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58节

  第114章 心痛

  我的脑子一下子就炸开了,这件事怎么会是顾家做的呢?顾家现在已经离开了国内,徐娇娇也死了,卓风那边不是已经跟顾家没有任何往来了吗,为什么还是不肯放过卓风?

  啊,不对,卓家人还是跟顾家有联系的,那就是我跟顾程峰啊。

  难道是顾程峰的哥哥做的?

  我不敢想象,做这些对顾程峰又有什么好处呢?

  再者,就因为我跟顾程峰在一起就要这么对卓家?我有这么重要吗?

  安妮继续说,“不过这件事顾程峰怕是不知道,这次的新闻时间顾程峰没少处理,还托关系找到了我爸爸这里,我爸爸答应了顾程峰的一个合作项目才答应帮忙的呢,其实吧,没有顾程峰,其实我爸爸也会帮忙,哎,到底还是小孩子,对商界了解的太少,阴谋算计都在人头上。卓尔,你回去提醒提醒顾程峰,别那么傻,我看着都心疼。”

  心痛,岂止是心痛,我全身都在痛。

  顾程峰明知道安妮家不会白帮他,并且顾程峰在国内才多大的影响力啊,他想要帮忙也真的需要拿出写真本事来,什么是真本事?对于无利不起早的商人来人那就是利益啊。生意,合约,条件,这些都会将人捆绑的死死的。

  顾程峰却甘之如饴,一点怨言都没有。

  我……

  我真是个大混蛋。

  我提着书包,今天的课程都没上,跟老师请假都没有,就直接离开了。

  安妮担心我出事,非要跟着我一起出来,我们两个人手牵着手从学校后院跳出来,直接拦了出租车去了顾程峰在谈工作的地方。

  他的生意都在国外,但是既然来了国内,顺便想做一些国内的生意,不然公司如何运转。

  可是顾程峰为了能够在国内多留一段时间,也可以多照顾我,他还想在国内开办子公司。

  这些都需要投入,不光是钱,还有人脉和资金。

  卓风固然会帮他,依照顾程峰的脾气却未必会接受,他那么要面子,肯定在想这些事情需要自己来做,可何其艰难呢?

  从前,我总认为顾程峰也不过是比我大两岁的毛孩子,他懂的也不多,可现在才知道,顾程峰的不懂事,就是为了迁就我。

  我愧对他,满心的亏欠,我不想……

  我想见他,哪怕亲口对他说一声谢谢也好。

  却不想,我和安妮来了三个地方,都没有找到顾程峰。

  电话不接,信息不回,我和安妮愣愣的站在大街上跟个无头苍蝇似的不知如何是好。

  安妮帮我戴上口罩,满脸担忧,“卓尔,我们找个地方吃点东西吧,我要饿死了,你也别担心,好不好?顾程峰现在肯定在忙,谈业务的时候电话是最好是不能接的,这样会叫客户觉得不重视他。”

  我知道,我都知道,可我就是想叫顾程峰收手,他现在做的生意都是为了我的事情,我不能再叫他为了我出卖公司的利益了。

  我急的团团转,来回乱窜。

  等下午的时候,顾程峰总算接了电话。

  “卓尔,我刚才睡了一觉,怎么了?”

  这个时候睡觉?

  我紧张的问,“怎么了,没事吧,在哪里?”

  “没事,在车里,在车里睡得,我下午还有个合约要签,你怎么了?出事了?”

  顾程峰一瞬间有了精神。

  我却心痛的呼吸都急促,“顾程峰,我要见你,现在就见你,你说地点,我去找你。”

  见到顾程峰,就看到他一身疲倦样子,脸色也不是很好,走近了才知道他喝了酒,浑身的酒气,“顾程峰,你喝酒了?”

  “恩,早上约见一个新闻媒介的大老板,喝了点,我不胜酒力,喝多了,嘿嘿……不过现在没事了。”

  “……顾程峰。”

  我不顾一切的扑进他怀里,这个大男孩子竟然为了不爱他的我付出这么多,我除了感动却只有感动,我无数次在骂自己的冷血,这颗心为何就是不能多在顾程峰这里停留,既然已经发现了他的好,我为何将心从卓风那里移送给卓风呢?

  为什么做不到。

  顾程峰却很满意我的这个举动,笑的漏出一口大白牙,“傻瓜,想我了,干嘛这么抱我啊?现在想要了?”

  到了什么时候都不忘记不正经。

  “顾程峰,我问你,你这几次的生意是不是为了我才做的,跟人家做了亏损的交易合约,是不是?”

  他愣了一下,看看我身后的安妮,怒瞪眼睛。

  我推他,“别看我朋友,回答我。”

  “……是。就知道安妮肯定会告诉你,不过也不是亏损,就是赚的少,当做是经验,刚开始创业不都是这样吗?”

  “顾程峰,我不许你这么做。”

  他抿紧了唇,无奈的蹙眉,“卓尔!”

  “顾程峰,我希望你这样,任何人都不行,我的事情我不想牵连任何人,知道吗?你不要做了,好不好?”

  顾程峰却满脸的为难。

  “卓尔,迟了,都已经铁板钉钉的事,改不了。”

  为什么改不了,不是才签了合约,不是还没兑现,我都知道的,合约上的日子不是当天的,在履行合约的时间上还有段距离的,“顾程峰,别骗我,我都懂得,我经常见到姐夫跟比人的合约,时间日期都不是当天的,签订合约之间还有十天的接约期限,我都知道。”

  “……卓尔。真不行,我都是签订了当天的,不信我拿给你看。”

  哎!

  我气的跺脚。

  顾程峰却满脸堆笑。

  他又抱又亲,亲了我满脸的口水,“卓尔,看到你这么关心我真好,这一切不白做。”

  可问题不是这样,我是良心上过意不去,只是感动,却无半点感情。

  如果,哪怕是一点点,我想我也不会这么生气无助。

  顾程峰抱紧我,小声好像天籁,他是如此的高兴。

  安妮捂着嘴巴看着我,脸颊绯红,她羡慕我有这样的男友,可谁又知道,我自己如何想?

  顾程峰将我送到了学校,递给我一份下午茶,“不要逃课了,不是快考试了吗?好好学习,我们在法国就好了。”

  我接过下午茶,心情沉重,好似下午茶也变的沉重起来。

  因为一时冲动,我真的会过去吗?

  我在动摇,第一次真正的想这个问题。

  第115章 卓家出事了

  晚上回去,顾程峰没来接我,他说要陪客户吃饭,叫司机过来送我。

  司机是卓风的司机,车子却是顾程峰的车子。

  坐在后排座位上,我歪着身子所在车窗的一角,望着外面的天色,一排排的路灯,一辆辆擦肩而去的车子,车水马龙,灯火辉煌,街景仍旧美丽,赋予了城市的血液,可这里面,来往人群,表情各异,各自都有各自的心情。

  有多少像我这样的人?

  我听姐夫的话,跟顾程峰在一起。我听顾程峰话,答应了会努力爱上他。

  他们都说这是为了我好了。

  可我他们有没有想过,我只爱卓风,我只想跟顾程峰做朋友?

  他们知道,心里比我都清楚我的需求,却仍旧一股反顾的坚持错误的方向。

  难道他们这样做心里就舒坦了?

  车子停在地下停车场,司机叔叔没催我下车,只开了车窗子,点燃了一根香烟。

  “叔叔!”

  我好像很多天都没见到司机叔叔了,他最近该是也很忙吧,为了卓家的事儿。

  “卓尔,你有心事?”

  叔叔家里也有个小女儿,他经常说自己女儿的好,可爱,可是他只能在回家的时候才能碰见,没有时间陪伴,没有时间享受那份可爱和开心。

  我望着他的背影,惆怅起来。

  看吧,其实人人都有一个不开心的事情和故事,只是不曾说出来。

  “叔叔,你想你的女儿吗?”

  他吐出一口白色烟雾,点头,“想,好几天没见到她了。”

  叔叔可从来不会不回家的。

  “是因为叔叔最近经常出差吗?”

  他摇头,“一直在市里,只是太忙了,卓家出事了。”

  哄!

  我的脑袋顿时就炸开了锅,死死的抓着车子的椅背追问,“怎么了,是不是因为这次李思念的事情?”

  “是。”

  果然!

  “那姐夫打算怎么做,我今天早上还见到他,他打算怎么做?帮助了李思念就会受到牵连是不是?”

  司机叔叔却只是叹气,却没有吭声说下去。

  他将一根香烟吸完,扔出去,开了车门,才回头叫我下车,“下来吧,我送你上去,卓总在楼上。”

  啊,对了,姐夫今天早上回来后就睡下了。

  我匆忙提着书包下了车,跟着司机叔叔,几乎是小跑着上楼。

  开了家门,看着书房的门开着,里面熟悉的身影,挺直的脊背,不管在任何时候都给人一种欣欣向荣的感觉,只是那张脸很疲倦,有些苍白,面前摆放着还没吃完的意大利面和一杯红酒,药瓶子歪倒在一边,满桌子的文件,将他的脸掩埋,他就坐在文件中央,哪怕是听到了声音也没抬头。

  司机叔叔跟他打招呼,卓风只恩了一声,继续做自己的事情。

  司机叔叔坐在了沙发上,看来是不打算走了,我放下书包,犹豫了片刻,到底还是进了书房。

  房门关紧,卓风这才抬头看我。

  他似乎没注意到是我进来,看到是我,愣了一下,这才放下手里的文件,靠在椅背上捏自己的没信,舒口气,“回来了?”

  我径直走过去,坐在他对面,“姐夫。”

  “恩,怎么样,在高考前还有三次测试吧,高数竞赛是后天还是明天?”

  哦,他不说我都忘记了,是后天,周五的下午。

  我如实的告诉他,跟着我们就陷入了安静,前所未有的陌生和疏离在彼此之间萌生。

  我有些害怕起来,曾几何时面对姐夫也会感觉到陌生?

  “姐夫!”

  “去写作业吧,我还有些事情要忙,司机会照看你。”

  “姐夫,我长大了。”我不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我在提醒他,是想告诉他,我不需要人陪,我现在可以陪伴别人。

  不过,我更清楚我此时我跟卓风之间的关系,他亲口告诉我,要我将他忘掉,我想我会做到,只是在除却那层关系之外,我们之间还是亲人,他还是我的哥哥。

  我关心他,没错。

  卓家出事,不就是我出事吗?

  我也是卓家人。

  “怎么,又不会的?”

  他继续埋头看资料,偶尔停下里用钢笔在文件上写一些东西。

  我想起里之前卓不凡说卓风将公司的事情交给了他的,现在是转手了吗?

  “姐夫,你打算将公司分给卓不凡的吗?”

  他停下来,手上的字才写了一半就没写了,抬头看我,默了一会儿才摇头说,“不会,之前只是暂时的托管。”

  原来是这样!

  “姐夫,你……”我不知道自己吞吞吐吐在做什么,看到他的眼睛我就有些发憷。

  “怎么了?”

  卓风彻底的放下了手里的钢笔,扣上盖子,正视我的眼。

  我局促起来,这份紧张不是真的紧张,而是我担心我会旧情复燃。

  “姐夫,我,我想问,想问家里是不是出事了?”

  他很明显的愣住了,跟着就笑了出来,“开始关心家里的事情了?”

  “家里”这个词语我从来会用的,我一直在潜意识里面提醒自己我是外人,卓家是卓家,我是我,可现在我特意用了“家里”两个字就是想告诉我自己,我跟卓风是家里人,我不能有非分之想,可见,卓风是喜欢的。

  “恩!”我重重点头,却仍有就些不情愿。

  “恩,当做是家里了,很好。说吧,到底怎么了?”

  “姐夫,家里是不是真的出事了?”

  他坚定的摇头,“没有。”

  那就肯定是出事了。

  “姐夫,你不说还是没把我当成家里人,我就是想知道,告诉我,好不好?李思念这件事到底是怎么解决的?”

  卓风定定的看着我,打量着我的脸,却沉默起来。

  我半个身子都伸了过去,“姐夫,告诉我,好不好?我真的想知道。”

  “……卓尔,你不需要担心,只需要好好学习,我会送你去法国。”

  我才不想去法国。

  我之前想去,是因为想去了法国跟顾程峰离得近,与卓风离得远,那是我最好的选择,可现在我动摇了,我打心底不想去,不想去。

  我在心里不断的咆哮的,却始终无法说出口,只瞪着一双发怒的眼睛看着他。

  卓风一直看着我不吭声,突然伸出手来,握住了我把住桌面的手,轻轻的握着。

  他的手有些凉,不知道是不是身后的窗子开的太大了,冰冻彻骨的凉。

  他对我说,“卓家很好!”

  “姐夫,不,哥,卓哥,你不把我当家里人看待吗?是不是?”

  “……”

  卓风浑身一怔,锁了手。

  我的心咔嚓一声,愈合的伤口裂开了。

  他在乎我,在乎我的称呼,在乎我的感受,全都在乎。

  只是一个称呼的改变,他就已经伤心了。

  我发现了他眼中的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