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9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579节

  第1228章 回头再联系

  两个人还想跪地求饶,哭声没出来,就被陆少的人给拽走了。

  房间里面安静下来,可我的心却不安静了。

  我说,“陆哥,这件事是因为我没管教好,孩子吃了苦头怨我,你有怨气冲我来吧?”

  陆少摇头,轻轻吸口气,“不怪你,孩子们……我觉得打人骂人都是天生,他们小时候都是佳佳在带,佳佳可是从没骂人或者在他们的面前打人过,现在却突然这样,不是一时兴起,而是性格决定的,孩子教育不好使我的责任,跟你没关系。开心这边我来做,她不会再来了,也叫你们好好安生的过日子,我跟佳佳先回去,回头给你们消息。”

  我起身追过去,还想再说什么,陆少轻轻拍我肩头,“好了,没事,回去吧,我们自己家里的事情,不能一辈子都靠你们,回去了,回头再联系。”

  佳佳一步三回头,她是不想走的,佳佳说喜欢跟我住一起,总觉得像是一家人一样亲切,这样不会叫她觉得孤单。

  可现在不走不行了。

  到了门口,佳佳说,“我们回去自己解决,回头给你们消息,卓哥这边还在忙着王威的事情呢,你们有的忙了,有事打电话吧,回去吧!”

  孩子们也互相道别,依依不舍。

  其实都在一个城市,可实在是因为太忙彼此见面的机会太少,觉得彼此这样的分离显得尤其的重要。

  送走了陆少一家子还有两个保姆,这个家好像瞬间安静了不少。

  妈妈站在门口抱着喵语看着我们。

  喵语一张巴掌大的小脸上满是不高兴,见我们进来了,裂开嘴巴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卓风快走一步抱住了她,安慰着,两个人进了房间。

  妈妈拉着我出来,坐在院子里面的长椅上,互相看着渐渐暗下来的天色发呆。

  许久后妈妈说,“有时候看到你就好像看到你爸爸,你们两个人的性格很像。”

  我笑笑,没说话,不知道要从何说起,我没见过我爸爸,只见过几次照片,许久不拿出照片来那记忆就有些淡了。

  我时常在想,如果我爸爸在的话,是否也想卓风心疼喵语这样心疼我。

  可那些都成了幻想,永远都体会不到。

  “妈妈,你们在一起的时候也经常吵架吗?”

  妈妈笑笑,“吵,你爸爸比较倔强,喜欢一条道跑到黑,就算撞了南墙也不知道回头,什么时候回头啊,那要看他心情,就是那么个有些蠢笨的人,可人家在学术方面很出色,每年都会发表很多学术论文,在学校是数一数二的老教授,比你二叔还厉害。”

  我笑笑,想爸爸的轮廓,慢慢的在脑海中描绘他的样子,可到底是空想,总觉得描绘不出来具体的细节。

  我许久后,妈妈又说,“你爸爸那个人就喜欢搞一些小研究,整天没事就自己关在小房子里面不出来,我去叫他吃饭也不吃,刚开始他还回应我,后来就说我烦,都不搭理我,我出去好几天都不知道。后来我也伤心了,直接走了,报了旅行团,走的第三天,他报了警,说我失踪了,还刊登了报纸,后来我被警察找到才知道这件事,回到家看到你爸爸扔了自己所有的小东西,安眠药都准备好了,呵呵,我以为他是因为担心我睡不着,后来才知道是因为他在等警方的消息,如果确定我找不回来了他也不活了。哈哈……”

  妈妈哈哈大笑,眼角的皱纹都深了几条,我看着心情也好了不少,跟着妈妈笑了起来。

  笑够了妈妈继续说,“打那以后他就变了,给我做饭,洗衣服,收拾家里,晚上给我洗脚,我说是这辈子苦了我了,如果不是知道失去我后他也没办法活下来也不知道醒悟,当时才四十岁,你那时候失踪了很多年多年了,赵启也在狱中,我们两个人相依为命,他自然珍惜我了。后来赵启出来,他整天不吃饭,说是看到那个不争气的儿子就胃痛,我们都是大学教师,却教育出来个进监狱的孩子,实在是自己也脸上无光,我们检讨了很多次,到底是赵启自己的原因还是我们的教育方式有关系,我们自认为自己的教育很好,可谁知道赵启那孩子天生就是个坏蛋。”

  的确是,有些人天生的基因里面就带有很坏的品质,就算是父母再好,也无法教育出好的孩子来。

  难道陆少的长子也是那样的人吗?

  我蹙眉问妈妈,“妈妈,你到底想告诉我什么?”

  妈妈呵呵一笑,轻拍我肩头,“到底是我跟你爸爸的女儿,就是聪明,一点就透,没错,我是想告诉你点事情。我是说,喵语她……我觉得她天生就是个做事狠的孩子,我这么说,你肯定会恨我,怨我,可她是我带大的,我知道,我最了解。陆豪的那个孩子说的那番话,我听喵语说过,我告诉过喵语以后再也不能说,她说记住了,可还是会背后跟孩子们一起玩的时候说这些,的确,保姆们喜欢背后嚼舌根,可这些话可不是保姆们说出来的。”

  我大惊,可打人不说小孩子就怎么会说呢?

  我不懂的问妈妈,“妈妈,就因为你听喵语说了这写话你就断定她是天生坏孩子吗?”

  “倒不是说她是天生坏孩子,而是觉得喵语以后会是一个比卓风还要阴险的人,我很担心。”

  我……

  我哑口无言,我知道妈妈的担心因为什么,更知道妈妈这么说也是为了我,可这叫我怎么接受呢?

  “妈妈……你,我,这件事我需要缓一缓,我有些不太相信啊,妈妈。”

  “傻瓜,不用相信,你只要带着喵语几天就能知道,她做事很不一样,真的,看着可爱吧,她背后自己带着的时候不是这样,我观察了很久。我以为喵语是被小时候的几件事吓到了,造成的心理扭曲,可时间久了我发现,其实她这是随了她的爸爸卓风。只是卓风有一点好,他还知道爱护一个人,分的清楚什么该丢,什么该得到。可喵语……不是妈妈吓唬你,也不是妈妈不喜欢喵语,就是因为太喜欢了,才想提醒你好好做准备,不管是否教育的好,我觉得喵语将来都会叫你们失望,那个孩子回事一个很了不得人物,我的说话明白吗,人物,不是好人,是坏人,比卓风更厉害,比陆少要狠毒。你……带她几天就知道了,这件事不要告诉卓风,你自己去慢慢理解。”

  这件事实在是吓到了我,妈妈的话就像是一只锤子,狠狠地敲打在我的脑袋上,我一晚上没睡好,隔天一早就去了喵语的房间。

  她手里提了个很大的枕头,正走向床边。

  第1229章 我刚才做了坏事

  我愣住了,想看看她做什么,可她垫脚停了下来,几次想要爬进卓帆的床都没成功,吵醒了正睡觉的卓航。

  卓航揉眼睛看着她,“姐姐?”

  喵语回头,看到了我。

  我立刻推门进去,拿走了她手里的枕头,没多问,抱着卓航从木床里面下来,卓帆还没醒,小家伙在床里面翻了个身,继续睡。

  我给他盖好被子,叫卓航去找姥姥,我拉着喵语去了卫生间。

  妈妈说最近叫我来带喵语几天看看,我答应后妈妈就没来这里住了,早上一大早就出去散步,说是回来带早饭,不用阿姨们做。

  我这边才送她出门,就跑上楼,想继续睡的,可心里惦记着喵语这里,实在睡不着,就过来看看,不想,看到了这一幕。

  喵语呆呆的看着我,仰头撅嘴。

  我没问她任何问题,只递给她牙刷,还有洗脸用的小香皂。

  她自己蹲在地上洗脸刷牙,做好了这一切把东西交给我,跟我,“妈妈,姥姥呢?”

  我说,“姥姥最近身体不大好,早上需要出去锻炼身体,所以由妈妈来照顾你,不好吗?”

  她点头,皱着小眉头,擦了把脸,追问我说,“妈妈,我刚才做了坏事,你不批评我吗?”

  我笑笑,问她,“你刚才做了什么坏事了?”

  “就是……就是,其实没什么,妈妈,我出去了。”

  我给她整理好了衣服,才允许她下楼,可我还是悄无声息的跟了上去,眼看着她的小身子出了门,可不知道为什么一转眼就不见了。!

  我正在门口徘徊,猜测她会去哪个房间,不想隔壁传来了的卓风的笑声,“宝贝,起来这么早,身上真香。”

  喵语早上很少去我们的房间,今天突然去了我们的房间,我觉得有些反常,于是在门口偷偷的听他们说话。

  喵语说,“爸爸是懒蛋,爸爸不起床。姥姥都出去锻炼身体了,爸爸你也要锻炼身体。”

  卓风高兴的笑,“哈哈,好,爸爸也出去锻炼身体。”

  我听了会儿,也没听出什么不对,转身就走。(!≈

  不想喵语说,“爸爸,我早上做错事了。”

  卓风好奇的问,“宝贝做了什么错事,被妈妈大屁股了吗?”

  喵语说,“妈妈没有打我屁股,可我还是做错了。爸爸,你是不是不喜欢弟弟们。”

  我的心咯噔了一下。

  卓风没应声,里面刚才传出来的笑声也戛然而止。

  良久,卓风才说,“喵语宝贝为什么这么问?爸爸做的不好吗,还是妈妈做的不好,我们都很爱你们,没有主次,都是一样的重要,更是一样的喜欢。”

  喵语却说,“我能看出来,爸爸不喜欢两个弟弟,其实妈妈也不喜欢我,妈妈只喜欢吧,妈妈都很少抱我们,可妈妈却对两个弟弟比对我要好,爸爸,我刚才想用枕头打哭他们,这样妈妈就会批评我,那爸爸就可以帮着我说话了,我就能证明爸爸喜欢我不喜欢弟弟。”

  我的心猛的一痛,握着门把手的手颤了两下。

  卓风的语气森冷起来,“喵语,你刚才在说什么,你再说说一遍?爸爸不是很懂,你为什么说爸爸不喜欢两个弟弟,又为什么说妈妈不喜欢你呢,妈妈很忙,工作,家庭,还要照看爸爸跟姥姥,妈妈很辛苦了,妈妈不是不喜欢你们,是不想因为自己台疲倦的情绪带给你们,如果喵语觉得这样的妈妈叫以为她不喜欢你也不喜欢弟弟的话,喵语理解错了,知道吗?”

  卓风耐着性子用最简单的话给她解释。

  喵语是否能够听得懂就无人知晓了,可喵语接下来的话却叫我更加紧张。

  “爸爸,既然妈妈那累,那就叫弟弟离开好了,这样妈妈就少分担一些累的工作,爸爸也可以跟我妈妈更好的在一起,爸爸还是以前的爸爸,喵语喜欢看着爸爸跟妈妈在一起开开心心的。”

  我最近跟卓风没有很开心吗,只是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太少了。

  所以,喵语已经敏感到这种地步了吗,以为只要我们不在一起就是要分开,这个罪魁后手就是卓晗跟卓帆?

  我深吸口气,心脏在胸腔里面咕咕雷动。

  喵语才五岁啊,我的天啊,她的想法很奇怪,不是这个年纪该有的想法,她的思维也很奇怪,不是这个年纪该有的思维,她竟然还想用枕头将打哭两个才两岁的小孩子。

  我的嘴唇都是颤抖的,脑袋嗡鸣,眼前发黑,是否喵语真是像妈妈说的那样,天生就是个坏孩子,我真的开始怀疑了。

  我正要推门进去,喵语又说,“爸爸,这是我们的秘密好吗,你不好告诉妈妈,我会想办法叫妈妈对你跟我更好,好吗?”

  她口中的好就是要用枕头将两个弟弟打哭吗?

  我不敢想象,转身离开。

  现在我情绪不稳,我不能在喵语面前表现出来,她敏感,聪明,坏心思多,这叫我做事一定要小心,不然肯定会叫喵语的情况更严重。

  我在卓帆的房间来回踱步,连续吸了好几口气才勉强叫自己镇定下来。

  卓帆突然醒了,坐在床里面看着我,一脸的紧张。

  我走过去,将他抱在怀里,心痛的浑身颤抖。

  谁能想到,我的女儿整天想着要如何叫两个弟弟受尽折磨,只因为她觉得不够爱她?

  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这么想,现在看来,不过叫喵语有这种想法实在是太可怕了。

  晚上,我就将喵语跟两个孩子分开住了。

  却在半夜,事情发生了。

  卓帆大哭,卓航不见了。

  我跟卓风冲进房间就看到喵语吃力的抱着卓航,可不是正常的抱着,是把卓航倒了过来抱着。

  我立刻抢走了她怀里的卓航,卓风抱走了喵语,分开后,卓风关了门没出来,我这哄睡了两个孩子才回来。

  喵语正在哭,卓风坐在的凳子上看着她,该是批评了她,可卓风是不会叫喵语受到任何身体上的惩罚的,可我不一样。

  卓风不知道这件事的严重性,我知道,既然已经发现,就该及时遏制住这样的事情发生。

  “喵语,跪下!”

  卓风一怔,茫然抬头看向我。

  我没看他,继续说,“跪下!”

  喵语看着我,泪珠子又下来了,颤抖着摇头。

  我说,“喵语,做错事就要受到惩罚,知道吗?那是你弟弟,你这么做会伤害到他,知道吗?”

  她抽噎,伸手要去找卓风求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