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1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591节

  第1254章 我该拿你怎么办好

  “好了别哭了,你这样我也很难过,我的存在只是想叫你过得好一些,不想给你增加负担。”

  他在帮我管理我的公司,东奔西走,我自己过我自己小日子,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的安静祥和,可其实是有人在背后支撑着这一切,强大的力量将我托举起来,才会叫我距离幸福那么近。

  我心情更加复杂,此时的我更希望冯飞对我当年做的那件事是真心而不是偶然,不然我只会对他更加愧疚。

  “冯飞,我该拿你怎么办好?”

  他笑着拉我手臂,我整个人扑向他,他却没再有下一步的举动,只轻轻的擦干了我脸上的泪珠子,跟着说,“我一直都在,只要你不再恨我就好。我如何,你不用操心。”

  我与他,只能错过,失望过,忘记过,记得过,却永远不会在一起。

  从医院出来已经时间很晚,我直接打了车子就回家了,可蹲坐在家门口的路口,我却哭的稀里哗啦。

  我知道,这个人会像一块伤疤,永远的留在我的心口上了。

  我在这边哭够了,难过够了,才起身进了家门。

  这个时间所有人都睡了,我推门进来,想直接上楼,却在一楼被陆少拦住了。

  他手里举着酒杯,递给我,看到我身上的血痕又皱眉拿了回去,对我说,“去洗干净了再下来。”

  我点头,听话的上楼,洗了澡换了衣服出来。

  他已经喝了两杯,脸颊红红的,眯着眼睛打量我。

  我接过酒杯坐下来,喝光了一杯继续倒了一杯,这才抬头看他。

  他笑着对我点点头,问我,“心里痛快了?”!

  所以这件事所有的人都知道了,是吗?我亲手捅了冯飞一刀,只因为当年的那件事。

  当时我那么愤怒,心中只有仇恨,冲动的我毫不犹豫的将刀子刺了进去,可此时,我却在后悔,他做的最大的错误就是站在立场做了一件很平常的事情,对我们这里的所有人来说,已经是最轻的一件事了,可我差一点就要了他的命。如果此时我看到的是一个冰冷的尸体,我哪里还会有闲心在这里喝酒?

  那样的我,就算是有人想救我,我也想求死,只有死才能叫自己解脱。

  可我的孩子们怎么办,我的卓风怎么办,冯飞没了将来,那我身边的人就有了吗?

  我又喝了一口酒才勉强叫自己镇定下来。(!≈

  “陆哥,我有时候觉得我作的厉害。”

  “哈哈,不是你作,是这件事本来就很令人气愤,不过做的很对,换做是我也会这么做,他当年做过那样的事情现在还口口声声说喜欢你,我是无法接受的,不能因为他对你的好就就可以忽略他对你的伤害。这些道理我也是通过跟佳佳互相折磨了这么多年的事情上才明白的。我对她伤害太大,所以佳佳怎么做我都理解,可是一想到她会离开我,我就真的要崩溃了。呵呵,至少你跟纷飞之间还没有复杂到掰扯不开。他没死,那是他命大。”

  我没应声,感叹他命大我也在感叹当时我的仇恨是那么的强大啊,不然我会毫不犹豫的杀死他,而不是还想着在以后的日子继续折磨他。

  冯飞要活着啊,不管我们之间如何,我都希望他活着,至少该比我过的要好才能不愧对这一生的付出。

  我跟陆少有一搭没一搭的喝酒,一瓶红酒喝光了他又去拿了一瓶出来,开了后自己抱着酒瓶子喝,这时候才说,“佳佳还是离开我了,看着我们像夫妻,可都是为了孩子,其实我们那次回去后她就跟我表态了,我们再也不会和好。”

  我大惊,这件事我一点都不知道,是他隐瞒的太好还是两个人真的已经可以表演的这么厉害了?

  “呵呵,惊讶吧?都怪我自己没好好珍惜,当年若即若离,后来发现我没了她真的过不好这辈子了,可已经迟了,对她的伤害已经造成,我再怎么对她好都无法弥补我们之间的裂痕了。卓尔,你陆哥这个混蛋终于遭到了报应,真好啊!”

  我红着眼眶看着他,似乎不用透过内心也看到了他的伤心,这份痛处我是可以切身体会的,失去了自己生命中最爱的人,真比死了还要难受。

  “陆哥……我不知道怎么安慰你,因为我也很难过,你们之间真不能和好了吗?”

  “呵呵,傻丫头,你都多大了还那么天真?我们当然不会和好了,佳佳已经在开始找别的男人了,她说要开始新的生活,我想,是该放手了。回去后我们谈了很久,一整宿都没有睡,就是在想如何解决我们之间的裂痕,到了最后我们才发现我们之间的伤害这么大,想回去只能不可能了,我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把她伤害的特别深,可我却没有意识到,我以为她不在乎,可其实伤害是无形的,我以为她都不在乎都不过是表面现象。呵呵,我活该!”

  他喝光了红酒,吨吨吨的涉谷因就好像他此时我的心跳声,一阵阵的难受。

  我以为我的身边所有人都会好到白头,幸福到老,可还没走到超过十年就已经分道扬镳。

  就算如今我跟卓风也在互相苦苦支撑,过多如此小心翼翼,生怕因为一点点的风吹草动就叫我彼此分离。

  难道真都因为年龄大了就失去了往日的那份对感情的执着吗,还是说感情本来就脆弱不堪,才会叫早已经注定能够在一起的人分开?

  我悲从中来,趴在陆少的怀里哭的很大声。

  此时我再也顾不得楼上熟睡的三个孩子跟我妈妈,以及楼下在房间中不知道是熟睡的佳佳。

  我只想叫自己压抑在心里的这份难过尽快的发泄出来,似乎只有这样我们我才能继续呼吸新鲜的空气,才能好好的继续活着。

  陆少说,“哭吧,如果哭能解决事情,叫她回来,我宁愿天天哭,可有什么办法呢,感情是两个人都事情,我没有办法,真的没有。卓尔,如果可以,我真想时光流转啊,我很多事情我完全可以不做,可我混蛋,这样混蛋的我只能孤独终老,真的,这样挺好,呵呵,我活该。”

  年少轻狂的事情做的不少,人到中年后又有多少人会后悔,可后悔又如何,难道事情就真的可以不计前嫌继续生活了吗?

  我不懂为什么我们这群人就不能得到很好爱情呢?

  陆少凄惨的笑笑,“就这样吧,我不会再杀害任何人,任何人也不会来伤害我。”

  我哭的更大声,直到所有的家里人都出来了我才止住了哭声。

  看最新章节

  第1255章 我活该

  佳佳抱着抱枕站在门口看着我们,眼中满是疼惜,可她又能如何,爱与不爱只在一念之间,被折磨了多么多年,她也累了。

  天亮,我才躺在床上,睡了个昏天暗地,卓风回来了我都没睡起来。

  很晚的时候我才因为一个噩梦惊醒,满身虚汗的看着眼前的黑天,无力的摇晃了一下脑袋,浑身都难受起来。

  外面传来了音乐声,我知道卓风回来了。

  我没急着出去,而是洗了个澡,补了个淡妆,还换了身衣服才出来。

  卓风正在楼下跟陆少聊天,音乐的声音就像一个个跳动的小音符在房间里面跳跃。

  我下楼的时候听到卓风说,“桃子走了,找不到人,后来肖老大收到了她的信息,说是已经结婚了,不要去打搅她,这件事也就这么样了,我也经历了,嫂子被送走了,我给了她一笔钱,至于以后如何,看造化吧,孩子已经送了学校,肖老大说会一直在国外,不会来国外,公司那边他已经接手了,现在还不错。你这边……我真是没有想到。”

  陆少没说话,耷拉着脑袋看着地面,许久后才轻声呼了口气说,“其实这件事怪我,呵呵,我活该。”

  卓风没应声,只点头,半晌才继续说,“冯飞那边的事情我知道了,这件事其实当时我怀疑过,只是没去调查过。”

  调查又如何呢,用刘豆的话说的很正确,难道要追究一个当时比我们更无辜的冯飞的责任吗,他已经很难过了。

  “老公!”

  我不想两人个人继续这样的话题,走过去打断他们的谈话,勉强笑了笑,坐在卓风对身边。

  他抱住我,低头亲吻我额头,先是吸口气,才说,“拿你没办法,做事那么冲动。”

  卓风真是变化很大,换做是从前他肯定会告诉我这件事做到很对,可现在他更加学会了换位思考,并且比从前更加沉稳。

  我笑笑,没应声,只歪头打量他。

  离开一星期,好像他消瘦了很多,有些没休息好的脸上满是疲惫。我心痛的说,“老公,早点回去休息吧,有事情明天再说。”

  “时间还早,我想跟陆少说会儿话。”卓风说。

  我看时间也不早了,都九点了,他不困吗?

  可他说跟陆少说事情,那我就不打搅了。“那好吧,你们早点休息,我出去走走回来也睡了。”

  “好,叫李哥他们跟着你一起吧,晚上很危险。”

  摇头,李哥也有家室,不能老是往这边走,我说,“没关系,我开车出去,买点东西回来。”

  “小心。”

  陆少也对我摆手嘱咐。

  我看他们一眼,在门口拿了车钥匙出来。

  我喜欢开卓风送我到那个生日礼物的车子,是一辆很普通却很好开的玛莎拉蒂,只是我开的不很慢,一点没显示出这辆车都优点来,可我还是喜欢敞篷开着出来兜风,都是晚上。

  最近不知道是怎么了,我喜欢晚上出来走一走,好像这样会叫我整个人都放松许多。

  我可以随便想很久以前的事情而难过不被别人知道,也可以随便坐在车里面吃着我喜欢吃的冰淇淋大哭,这样的畅快人生似乎只有这样的夜晚才会享受的到。

  我甚至开始怀疑我是否喜欢上了这样的孤独,人都说孤独不是好事,事情哪有绝对呢,我此时就以为孤独是一种享受。

  不知不觉我将车子开到了冯飞的医院门口,车子在门口地方轰隆隆的响,我在思考为什么自己会到这里来,可想来想去我都想不出任何一个好的借口,最终,还是提着我买来的水果进来了。

  冯飞正躺在床上看电子书,大屏幕挡住了他的脸,我看不到他此时的表情,可以肯定的是他现在应该很不舒服。

  他衣服撩到了胸口,肚子上厚厚的白色药布就好像缠绕在我脖子上的绳索,勒的我透不过起来。

  我的手指头在门板上抬了几次都落不下来。

  我不知道进去后要说什么,可我既然来了,难道就这样离开吗?

  我又想知道,我来这里做什么呢?卓风回来了,我为什么不在家好好陪着他,却要来这里一个人看冯飞?

  我犹豫着,迟疑着,心里犹如刀搅的难受。

  不想,身后的护士走过跟我说话,惊动了里面认真看出的冯飞。我想转身离开,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下床来,拉住了我的手,半个身子依靠在门上,勉强撑着自己的身体,一双眼睛满是浓浓的期盼,期盼着我能留下来。

  我的心骤然一紧,手里的水果都仍在了地上,犹如被惊吓过度的梅花鹿,飞快的离开。

  他在我身后虚弱的叫我的名字,依旧满是期待。

  我早已经惊慌逃窜的离开。

  重新发动车子,回去的路上我的车速飙到了一百八,发东西的轰响好像在耳边震动的雷鸣,可都无法掩盖我内心的恐慌。

  我知道,这样是不对的,我知道,我在与卓风渐行渐远,我知道,我开始动摇了我内心,我知道,在多年以后的今天,我终于开始怀疑我对卓风的爱是否是真心。

  到了家里,我没敢进去,车子停在大门口的地方,看着电动门一开一合的好像精神分裂的我。

  我发愁的看着房子的方向,那里面有我的丈夫,我的孩子们,我的妈妈,我的好朋友们,可我总觉得这里面缺少了什么。

  卓风不知道什么时候上了我的车子,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看着我。

  我心虚的一直没敢正视他的眼睛,却又不知道自己在心虚什么。

  他说,“冯飞现在好些了吗?”

  我蹙眉,知道很多事情是瞒不住他的。

  “卓风,对不起,我只是……有点困惑,迷茫,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我理解,我也有过这样的想法,只是没想到比你在早了一年,你之前一直说杜红是你的情敌,我无数次否定过,呵呵,不管我怎么否定都骗不了我自己,的确,我动心过,像你现在一样。”

  其实那个时候我是知道的,只是我不想去正确面对,才会背地里逼走了杜红,她走后我依旧整天胡思乱想,提心吊胆,后来因为什么事情忙过去了我们的关系就缓和了。

  在夫妻感情中,似乎都有这样的困惑,睡在身边的人,是对自己来说最重要的人,可在内心深处依旧有个自己一辈子都无法忽视的人存在。

  在卓风的心中,那个重要的人是杜红,在我心中,那个重要的人冯飞。

  或早或晚,都会因为这个人而影响我们的生活。

  可卓风跟我的做法很不同,我当时做的很极端,赶走了杜红,看着卓风,像个粘人的狗皮膏药,无时无刻不在提高警惕,可卓风却是放羊式的,好像他对这样的事情并不在乎,任由我自己在这边难受着,左右摇摆不定。

  看最新章节

  &rr; →

  错误/举报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