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7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587节

  第1245章 保护爸爸妈妈跟两个弟弟

  我心痛的摇头,“不恨喵语,喵语只是一时之间有些生病才会做出这样事情,妈妈不怪喵语,只要喵语记住,我们是一家人,要相亲相爱,知道吗?”

  她咯咯的笑着,“我知道了妈妈,以后谁敢欺负弟弟们,我就打过去,妈妈,我想去学跆拳道。”

  我的天,我蹙眉看她,小家伙才五岁啊,之前卓风说送她去画画,可她不喜欢,她说自己就喜欢玩,还喜欢唱歌,我就送去了,还唱得不错,现在又说喜欢跆拳道,我想,一定要满足她才行啊。

  “好啊。”

  她举着小拳头告诉我,“我保护爸爸妈妈跟两个弟弟。”

  我笑的开心,亲她一下,她在我怀里咯咯的笑的前仰后合。

  陆少也过来凑热闹,抱着喵语对我说,“她还用出去学吗,我的本事她就够学了,跟着干爹一定能把你教成高手。”

  喵语笑起来,眉眼很多地方都像极了卓风,这样的她更天几分硬气。

  我因为赶时间走,不得不草草的跟孩子们打招呼就离开了。

  才坐上车子李哥就说,“冯飞来电话了,说你电话打不通,他要你现在过去,说是案子的事情有新进展。”

  晶晶说了不管这件事,现在还没醒酒呢,只能我去,尽管我现在有些排斥单独见冯飞。

  “行,去吧。”

  可我还必须要过去,冯飞啊,别叫我排斥你就好啊。

  到了医院,一推门看到了满屋子的人站在这里,同时回头看向我。

  冯飞从人群中歪头看向我,笑了,冲我招手,“过来,律师们都来了,我们说说现在的情况。”!

  一整天的高强度脑力活动叫我倍感疲倦。

  晚上送走了律师们,我也才舒口气,这个官司,我们赢定了,毫无悬念。

  可冯飞还是说,“不到最后都不能说我们赢定了,现在该收拾收拾去王威那边了。”

  我差点给忘记了。

  王威的车子都停在了医院门口,我起身整理了一下,觉得这一身衣服还行,可就是看冯飞他好像一直都在医院也没正经的衣服去参加,我说,“我们去商场吧,你这样不适合。”(!≈

  他低头看一眼,笑说,“好,那你再帮我洗洗头发吧!”

  我惊愕的问,“这几天你都没洗头发吗?”

  他笑笑说,“你不是说了要来照顾我,可你都不来啊。”

  好吧,的确是我的疏忽了,我抱歉的说,“对不起啊,那我现在帮你洗。”

  他躺在床上,仰头看着我,我去端了热水来,摆正了他的头,一点一点的往头发撩水,头发打湿了我涂抹洗发水,轻柔了一会儿用清水洗干净,擦干净才拉他起来。

  看他的胡须还算可以,可跟以前比起来,的确是有些不够体面,我拿了剃须刀片过来,“既然都洗了头发了,就一条龙服务吧,我给你剃胡子,你继续躺好。”

  他一面擦头发一面笑看着我,乖巧的像个听话的小孩子,重新躺好好,仰头继续看着我。

  只是,这一次有点,暧昧。

  涂抹了厚厚的一层泡沫,刀片在皮肤上慢慢游走,胡茬子跟刀片之间发出咔咔的声响,我的手上力道轻了又轻,可还是不小心划破了他的皮肤。

  我着急起来,擦掉了脸上的泡沫,用纸巾一点点的稀释流出来的血水,直到血水不流了我才停下手来,可他的眼睛……我愣住了。

  我总以为他的眼睛其实一点神采都没有,以前佩戴近视镜,后来听说做了手术,近视镜是拿掉了,可还是能看出来他近视的眼睛跟正常的人不一样,可今天我看着他的眼睛,觉得有一点一样的吸引,就像好像星辰大海,而我就是大海中的一片绿洲。

  他笑着,淡淡的笑容挂在嘴角,温暖极了。

  人都说冯飞这样的人是暖男,我知道这样的温暖会叫人上瘾,可没想会是这样的富有吸引力,叫我上瘾,欲罢不能。

  我轻轻吸口气,愣了许久才转开视线,擦了手,尴尬的说,“我去倒水,你自己擦擦吧,吹干了头发我们就走。”

  他恩了一声,自己坐起来,依旧看着我。

  我躲闪他的眼神,端起水盆往外面走。

  他突然叫住我,“卓尔。”

  我怔住,背对着他,望着简爱支持的卫生间,无力的叹息说,“有些话还是不要说出来吧,如果还想叫我们的见面不尴尬的话就不要说了。”

  他笑笑,“好,可你知道我想说什么吗?”

  我不想知道,有些话说了还不如不说,听到了也不如不听。

  “不知道。”

  我进了卫生间,洗了手,看着镜子中的自己。

  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的脸颊都红了,我害羞的时候好像很少,可我不知道为什么每次跟他在一起都会叫我特别的害羞。

  他在外面叫我,“好了吗,我们赶时间,现在去商场,你也换一身礼服吧!”

  半晌,我才应声,“好!”

  出来后,看到他站在门口的样子,我愣住了,他却很自然的笑笑,“傻姑娘。”

  我不自然的别开身去,提了包往外面走。

  车内,他安静的坐着,因为腿还没好,保持久坐的姿势时间长了肯定会难受,自己轻轻地捏了会儿就皱眉,估计捏了也不会舒服到那里去。

  我有些过意不去的说,“不如我自己坐车子去了,这车子小,你的腿伸不开。我叫李哥过来接我吧,你横着坐过去腿呢个伸开。”

  他摇头,皱眉看我一眼,一伸手,握住了我的手,跟着说,“别叫我舍不得放你走,只是陪我坐一辆车,不是一张床。”

  这人,到什么时候嘴巴都这么毒,我无奈的没应声,只把手抽了出来,安静的坐着。

  车子很快到了商场,我先跳下车,才过来搀扶他一起下来。

  他站在地上缓了会儿才能走,我耐心的等着,寻思这附近的商场都是大牌的东西他应该不会太挑剔,至于什么牌子就不要计较了,指着最近的一个说,“就这个吧,合适就好,我们只是临时应付一下。”

  他没意见的看一眼,“好!”

  进去后他坐着,我站着,挑选了我喜欢的颜色给他,他笑笑,一点头,答应了。

  到底是好身材,穿什么都好看,只要号码合适,穿上就很帅气,我简单的给他整理了一下头发,自己也挑选了简单的礼服急跟他一起重新上了车子。

  陆少的电话也打了进来,问我到了哪里,说找不到冯飞。

  我差点忘记说了我是跟冯飞一起来的,看一眼身边的冯飞想要解释,他却轻轻摇头。

  我知道,他也不想叫别人误会我们,尤其是陆少。

  陆少一直看冯飞不顺眼,总说他是小人想要撬墙角,其实冯飞要是想撬墙角早就动手了,何必还要好像现在像个偷偷窥探糖果的孩子。

  我说,“陆哥,我马上就到了,你到了吗?”

  “到了,早就到了,还没看到王威,今天好像只有我们,这么大的地方只有我,真无聊,你快点来,我再叫人去找找纷飞,电话是不是没带啊,不接呢?”

  第1246章 凡事没有绝对,我等得起

  我没应声,说了声好就挂了电话。

  可我不说冯飞跟我一起来,到了之后陆少也会发现不对啊。

  我说,“还不如直接告诉陆哥了呢,这样瞒着也没好处。”

  他却说,“没关系,到了你先进去,我后进去就好了。”

  搞得好像我们真的在做什么亏心的事情一样。

  我无奈地蹙眉,想着等晶晶的事情结束后我就跟卓风旅游去,尽量减少跟他碰面才行。

  路上,他说,“我以为你结婚后我们再也不会见面,可谁想到,你跟卓风也会面临着婚姻的困难,彼此互相伤害过,我当时想,如果你真的跟他离婚了我该怎么办,我想你短期内肯定会忘不掉他,可我又不想钻空子把你占为己有,你是个人,自由的人,我不能强行霸占你,你的意志你的思维都是成年人了,再不是当年我看到的那个小姑娘,为了感情可以做任何事情,你懂得权衡利弊,知道自己需要什么,这叫我很困惑,我担心自己的追求得不到你的回应反倒叫你厌烦,呵呵,所以那段时间我只想亮好好地陪着你,帮助你,帮助你走出困境。”

  那段时间我过的很不好,卓风那么做的确伤害到了我,我还一度想要自杀,即便后来坏了宝宝也想要自杀,我度过了人生最黑暗的一段时光,好在他在我身边,陪着我,开导我,我才能从困境走出来。

  转眼,我不是也再一次接受了卓风,并且忘记了当年的事情,那段误会,真快要了我的命。

  我深吸口气,觉得,生活真的复杂了。

  人为什么要有情感呢,如果都是冷血动物,只为了繁衍生息该多好,互相只有简单的繁殖,不谈感情,没有任何多余的思维,那就真的轻松许多了。

  如果都转重来,我想我再也不会接受卓风了,也不会爱上他,任何人都不会在我的心中留下半点痕迹,我只想做一个特立独行只有我自己的我。

  他看向我,笑了笑,继续说,“勾起了伤心的回忆,是吗?”

  我点头,“是的。”

  “那短时间却是我过多最好的一段时间,生活依旧很繁忙,可这样繁忙叫我有了盼头,里面有你有我,就足够了。在私心之外,我还是渴望你能好起来,希望卓风跟你重归于好,知道他是有苦衷的时候我也舒了口气,真的还害怕自己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主动追求你,那我们现在可真的就真的脸朋友都做不了了。”!

  我笑笑,幸好,都没发生。

  “其实人一声当中会做很多措错事,我也不例外,重要的是要知道悔改。卓风知道悔改,知道纠正错误,这才是他难能可贵的地方,所以你才会对他那么痴迷,我想即便你们最初相遇,可如果不是因为他太出色,你也不会最终选择他,是不是?哎,我的敌人为什么都那么强大,强大到叫我不得不放弃一些东西,这里面竟然还有你,想想都会叫我难过。”

  冯飞的语气很平淡,好像在诉说今天的天气一样淡然,可这番话每个字都透着一丝痛苦,好像刀子不断的在我的心口上凌迟,还撒了盐水,痛的我每个细胞都在颤抖。

  他轻轻吸口气,继续说,“如果可以,我真想卓风是个混蛋,真希望我遇到不到这么好的兄弟,那样我当之无愧会成为你的另一半,可现实总是那么的残酷,又有很多的不尽人意,简直太可恨了!”

  多少失落跟无助在这简短的一句话中表现淋漓尽致。(!≈

  我能体会到他的失落,可我体会不到他的无助。

  爱一个人能爱成这样,我想世界上仅此他一个人了。

  我不知道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爱上我的,只知道他无时无刻都出现在我的生活中,相伴我左右,给我温暖,给我依靠,给我卓风很多给了得的陪伴。

  有些时候我自己也分不清楚我对他到底什么样子的感情,是朋友还是情侣,再或者是亲人还是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好闺蜜呢?

  我无奈摇头,“冯飞,我们之间……”

  不可能三个字还没说出来,他就打断了我的话,告诉我,“凡事没有绝对,我等得起,到了。”

  我看一眼外面,这哪里到了,不想他已经开了车门下去,对我说,“你们先进去吧,我走走在进去,腿实在不舒服。”

  我还想叫他上来我下去走动,可车子已经开动了。

  我忘记了这是他的司机,那我在车上与跟他一起过来有什么分别,没做亏心事,最后却好像我们之间真的做了什么见不得光的事情一样。

  我无奈摇头,叫司机停车,“停下吧,我也走一走,还有几分钟就到了。”

  “可是……”司机为难的说。

  “没关系,我陪冯总走一段,停车吧!”

  司机换换停了车子,跟着转头看向我,尴尬的问我,“这样不好吧!”

  我没应声,推开了车门,直接跳下了车子,走向冯飞。

  他笑着站在原地等这我,见我过来,一伸手,扶住了我肩头,“如果可以,我真想这辈子都不放开你了。”

  我没应声,担心的看着他的腿,这条腿不知道会不会完全好,他是为了卓风才会这样的。

  我心中,百味杂陈。

  这段山路很长,需要走十来分钟才能到,冯飞坚持要走着上去,路上说了很多的话,而我却在想着如何找到合适的理由不叫陆哥那边误会。

  不想,陆哥的车子在中途就停在了我们跟前,眼神不善的打量我们。

  我蹙眉看他,知道他肯定又要奚落冯飞了。

  他说,“上来吧,知道你的车子坐着不舒服,我车子大,这么走要很久才能到。”

  我感激的看着陆少。

  他对我一挑眉眉头,“回去收拾你,上车。”

  知道拒绝不了,只能坐上去。

  才上车,陆少说,“卓风在飞机上了,之前给我打电话了,只是不知道多久能到,王威这么忙,我们见一面真不容易,他还不在,实在太可惜了,是吧,冯飞?”

  这人,三句话不忘记给冯飞添堵。

  我苦涩的笑笑。

  冯飞说,“卓风跟王威平常经常联系,见面也容易,说到底王威做到今天的位置也是卓风背后的公司在做支撑,两个人相辅相成,谁都离不开谁。”

  的确如此啊,平时我经常听卓风念叨王威如何为何忙,他说自己可不做什么国王,要做就做个乞丐,陪着老婆孩子,才是正经。

  想到这里,我捏了一下无名指上的戒指,我,想他了,很想。

  冯飞斜眼看我一下,笑了,意味深长,递给我一个小盒子。

  “戴上吧,出席这样的场合还是不能马虎的。”

  我打开了盒子,愣住了,这个首饰之前在他的保险柜里面看到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