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4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584节

  第1239章 我都要

  不管这样的事情是因为什么而引起,打人就是不对。

  可看着晶晶无比镇定的此时,我相信,她这次是真的铁了心的要分手了。

  我说,“分手吧,余下的事情我来帮你处理。”

  晶晶笑笑,抱着儿子又亲了两下,跟着说,“孩子,房子,车子,钱,权利,地位,公司,我都要。”

  我说,“好。”

  她又说,“他原来只有一辆车,我会留给他公司百分之五的股份,剩下的我不会让给他,孩子还在吃奶,他需要,我也需要他。”

  “明白。”

  送晶晶回了房间,我给律师打了电话,律师说明天跟我免谈,之后要问问晶晶的具体的意思才能做决定告诉我有几成的把握。

  我知道这件事不是那么简单,并且想真的处理好也不是那么容易,毕竟张川也为了公司付出了很多,想叫人家净身出户,真的很困难。

  挂了电话,我坐在房间里面发呆,回想晶晶跟张川的的这几年,两个人从一开始的身无分文,到了现在已经用手上亿资产,日子愈来愈好,可是生活却不太平。

  如果我早就知道张川家暴,说什么都会阻拦他们在一起,而不是等事情恶化成这样才做决定。

  人都说,家暴的基因会遗传的。

  我无力的轻轻叹息一声,起身关了灯,翻身上床。

  不知道几点的时候电话响了,我没看是谁就接了,那边传来了冯飞的声音,很是低沉,在暗夜之中就好像咕咕震动的雷鸣。

  “卓尔?”

  我怔了一下,看时间是晚上十一点,他还不睡啊。

  我说,“你这么晚了还不休息啊?”

  “恩,想你了。”

  我没应声,这话实在没有办法往下接。

  他却笑笑继续说,“知道你在防着我,可我还是想你,很想你,控制不住的想跟你说说话,你别拒绝我。”

  我真想拒绝,我看时间不早,明天还要去公司,下午约了律师,事情太多,我不想因为跟他之间暧昧不明的耽误了正事,我说,“冯飞,时间不早了,还是早点休息吧,好吗?你现在还在恢复阶段,需要好好休息。”

  他笑笑,似乎没听到我的话,直接说,“我想了一晚上,如果趁这个时间我跟你之间的关系再进一层,是否对我们都好?”

  简直是疯了。

  大晚上的为什么要说这些,知道跟他也说不明白了,我直接挂了电话。

  好在他没在打来,只给我发了微信,我也没看,关了电话继续睡。

  隔天一早,开了电话他的微信立刻蹦出来,一条一条发个没完,我没看内容,直接删除,心里也清净了不少。

  中午从公司出来,他的电话又打了过来,因为工作的事情我还不打不接。

  接过来,我脾气也不是很好,所以没吭声。

  他那边就问我,“考虑的怎么样,我现在需要你的答复。”

  真是搞笑,要我跟他不明不白这种事情还需要考虑?难道他不知道这是一种侮辱吗,我已经结婚了。

  我没好气的说,“冯飞,你闹够了没有,你在这样我就告诉卓风了,你们闹掰了可不要怨我。”

  他呵呵的笑,跟着说,“你以为我说的是什么,我给你发的微信内容没看吗?”

  我没心思看,也没必要看,我说,“没正经事我就挂断了,没兴趣跟你周旋。”

  “哎,你误会我了,我给你发的不是骚扰你点事儿,我说的是李寻欢的那个合约的事情,下午两点要见你,我跟那边打好了招呼叫你过去,你如果不想去我可以去,可现在看来,不管我们谁过去时间都来不及了。”

  我一怔,有些不好意思的笑起来,“是这样啊,那,那我现在过去吧,应该还来得及。”

  “呵呵,卓尔,你还是那个脾气,算了,是我不对,我本来打电话也是想跟你说正经事,以后我注意就是了,不然真耽误正事。我已经在路上,还以为你没回我微信是在忙,没想到是根本就没看,好了,就这样吧!”

  挂了电话,我还有些发蒙,好像这件事是我的错一样,可他当时如果不嘴贱说乱七八糟的话,我怎么会生气没看呢?

  开车李哥笑起来,“他还是个脾气,不管是真是假,就先开玩笑,你就全都当成玩笑听好了。”

  可人哪有全都是玩笑的话啊?

  “那都王成玩笑话吗?”我嘟囔。

  “呵呵,你想听的就当成正经事,不想听到就当成玩笑,不然你以为这么多年他是如何跟卓风搞好关系的,卓风清楚他的为人,这个人还是很有底线的,不然你跟卓风早就闹翻天了。好了,到了,我们先回家,我去看看我孩子,几天没见有点想了。”

  李哥的家里人也都接了过来,但是最近因为孩子在学校上学,见不到,这两天休息,孩子回家来,他才能好好看看孩子,想孩子心切,自然是一听孩子回家了就想赶回去。

  我说,“那给你放半天假吧,我下午跟李子一起去,她开始还是很稳的。”

  李哥呵呵一笑,没了以前那种工作狂热的状态,一心只想着家庭,于是说,“好,那我就休息半天,走了。”

  回了家里,我跟孩子们简单的吃了饭,最后跟妈妈一起照顾静静地孩子吃奶。

  小家伙不认生,看着我们就呵呵得乐,也不是很闹,大眼睛忽闪忽闪的好像静静地翻版。

  妈妈总说男孩子像妈妈好,聪明。

  我想,其实张川也不笨,就是从小没得到好的教育,不然也是好苗子,可惜了,他的骨子里面就是个家暴的基因,哪怕是知道那些是错的,也控制不住自己。

  我不想看着晶晶再受委屈,这两个人之间分手我是举双手造成,至于余下的事情,在考虑晶晶的要求后,我会尽最大多努力帮她。

  吃完饭我简单的收拾了一下,换了一身衣服出来。

  晶晶说已经在律师事务所等我了,叫我不要急,开车小心。

  我笑着挂了电话,远处就看到站在家门口的张川在张望。

  看样子,他已经知道了晶晶要跟他分公司的事情。

  可处于一种保密,我不想见他,也不能见,叫保镖们拦住了他,我直接坐车离开。

  张川看起来挺可怜,可那句话说的话好,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第1240章 家暴,零容忍

  家暴,零容忍。

  我理解晶晶不舍得分手的原因,八年的感情已经叫她离不开张川的好,可打人又一次就有第二次,这一次是巴掌,下一次就是脚踹,最后就变成了踢打,我不能将晶晶的命都搭进去。

  “这个人没想到还是喜欢家暴的畜生。”

  开车李哥生气的说。

  李哥之前就说男人在外面可以随便畜生,可回了家就要变成温柔的男人,妻子是自己的另一半,这个跟自己同在一起的女人已经堵上了一辈子,自己不能说一定会给妻子稳定的生活,可至少要做到努力,打人是万万不能允许的。

  当初肖老大打了嫂子,李哥就特别生气,还因为这件事不跟肖老大说话,后来知道是因为肖老大吸了毒,自己都神志不清,才有些释然,这么多年肖老大也因为这件事难以释怀,不然他也不会对嫂子那么重视。

  可张川打人就是不对了,他收到过良好的教育,还跟晶晶从什么都没有一起奋斗到现在,这里面晶晶的付出可以说是比张川还要多,他怎么就能动手打她?

  我无法想象。

  我记得当年晶晶跟张川在一起我也是不同意的,可晶晶说喜欢就在意了,不在乎别人的看法,我就没有管过他们之间的事情,一晃过去了这么多年,两个人的感情看似很好,其实是隐藏在谢晶晶都隐忍付出之下的。

  我无力的吸口气,拨通了冯飞的电话。

  他那边该是才到了会议地点,声音压的很低,问我,“怎么了?”

  我说,“多久能结束?”

  “一个小时左右,急事?”

  冯飞知道我不轻易不给他打电话的,除非我这边有什么变故。

  我说,“是,不过不是很急,就是想你帮我拿个主意,我这边经验不足,不知道怎么办好。”

  他哦了一声,还是问我,“关于哪方便的事情?”

  “离婚。”

  他自然知道不是我跟卓风离婚,于是说,“好,等我,尽快!”

  当面他跟前妻离婚因为牵扯到两家族的事情,很麻烦,涉及到的财产分割的事情进行了许久,他为了离婚的案子消瘦了一大圈,最后对方拿走了他的全部家产的百分十四十,还拿走了全部的的房产,这已经叫冯飞的律师耗费了很大多努力,因为当初他与前妻结婚可是什么都没有,这跟张川和谢晶晶的情况差不多。

  想叫对方净身出户怕是不那么容易,可我不能叫亲手张川轻易的手。

  到了地方,晶晶看我一眼,眼睛依旧是红红的,什么都没说,只对于我互相点点头就拉着我进了律师办公室。

  一落座,晶晶就将这几年的全部积蓄的账目明细复印件给了律师,之后说,“除却一点点的财产股份我可以让步,其余的东西我不会让步分毫。我们订婚过,没有结婚,这期间他打了我两次,其中一次我住院半个月,这是治疗诊断书跟伤病鉴定,以及当时他对我认错的录音。”

  我惊愕的看着她,我以为就算打她也没有这么严重,竟然住院半个月,我却一点不知道。

  晶晶看我一眼,含着泪光笑说,“其实我谁都没说,当时撒谎说我在备孕,那段时间我知道你这边出事也没理会,就是不想叫你担心。”

  我心痛的握住她的手,这个傻姑娘不管到了什么时候脑子都那么清楚,即便自己受了委屈也不会说出来,所以我一直以为她过多很幸福,可其实这一切都是假的。

  “可你后来还是怀孕了,你……你怎么想的?”我有些抱怨的问。

  “我以为自己真的不能怀孕了,那跟谁不是怀了,既然我能怀孕,跟他生一个也没关系,孩子是我的生的,自然也是我的孩子,至于别的事情,我自己可以摆平,再找不是一样的吗?事情没有那么严重,呵呵!”

  我永远做不到晶晶这样的镇定。

  她早有准备,却不是因为早就想过要分手,而是觉得这一切有备无患。

  我倍感欣慰,她还没有糊涂到叫自己彻底的处在危险下无法逃脱。

  “晶晶,傻女人。”我哽咽的说。

  她笑笑,“我不傻,我一直都知道自己要什么,八年了,我想够意思了,可他还是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我也实在受不住了,现在孩子还小,我不想叫孩子处在这样的危险情况下,所以,快点结束,生活才能好起来。”

  我点点头,“好好,知道就好,我会帮你。”

  “我知道,还有卓哥,都会帮我,所以我不怕。”

  “傻瓜!”

  她呵呵的笑起来,眼睛里面还有泪水。

  律师说离婚案子不能说多大的把握,至少可以说现在我们掌握的证据可以证明晶晶是受害方,因为还没结婚,在这里是受保护的,就算两个人生了孩子,也不能说就是结婚了,依旧是单身男女,这样的话,律师会以对方主动攻击等方面大做文章做辩护,这样的胜算几率会很大,至于财产分割,要看对方能够拿出来多少像样的证据了。

  晶晶说,“需要什么我都可以出,财政大权在我这里。”

  我想,这就是一个女人的硬气吧?

  律师按着证据写了一份律师函送到发给了张川,这样双方开始自己收集证据,等待官司打官司。

  晚上,我送晶晶回家,转身我又来了医院。

  冯飞也才回来,石膏已经卸掉了,可还是不能走,坐在轮椅上,正看着窗户外面的风景,看我进来都没有动。

  我走过去,推着他坐在茶几跟前。晚上我做了骨头汤,是我妈妈用高压锅炖了好几个小时的,这样味道更好,可是东西很少,只给孩子们吃了点,我们大人都没有动,余下的我就给冯飞端来了。

  他低头一瞧,笑了,“能娶了你,我想卓风真的很幸福。”

  我笑笑,坐下来,说了谢晶晶这件事。

  他正低头用勺子轻轻搅拌,听到我这么说,愣住了,半晌才抬头看向我。

  我说,“是,你没听错,张川家暴,已经不止一次,这一次晶晶不会再忍耐,决定起诉分手并且分割财产。虽然良好个人没办理结婚手续啊,可我想用结婚的方式抢走张川拥有的一切的东西,这样的话把握会大一些。”

  在这里只要没结婚,即便订婚生了孩子也不够省事实婚姻,所以两个人的公司就算是合伙开的,可因为之前没有明确分数谁的投资比较多,所以只能一点点拉锯的撕扯,这个官司就实在太吃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