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3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593节

  第1258章 只要自己过好了怎么样都好

  她笑笑,没说。

  可事实已经很明显了。

  所有的人都认为我的生活不是我自己选择,只因为我从山里出来的这是几年来都在卓风的操控之下。

  哪怕他离开我,远在海外,我依旧在他的操控下做不了我想做的任何事情。

  我以前就觉得我喜欢跟冯飞在一起,因为他总是会给我更多的选择,叫我不至于很拘谨,我才会喜欢跟他在一起的舒适。

  沉默了会儿,晶晶又说,“卓尔,如果你喜欢冯飞就去追,都这把年纪了,还不疯狂的话就太对不起自己了,真的。我当年就想不明白,为什么人要结婚,一辈子都拴在一个人身上不觉得很无聊吗,现在我是想通了,喜欢就去追求,这样才不愧对自己的一辈子,是不是。别在乎那些乱七八糟的闲言碎语,没用,真的,只要自己过好了怎么样都好。”

  我笑笑,哽咽的说了声,“好!”

  挂了电话,我还是没回去,只想在这样的夜色里面好好的享受这里的安静。

  我总认为,人啊,不管到了哪里都应该对得起身边的人,可人又不是圣人,怎么可能做到对得起左右人呢,连一个自己不会爱护的人还怎么去爱别人?

  卓风出现在我的生活中很多年了,我想过我们是否合适,想过他对我是否重要,也想过他对我是否处于一种控制,不管哪一种我都考虑过,可我还是义无反顾地选择了他,谁会想到,在我们结婚五年后的今天,会考虑到彼此是否合适呢?

  卓风说,人的一声或许会爱上很多人,但是最在乎的那个人却永远深藏在心底。

  冯科最爱的人是徐娇娇,谢晶晶说最爱的人还是张川,肖老大最爱的人是桃子,高可可最爱的人是顾程峰,那顾程峰?他说最爱的人是我。

  我知道卓风最爱的人是我,而我呢?

  如果卓风是我最爱的人,他就在我身边,我为什么还要舍近求远的去找冯飞?

  我糊涂了,真的不明白。!

  “你要睡在这里了吗?”

  冯飞的声音从头顶上传来,惊得我立刻坐了起来。

  他捂着肚子,眉头轻轻皱着。

  我起身扶住了他,看他的刀口,“你怎么出来了,我电话带着的。”

  “是啊,可是刚才一直打不进来,我以为你回去了,可看你的定位还在医院里,我就出来找你了。”(!≈

  我哦了一声,拉着他说,“稳婆送你回去吧!”

  冯飞却站着不动,回头看向我,无奈的蹙眉笑了说,“你如果觉得在这里可以睡着的话我想我可以留下来陪你。”

  我摇头,“不了,回去吧,我只是换了床就睡不安稳。”

  “是换了床还是因为你身边的人不是你想要的那个?”

  我没应声,或许两者都有吧,我自己也不知道。

  “卓尔。”

  “恩?”

  他捏我的下巴,低头仔细的看我,半晌才说,“回去吧,我不想看到你这么心不在焉。我留在你可身边的目的是想看着你幸福,开心,不是看着你痛苦,如果我的存在叫你这么难过,我宁愿离开。”

  我该怎么办?

  我清楚地知道我到底爱的是谁,可我不想回去,我现在只能留在他身边,我知道这样也会难过,可至少不会叫我面对卓风。

  卓风要我自己选择,给我一个自己想要的生活的机会,我现在选择了,却发现如此的艰难。

  冯飞说要我回去,他说不想看到我这么难过,可其实如果我走了我会更加难过。

  我该何去何从。

  我总算知道了什么手心手背都是肉,割舍不开,叫我左右为难。

  我难过的哭出来,最近的泪水好像要比一辈子的泪水都多,难过的先都要碎了。

  我说,“冯飞,你那么好,我,我不知道该这么办。卓风说困了我十几年,他这一次要给我自己选择机会,所以我毫不犹豫的过来了,可我发现,我好像我无法释怀,我好像忘记了如何自己选择,我宁愿被人牵着走,这样才不会这么累,也不会这么痛苦,真的好难过啊,冯飞。”

  他一伸手,不顾身上的刀口将我抱紧,声音低沉黯哑,“卓尔,你叫我拿你怎么办好?”

  我放声大哭。

  是啊,我该怎么办好?

  如果我跟卓风那么多的过去,我肯定会不顾一切的跟冯飞在一起,一定不会后悔。

  “那我们现在回去,好不好?”他说。

  我哽咽,“好!”

  回了病房,他忍着痛的躺下,眉头一直没松开。

  我侧身躺在他身边,看着他的样子。

  想到我深爱的男人的样子,时而变成卓风,时而变成冯飞,甚至觉得眼前的人就是卓风,自己也分不清楚。

  我记得当年顾程峰追求我的时候,我可没这么糊涂过,我清楚地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更知道自己需要的是什么,所以才会那么狠心的叫他离开我。

  可是冯飞陪在我身边这么多年,若即若离,对我的好,我都记在心里,我看在眼里,却从没拒绝过。

  如果说从一开始在卓风离开我后我能够瞬间抽身离开忘掉他,那我想此时冯飞在我心中的位置远不止这些。

  “睡吧,有事情天亮再说。”

  我点点头,闭上眼睛,强迫自己睡着,睡着了,可梦里,反复出现冯飞跟卓风的样子,叫我浑身难受,我好像被困在了里面,如何都走不出来。

  天蒙蒙亮的早上,冯飞不在床上,只有一张叠好的被子,而我的身上盖着他的毛毯。

  我揉了揉眼睛,头很痛,浑身都难受,好像……我发烧了,估计是昨天晚上在外面吹风着凉了,我起来找水喝,就听到门外面卓风在跟冯飞说话。

  “你该想好。”冯飞说。

  卓风恩了一声,没说话。

  冯飞又说,“你操控了她十四年,现在想放手也不是不可以,只是想过她的感受吗,她很痛苦,现在自己都不知道自己需要什么。你教会了她如何面对困难,却没教会她如何选择自己的感情。”

  卓风又轻声恩了一声。

  外面陷入了安静,跟着冯飞又说,“如果可以,我会带她去法国,你不要阻拦。”

  卓风这次没吭声。

  其实我是想听到他的表态的,哪怕他说可以,我想都会叫我心里好过许多,可偏偏他什么都没有说,似乎这件事跟他没丝毫的关系一样。

  过了会儿,冯飞又说,“卓尔我会照顾好,只希望你不要来插手。”

  看最新章节

  第1259章 我希望你好好待她

  “冯飞……”卓风突然叫他的名字,很急躁的语气,这叫我也紧张起来。

  冯飞没应声。

  卓风说,“如果可以,我希望你好好待她。”

  哄!

  外面突然那雷声大作,如果不是雷声,我想一定是自己的心碎声响,这么的沉重的话他却如此轻松地说出口,卓风啊,你那么希望我走吗?

  “是你赶走她的,别后悔。”冯飞又说。

  卓风吸可口气,“是,我不想操控她了,我知道她很为难,可我知道,即便我放她走,她会有朝一日回来。只是不想叫她遗憾,你跟她不会有结果。”

  冯飞冷笑,“那又如何,你的自信不代表什么,这一次我不会放手。我说过,我们可以公平竞争,可你那么喜欢操控她,在你出事后我出现,已经是很好的机会,可我放弃了,我不想伤害她,而你不一样,你一直都在伤害她,卓尔是你爱的人还是你一手养大的孩子?你还是没分清楚吗?”

  我踉跄着后退,不敢相信的听着这句话的尾音就好像撞击在我心口上的一口大炮,几声巨响,瞬间耳鸣。

  后来卓风跟冯飞一起进来,两双眼睛死死的盯着我,我惊慌的看着他们有些不知所措。

  我不知道,我听到的都是真的吗?

  许多年前我怀疑过卓风对我不是单纯的男女感情,可他否认了,后来陆少也说他对我的操控不正常,卓风还是否认。

  没想到,十几年后的今天,这样的话却又在冯飞的口中说出来,我不敢相信听到的这一切都是真的,是吗,他当我是什么,是他一手养大的女人吗,那我们之间是多么不正常的关系?是不是在发现我不能被他操控的那一天开始就已经想到了要放弃我,所以才会有现在的情况?

  是啊,他教会我很多东西,可唯独没有告诉我如何去平等的去爱一个人,哪怕我遇到了自己也会觉得那是累赘。

  若非冯飞,我是否这辈子都不知道什么叫正常的爱?

  好可怕。

  我惊恐的望着他,突然我发现,其实这十几年来,我真对他很陌生。

  卓风到底是怎么样的一种人,我真的不清楚。

  他要来抓我的手,我惊的立刻躲开,缩着身子后退。

  冯飞过来拽我,我茫然的回头看他一眼,心里舒服了不少。

  卓风盯着我的脸看,那双眼里流出来的表情是我这辈子都没见过的。

  许久,他一点头,什么都没说,转身离开。

  我这才呼了口气。

  人都说,因为爱他才会在乎他的所有举动,哪怕是一个呼吸都牵系着彼此的内心。

  卓风他的陌生叫我很害怕,就算没有冯飞的出现,我们变成现在这样也真的是因为我心中有了冯飞吗,还是说在我见识了他的冷酷,阴狠之下还有另外一种我不知道的嘴脸?

  冯飞轻轻的握住我的手,我对他点点头,想说我没事,可我此时越是没事的样子。

  “我跟他说的话你应该听到了。”

  我点头。

  “所以我想瞪我好的差不多了我们就去法国,你先别记者拒绝我,孩子会跟我们一去过去,我会学着照顾他们,至于你担心的我们之间最后是否走到一起的事情我想一切都顺其自然就好,我知道你还忘不了卓风,我又何尝想破坏你们,只是看着你想现在这个样子我必须做点什么才行,我们认识了这么多年,我什么都没有做过,现在我想做点什么,为了你,为了我自己。”

  他轻轻地环抱住我,而我却始终看着门口的方向,似乎卓风还没走,又似乎我会看到他直接跑进来拆开我们。

  晶晶说的对,我这个人一直都左右摇摆不定,这样的我才是罪恶的根源,叫我们三个人都痛苦。

  可如果叫我现在选择,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做选择。

  我怕了卓风的那些我不知道的样子,却对冯飞开始了依赖。

  晚上,我回了家,卓风不在,或许是因为我知道他不在家才回去的。

  喵语很远就朝我跑来,一脸慌张的看着我,她应该知道了我跟卓风之间发生了什么。

  我抱着她,有些心痛,也想将心中的不快告诉她,可不知道这么小的孩子是否能够承受着这样的事实。

  她说班级里面六个同学有三个都是离婚的父母,可是离婚不代表父母不爱自己的孩子了。她在说这番话的时候不知道作何感想,我甚至不知道在她是否理解夫妻这个定义。可那样的话从她的口中说出来实在叫我意外,从那以后她释然了我跟卓风之间的若即若离。

  我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悲伤。

  “妈妈,我跟你一起走。”喵语突然说。

  我顿时抱着她放声大哭,心里才建立起来的驱壳瞬间就被敲的粉碎。

  三个孩子我都带走,只因为卓风要回公司,他从此不在回家,而我在家和医院两个地方忙碌,我的公司一直都是跟冯飞一起,不算是在一起的在一起叫冯飞似乎更忙了,他除却工作还要无时无刻的开导我,在医院陪着他的我却成了他的病人。

  这天晚上,我从医院回来,才踏进家门口,就看到了站在饭厅的那个女人呢。

  怎么说呢,这多年我看到过无数张陌生的面孔若隐若现的出现在卓风的身边,后来也都渐渐消失了,可这样勇敢的女人依旧会层出不穷。

  这些年下来,我很累了,浑身俱疲。

  此时看到眼前这个应该比我小了五六岁的女孩子出现在家里,我一点不意外,甚至都没有任何情绪波动。

  她笑着跟我打招呼,告诉我,“卓总说喜欢吃家里的蛋炒饭,我不知道家里跟公司的有什么不同,我过来才知道是真的不一样,家里的东西比较全啊,这些都是从国内买回来的吧,在这边可是没有的啊。”

  我没应声,抱着卓帆,哄着卓航。

  喵语蹲坐在地上玩自己的玩具。

  这样的家里,似乎有没有卓风已经习以为常了,他答应我从公司退下来也额不过才过了几个月的时间,孩子们每天都问他我是不去上班,如今又去上班了,孩子们也没有人问为什么爸爸不回来。

  出了事,卓风总是第一个就放弃孩子,可我正相反,平时管孩子很少,一旦出事我第一时间顾着的还是小孩子。

  看最新章节

  &rr; →

  错误/举报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