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9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589节

  第1249章 证实

  “冯科,你这是在保护谁吗?”

  他没应声,电话那头死寂一片,半晌他说,“是,不过已经过去了,当时他是冲我,你没有必要追究,那件事我也很自责。”

  到底是兄弟,不管两个人之间斗成什么样子,彼此之间还会有一些奇怪的默契关联。

  我说,“冯科,你能遇见这件事,是不是。卓风也知道,是不是?”

  “卓风不知道,他以为是我做的,可其实都一样,他是想拿到我手上的一个项目,这个项目也是卓风给我的,我抢了他的生意跟你,我已经满足,可谁想到他也想要,我当时本就想给他,可没想到事情还是发生了,我以为是个误会,后来他亲口承认,并且已经自责了这么多年,所以他想补偿你,不然你以为他那个性子会一直陪着你走到现在还不找别人吗,卓尔,不管怎么说都过去了,这件事是我不对你想报复冲我来吧,他已经不容易,当初跟自己离婚后就发誓不会再结婚,更因为这件事一直自责,之前回来,我们一起吃饭他又说了这件事,想对你说,可一直说不出口,卓尔,我替他道歉,你可以不原谅他,但至少该懂得他的苦衷。他在家里是长子,可是我父亲却不器重他,所以他才利用婚姻走出去自己创业,找了个不爱自己的女人,被戴了很多年的绿帽子也没怨言,隐忍了多年后他发现自己可以开始另外一种生活,就离婚了。恩……好像当时他还不认识你。”

  是,不认识我,所以就可以做这样的事情了,那换做是别的女人呢,伤害不是一样的吗?

  我说,“冯科,我以为你是恶魔,其实最大的恶魔是他啊。”

  冯科无奈深吸口气,“过去了,恨他的话,我想真没必要,他只做过这件事,真的,虽然说我人格不怎么好,可我还是想用我的人格作担保,他真只做过这一件错事,包括跟谢晶晶也不是他主动,当然了,我说这话有点混账,可我相信他的人品。”

  是吗,人品好坏在在这样的环境下已经说不清楚了。

  我挂了电话,心情复杂。

  冯科又给我发了微信,“原谅他,你可恨我,他很不容易。”

  我对这番话没有任何感觉,只觉得恨意一点点的在心口里面萌芽,瞬间膨胀变大,我立刻从床上弹起来,盯着面前的漆黑天慕,发狠的捏紧了拳头,穿了一件外衣就跑了出来。

  车子在蜿蜒崎岖的山道上飞驰,我的心就好像着了火,熊熊的火焰在面前燃烧。

  车子很快到了医院,我推开面前拦着我的护士,踢开了冯飞的病房。

  而床上没有他,他正坐在靠着窗户的地方,转头看向我。!

  护士还要拦着我,我推她出去,锁上了病房的门,都过去,扬起手,狠狠一个巴掌拍在了他的脸上。

  他硬生生的挨,脸上瞬间起了一个巴掌印,我甩手,麻慢慢退却,又高高扬起,再一次落下,巴掌脆响的好像一条钢鞭。

  他的脸上红肿了老大一块,嘴角也裂开了。

  他只紧紧咬住嘴唇,依旧安静的坐着。

  我急躁的在他跟前转了两圈才停下来,又扬起手来,可我却没落下来。(!≈

  手臂在半空中举着,好像有一只无形的手摁住了我的手腕,我颤抖着放下手臂,激动的有些花了眼眶。

  他这才缓缓起身,低头看我。

  我仰头看他,四目相对,我能看出他眼中的痛苦,瞳孔中那个小小的我正发怒,像一只炸了毛的狮子,如果我有獠牙,此时早已经咬住了他的咽喉,叫他血水流干。

  他沙哑而又低沉的嗓音也带着极大的痛苦,问我,“卓尔,你恨我吗?”

  我恨,我……

  泪水流下来,我不甘心的瞪着他。

  他站直了身子,又说,“恨我,是吗,桌子上有刀子,我不会反抗。”

  我看一眼桌子上的水果刀,似乎早准备好,已经擦的干净,上面反射着诡异的光芒。

  我走过去,抓起刀子,都到他跟前,盯着他的脸,这张脸多好看,可隐藏跟在这张脸的背后是怎么样的嘴脸,温柔的还是冰冷的?我们认识了多年,他揣着这件事情瞒了我多少年,在我身边装温顺,假意的感情当真就能骗过他自己吗?

  我问他,“冯飞,你想过我会恨你吗?”

  他点头,“知道,想过,我能预想到。只是……没想到会是这样的开始,不知道结局会是什么样,卓尔,动手吧,我知道你恨我,我知道这件事对你的影响。”

  我那段时间疯了一样,后来回到卓风身边,发病的我整天想着跳楼自杀,我就像一个活在黑暗中不断行走却跳不出来的小丑。

  刀子锋利,只要对着他咽喉,狠狠戳下去,那这份仇恨……

  不,一点不会坚强我的痛苦,我的伤害还在,可他却要永远的解脱。

  可我不甘心啊。

  “冯飞,我永远不会原谅你。”

  刀子毫不犹豫的戳进了他的身体。

  他供着身子,紧紧的抱住我。

  我支撑着他庞大的身躯,勉强站稳的我能够感受到血水顺着手腕流淌下来的温度,血腥的味道有些呛人,令人作呕。

  他只轻柔的抱着我,告诉我,“做的很好,卓尔,你叫我永远痛苦的活着,永远无法平静的面对你,叫我自责,叫我太不头来,永远都没有办法放开心怀去追求你,卓尔,做的好。”

  我推开他,刀子拔出来,血水顺着他白色衬衫流淌下来,我只淡定的看着他,知道血水流淌在地上,与我的鞋面交汇,我才开了病房的门,大叫,“来人啊,病人自杀了。”

  我扔了刀子,站在门口看着他一点点的虚弱的倒在地上,蜷缩成一团,歪头看着我。

  他的眼睛也很好看,以前我只觉得那双眼睛里面只有利益,只有权利跟地位,却不知道隐藏在这些东西背后也又数不尽的温柔。

  医生跟护士们慌乱的跑进来,几个人将他太上床,推着往手术室里面奔跑。

  我则安静的走出了医院,上了车子,点燃了香烟。

  今天的星辰有些少,月亮也没有。

  厌恶在眼前缭绕,我深吸了一口,有些呛人,不知道放在这里多久的香烟了,除了呛人再没了别的功效。

  许久,警车过来,两个穿着警服的警察站在了我的车子跟前。

  我扔了烟头,下了车,伸出手……

  第1250章 解脱

  手铐没烤住我,走过来的一个男人跟那警察说了什么就离开了。

  男人朝我走过来,先鞠躬,跟着说,“是国王殿下叫我来的。”

  这人的普通话还不错。

  我愣了一下,“怎么?”

  “恩,国王说这边肯定有事情发生,所以早就叫人过来盯着了,没想到会是这样的事情,防线吧,卓总,这件事不会被人只晓的,冯总是自杀未遂。”

  我没应声,只觉得,这个人情是欠了王威的了。

  “那,多谢?”我说。

  “客气了,卓总现在是回家还是呢想去哪里,我可以叫人护送卓总回去。”

  我看一眼天色,都这个点了,天都要亮了,我回去也睡不着,可我留在这边也不是这么个事儿,去哪里都一样,反正不能这个样子回家。“送我去见国王,可以吗?”

  他笑笑,没说话。

  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