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8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588节

  第1247章 别拒绝

  冯飞却笑着说,“我帮你戴上,很适合你。”

  我有些发愣,其实心中是不介意这个东西从前送过别人再送我,可就是觉得这个礼物我不该收下。

  我说,“冯飞,这个……我觉得有些不太合适啊。”

  “呵呵,可我觉得很合适。”

  说着话的公司,车子已经到了一座富饶的房子前。

  陆少回头对我说,“到了,卓尔,你先下车,我跟你有话要说。”

  我无力的深吸口气,知道他要跟我说什么,可我现在不想叹这个事情,我跟冯飞真没什么,他送我东西也是意外,如果可以我宁愿今天我都没去医院,官司的时候什么时候说不行啊,可偏偏就赶上了,我有什么办法。

  “哦。”我不情愿的先下车,回头看一眼冯飞,拽了一下脖子上的项链。

  他对我摇头,“别拒绝,当做纪念吧,我买了很多年,一直没找到好的理由送给你,这次就叫我做个顺手人情,怕是以后我相送东西都不可能了,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

  不值钱就好,这样我会觉得礼物没值钱那么沉重。

  我下车走向陆少,里面的人已经接应我们,陆少跟对方说我们要迟一些进去才拉着我拐过了狭窄的一个小木门去了里面的房间。

  这里看着像是一个很小型的会议室,在最里面放了两张椅子,墙壁上是很大一个电视。

  他拉着我坐下,许久才说,“卓尔,你跟他到底怎么回事?”

  好吧,我很想说我们没关系,可看陆少的那样子也是不相信的。

  现在我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我说,“陆哥,你以为我跟他是什么关系呢?我现在是卓风的妻子,是三个孩子的妈妈,我已经有了自己的家庭,如果我喜欢冯飞我又为什么要跟卓风在一起,我直接离婚去找冯飞好不好?”

  陆少蹙眉,盯着我的脸看了许久,跟着一点头,“可我看着你们之间不简单。”

  我没应声,什么叫不简单,如果非要清清楚楚的掰扯一下我想我跟冯飞之间一定要侵猪笼了是吧?

  我问他,“陆哥,你为什么那么不喜欢他?”

  他没吭声,可我看的出来,他肯定知道什么,并且一直埋在心里没对任何人说过,这件事是他一直对冯飞态度恶劣的主要原因。

  “陆哥,你不说我就当做你是小人之心了,我再说一次,我跟冯飞之间很清白,没有任何事情发生,你不要胡乱猜测了,好不好?”

  他摇头,还是不太相信我说的话,我无奈了,看时间差不多了,不想耽误跟王威见面的时间说,“我们回家再说,王威要来了。对了,佳佳呢,怎么没来啊?”

  “不想来,说这样的场合会叫她紧张,所以就我自己过来了,孩子们都在你那边,恩……卓尔,我还是那句话,我喜欢冯飞这个人,你好自为之。”

  陆少先起身,走出了房间,留下我在房间里面无奈叹息,这个件事我看还真要问清楚了才行,不然陆少跟冯飞之间误会越来越深。

  我出来后找不到陆少,也对这里不熟悉,问了好几个人才找到跟王威会面的一个宴会厅,是个微型的宴会厅,已经有人开始上菜了,陆陆续续的来回走动的人都井然有序,一句话都没有,地上铺着羊毛地毯,脚踩上去舒服的很,高跟鞋落下去好像陷在了里面,一点声音都没有。

  可这里只有我一个人,陆哥跟冯飞也不在。

  我问了这里的一个管家样子的人才知道两个人出去了。

  我就知道陆少不死心,肯定要找冯飞麻烦,那能不能回去再说呢,哎,我认清了方向,追着两个人的影子就出去了。

  老远,就听到陆少在警告冯飞,“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事情,我警告你,为什么还接近卓尔,如果我把这件事捅出去,你跟卓风兄弟也做不了,不要以为我不敢说。”

  冯飞没应声,只站的笔直,看着远处,许是因为膝盖痛,勉强站稳,站直的身子也有些虚晃。

  陆少发狠的推了他一下又说,“这件事我当时亲眼看到的,你别不承认,有本事你证明你不你做的?”

  是什么事情叫陆哥这么痛恨冯飞,冯飞又做了什么事情对我有危险才叫陆哥如此防备,我记得之前陆哥就怀疑冯飞折磨死了当时一个站街女,可后来也证明了他是清白的,那只是个误会啊,这是还有别的什么事情啊?

  我想不到,不过眼下也不知道追究这个事情的时候,王威马上就来了,何必在这里计较这些?

  我走过去,还没走到地方就听陆少又说,“再接近卓尔,我弄死你。”

  我紧张起来,小跑着走过去,拉着陆少,“陆哥。”

  陆少回头看我,脸上的冰霜还没散去,那凶恶的样子真的像是要杀人,半晌才镇定下来,一点头,拉着我直接往里面走。

  我回头看一眼冯飞,他勉强站稳,忍着疼痛的他双眉紧皱,一脸的无奈。

  我相信,这件事一定是误会的。

  我问陆豪,“陆哥,到底什么事情啊,叫你这么激动?有什么事情我们不能回家再说,非要在这里闹呢?”

  “我没闹,就是小小的警告他,以后不许去医院了,有事情我跟你一起去,进去。”

  他拉着我快走几步,脸上仍旧满是冰霜,我想问都不知道问什么。

  进去后他拉着我坐在角落,冯飞也随后进来,站在窗户的位置,看着窗外,大概十分钟后,外面传来了说话声,听那爽朗的笑声就是王威,该是在跟谁打电话。

  “哈哈,好好,等你回来我们在聚一次,好说,我可想你们了,哈哈,好了,我到了,卓尔他们都到了,那我们先聊,好,再见卓风,路上小心啊。”

  该是卓风在转机,所以才能跟他通电话,我看一眼时间,那该是还没出国内。

  挂了电话王威扫视一眼我们,又笑了,一伸手,拽着冯飞走过来,热情的像火焰,要将我们都吞噬了一样。

  我笑着走过去,跟他打招呼,到底是身份不一样了,整个人看起来与以前很大的不同,就是看着怎么消瘦了很多呢?

  我说,“王威,啊,国王殿下。”

  他哈哈大笑,摇头说,“卓尔见外了,都坐。”

  第1248章 见王威

  这个饭局吃的我有些紧张,王威是国王,我总是忘记他的身份,尽管他无数次提醒我们不应该这么见外,可他身后站着的三个黑衣服的保镖不得不叫我们拘谨。

  当时卓风说,把人捧起来很容易,就但心捧起来后的相处,人心是复杂的,阶级地位不同了,想法自然不同,所以想好继续相处好是非常难的一件事。

  我神游了一个晚上,准时十点,王威说要去休息了,扔下我们三个尴尬的坐在桌子前不知所措。

  陆少叹息一声说,“身份不一样了,自然规矩多,听说他连上厕所都有规定的时间,哎,也是挺累,很多话不能说,有些时候该笑却不能笑,不能笑却非要大笑,这跟演员一样,那我们吃完了就回去吧,主人都走了,我们留着也没劲不是?”

  说完,他看我一眼,拉起我就要走。

  我站着没动,是想着我的文件还在冯飞的车上,回头想要说去拿,陆少急了,大叫,“知道不知道之前你跟冯科结婚后出事的那次,有人要强暴你,是谁叫人做的,你问问他,是谁做的?”我大惊,不敢相信的看着冯飞。

  冯飞仍旧安静的坐着,今天他跟王威喝了不少,脸颊有些红红的,话也不多,但是一直在安静的吃东西,到现在手里还端着酒杯。

  这件事尽管已经过去了许久,可曾经发生的事情每一个点都在我生命中打下了烙印,直到事情过去很多年的现在,我依旧会在想起来的那一刻浑身颤抖。

  尤其,我的身体,除却我自愿,不然没一个不好的事情我都记忆深刻,叫我几天又无法安眠。

  “我本不想说,可我发现一直瞒着对真不好,卓尔,那时候你是什么情况,跟冯科在一起,冯飞却做这样的事情,只想威胁卓风跟冯科交出海滨的一个项目,最后他拿到了,卓风让步了,就包括冯科也让步了,他拿着那个项目孝敬了自己的老丈人。”

  我觉得心跳在加速,我很愤怒,可这一团火在心口挤压发泄不出来。

  那个时候冯飞我还不认识,包括在冯科的婚礼现场我都没见过他,那时候他跟卓风还是敌人,商界中多少尔虞我诈,多少生意是因为这样那样的卑鄙的手段就拿到了自己想要的生意,权利,身体,自己都会赔进去,出卖地痞,地位,权利,也出卖自己的身体,不然以为生意就那么好做吗?

  在利益的趋势下,生意人早就成了魔鬼,包括此时的我。

  可这件事真的没有办法原谅。

  他知道我的弱点,知道冯科跟卓风的弱点,伤害的却是无辜的我。

  我走过去,扯下来脖子上的项链,递给他,我没有发怒,我表现的很安静,甚至我说话的语气都很镇定。

  我说,“冯飞,你的东西我还给你,以后也不要送我东西了,我不是很喜欢这些,这件事我不怪你,利益不同,我没有办法说你做的对还是不对,但站在我的立场我是恨你的,直到现在我依旧会想起那段的噩梦,以为那是冯科要折磨我故意做的,没有想到我当成恶魔的冯科都做了让步。”

  转身,我走向陆少,浑身都在颤抖,心口是痛的,这份痛很清晰,好像有人在我的心口上慢慢的揭开里面伤疤,晾在世人的面前,再撒盐,盯着我的脸看着我的表情变化。

  “陆哥我们走。”

  “好!”

  出来,陆哥帮我拿了文件出来,告诉我,“我们直接回家,还是去别的地方走走?”

  时间久远,伤害依旧在,可我已经不是当年那个愚蠢的丫头了,真相被揭露的确很痛,可我必须接受,这样的事情以后也不会在发生。

  我说,“回家吧,我没事。”

  他看我一会儿,点头说,“行,回家。”

  坐在车上陆少说,“这件事卓风也知道,可后来不知道为什么他就跟冯飞成为了好兄弟,可这件事我是忘不了的,我一想到你当年被欺负的那个小样子我就心疼。是,做生意吗,有些时候是要狠毒一些,可不能对付无辜的你啊,他倒是厉害,知道你的弱点。”

  冯飞深藏不漏,我是知道的。

  可我没想到,他一直隐瞒。

  如果他早对我说,我或许不会这么恨他。

  陆少又说,“我以为你知道,那个人对你挺好,当初卓风在国内出事,他那么照顾你,我很欣赏他,后来知道了这件事我就恨的牙痒痒。草,想想都生气,真想弄死他。”

  我没应声,只在猜测冯飞此时的心理活动。

  他是怎么想到呢,是忘记了这件事还是因为内疚所以对我好,再或者是觉得这件事不会被我知道,又或者是即便我知道了也会原谅他,所以才会肆无忌惮呢?

  我不懂,也无法懂,不想懂。

  总之,我不会原谅他。

  到了家里,佳佳出门迎接我们,看我们的脸色不好,好奇的打量我们,也没多问,拉着我往里面走。

  陆哥刚才没喝酒,现在心情不好,进来了自己去酒窖拿了两瓶红酒出来,都开了,倒满了三个杯子,跟着说,“这件事既然都知道了,那就好好想想以后,暗中人不该接触了,我也跟卓风说说,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这样的人也能当兄弟?”

  其实,在生意上没有长久的兄弟姐妹,彼此之间都是互相利用,因为利益相同在走到一起,尔虞我诈走到现在,要是真的掰扯起来,那真的做不了朋友。

  我理解卓风的心思,也理解冯飞,可我无法原谅。

  这天晚上,我实在睡不着,把电话打给了冯科。

  他那边环境很吵闹,听声音该是在娱乐场所唱歌,低吼的声音传过来,像一只狼在嚎叫。

  他叫我等一等,过了会儿环境安静了下来,笑着问我,“想我了?”

  我说,“是啊,想起你来了。”

  他呵呵的又笑,“说吧,什么事儿?”

  “当年我们结婚后没多久,你带着我回国,当时出事了,那个要强暴我的人背后的主谋是谁?”

  我当时以为是冯科,他也没跟我解释过,我那时候跟卓风偷情,背地里说的都是互相的情话,哪里还顾得上这些?

  冯科很是惊讶的哦了一声,“你干嘛问这件事,知道了什么?还是听水说了什么?”

  我说,“或许是吧,就是觉得很奇怪,你告诉我。”

  “哦,是我做的。”

  我怔住,他这是在帮冯飞隐瞒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