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6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596节

  第1264章 日记-被逼无奈

  我拿过日记本,翻开,娟秀的钢笔字跃然而上。

  三月初,阳光明媚。

  温和的清风下,我却冷的心都在颤。

  我刚陪完一个老男人,惊险的画面直到现在仍然令我心有余悸……

  我叫林喵喵,是家里独女,妈妈早就不在了,家里就剩下我和我爸。

  我妈在认识我爸之前有个处了很多年的男人,是县城里做生意的,可姥姥死活不同意,说乡下人不要想着攀高枝,有钱人都是靠不住的,嫁个老实人对自己好的比什么都强。最后没办法,姥姥态度坚决,迫于压力就嫁给了我爸。

  结婚后,我妈总拿我爸和之前的男人比较,瞧不上我爸说他没抱负没理想是个穷光蛋。

  我爸是老实人,闷头听了也不吭声,时间久了变得抑郁,并且染上酗酒的坏习惯,总疑神疑鬼说我妈给他戴绿帽子,一喝醉了就拿这个说事。怒火上来,两个人吵架,久而久之,父亲就开始对我妈拳打脚踢,因为家暴我妈也染了重病。

  没几年,我妈就去了。

  打那以后,我爸酗酒的习惯更重了,并且开始将全部的怨气转移到我的身上,直到我上大学离了家,这种折磨才渐渐远离我。

  前几天,可能是老天眷顾我爸,临村媒人介绍了一个黄花姑娘要给我爸当老婆。那姑娘比我大不了几岁,长得还算水灵,我爸简直是乐开了花。

  姑娘进门是有条件的,彩礼二十万,少一分她都不点头。这在农村嫁姑娘要彩礼是正常的,这几年水涨船高,越发的要的多了。

  我爸喜欢,为了讨好那姑娘,酒也不喝了,脾气也见好,将他这么多年的积蓄都拿了出来。

  殊不知,前一天刚送了彩礼,第二天,那姑娘就溜的没了影,连说媒的婶子也被骗了不少钱。

  这件事对我爸的打击很大,他酗酒比之前更厉害了,又将我作为了出气筒,甚至开始伸手给我要钱,不给就来学校里闹。

  我的生活费还是平时兼职拮据下来的,哪有钱给他?可是又能怎样?他毕竟是我爸,血浓于水,我不能不管他,只好寻思着去多找几份兼职多赚点钱。

  正是因为这次的压迫,我接触到一个特殊的行业,就是‘出租自己’,简单来说,有人为我做保,别人花钱租我冒充女朋友,陪玩游戏等等来担任各样的角色,去帮助别人消费时间,还有钱拿。

  特殊行业来钱快,各种各样的人都会接触,也免不了会遇到一些越格的骚扰。

  几分钟前,我刚陪完一个老男人,大概四五十岁,因为老婆跟别的男人跑了,租我来陪他喝闷酒。

  起初他还算老实,说说心里话,发发牢骚,没想到,他越喝越激动,竟然直接伸手过来要摸我的屁股,我吓的赶紧借辞上厕所匆忙跑了出来。

  虽然说人被逼急了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可我做这个也是有原则的。如果谁越界,我宁愿不赚这个钱。肉体交易固然来钱更快,于我来说实在接受不了。每次出来我都提高警惕,时刻保持清醒叫自己尽快脱离危险。

  我皱眉因为刚喝了点酒,肚子灌的不舒服,揉了揉,把应得的几张百元报酬揣进钱包,搓了把脸,叫自己醒了醒酒,拨了电话出去,“喂,李艾,我回来了。”

  李艾电话那头声音古怪,不均匀的的喘息声,好像是刚跑完了一场马拉松,“喵……喵……等……我一下,我在忙。”随后,直接就挂了电话。

  我知道她最近赚钱多了起来,比平时也忙,很少会有私人的时间,没多想,挂了电话我就往学校走。

  路过街角,一辆疾驰的车子从我跟前飞驰,掀着我的裙角而过。

  我吓得杵在原地半天缓神,没敢动弹,车子飞扬的灰尘将我淹没,呛的我一阵咳嗽。

  这时,那车子又掉头回到了我的面前。摇下车窗,一个陌生帅气俊冷的男人抬着眼眸,轻拧了眉,透出几分歉态,“小姐,你没事吧?”

  小姐?你才是小姐,你全家都是小姐!我急了,十分暴怒。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有这么大脾气,不想让他误解?还是因为我对我职业的特殊性而对这个字眼的排斥?我也不知道。

  我正要发作,他已经一脚油门,哄的一声跑了出去。同时,从车窗里,飞出了几张百元。

  我在灰尘中凌乱,飞舞的百元狠狠的刮在了我的脸上,就像刀子在我尊严上凌迟,伤口上撒盐,生疼。

  我是缺钱,但还没卑微到这种地步,这钱我不能要。记下车牌号,心想,我一定找个机会找到人把这钱连同那句‘小姐’一并还回去。

  缓了缓憋住的一口气,把钱整理好,一共五百块,如数放在的包里最暗的一层里。

  这会儿电话也同时响了起来,接起,李艾清脆的嗓音传来,问我,“喵喵,我结束了,你的事儿完了?”

  我跟她吐槽,“恩,结束了,喝了一肚子酒,我都要吐了,好在听你的话去之前喝了不少醒酒的药。”

  庆幸之余,我也在后怕,继续抱怨,“那个老男人太下流了,竟然要摸我的屁股,还好我机灵跑了出来,我再也不做他的生意了。”

  李艾呵呵一笑,“好好好,放心,下次肯定避开他。对了,晚上的一个酒场,去吗?有两千块的报酬。”

  两千块这么多啊?我还是报有警惕的,直觉告诉我对方出钱多,肯定目的不单纯,我多了个心思追问她,“是什么样子的,别又是这种变态啊,我可不做了。”

  李艾笑笑,对我满口保证,“我以人格担保,肯定不会出错,人家是正经公司,就是才开的小公司,没请公关,你去就是当个临时公关,喝点酒就行。”

  我再三确认,“真的?”

  “哈哈,真的,你不去我就推了啊,对你来说这个价钱不错了,可对我来说钱太少,是不是?”

  我犹豫再三,还是咬牙应了下来,“去,哪里?”

  李艾恩了一声,“地址我发给你,到了跟对方的前台联系,到时候放开些,没合适的衣服的话回宿舍找我的衣服穿。我这估计回不去了,还有个让我去呢。忙死!”

  李艾和我玩的是最好的,本事大,最主要她放得开。她总说,除非要她命,只要不犯法,不然什么都做,只要给钱。

  她是穷怕了,考上大学后就没回过家。

  看最新章节

  第1265章 日记-熟人

  她来这里上学的时候听说是走着来的,从山区到这里走了足足半个月,她见到了大城市的繁华,厌倦了贫穷,她说自己要发大财。

  她接的范畴也比较广,租客也比较多,我只是帮她分担一些简单不麻烦的,毕竟我才开始做不久,够我和我爸把生活的就够了。

  我交代她注意安全,她无所谓的回了句,“放心吧,陪个男人五天而已,还要不了命。”

  我吸了口气,没接话,想劝又找不到劝说的理由,但我还是有些替他担忧,想说点什么,她已经挂断电话。

  没过几秒,她发来了地址和联系方式,我拨通了对方客户的电话,联系好了具体时间,先回了宿舍。

  第二天,我故意挑了一件露背的短裙,撒了点香水儿,妆没化,捏着我的小书包就如约而至。

  酒店前台看了我一眼,拿走了书包,这才点头说,“进去吧,别说话,只管陪好你身边的刘胖主管。”

  我哦了一声推门进去。

  嘿?这男人好眼熟!

  “哈哈,来了。”

  声音从里面传过来,不容许我再多想。

  我目光从帅气西装男身上移开,看向那个正对我大笑的胖男人,他该是前台说的那个刘胖主管了。

  房间不大,足够容纳六个人,其中在正首位的地方坐着的是一个胖子,在他旁边坐着帅气西装男,还有一个位子空着,剩下的估计就是公司职员和陪同。

  所有人都看向我,目光所及,表情各异。

  我突然紧张起来,较之之前的陪酒有些心里没底。

  商务陪酒大抵都是差不多的,酒桌上吃吃喝喝看似平常,其实都有讲究,怎么喝,那都是有细节的。

  我来这里的目的就是叫那个胖主管喝好吃好一切尽兴,让人家把合约签上,我也就可以交差了。

  无论如何,今天在不触及底线的基础上,我都要将这件事办好,万万不能出错。

  心一横,吸了口气,径直往里面走了去。

  刘主管操着一口外地口音,听起来还有些大舌头,手指头上硕大的黄金戒指闪闪发亮。

  他冲我招手,拍了拍贴在他最近的位置,喊我过去坐。

  我拧眉,有些迟疑,想到之前那个老男人,我仍旧有些抵触的,下意识的攥紧了自己的裙子站着没敢动。

  刘主管不耐心的挥了挥手,手腕上的金手表露出半截,或许是故意,还特意扭了一下位置,身子往我这边一探,揪着我的衣服往他跟前拽。

  我诧异,立刻死死拉自己的衣服捂住胸口,生怕这裙子就漏了光被他占便宜。

  “扭捏什么,过来,老子等了半小时了。”

  刘主管一拍板凳,伸手一揽,大手如熊掌,火一样的热,揽着我腰就要往他怀里送。

  我一慌,伸手便抵在了他的肩膀上,尽量跟他分开一些。金戒指的凸起嵌的我腰间一阵刺痛。我不由的蹙了眉,也不敢太过挣扎,这么多人都看着呢,可他的手突然加力跟铁钳一样圈住我。

  我真的急了,正要发作。

  此时,西装男人可能看出我有点不自然。过来拽起我,并把一杯酒递到了我的面前,对我发话“愣着干什么,还不快跟刘刘主管喝一杯。”

  我知道这帅气西装男是在给我解围,想必李艾是肯定跟他叮嘱过的,我不是小姐。

  我立刻心领神会顺杆子往下走,感激的笑了笑,对胖男人故作高兴的笑笑,磕绊的说出一句“是,是,是,呵呵……刘总我敬您酒。”

  肥胖的厚嘴唇裂开大嘴巴哈哈大笑,嘴角流油,那双眼睛盯着我若隐若现的胸口抹了把嘴角,故作镇定的说,“好好好,先喘口气喝一杯。”

  西装男冲我点头,我顺势往西装男的边缘靠了一靠,坐在了两人中间位置。

  一连喝了几杯酒,我有点迷糊,下意识的打量了一眼身边的西装男,心想,我应该在哪里见过,我刚才进门就看他有点眼熟,这会儿怎么就想不起来了。不过他能替我解围该感谢他。

  突然的走神又叫刘主管占了我一把便宜,刚才凑过来的嘴唇擦着我的脸颊,哈口气,口臭熏天,我险些晕厥,思绪也被勾了回来。

  我强作镇定的咧出一个笑容,也不知道要说什么,捧起桌上的酒杯的抿了一口,只想着快点结束,这个胖子实在让人不舒服。

  “砰”一声,刘主管把一个很大的杯子落到了我的面前,倒满了白酒,笑眯眯的一伸手指头,“用这个喝!”

  我脑海中一阵眩晕,要知道,我其实我刚才已经喝了很多了,再喝的话恐怕没等到他们签合约,我就已经倒下了。

  就在我为难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一双手推开了我面前的杯子,换了个小一号的。西装男倒了红酒进去,不急不躁的说出“刘主管,别吓着了人家小姑娘,细水长流,这么好的酒还得慢慢享受,不然真是浪费了这酒。”

  随后向我侧了下脸“再敬刘主管一杯。”

  我一阵微愕后猛磕下巴,连声说,“是,是。”他再次帮我解围。

  我呵呵的笑,举着酒杯,忍着心中的厌恶看向刘主管,也不知道我脸上的是什么表情了,是笑还是哭啊?反正心中只有一个想法,喝酒才行,举起杯“刘主管,您喝”

  刘主管没有动作,眼神明显是有点不自然了,感觉想要吃了我一样。

  我知道,酒桌上的男人,尤其是他这种上了年纪的男人,任何场合都讲究要面子。他屡次不得手,都被西装男一而再再而三的阻拦,自然是扫了他的兴。

  我一看情况不对,我还是懂一点察言观色的,不能让这事闹僵下去,别人签不了约不说,自己更是拿不到钱,就白喝那么多酒了。

  我随机应变,瞥了一眼面前的酒杯,换了中号的杯子,倒满,学起了李艾之前陪酒的样子“刘主管,别为难人家了,我陪您喝这个。”我真是为自己一呕,今天真是豁出去了。

  看我服软还主动亲近,刘主管寒眸这才迷了起来。

  看最新章节

  &rr; →

  错误/举报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