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8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598节

  第1268章 日记-不得不妥协

  我知道她是善心,也知道她不会用空话骗我,可那些男人不会老实了啊,尤其是喝了酒,可不会管我是不是有底线。首发』

  之前那个刘主管就是最好的例子,并且我现在还没弄清楚我那天到底怎么样了,我可不会再去什么酒场,当务之急是去找白总问清楚才行,不然我做什么都没心思。

  我一咬牙,“不去。”

  李艾看我一眼,她知道我是什么脾气,想法拿定了是不会改的,也没强求,只笑笑说,“成,那我就再等一等别的,我也去不了,只好推了对方,回头我再说,不要紧。我……哎呀,不行,我要去卫生间,你扶我一下。”

  她一起身,床上一大片血,我吓的愣了一下,跟着尖叫,“李艾,你流血了,我去叫医生。”

  我手忙脚乱的跑出去,找了一圈才找到个女医生。

  那女医生还抱怨说我乱来,她只管看幼儿不管妇女,为什么乱拉人。

  我哪里懂这些,只知道妇产科不是应该女的看到吗,反正是医生。

  那女医生看了一眼还是去找了给李艾看病的主治大夫,是个男医生。

  男医生看了看病历,眉头打结,叫护士换了床单,才跟李艾说了她的情况。

  我没好意思进去,只在门口等,因为门没有关,我能听到他们的谈话,也是出于关心想知道李艾的情况。

  这一听不得了,我惊愕的小心脏都要飞出来了。

  她的身体里还存着“小石头,牙签,火腿肠……”

  需要开刀。

  医生走了很久我才平息下心情进去,看着李艾惨白的一张脸我想劝说什么,却发现任何语言都显得苍白无力。

  李艾却耸肩说,“有些人有了臭钱就开始玩花样了。我没事,死不了。”

  安慰了她好一会儿,她说我别耽误了上课,就把我赶了出来。

  我出了医院,站在门口,温热的风吹过来,身上还是冷岑岑,刚才的事情着实吓坏了我,脑海中回响当时李艾在电话里面的话,“陪个男人五天而已,还要不了命。”

  ……

  日记看到这里我看不下去了,满脸的泪水。

  再后来,她也走上了这样的路,而当时遇到的那个所谓老男人不是别人,是冯飞的父亲。

  看到这里,我恍悟了他为什么要跟那个女人结婚。

  他说,是他在她最辉煌的时候在一起,可他却在她最落魄的时候相遇,可当初那个公司的经理就是他前妻最深爱的男人,在她漫长的苦难中相伴左右。

  事情也终于清楚。

  我轻轻吸口气,心情复杂。

  冯飞是为了他的父亲才娶的前妻,其实他的前妻是父亲的一个客人。

  后来发生了什么我没敢继续看,只觉得一定是个悲惨的事情,把日记本换给了他,我坐下来,垂眸看着地面。

  冯飞一个令人心疼的男人,他可以为了自己的亲人,兄弟,朋友做任何事情,唯独得不到自己想到的。

  委屈求全的活了一辈子,到底图个什么呢?

  我哭起来,泪水怎么擦也擦不干净一样,望着他,心疼着,却又不知道要说什么。

  他走过来抱住了我,动作很轻,声音粗哑,“对不起,我或许不该叫你了解我更多的过去的。”

  我摇头,我只是了解的太少,太少了。

  “我,我只是……为什么当年你帮我呢,看到我被欺负,你该去帮我的,那我们早该认识了,不是吗?”

  他也难过起来,一阵叹息。

  可世事难料,很多个不可能促成了现在的肯能,谁又能回到过去,就算回去了,那就一定会是另外一种更解决吗?

  他突然说,“我带你去见个人吧,就在附近,我才他接过来。”

  我愣了,也好像知道了他要我去见的是谁。

  他不好意思的笑起来,跟着说,“她说是顺路,已经怀孕了,在附近散步的时候给我打了电话,我们聊了会儿,我说了我们的事儿,她就说想见见你。”

  林苗苗,他的前妻。

  可到底是世事难料,我们出门没多久,出事了……

  一群当地的流氓将我们团团围住,抢走了我的包,他的车钥匙,以及身上全部的证件,可还是不放过我们,铁棍子狠狠的敲打在他的身上,倒在血泊里,而我扑在他身上,棍子落下来,脑袋瞬间开了口子。

  值得庆幸的是,卓风的保镖都在这里,所以找起来还快速。

  据说卓风赶到的时候我的假头骨也被敲坏了,脑袋上有一个不小的窟窿,他当时都吓坏了,我被血水包围,要是来迟了一步那我就送命了。

  卓风当时疯了一样的抱着我去了医院。

  卓风第一次对冯飞说那样的绝情的话,“卓尔出了事,所有人都要陪葬,尤其是冯飞,我们再不是兄弟。”

  恢复后我依旧有些手脚不利,偶尔两个儿子过来,闹钟要我喂奶,没办法,我支好在卓风的帮助下才能勉强坐起身来。

  我依靠在卓风的怀里,手里摇晃着奶瓶子,抓的很紧,生怕我手上的力度不够甩手的时候奶瓶子就被我扔了出去,医生说我的损伤会慢慢恢复,不需要担心以后会留下病症,所以现在有机会我就在锻炼,以求能够迅速的好起来。

  “卓风,我们进去吧,快到时间了呢。”

  我看看时间,三点四十几分了,孩子要在四点准备被推走。

  他点点头,将调皮的卓帆的身上的被子向上拉起,跟着对我说,“他很调皮。”

  我笑着说,“男孩子总是很调皮的啊,你看喵语就很文静呢,很少哭,她总是笑呵呵的看着我们。”

  我一直都很喜欢女孩子,尤其喵语的眉宇间越来越像卓风,我更加的喜欢,不过两个都是我的孩子,我可不想有偏袒,于是说,“卓帆好像越来越像我了,我是不是要多抱抱啊?”

  卓风笑笑,说道,“抱抱吧!”过几天我们就该回去了,这么一分开不知道又要多久。

  我很是无奈的吸了口气,抱着卓帆不撒手。

  喵语看着我抱着她的哥哥,伸着小手要抓我,我将手指递给她,她笑呵呵的看着我,抓着我的手不放开。

  过了一会儿,那个白人护工就过来了,我们不得已不分开,不过这一次两个孩子好像习惯了这样的时间,不哭不闹,只是摇摆着小手臂,好像在跟我们告别一样。

  看最新章节

  第1269章 变故

  我站起卓风的身边,一瞬不瞬的瞧着,这份心痛和不舍成了我心头上的一块皮肉,已经病变,一直在隐隐作痛着。

  隔天的下午,我出院了,才看了两个小家伙回来的路上,冯飞说要过来,谢晶晶昨天已经赶飞机回去了,一是因为公司优势将,二是因为心情不好,那个杜衡好像脚踏两条船,被谢晶晶发现了,当时哭的很伤心,我在医院里面劝了她很久,她在走之前却是对我说,“我没事,男人吗,不行再换,会过去的。”

  可我知道,她其实是真的伤心呢。

  上次的那个李柏好像偶尔还会过来找她,只是两个人现在是朋友,并且李柏也单身了,最近开始接受家族的生意,倒是经常与谢晶晶在一起,可谢晶晶的心思只有杜衡,只是杜衡怎么会脚踏两条船呢,我想象不出来。

  杜衡的脸上带着一丝正正气,他还是军中难得的强者,不管是说话还是做事都是那么的得体,怎么就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我简直不敢相信。

  卓风劝说我不要多想,或许是误会,一个说话做事言而有信的人应该会做出这样没有品的事情,我想也是,可谢晶晶说当吃都看到了他对那个女人发信息,暧昧之际,两个人还通过电话,证据确凿。这件事一下子封住了我们的嘴,谢晶晶也嘤嘤的哭了许久。

  回国之后她只给我发了一条简讯,再没有了消息,我试图打过电话,她都不再接听。

  所以我也盼望着回国,因为那边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

  今天冯飞过来带了很多资料,好像就是和杜衡之间的生意,似乎还想要有下一次的合作,只是有些东西他不是很熟悉,并且最近在商谈出版的事情脱不来身,只能交给卓风来忙了。

  我的英文其实一直不是很好,不过瞧着资料还可以,看了许久才明白这些东西,但我没有经验,也给不了卓风任何经验和看法,无奈的只能靠在沙发上瞧着他发呆。

  他很久才抬头瞧着我,将咖啡的被子伸过来,我笑着将咖啡给他倒满,现在能做的也有这些了。

  他喝了一口之后对我说,“是不是很无聊,我陪你出去走走吧?”

  我摇头说,“卓风,我很好,你继续看吧,我也去拿本书过来看就是了。”

  他没有再说什么,只继续低头瞧着,良久过后,将全部的资料全都放在了桌子上,很是无奈的皱眉说,“这不是杜衡的习惯。”

  我好奇的打量着他,问道,“怎么了?”

  “杜衡想来喜欢精打细算,他的报价表单子不会只有一半,并且很多款项来去不明,我想,这里面有些不对。”

  卓风的脸色不是很好,我只能静静的瞧着他,他突然说,“估计杜衡家里出事了。”

  恩?

  卓风的猜测很准确,这天晚上冯飞回来,告诉我们说刘家出事了,杜衡好像在部队里面受了伤,现在还在医院里面,并且接手他生意的是他的表弟,因为也是家族企业,所以很多事情全都是家人在做,现在找不到杜衡,打了电话也是刘家人,很多东西都不懂,还要漫天要价,有些东西拿不出资质,并且之前的欠款还没有发下来,所以冯飞不想跟那边闹掰。

  生意上的事情我理解的有些吃力,客户思想那个杜衡受伤,我就想到了谢晶晶那里。

  又打了几次电话,她那边才接起来。

  谢晶晶的声音很是沙哑,问了很久才知道原来是她一直在照顾杜衡和公司两边跑,现在才回到家里爬上床。

  杜衡伤的很重,一直昏迷不醒,不知道情况怎么样,谢晶晶已经找了很多关系问了很多名医,但是现在也只能靠杜衡自己了。并且知道,之前的短信是假的,杜衡不想她知道自己还在部队,他发出去的短信是一个男人接受,当时谢晶晶听了既感动又难受,知道杜衡怀念部队,不想离开,可谢晶晶从来都没有阻挠过他。

  杜衡打算最后一次认出出勤回来,可谁知道,去了之后竟然是被抬着回来。

  现在谢晶晶进退两难之下,还是决定留在杜衡身边,可杜衡的家里人那边好像很乱,因为大家都想在这个时候分一杯羹,哎,有钱啊,其实也是一个罪过呢。

  谢晶晶说了很久之后,后来说着说着就抱着电话睡着了。

  我从电话里面听着她传出来的清欠的呼吸,无奈的将电话挂断,看着身边的两人,同时一声叹息。

  “这个项目很大,暂时放着吧,出了一点点的问题我们今天的收入都白搭了。”卓风突然说。

  冯飞点头,跟着又说,“成,那我要去忙我的出版的事情了,哎……我的经济人一直在催我,我赶了三个通宵,哎,我先去楼上睡一觉,你们吃完饭的时候不要叫我。”

  我笑笑,说道,“快去吧,晚饭我和卓风出去吃,给你打包回来,你醒了自己热着吃就好。”

  冯飞恩了一声,最后深看了我们一眼,跟着交代我说,“你小心些,现在不适合大量运动。”

  我点点头,伸着手做了一个投篮的动作,说道,“医生说这个动作可以促进很多肢体,我想等我好了之后可以跟你打篮球了。”

  他呵呵的笑着,抓着桌子上的一个袋子就上去了。

  我扭头瞧着他,发现他最近瘦了好多,并且一直没有锻炼的他,没有从前的精神头了,有些担忧的追着他的背影看了许久,他好像注意到了我的目光,突然回头,我们四目相对的那一刻,我紧张的瞬间将脑袋缩了回来,心中一阵激荡,莫名的脸色发热。

  彼时,卓风的抬头看着我说,“怎么了?”

  我尴尬的笑笑,说道,“没事啊,就是有点饿了。”

  他看看时间,“再等半小时吧,现在过去还没有位子,饿了去吃那边的水果,还有饼干。”

  我恩了一声,站起身的时候回头,捕捉到了冯飞的身影,他才迈步上去,留下一个白白的身影。

  晚上我跟着卓风回来的时候,听到卓风的低吼声,我们两人好奇的走进去,就看到他躺在沙发上正在讲电话,看样子情绪还很激动,我和卓风轻轻关门,的时候就听到冯飞对着电话低吼,“你知道什么,感情的事情不能勉强,我说能不能不插手我的私事,上次的事情我谢谢你了,你别添乱了,那孩子不是我的,你把我们都绑在一起了还是可能……”

  看最新章节

  &rr; →

  错误/举报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