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2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582节

  第1234章 有些不舍得

  “办法很多,看你怎么用,这样,你去公司我的办公室那一份资料出来,在保险柜里面我给你密码,这是我的指纹。”

  他拿了电话给我,硕大一个指纹。

  我接过来,看一眼,没多问,想时间上来得及,我还想去看看汪洋的,那就顺路去看看。

  冯飞突然问我,“汪洋来了,是吗?”

  “是啊,我还没去看过他,听说他现在情况稳定多了,卓风找到心理医生很出色,我想顺路过去看看。”

  我把他的电话收好,密码也存了起来,放在兜里面,抬头,对上冯飞的双眼。

  顿时,心口一窒。

  他眼神灼灼,好像带着浓浓的火,正在我的脸上来回的扫射。

  我有些心虚的低头。

  对于他,我有些时候不知道要如何回应,甚至与连拒绝都显得格外的沉重。

  “冯飞,你想说什么?”

  “我想说,汪洋那是病,可我不是,我清楚自己在要什么。有时候真想看着你跟卓风离婚分开变成愁人,这样你就会完全信任我,我们之间才会亲密无间,你才会接受我。”

  我大惊,豁然起身,突然变的有些紧张,这样的不安就好像星星之火,瞬间在心里泛滥。

  他笑笑,又递给我一份资料,跟着才继续说,“拿回去好好审核一下,我相信你的专业水准,暂时我没看出来哪里不对,可就是觉得有些问题。”

  我看一眼,是个统计表,里面的数据很大,一时之间也没觉得哪里不对,可高手做这个即便是有问题也会做滴水不漏。

  我说,“好,我拿回去看看再说,那……我先走了。”

  我起身,竟然有些不舍得。

  冯飞啊,一个人在这里,不会觉得寂寞吗?

  他却笑着说,“不再陪我一会儿吗?”

  我也笑了起来,“想,知道你一个人在这边很寂寞,我想陪陪你,可你总不叫我过来。”

  “恩,不想打搅你平静的生活,你跟卓风很好,我也有些不忍心破坏了,有时候我在想,是不是你跟我真的不合适,可我想了无数种都觉得你我之间还是最合适的那种,卓风对你……还不算最合适。”

  三句话就能拐到这个事情上来,叫我都没有办法跟他继续交流,可我还是得说,“我们才是不合适,不然你我早就在一起了,知道吗?没事的话我先去公司,回头给消息。”

  “哈哈,好!”

  他哈哈大笑,目送我离开。

  上了车子,我攥着手里的资料,看着车外面流动的风景,心情复杂。

  冯飞啊,如果我们早一点相遇,我想我们会很好的在一起,或许也不会遇到我这辈子遇到的这么多的悲惨,可事情哪有那么多如果呢?

  开车李哥突然说,“卓风说晚上不回家了,直接去机场,行礼已经送到了机场,他现在在工厂勘察,估计下午结束,叫我通知一声,离开后照顾好自己。”

  我心骤然锁紧,许久不曾跟卓风分开的我此时突然分开了真的有诶很多的不舍,可我们已经是多年的夫妻,再这么矫情实在是不应该。

  “知道了。”

  我给卓风发了微信,问他在哪里,东西是都带足了,还有时间见面吗?

  他没回复。

  我忘记了,工厂那边是没信号的。

  我吸口气,心口有些难受,继续盯着外面的风景,看的出神。

  车子到了汪洋所在的医院,李哥停好了车子叫我先进去,他随后就到。

  我问了前台汪洋的病房,就马不停蹄的赶过去。

  推开门,就看到汪洋跟他的老婆在房间里面打牌。

  两个人正闹着,笑容扔挂在脸上,看到我进来,瞬间僵住了,尤其是他老婆。

  我知道,她是不欢迎我的,可我必须来。

  汪洋起身,显得有些局促,已经正常的他看起来就像是一个腼腆的大男孩。

  “汪洋,我来看看你。”

  进门,面对面,他的局促也叫我有些局促,可话说完,我才想起来哪里不太对,来看他,我竟然什么都没有买。

  “啊,那,那你坐吧,我给你倒水喝,呵呵,你怎么不提前打个招呼呢,我好换身衣服,最近跟我老婆在这里呆着都懒惰的衣服不想换了,她孩子月份开始大了,不想动弹,我也懒的不想动,呵呵,你,你坐。”

  他紧张的冲我笑笑,侧身给我让了一条道儿,示意我进去。

  我犹豫着,还是站在门口,有些尴尬的笑着说,“还是不了,我还有事,就是顺利过来看看你,你恢复的很好我就放心了,在这边还适应吗?”

  “哦,还,还好,就是我老婆吃不惯这里的东西,我想早点回去呢。”

  病好了,他不再对我依赖,却显得有些疏离,这叫我有些心里不舒服。

  他是我的救命恩人,我们之家本该像家里人一样,可他却当我还外人。

  我知道他不想叫他老婆误会,可我们之间再不会变成从前的那种亲密了。

  我知道不能再多打搅人家夫妻,只随便找了个借口出来。

  汪洋出来送我,他老婆从头至尾没说一句话,就连出来送我都没有,只那双眼睛里面内容很多,看着我心情更加不好。

  出来后汪洋低声问我,“最近很忙吗?”

  他的语气变的舒缓了不少,似乎是因为刚才的那种尴尬都是因为他老婆在,而现在只有我们,他才恢复了正常。

  我不想放弃这个能够跟他再亲密的机会,连忙说,“还好,就是孩子多,闹得慌,我也没心思过来,总想陪你说说话,知道你老婆在这边我就没好意思来,既然你恢复的这么好我就放心了,好好修养,等医生通知你们可以出院了我再来接你。”

  汪洋笑笑,抓了抓自己的头皮,跟着说,“我想还是不用了,我这边还算熟悉,之前因为旅游项目的合伙人我经常来,只是你不知道而已,并且我这边也有朋友的,恩……你早点回去吧,有时间跟卓风一起来。”

  还是这般的疏离,叫我好像面前站着的人不是我熟悉的汪洋,而是一个萍水相逢的陌生人。

  我尴尬的笑笑,点头,“好,我,我会的,你回去吧,我这就走了。”

  我有些慌了手脚的跳上车,转身,关了车门,再没看身后的他。

  车子飞快疾驰,我能从右边的后视镜中看到依旧站在门口的他,保持着刚才的姿势站了许久。

  李哥突然说,“汪洋的孩子早就不在了,他老婆骗了她很长时间,现在肚子里面也是假的。”

  我大惊,盯着李哥的后脑勺愣了很查过时间才问,“为什么会这样?”

  “那有什么为什么啊,就是不想汪洋受刺激呗,登机之前他老婆对我们说的,说汪洋结婚后就有些不太对,可是汪洋对她很好,两个人在恋爱期间感情也不错,她不舍得伤害他就没说孩子早就掉了,这几年都没怀上,并且……哎,汪洋好像是天生的基因就有这样的疾病,好不了的。”

  第1235章 没办法接受这个事实

  我呆若木鸡,这个事实就像是当头给了我一棒槌,叫我痛的浑身无力。

  “这件事卓风说先瞒着,至少要汪洋的情况稳定下来再说,他老婆其实早就跟他离婚了,只是不想离开他,所以一起接来照顾汪洋,我告诉你是想叫的心放宽一些,有些事情是强求不来的。”

  是吗,强求不来吗?

  我狠狠地捏了一把自己的大腿,很痛,痛得我浑身颤抖。

  汪洋天生如此,可为什么从前没有这样,却在岛上遇到了我变成了这样,我是只依赖我?

  “李哥,他现在的情况好还是不好?”

  “应该是暂时稳定,每天必须用药物控制,不忍情况只能会更加恶化,所以,你最好还是少来看他吧!”

  我重重点头,下意识的回头看过去,尽头的地方站着汪洋,他依旧保持着刚才的姿势看着我,像一个木偶,连呼吸都都没有。

  我心痛的揉了揉脸,问李哥,“那我们没有别的办法叫他好起了吗?”

  “不知道了,医生说只能用药物维持,至于最后会变成什么样子谁都知道,毕竟是天生的基因携带,不能按照正常的疾病来看到。”

  我倒抽口气,泪水瞬间流下来。

  他给了我一条命,可我却治疗不好他的疾病。

  “李哥,我,我有点没办法接受这个事实,为什么会这样,他是那么好的一个人,他,他是我的救命恩人,可我却不能治疗他的疾病,我……李哥,停车,我想下车走一走,我无法接受,我没办接受。”

  李哥无奈的吸口气,将车子停在了路边,可车门还是锁着的,我只能趴在窗户边上看着车子外面的车水马龙,看着车窗上反射的自己的影子,浑身颤抖不已。

  许久后,他说,“这件事早点告诉你也是想叫你有个心理准备,不然等事情严重了怕你接受不了。我们知道他在你心中的位置,救命之恩,要记着一辈子,可我们也不是神仙,能力有限,现在做到这样已经很经历了,这种病我们真的没有办法。”

  可我想看到一个好好地汪洋,却不是一个有些疯癫的汪洋。

  我痛苦的尖叫,捂着脸,不敢接受这样的事实。

  “李哥,带我去找卓风,现在就去。”

  我可以一个人承受很多挫折,一个人生孩子,面对生死,与敌人交手,可我不能看着我的救命恩人变成。

  我一直都觉得愧对汪洋,自从他离开后我们再没见面,我不想去打搅他平静的生活,没想到我的不打搅却变成了疏忽。这会是我这辈子都无法原谅自己的事情。

  “卓尔,卓风现在在工厂,我们现在过去的话到那里就已经很晚了。”

  “我要去,我想见他,我,我有点,撑不住了,我不能接受这样的事实,接受不了。”

  “好吧,我开快一些。”

  车子在街道上飞驰,李哥将警笛放在了车顶上,滴滴乱叫的声音穿过大街小巷,最后上了高速街道,在荒无人烟的道上跑了许久才到了工厂。

  我冲下车子直奔里面,大叫卓风的名字。

  他从里面小跑出来,看到是我还愣了一下才走向我。

  “怎么了?”他紧张的看着我,屈指扫去我脸上的泪珠子。

  我哽咽,抱住了他,终于在这一刻卸下了身上所有坚强,大叫着,“我不想看着汪洋变成精神病,他拼死给了我一条命,我却治不了他的病,我该怎么办,他不能出事,不能,我一直珍重的人很少,每一个都当成宝贝来照顾,唯独他被我忽略了,我想他一直好好活着,有生活,有家庭,有事业,有自己的一切,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我不同意,啊……”

  我不停的嘶吼,想叫这份压抑在心口上的难受彻底消失,可这份难受却依旧像一块石头狠狠的压在我心口上,叫我呼吸都有些困难。

  “这件事……李哥告诉你了?”

  我不听他的询问,继续说,“我要他好起来,哪怕是不认识我了,哪怕是恨我一辈子也要她好起来,我愿意用我的命去换,是他给了我再一次活着的机会,我不想他的不好。”

  卓风无奈的轻轻吸口气,拍着我的后背,无力的说,“我们也在找专业的医生解决这件事,我也想他好起来。如果没有他,我也不会再见到你,我们也不会再生两个孩子,你放心,肯定会有希望的。”

  “我不想他一辈子都吃药才能维持,这样的人就不是正常人了,我不要……”

  我早没了任何理智,像个无助的孩子在卓风面前哭诉,想听到他对我说哪怕一点点的有希望都能叫我好过一些。

  可我终究要面对残酷的现实,汪洋好不了,这是基因携带的疾病,只能用药物维持。

  卓风拉着我去了办公室休息,安静的陪着我,听我发唠叨,他只不断点头,用纸巾轻轻擦我的脸,一声声的叹息是他对这件事的无助跟失落。

  而我哭够了也恢复了理智,蹙眉看他,开始心疼他的担忧,抱住他说,“老公,我没事了,我就是……很无助。”

  以前我自己无助的时候都会硬抗下来,这一年来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年纪大了,喜欢遇到事情就找人倾诉,尤其在我看不到卓风的时候更加的不知所措。

  卓风说,“我就知道你会这么想,所以一直瞒着你,现在知道了也不错,叫你早有心理准备,免得我离开的这段时间你知道了自己承受不了。哭出来心情好一些,好了吗?”

  我撅嘴,泪水又要流下来。

  他却笑了,轻轻揉我头顶,“傻瓜,这件事我们都在想办法,没有人说就一定会这样,就算是每天吃药维持也不回应想什么,你也看到了他现在不是很好吗?”

  不好,这样的话他不能娶妻生子,不能继续过正常人的生活。

  “我只希望他是个普通人。”而不是看起来像个正常人。

  卓风点头,蹙眉,看看时间,对我说,“那等我回来我们一起去想办法,好不好?”

  我噗的笑起来,“我又不是小孩子,做什么这么说话啊?”

  “呵呵,可你在我眼里现在就是个孩子,好了,这件事我们慢慢解决,眼下我要去赶飞机了,听说肖老大那边的事情还没解决好,是吗?”

  是了,我都差点忘记了,好像嫂子死活不走,并且对方男人知道嫂子没钱了就跟她分手了,现在人都找不到,嫂子回来闹四恼火,搅合的肖老大整天躲在陆哥的会所里面不出来,桃子也不知道去了哪里,可这样大人是轻松了,反倒苦了孩子,孩子们被寄养在学校了,整天哭闹,想想都可怜。

  “那你早去早回吧,我在家里等你,你跟我保持联系,不然我会担心。”

  “好!”

  “但是,答应我一件事。”

  我好奇的问,“什么?”

  “去冯飞那边,注意点,别叫我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