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2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592节

  第1256章 我们去喝酒

  “卓尔,你我在一起多少年了?”

  如果从我走出山村的那一刻算起的话,我们已经在一起十四年了。

  我说,“一个人有多少个十四年啊?”

  “是啊,我掌控了你十四年的人生,我一直在想我这么对不对,尤其最近我在国内,除却办正事,我都在想这个问题,我去了我们走过的所有地方,每到一个地方我都在想,我们之间发生事情,好的坏的,这些事情都像身体上的疤痕,或者是数的年轮,深深的刻进了我们的身体,叫我们无法忘却。”

  他的声音好像天籁,从遥远的天边飞过来,落在我的耳畔,蛊惑人内心。

  他说他不想再肆无忌惮的掌控我的人生了,叫我自己做主好好地享受一把自己需要的生活。

  所以,他会按时回家,上班,做自己的工作,还是好丈夫,好父亲,依旧是冯飞的兄弟,他在家里等我。

  而我,可以天高任我飞,只要我还想回来,他都会接纳。

  他说,我如果真的意识到我真正爱的人不是他,他也可以接受,离婚,分手,从此相忘于江湖,再不会打搅我的生活,这样我才是真正的走出了大山,开始了我自己的人生。

  这样的放任却叫我一时之间失去了人生方向,我有点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也不知道自己需要什么。

  他下车后,我坐在车内哭的像个失去了父母的孩子。

  这样的黑夜里,我只想找个地方安静的大哭一场,拯救我早已经分不清楚是爱情还是控制的家庭。

  哭了许久,陆少过来拉我出来,又将我塞进了副驾驶的位置上,关了车门,碰到一声巨响,告诉我,“我们去喝酒。”

  酒吧依旧人多,我们挤进了里面最吵的位置上,他一杯一杯都喝酒,我也一杯一杯的把辛辣的酒水灌进肚子,这样的我好像早就忘记了自己的人生是什么样子,糟糕的一塌糊涂。

  我们喝到酩酊大醉,他的保镖们送我们回了家。

  连日来的宿醉叫我浑身难受的厉害,隔天中午醒过来我又去了医院。

  这一次我正大光明,知道自己身后背负着家庭,一个爱我的男人,还有一个无时无刻不在等着我的妈妈,可我还是义无反顾地来了,甚至举得我来了这里才会叫我无比的舒心。

  冯飞话不多,安静的吃着我给他切的水果,没问我为什么会再一次过来,甚至都没有打断我切再多的水果,只安静的吃了许多,直到满桌子的水果都吃光了我才放下刀子。

  我看他一眼,笑了,“我去洗手。”

  从卫生间出来,我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无奈的蹙眉,这个发丝凌乱毫无形象的女认识我吗,我已经开始老了,三十岁的年纪真的不再年轻,或许是因为生活逼迫,也或许我本就长了一张不是很美好的脸庞,只觉得镜子中的我真的是个不该被认真对待的坏女人。

  到底,在我的心中,冯飞是怎么样一个位置的存在?

  我无奈摇头,这个问题不断的在我脑海里面盘旋,我要疯了,要把自己折磨的不像人,可我依旧得不到任何答案。

  “卓尔?”

  冯飞在外面叫我。

  我狠狠洗了把脸,才转身出来。

  他仍旧报成绩刚才的姿势,紧张的望着我。

  我笑笑,拿了纸巾随便擦掉脸上的水渍,走过去,坐下来,重新摆弄手里的水果刀。

  我有些脑抽的问他,“将这个刀子是之前我刺伤你的刀子吗?”

  他笑了,“你猜猜看。”

  我笑不出来,只蹙眉看着刀子的轮廓,想着当时的心里活动,我是那么的痛恨他,真的想杀了他,可我那样的愤怒是不对的,换做是陌生人我真的就呵呵一笑再不会理会了。

  可做这件事的人是他不是别人,我才会如此痛心。

  说到底,我是在乎他的。

  “冯飞,这顿时间我都留下来照顾你。”

  不知道为什么,我不想回家,孩子们都不想见,生怕他们哭着吵着要我回去了,我就会立刻转身离开,可我回去了依旧过不好。

  他没说话,只安静的看着我。

  我为了不叫自己局促不安,将他这里本就很干净地方收拾的一尘不染。

  当我准备收拾第三遍的时候,他叫住了我,“卓尔。”

  我无奈的叹息一声,这才放下手里的抹布坐下来。

  他说,“你留下来我很高兴,只是你该想想你现在生活。”

  人啊,就是这样,我留下来陪他了,他却还要我叫我考虑我的家庭,难道他不知道我即便回去了也过不好吗,因为我真的放不下他。

  我说,“卓风跟我说他当年其实也对杜红动心了,不管他的生命中多少个女人,可是他最在乎的也只有一两个,除却我就是杜红了,当年我预感到了不对,才会将杜红送走,即便卓风断了杜红的腿,杜红依旧不死心。而当时的卓风就像现在的我。冯飞,卓风说他有点后悔了,因为隐忍感情是对自己和身边所有人的不负责,他告诉我,想离开他会接受,想回去他也会继续接纳我,我知道我很自私,可我不想做第二个他,如果我真正的对你……我,我不想叫自己后悔。他控制了我十几年,终于肯给我一个叫我自己选择的机会,我不想放弃,冯飞,别叫我走,我走进这个房间并不容易。”

  冯飞深吸口气,双眼里面的神色就像是一汪古潭深水,纠缠着我的目光跟灵魂,哪怕我想移开都做不到。

  他伸手,“能叫我抱抱你吗?”

  我愣了一下,我跟他之间的拥抱很多,可没有一次是在他征求了我的意见下才要求抱我的,每次的拥抱都有他身体里的那种强烈的欲望,叫人无法决绝。

  可这一次的询问,我也无法拒绝,我想,我需要这样的拥抱,像是一种安慰,也像一种鼓励。

  我说,“好!”

  缓缓起身,我走过去,他抱住我,动作很轻柔,我有些没感觉到他的体温,可我能近距离的听到他说话声,他颤声问我,“如果我们真的在一起了,你会后悔吗?”

  我摇头,这一次是我自己做的选择,卓风没有给我任何阻碍,我不会收到任何人的阻挠,我肯定不会后悔。

  “不会!”

  “好,我们试一试吧,像情侣那样,如果我还是得不到你的心,我也会死心,永远远离你。”

  我点头。

  这样的话就像是一种契约,制约着彼此的心,不逾越,不冲动。

  看最新章节

  第1257章 仅此而已

  人都说成年人做事早已经失去了往日的冲动,沉稳的像个冷血的动物,可我仍旧喜欢这样的我们。

  冯飞说,“那从现在开始,你是我的预备女友,我是你的预备男友。”

  对于他的玩笑话我笑不出口,只觉得好像头顶上盖住了一定很重的帽子,而压在帽子上的人就是他。

  充满了仪式感的一种关系就这样错综复杂的建立了,我甚至没一点负罪感,可我跟冯飞之间,没有那么多复杂的关系,我只想留在这里照顾他,出院后……我没敢想。

  一整天,我们都很安静,好像彼此都是空气,他看书,看文件,打电话,视频会议,我则看书,看报纸,听歌,顺便给他买饭,扶着他出来散步,听风,看雨。

  这样的安静持续了一个晚上,深夜的时候他终于憋不出问我,“卓尔,你不想孩子们吗?”

  我条没看他,继续低头切手里的水果没回答。

  他又说,“我知道你想留下来陪着我,你可以不在乎卓风,但你还有孩子们,三个孩子需要你这个妈妈。”

  我知道,就因为知道他们需要我,我才不敢回去,我生怕在面对他们童真的眼睛里看到此时的我,我知道我现在是多么的不堪,一个想要背叛婚姻跟自己丈夫的女人却在跟别的男确立了关系,如果在国内,这样事情我要被灌上多少骂名?

  我问冯飞,“我是不是人们口中水性杨花的女人?”

  冯飞摇头,“每个人的生活不一样,不能用别人的观点来衡量自己,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并且我们之间并没有那么复杂的关系。只是你照顾我,我接受,仅此而已。”

  是吗?

  我想不通了,可我已经做了,难道说我现在就断然拒绝就说明我做的事情是对了?

  算了,随心走吧,反正已经如此,我又能如何?

  我说,“吃点水果吧,我叫护士给我加了单人床,这样的话方便晚上帮你起夜。”

  他笑笑说,“我几乎不起夜的,你可以安心的睡。”

  我点头,也吃了一块自己吃的水果,怎么味道这么奇怪,我又吃了一块,还是有很奇怪的味道,我皱眉看向他,抢走了他手里的水果说,“很奇怪的味道没吃出来吗?”

  他笑笑,说,“吃出来了,应该是你肥皂的味道,你洗手了。”

  我就是担心自己手不卫生,所以切水果之前都要洗手好几遍才放心,不想味道这么大,那他之前吃了很多你,怎么下得去嘴?

  我把全部的水果都倒进了垃圾桶,埋怨他,“这还不如不吃了,你怎么不早说,我重新切。”

  他笑到很无所谓,告诉我,“因为我觉得这不算什么事情,不介意的话,你再给我切点吧,这个水果味道很好,你在哪里买的?”

  我说了前天晚上的事情,他听后跳了,告诉我,“其实你可以直接来找我,我会接受你的全部要求,只是不能同意你跟卓风说要暂时冷战,这对你你们夫妻关系很不好。要知道,即便我渴望你能跟我在一起,可我更希望你幸福,恋爱是一回事,婚姻是另外一回事。”

  我明白,就因为我太明白了才会摇摆。

  可这份藏在心底的无法抹掉的感情,真是叫我无法安静的住在那样一个温暖幸福的家里。

  至少,我要高兴出气跟他到底能走到哪一步才能离开。

  我说,“至少要照顾到你出院。”

  他笑笑,没应声,递给我张纸巾,躺好,侧身看着我。

  我垂眸,心中百味杂陈。

  一个晚上的无眠,我终于受不住这样的折磨半夜起来。

  医院很大,院子里面满是人工培植的树木,绿色的植物铺天盖地,各种奇怪颜色的花草点缀其中,在这样暗沉的天色下更显诡异。

  我坐在院子中的一处用泳池边上的躺椅上,仰头看着天空上除尘的月色,天上闪闪发亮的星辰就好像是互相点缀的一只只灯光,照亮许多许多找不到回家的路而迷茫的人们。

  思绪混乱下的我下意识的拨打了谢晶晶的电话,她那边竟然很快的接起来,听声音,该是还没睡。

  我还没开口询问,她主动说,“我睡不着,你也睡不着,是吧?”

  我笑笑,“是啊,我们都是半夜不睡觉胡思乱想的傻子。”

  “恩,傻子算不上,胡思乱想才是真的,对了,我跟你说件事,官司已经开始了,很顺利,我们现在这边有压倒性的关键证据,张川肯定是败诉的,只是最后肯定他还会拿到不少的钱,不过他会面临几年的牢狱生活。”

  这是肯定,当初拿出这些证据的时候我就知道了,只是被关进去多少年的问题。

  我问她,“后悔吗?”

  “哈!”她很是轻松地哈口气,笑了,“如果后会有用,我当初就不该跟在一起,那我现在该过多多么滋润啊,是不是?”

  是啊,可事情已经到了这地步,谁又能说不后悔呢?

  她问我,“卓哥回来了吧,你们这是中场休息想起给我打电话气我呢,还是两个人吵架了?床上的事儿我可没办法参谋的啊,我的经验不比你的多。”

  我无奈的笑起来,可笑着笑着就哭了起来,抱着电话哭了许久。

  晶晶那边一直没声音,只听到他唉声叹息,许久后才问我,“你跟卓哥要分开了吗?是不是因为冯飞。”

  我没说话,依旧继续哭,我不知道这样的心情该如何解释,我想我做了对的事情,可其实又是错的,错很离谱,我放弃了那么好的卓风,甚至连孩子都不在乎了,跑到这里照顾冯飞,我不知道到底想干嘛。

  我问她,“晶晶,你当初喜欢过冯飞吗?”

  她先是探口气,跟着才说,“喜欢过。但是我发现我对他不是喜欢,是依赖。其实要是乱起来,我还喜欢张川这样的人,可他有家暴倾向。不然我们会过的很好,也会走到今天这一步。但是不能说冯飞不好,是真的很好,好的叫你挑剔不了任何毛斌来,这就是我对他但是那么痴迷的主要原因,可到底我们之间是合适的,所以我才会继续选择张川。当然了,就算没了张川我也不会去找他了,他的心不在我这里,即便我跟他之间复杂过,可都过去了,我不介意你去找他,真的,我会真诚的祝福你终于可以自己选择一次自己地生活。”

  我大惊,问她,“你也认为我现在的生活不是自己选择的吗?”

  看最新章节

  &rr; →

  错误/举报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