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6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586节

  第1243章 陷入两难境地

  所以不管晶晶多么有心提防,还是会百密一疏而忽略一些事情。

  我看了一眼,不用仔细辨认就知道这里不对了。

  我说,“张川在洗钱吗?”

  “是的,并且数据巨大。至于他在外面是否有别的女人就不知道了,所以我们是否可以从这里入手?毕竟他跟晶晶没结婚,我们不能从离婚这边入手。”

  我想也是,可这样我担心晶晶也会陷入两难境地。

  “出发点是对的,可我要问问晶晶。”

  “叫她过来吧,我们一起商量,你两边跑也实在忙不开,我这边还不能去公司,不如节省点时间一起商量会快一些,下周就开庭了,我们要抓紧。”

  我想,谢晶晶是不会同意见他的,可我的电话已打过去她就同意了,并且说,“我这辈子做的最后悔的事情就是朋友接触到太少了,好歹他对我有恩,我不能当仇人,我去,现在就去。”

  我笑笑,高兴起来,晶晶还是当年的那个洒脱的晶晶,这叫我很高兴。

  没多久她就风风火火的来了,拿了一袋子的资料过来,一进门嘴巴就开始就跟刀子剁豆腐一样叨叨个没完。

  我跟冯飞都没吭声,听她说完才说自己的想法。

  听了以后晶晶皱眉看着我们,没应声。

  我知道,在她心中,只想跟张川分手,拿到能拿到的东西,可不想叫张川进监狱。

  冯飞说,“现在看来你们要是按照离婚这个案子来判决你拿不到多少都东西,并且,孩子的抚养权问题也是很大的问题,既然你不在乎他是否给孩子抚养费,可至少可以做到叫他净身出户,并且这个事情迟早都被发现,一旦是被别人检举,我想受害者不是他一个人,到时候公司被检查,别说是他,你也拿不到一分钱,孩子怎么办,你怎么办?”

  冯飞的话很有道理,我们这是发现了,如果不发现迟早有一天这个事情会暴漏,如果在分手后划分股份协议的时候看到了这个比账目,那时候再想去纠正就来不及了。

  我说,“晶晶,你要想好,做事不能后悔,一旦我们揭发他,就没有回头路,不过这个事是坏事也是好事,至少叫你拜托了一个家暴人渣。”

  提到张川打过晶晶我就浑身不自在,一个他爱的女人,在身边这么多年,同床共枕了都多久了,还有了一个可爱的孩子,为什么还要动手,如果之前他们两个人的争吵不是在我家的话是不是张川还要动手?

  晶晶红着眼睛看我们,还是没应声。

  我跟冯飞互相看一眼对方没说话,等待她的决定。

  这件事,开工就没有回头箭,我们不能急,最后的决定还在她这边。

  “……卓尔。”晶晶哭了起来,泪水湿了她脸上的妆,两条黑的眼线顺着脸颊流淌,看着很是狼狈,可她却只安静的坐着,压着哭腔对我说,“其实,我只想跟他分开,我恨他也爱他,我知道我这样做很下贱,可我还做不到狠心到这样,说到底他还是孩子的父亲。”

  我说,“就因为他是孩子的父亲你就更应该检举他了,他在做坏事的时候是否想过自己是孩子的父亲,并且这是犯法的事情,还是在国外,至少要面临十年的监禁。”

  她顿时泣不成声,有些无助的看着我。

  我走过去抱住了她,轻轻地拍着她肩头,继续说,“我知道你不忍心,想他孩子父亲,是你恋了八年的男人,还是你的初恋,我都知道,除却他不打你的时候对你百依百顺,我都知道,可这不代表他就是好男人,不代表他值得拥有你,不值得拥有孩子,更加不值得拥有自由。在我知道他打过你之后我会否定他的全部的好,不管他做过多少坏事,唯独家暴这件事不能原谅。你们是同床共枕的未婚夫妻,如果不是你的坚持你们现在怕是都结婚了,你不能因为爱他就失去理智,近日按想叫他净身出户,就要彻底撇清关系,我知道你不忍心,可事实就是如此,你必须接受。”

  “我知道,我知道,可我……做不到。”

  她哭的像个无助的孩子,趴在我怀里哭了许久,哭的我都要肝肠寸断了。

  冯飞一直看着我们,没用应声,只将资料摆出来。

  晶晶不敢去看,不敢接受这样的事实,可为了孩子,为了自己。

  她最终还是答应了。

  只是她说,“我不想参与这件事,全权交给律师去做吧,多少钱都可以,我……不想看到他,也不想听到这件事的细节,我只有两个条件。他不能再看我的孩子,净身出户。”

  我点头,跟冯飞互相一点头,这件事看来还是要我全权负责了。

  送走了晶晶我又回来,坐在冯飞跟前低头看资料,可我有些心不在焉。

  想到这些数据涉及都的数目我就心慌,如果不是冯飞发现了我不知道到时候别人发现后晶晶会面临着怎么样的困境。

  我无奈吸口气,有些有气无力,扔了数据表格,有些局促不安的在房间里面踱步。

  冯飞的声音低沉而又浑厚,像是镀在我身上第一层光辉,给我温暖。

  “交给我吧,你只管办理好公司事情就好。”

  我看着他,觉得其实这个男人真的很好,甚至比卓风还要好。

  卓风只对我好,对外人从来不会这么好,可他却可以对前女友一直愧疚到现在,永远的公私分明,永远的头脑清楚,永远的知道利弊权衡利弊大小。

  “冯飞!”

  “我知道,不用谢谢我,只要在你心里留下那么一点点的位置,我就知足,你早点去公司吧,这里交给我,对了,晶晶的律师电话给我,我这边会再找律师,两个律师一起事情会快一些,我保证,几天就可以处理好这件事。”

  我点点头,放下资料,攥着车钥匙,起身要走,可想到这么大早上他是不是还没吃早饭?

  “吃过早饭了吗?”

  他呵呵的笑出声来,跟着问我,“是不是觉得我现在是个大好人,所以看着我一个人挺可怜?如果是这样,那大可不必,你还是忙去吧,我可以自己吃东西。”

  我心里有些过意不去,可还是想说,“我陪你吃点吧,正好我也饿了。”

  他呵呵的继续笑,眯着眼睛看我,那眼神……暧昧。

  第1244章 最后一次

  我有点后悔陪着他一起吃饭了,冯飞活像个我的男人,给我夹菜,给我倒水,逗我开心,偶尔还暧昧伸手过来擦我的嘴角。

  我最后无奈的放下了筷子,告诉他,“这是我第一次主动约你一起出来吃早饭,也是最后一次。”

  他不在乎的笑着说,“好啊,以后见面的机会很多。”

  我没说话,看时间不早,扔下他就去了公司。

  许久不上班,突然去工作,实在是有些不适应,好在,工作还算顺利。

  一天的事情不多,却很杂乱,也叫我忙的有些晕头转向了。

  晚上会来的时候晶晶约我出去喝酒,知道她心情不好,我没拒绝就过去了。

  她喜欢坐在酒吧的包厢里面,喝点自己喜欢的小酒,有时候叫一两个男酒保,可今天她只买了很多酒,各种颜色,摆在桌面上,全都开了,举着瓶子喝。

  我没拦着,看着她一口口的灌进去,想喝水。豆粒大的泪珠子顺着脸颊流淌下来,即便什么都不说,也知道她此时心中多么的苦涩。

  初恋到现在,分分合合多少次,谁能想到,这个男人是个家暴男,可偏生又对她非常的好。

  其实我很不懂这样的爱情,女人总觉得男人对自己好就行,不管男人是什么身份什么地位,哪怕他家暴自己。我不懂这样的男人哪里好,可偏偏现在很多的女孩子就接受。

  或许是因为从小的教育有关系,觉得男人对自己好就能原谅他的全部都不好,包括家暴。

  其实两个人在一起男人对女人好不是正常也是应该的吗,怎么就成了男人的优点了?

  爱情的定义如果这么狭隘,这世间的爱情也未免太可怜了。

  晶晶的家庭从小就当她是宝贝,可谁能想到就这样的家庭也是个注重男人的家庭,自己的亲女儿不管不顾,却非要管一个领养的已经成年的孩子。

  我能体会晶晶的苦涩,身体,心里,这份孤独是任何人和事情都无法叫她心中的伤痛复合的。

  我坐在她身边,轻轻陪着她肩头,拿走她手里的酒瓶子,看着她。

  她哭了许久,抹掉脸上的泪痕,跟着说,“这件事我接受不了,卓尔,你说我好了几年怎么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了,父母不爱,男人还是个诈骗犯,是个洗钱的坏人,他家暴我,呵呵,我以为他可以改掉的,可这一次我彻底死心了,谁想到他还在外面做这样的事情,我以为当年那个小地痞真的改好了,其实都是假的,假的。”

  人都说江山易改禀性难移,我想张川就是最好的例子。

  反正张川这个人许多人不看好,可晶晶喜欢,我们也没有怨言,当初他出事好了,我们也都舒口气,当时卓风就说张春这个人不可靠,可我看着晶晶当时那么高兴就没有多想,谁想到他的不可靠却是家暴呢。

  “晶晶,很多事情你要学会放手了,为了自己也好,为了孩子也罢,都该做到有个了断。”

  她怔了一下,抱头痛哭。

  坐在这件不大的小包间里面,晶晶喝下了三瓶红酒,两瓶白兰地,还有一袋酸奶,我只喝了一杯白开水,听她说了这八年来的林林种种,直到她睡着,脸上依旧挂着泪珠子。

  我心痛她,可我不知道如何做。

  痛苦别人无法承受,我能做的只有这样安静的陪伴。

  晚上我们回去,半夜已经一点,卓风发的微信我也才看到,他已经上了飞机,叫我在家等他。

  我笑着微信上的几个字,心情大好,可转身再看晶晶,却又高兴不起来了,女人啊,总是被情伤,却又总被情动。

  我们何时才能走出感情的舒服,那就真的活的洒脱了。

  躺在床上我辗转反侧,几次起身,站在窗户边上,重新点燃已经放的有些过期的香烟,闻着房间里面呛人的味道,开了窗子,烟的味道顺着窗户飞出去,我也惆怅起来。

  叮叮,电话响了。

  我回头看一下,是冯飞。

  我没理会,他的微信又发了过来,还有照片。

  我想该是公司的事情,这才拿起电话看一眼,的确,是这个官司的事情。

  他的意思是,直接起诉张川,利用晶晶的身份,我同意了,跟着说了一些具体细节,他说准备工作已经差不多,会在后天开庭。

  还真是速度,不过有钱吗,是事情在这边办不了呢?

  我说,“去王威那边决定什么事会后去了吗,卓风已经上了飞机,我们等一等他吧,一起过去比较好。”

  冯飞却说,“我已经预约了明天晚上,陆少也知道的,卓风回来要两天后,那时候王威没时间了,假期结束后他又要忙的整天在天上飞。”

  也好吧,现在王威身边不似从前了,我们见一面真是很难,电话都难打通,好在他跟卓风之间还有密切联系,若非没有我们背后的支持,王威也不会坐上今天的位子,只是聚会缺少了卓风我总觉得不是滋味。

  可事已至此,我只要答应,“好吧,明天晚上,不见不散!”

  他又说了些晶晶的情况,问我晶晶是否会承受的住。

  我说了晚上的事情,他那边没在回复,我依旧已经睡着,不想,过了许久他又说,“我以为她当年对我或许还有点感情,可现在看来她对我只是利用,利用我忘记张川。那我就不会再自责了。”

  我舒口气,没想到这件事还解开了两个人的心结。

  我开起玩笑来,“你能自责吗,真实新鲜了。”

  他发了个笑脸,跟着告诉我,“我还有件自责的事情就是没能好好地追求你,真后悔啊。”

  在我跟卓风分开那段时间卓风的确陪在我身边,可君子之交淡如水的,他知道如何进退,知道距离感,帮助我只是帮助我,跟追求没关系,如果真的要论起来,还真是没有追求过我。

  我笑笑,无奈摇头,关了电话。

  这样的话题,再也不想回复。

  隔日一早,妈妈叫我起床,顺便问我晶晶怎么回事,我没说,叫告诉她不用担心,孩子最近跟着妈妈还不错,小家伙又胖了一圈,手臂像米其林,着实可爱。

  喵语的情况也好了不少,最近李哥经常陪着她去看医生,小家伙市场盯着我看,只是不敢靠近,我以为她在怕我,问过才知道,她是觉得对不起我,因为之前想伤害自己的亲弟弟。

  我很欣慰,抱着她,她主动亲我脸颊,表达自己的愧疚,小家伙奶声奶气的问我,“妈妈,你恨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