着我,看不到她脸上的表情,陆少在房间里面气的徘徊,整个人就跟刺了屁股的猫一样,上蹿下跳。

  “你说,你来这里做什么,啊?做什么?我们这里不需要出现,知道不知道?开心,你走了,就走了,干嘛还回来。你说你都跟我离婚了,还回来搅合我们做什么,我跟佳佳哪里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情了,你说!”

  开心不应声,只轻叹一口气。

  陆少转了两圈才才坐下来,问开心,“你到底是真的爱我还是还想来害我,当初我追你到国外,你就说不爱我,我当时就死心了,后来你为什么还来招惹我,再后来,你帮了我们,可我们知道你是另有所图,你就是想利用我们叫你逃离你不想要的婚姻。

  其实真正的问题出在你这里,是不是?你开心压根不适合任何婚姻,可你不甘心,你总是想着要找到自己的真爱,却发现,你这个人只爱你自己,所以开始你跟张博远离婚后又转身来找我,你以为我才是你的真爱,后来发生那种事情是张博远叫人做的,跟卓风没有任何关系,你却非要引导我们那件事是因为卓风而起,所以我跟卓风杀了他们,你满意了?呵呵,你的病好了,跟我结婚,我以为你能跟我过好日子,你也想过要生孩子,是因为你觉得这样的生活挺好,可你发现,我们婚后远不是从前恋爱的时候的那样,你又开始想离婚。

  当时你怀孕的时候我不知道,你自己就知道吗,你非要留住孩子跟任何人讲过吗,我说过你不能生育,你为什么不听,现在来找我们,你想过我们的感受,啊啊?开心,你该放手了,我们现在过的很不好,你没发现吗?佳是我追求了半辈子才找到的好女人,我非常的珍惜,我们有了孩子,有了家庭,我陆豪现在不想看到任何人破坏我们好不容易建立起的幸福。

  我给你两条路选,一,现在就滚,越远越好。二,你不走,可以,我送你走,至于你是生是死,跟我无关。我陆豪自从出道那天开始就说过不打女人,并且会对任何一个对我好的女人负责人,可你开心,我再也不会这么做,我也不会再当你是我的前妻,我们再没任何关系。给我滚!”陆少一口气说完,起身摆了摆手,门口的人进来,一人拉着开心的一条手臂将她从沙发上拖了下来。

  开心尖叫的声音像是被人踩到了尾巴的夜猫,整个身子跳了起来。

  我紧张的跑上前,想要劝说,卓风过来拉我。

  陆少也说,“卓尔,你别管,这件事我不想再叫任何人插手了,这是她自己找到。”

  开心被拽走了,路上还丢了两只拖鞋,孤零零的躺在地摊上,看着有些可怜。

  我看着身边的卓风,再看看陆少,两个人脸色都不是很好。

  过了许久,佳佳拉着已经不哭闹的孩子出来了,那孩子也算是懂事,见到了陆少就说,“爸爸,我错了。”

  陆少一点头,招手,“过来。”

  小孩子跑过去,抱住了自己的儿子,无奈的叹息,“我不会离开你们的,知道吗?不要听别人乱说话。”

  小孩子虽然还小,可也知道什么叫真话什么叫假话,指着厨房的地方说,“有两个阿姨在里面聊天,我爸爸会跟那个阿姨走,我才害怕的,我去找那个阿姨理论,叫她不要带走我爸爸,她说也会把我们带走,叫妈妈离开我们,我生气就咬了她,我说她是婊子,是跟那里面的保姆阿姨们学的。”

  我一怔,直接怒了,走进去,看一眼,两个保姆正凑在一起看着我们,看她们的脸色,不用多问也知道是她们两个说的。

  之前我妈妈就说有两个阿姨喜欢背后说人闲话,叫我们不要叫她们知道太多我们自己私生活的事情,我还没太在意,以为都是从国内带来的阿姨,在这边也都算是家里人了,怎么就能说这样的话?

  可现在看来,还是我把人的心想的太好了。

  我直接过去拽着两个人的头发,将她们拉了出来,告诉佳佳,“叫孩子们进去。”

  陆少也走过来,看她们一眼,卓风过来扯开我的手,低声说,“出来再说,动手没用。”

  我不动手难消我心头之怒,她们私底下随便怎么议论都没关系,别叫我们知道,不管我们的事情多么见不得光也不是她们顺嘴胡说八道吓唬小孩子的理由。

  我被卓风扯开后还是人踹了一脚,这才出来。

  坐在沙发上我双眼都是怒火的看着她们。

  她们也不吭声,只垂头看着地面。既然知道自己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那之前为什么不好好想想这样的事情在我这里是绝对不允许的呢?

  我说,“你们是我从国内带来的,这么长时间了,我也当你们是亲人一样看待。工资给的多,我还给你们的孩子们托关系找了好学校,甚至在国内还给你们上了养老保险,我待你们不错的吧?”

  她们还是不说话。

  我也不指望她们能说什么,只继续说,“有些时候我就不明白了,都知道嘴巴不能乱吃东西,可为什么一定要乱说话呢。我这个人哪里都好,就是见不得有人背后说闲话,我说过,你们只要不说三道四乱嚼舌根胡说家里的事情你闷掉任何要求我都会满足,可你们呢?你们都做了什么?那还在才八岁,正是什么都懂却又不懂的时候,就素啊你们本不知自己的这个劣根性也该避开孩子们,知道吗?现在好了,这件事会给小孩子们留下多大的心理阴影,你们知道吗?”

  其中一个年纪差不多四十岁的阿姨说,“卓总,对不起,我们当时也是气不过,开心那个女人,哎,对不起,我们以后不这样了。”

  还有以后?

  我冷笑,“没有以后了,你们从哪里来就到哪里去吧,我现在就叫你们收拾东西走,手续下午就能办好,至于我给你们的有待,也不会再有,不过我还是要提醒你们,我不指望你们对我感激,说什么好话,只要你们记住了,别再继续嚼舌根,你们家里还能安生了,可如果还听到你们随便乱说,那就不要怪我心狠手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