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7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597节

  第1266章 日记-奖赏

  西装男打量了我一下,却看不出他是什么表情,有点复杂,可能没想到我还会唱这一处。

  刚喝下,我就觉得不妙!胃中就开始翻江倒海了,这个酒劲还是蛮大的,不知道是不是搀了什么,心底有点不安起来。正想着该喝点什么压一压,西装男体贴的将他面前的酸奶递到了我的面前,点了下头。

  我楞一下,他又将酸奶往我跟前推了推。

  我接过,吸了几口,酸头下去,感觉胃里舒服了不少,回头继续冲刘主管假意的笑。

  也不知道是不是脑抽,心里突生的想法,较上了劲,我得把他灌趴下。

  真是酒壮怂人胆。

  我开始主动敬酒,“刘总,您也喝,光看我喝多没意思啊!”

  胖男人撇我一眼,跟着就笑了。

  “叫我喝?好啊,有没有奖赏?”他油腻腻的笑容,让人觉得不怀好意。

  奖赏,什么奖赏?

  我有点蒙。

  我一时之间还不知道怎么回答,迷茫看向西装男,寻求一个他的答案。

  可他低头吃菜,没看到我的眼神一样。

  我慌张起来。

  我紧张的攥着酒杯仔细琢磨,如果我说没有,那胖子肯定会高兴,才找缓和的气氛,不能再冰下去,所以我只能给他台阶下,只能说有奖赏。!

  可奖赏是什么啊?我脑子一片空白,想都想不出来。我的视线都有些模糊了,面前放着的杯子影子重叠,思绪也混乱,实在想不了问题。

  但我清楚一点,我来这里的目的就是喝酒,那我大不了多喝几杯就是了。我自己认罚还不行?

  脑子还算转的快,很快想通了,我一口答应说,“有啊,刘总喝酒喝酒,喝完了就有奖赏。”

  他仰头哈哈大笑,异常满意的挫我手,一饮而尽,“好,我等着你的奖赏。你来。”

  我呵呵的笑,接过胖男人的酒杯,一点没迟疑,猛灌。(!≈

  洋酒和一些乱七八糟的酒水胡乱勾兑,味道真难喝,辛辣,味道冲鼻,在我喉咙口窜了好久才滚落入肚子,一阵翻江倒海。火烧一样,难受的厉害。

  看着我连续几杯下肚,那个胖男人的笑声就更大了。

  我迷糊间觉得腰间多了只手,顿时身子紧绷,下意识的推开,将酒杯送到他身边,呵呵哑着嗓音说,“老板,您也喝。”

  刘主管看向我,眼神里面充满了欲望,“好好,我喝,真漂亮,哈哈……”他肥硕的手指头捏我脸颊,痛的我半张脸都麻了。

  我混乱的抹了一把脸,告诉自己,再忍耐一下,一会儿就结束了,实在忍不住就溜走。

  我咬咬牙,继续灌了一杯,看着刘主管将他面前的一杯白的喝光我起身要走。

  不想,他一伸手,楼了我的腰。我一怔,顿觉不妙。

  我喝了不少,警觉性却没降低,猛地推他,或许是因为力气太大了,脚下没力气,顺势身子就像后面仰。不想,后面又多了只手。

  我下意识的转身,看到了西装男缩回去的手,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明白他是不想我摔倒,却不是要占我便宜,可眼前的胖子却是实实在在的想要占我便宜的。

  我知道情况不大妙,对刘主管有些口齿不清的说,“老板,我出去方便一下。”

  借着机会,我要开溜,脚下却不听使唤,身子也软绵绵,踩在地上有如踏着一朵云,浑身都不没了知觉。

  我都不记得自己是如何摸索的走到卫生间的,只对着马桶,呕,呕!

  我吐了个昏天暗地,胃都要吐出来了。

  吐干净了胃也舒服不少,冷水拍了拍脸,精神头也足了,至少能叫自己站稳。

  我看时间还早,并且钱还没拿到,主要是人家的合约还没签呢,我这会儿走了那回头怎么跟李艾说啊?李艾可说了这是她朋友,并且打了包票说不会出事的。

  我左右为难,又将裙子往身上拽了拽,到底还是回来了。

  再次坐下,身边的刘主管已经喝的差不多了,眼睛都勉强睁开,他还是不放过我,举着酒杯搂我肩头送到我嘴边。

  我挣扎了两下手反倒更重了,压我肩头跟山一样,强大的酒气和香烟的味道夹杂他身上的汗臭味令我一阵眩晕。

  我也急了,对着他的手背狠狠就是一口。不想,他也怒了,按着我后脑勺强行灌了两杯,呛的我鼻涕泪水全都冒出来,我打心底咒骂死胖死祖宗十八代。

  余光见到身边的西装男将文件递过去,没多会儿又拿回来。

  他笑了,对我一点头。

  我知道我的任务完成了,刘主管签了字,合约达成,我的任务也完成了。

  我如释重负,砰的一声,额头撞在桌角,我已经不知道痛了,只觉得一切都安静下来真好,再不用喝酒了。

  我趴在桌子上大口喘息,心跳犹如雷鼓,令我一阵阵的心慌。我见多了爸爸喝醉酒之后的样子,我在保持最后的克制叫自己不表现出什么丑态来,可我再不想动弹。

  不想,我忽略了还没醉倒的刘主管,他趁机蹭过来,手掌跟刀搓一样在我后背上来回摸索。

  裙子是后面露背的,我特意在里面穿了一件紧身的肉色小背心,可还是能感觉到他的手已经伸了进来,搓我的后背生疼。

  我身子软绵无力,躲不开,只能哼唧。

  刘主管在我耳边问我什么,我没听清。腰上一双大手将我抱了起来。

  画面斗转,我落入了肥厚的怀抱。

  我实在没力气,软绵绵的推了几下,没推开,反倒被抱得更紧。

  刘主管呵呵的笑,“美女,别推我,你这样我更来劲,看着就想要你。老子喝多了,可下边还坚挺,我们,嗝……开房间去。”

  嗡!

  我的脑袋炸开了,我再推开他,已经无力挣扎,到底是男女力量悬殊,我的浑身力气都用尽了还是没逃开他的魔爪,在他看来就是欲拒还迎。

  “美女,别,别推我,我快忍不住了,现在就脱了裤子多叫人笑话,哈哈……”

  我要哭出来,我不能去啊,不是说好的只陪酒?

  我挣扎,身子实在没力气,在他的身上就像是任人摆布的布娃娃。

  看最新章节

  第1267章 日记-新工作

  陡然,胖男人的脚步停住了,瓮声瓮气的说了什么,可面前站着的人没阻拦,看着我被胖男人抗走。

  我大哭,“救我,我,我不去,救我……”声音跟蚊子一样,我也不知道说的话那个人听到了没有。我最后的一线希望都在那个男人身上了,一旦被抗走,我就彻底完了。

  我大叫,尖利的叫声冲破整个回廊,可那个男人仍旧站在原地,侧身看我,无动于衷。

  我空抓着空气的手伸向那个人影,无助的泪水打湿了我的脸,抱着我的胖男人粗糙的手狠狠的捏我的胸口,我吃痛,尖叫,“啊……”

  那个人身影动了。

  头顶上,男人说,“刘总,我送您吧,想开房间我去找,喵喵是我员工,怕是不方便。”

  我攥着他的衣袖不撒手,说不上话,使不出力,只想不放开他。

  胖男人不愿意了,“白总,老子我就爱我怀里这个,不行啊?太骚了,我就想上,你也想要?”

  那人呵呵一笑,我醉得厉害,心中只有一个想法,不能被带走,死死攥住男人衣服一角,可就劲儿上来,我只能呜呜的哭,眼睛都睁不开,只感觉身在动,胖子没放开我,跟着面前一声巨响,一扇门被关紧,再没了希望。这件事搁在心里好几天,我都没敢对任何人说一个字。自己喝断片,到底发生了什么都知不道。

  五天来我都在反复思考这个问题,我到底是不是做了什么?

  这会儿,我又走神起来,想到那天早上的事儿。

  当时我身上是男人的白色衬衫,床头放了五千块钱。凌乱的被褥,凌乱的地毯,所有的表象都在提醒我肯定发生了什么不该发生的事情。可我却一点感觉都没有,难道是因为喝酒太多叫自己浑身都麻木了?

  当时我太过害怕,又羞又恼,换了衣服拿了钱匆忙跑回了学校,五天来都没有再接任何生意了。

  李艾还没回来,她只在那天问了我怎么样,我简单的说我拿到钱了她也没有再多问。

  可事情到底是什么样子的我真不知道,自己没跟男人亲密过,会有什么变化我也不清楚,只能自己发愁。这样事儿也不能问别人,我只能自己瞎琢磨。

  要说什么都没发生,那为什么多给我三千块?并且衣服都换了,身上的男士衬衫又是怎么回事?

  可如果发生了什么,我自己没觉得有什么不对。

  我心乱如麻,整个人都颓废了。

  这天晚上,我终于下定决定去问一问那个白总,至少要说清楚才行,如果真的失身了我也不能叫这件事就这么算了。

  我当时还想着将他的那五百块钱和一句“小姐”的称呼都还回去,现在看来,我是真的很难丢这个头衔了。

  可事情总该清楚才行,我不能稀里糊涂。

  左思右想,我鼓足了勇气就要打电话。

  不想,李艾的电话打了进来。

  她有气无力,电话里头跟我说,“喵喵,我,我住院了,给我买点生活用品过来,我实在没力气走了。”

  我一直都在担心她,这几天人都没见到,课都耽误了,要不是因为她偶尔还会回复我消息我都要报警了。

  我没犹豫,问了哪个医院,直接就打车过去了。

  妇婴医院的妇产科。她躺在床上,脸白的像纸,才几天不见,整个人都变了样子,浑身上下都没有好地方。

  “李艾,你,你怎么了?”我紧张的盯着她的脸问,心口难受。

  李艾是个漂亮的姑娘,个头不高,但是身材好,穿的衣服也洋气,打扮起来就跟明星一样,即便她不化妆也是个好看的女生,可现在……我有点不敢认她了。

  她不回答我的话,却笑着挑眉问我,“你见鬼了,干嘛那么看着我?”

  我迟疑着点头,这脑袋就有点放空,她住的是妇产科,我就算再蠢也知道她这是怎么了,可我不好直接问,只能吱吱呜呜的说,“我,我就是看你很担心你,你没事吧?”

  她很是无所谓的笑笑,耸肩,伸手抽了张纸巾擦了把鼻涕,“好着呢。哎,我这几天都在忙,没时间问你,你那次的酒场陪的怎么样?对方当时给我打了电话说很顺利,可你都没跟我说啊。”

  说到这件事我的心就开始乱跳了,一时间慌张起来。

  我在猜想,对方说的我陪的好是哪一种好?是我因为我喝酒陪的好还是因为我失……

  我没敢往下想,想到那个油腻的死胖子就浑身起鸡皮疙瘩,如果真的是他,我宁愿豁出去脸面不要了也要跟那个白总闹,难道他不知道李艾都交代了我不能越线的吗?

  李艾突然伸手在我跟前晃了晃,“哎,想什么呢?还没醒酒啊?”

  我尴尬的笑笑,“不是,不是。”我不想再在我的事情上多说,这件事还没弄清楚,我要去找白总才知道,不想叫李艾看穿我的心思,直接转移话题问她,“你这没什么问题吧,我买了一些牙膏牙刷什么的,不知道你还需要什么,你看看缺什么我再去买。”

  她很是不在乎摆手,“差不多就成,我不挑剔,不缺什么。你帮我倒杯水,再给你介绍个活儿,去不去?”

  我咬着嘴唇,递给她一杯温水,没吭声。想到白总的这个陪酒场我都把自己弄的一团糟,我就害怕了。就算是接生意我也不去酒场了,宁愿挨累陪着人家跑步打游戏我也不想把自己给搭进去。

  我知道社会复杂,时刻都有警惕的,可我没见过什么大世面,在乡下生活就是上学做农活到底社会复杂到什么程度我还真是无法想象的,到了学校受欺负我都不知道反抗。一旦遇到了坏人,我肯定是吓得双腿软在地上。就算是钱诱惑实在太大,爸爸需要钱催得再紧张,我也不能叫自己堕落。

  我犹豫再犹豫,看着她,依旧没给她回答。

  李艾看我一眼,打量了我一会儿说,“不用担心,这都是我的老客户了,我了解的很。我理解你的恐惧,不过我介绍的肯定不会触及你的底线,就是这次的人比较难伺候,人家眼高手高,酒桌上不能出错,不过给钱多,一次几千,你去不去?”

  看最新章节

  &rr; →

  错误/举报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