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59节

  第116章 破产

  他注意到了自己的不对,垂下眼睑,“卓尔,家里的事你不需要多问,好好去复习。”

  “姐夫!”

  我大叫。

  他开始不出声。

  我激动的继续说,“姐夫,你说要我学习,要我成绩好,要我跟顾程峰在一起,我都听你的,可你为什么还是瞒着我很多事,我想知道。”

  李思念这件事他为什么要帮忙,难道不知道后果多么严重,不知道卓家会再一次被推到风口浪尖上吗?

  “姐夫,我是卓尔,是卓家的人,难道我不该知道吗?”

  就算他始终推开我,不能走到一起,难道我就不是卓家的人了吗?

  除非他亲口告诉我,我不是卓家人,我肯定不过问。

  “……只是亏损了很多生意,会好起来。”

  我歇斯底里的咆哮却只换来轻描淡写的一句话。

  “姐夫,你这样想没想过我的感受?”

  他浑身一怔,猛然抬头看着我,“卓尔!”

  “我都知道的,你为了李思念不惜叫公司陷入困境,你这样是不想叫别人说我的闲话,以为你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你就是想造成很多人都以为你跟李思念之间关系好,可这样做你有没有问过我的感受?从我被你接回来照顾到现在,你一直都在做为了我好的事情,可你什么时候问过我,我是否真的需要,姐夫,你问过我吗?”

  他满脸震惊,却在稍纵即逝的一丝伤心之后继续陷入了不吭声。

  “姐夫,我想知道,卓家到底怎么样了?”

  他吐口气,声音似乎从天那边漂移过来,“破产!”

  我惊得浑身顿时冒出一身冷汗。

  卓家破产?

  我如何都不能相信。

  我连连后撤,勉强站稳,卓风这几年的东西都付之东流了吗?

  我慌乱的摇头,这个结果等于谋杀了姐夫的半辈子心血,也谋杀了当初他跟徐娇娇之间的努力和付出。

  徐娇娇生前最后的一点痕迹也烟消云散了吗?

  他又吸几口气,尤其平静的说,“不过没关系,还可以转型重头再来。”

  我茫然抬头,看着他苍白的脸,巨大的悲痛将我笼罩,我顾不得所有,直接跑到他跟前,将他抱住,“姐夫,我能怎么做,我能怎么做?”

  “你好好学习,我会送你去法国,这个不是问题。”

  不,我不去,我不能去,我不能在这个时候离开他。

  “姐夫,真的要破产了吗?”

  他恩了一声,没有更多解释。

  卓家多少资产,数百亿,如今只因为这件事就宣布破产,足见这件事的严重。

  “姐夫,没有办法了吗?”

  不管用什么办法,我都去做,好不好呢?

  姐夫却摇头,“暂时没有,我在清算最后的东西,希望还能有起色。”

  这叫我无比思念起徐娇娇来,她泼辣,有些时候情绪变化大,可都不影响她的能力,当初有她在,暗中帮了卓风很多,卓风才会在后面的生意里面渐渐有了起色。

  尽管我不知道为什么徐娇娇非要出卖自己的身体,可我想,那如果是迫不得已,我也会那么做的,只要卓风好起来,只要他好过,我真的可以做任何事情。

  这个想法无比坚定的在我心中无限扩大,我开始暗中偷偷的翻找卓风的东西。

  我想知道,我能做什么。

  我数学好,我可以帮他盘算最后的财产,我记性好,更可以帮他分析里面复杂而有庞大的数据。

  可我不能告诉他,我只能偷偷的做。

  半夜的时候,楼下终于传来了卓风去睡觉的动静,我随便披了一件衣服就下了楼。

  书房的门开着,里面一片漆黑,我拿着电筒趴在桌面上研究资料。

  顾程峰很晚才回来,等我看完了资料爬上床,迷迷糊糊睡着的时候才感觉身边有些冰凉,呆着几分湿气,顾程峰又喝酒了。

  我在心底发出一串叹息。

  我们三个人,谁又真的好过了?

  早上起来下楼,卓风已经出了门,顾程峰和我吃着卓风做好的早餐,谁都没有说话。

  等吃完了顾程峰才有些有气无力的问我,“卓哥的公司出事了,知道吗?”

  我点头,“知道。”

  “破产了。”

  我继续点头。

  “不过没关系,我可以帮他。”

  我猛的抬头,顾程峰在对我笑,满脸的自信说,“现在敢跟卓哥的公司合作的不多,就算有也是他的一些好朋友,给的项目太小,起不了多的作用,勉强支持破产后偿还的一些欠款,不过我这里有一个很有前景的项目,是新型能源,好吧,嘿嘿……人都说我是做咖啡的,做不成这个,可我最近就做成了,我回头跟卓哥说说,肯定能成。”

  是吗,可是顾程峰不知道,卓风已经开始变卖家里的东西了,我看到了他在资料里面的数据分析,可里面一个巨大的开支却没有丝毫的收缩,那就是我。

  我没跟顾程峰提起这件事,不想他多心吃醋。

  到了学校,我放了书包,跟安妮说了声就出来了。

  在街上走来走去我都不知道我要做什么,最后看着眼前富丽堂皇的会所起了心思。

  我想,我是不是还有年轻的身体可以出卖,再不济,我还能陪酒,还能唱歌,我还能代孕……

  我犹豫着,却没进去。

  这件事我需要再想想。

  明天就是高数竞赛考试了。

  我的脑子却一片空白。

  老师找我聊天,却一直不说话,安静的翻看我做过的习题册子,最后将书本放下,吐了口气,“卓尔,别有负担。”

  我没负担,负担多了,感觉不到负担了,我只想做好每一件事。

  “老师,我没事,就是最近看书多了睡眠不好。”

  她点头,递给我一杯温水,问起了卓风,“卓家现在出了事,你没受影响吧?”

  对外面,外行人知道的肯定不多,媒体不报道,肯定消息也少。

  我摇头,“没有,我哥说没什么大事。”

  老师也放心下来,继续问,“你哥哥现在很忙?”

  是啊,忙的我见不到人。

  “恩,还好,他说过了这段时间就好了。”

  老师笑眯眯的点头,挑眉看了一眼习题册子,“你哥哥的字很好看,对数学很有自己的一套方式,我很喜欢。”

  啊,啊?

  我怎么觉得有些不太对?

  老师可从来不会关心我的家事啊,就算我的班主任也很少过问的。

  额!

  瞬间,一丝危险在房间里面蔓延开来,这叫我想到了当初李思念突然出现在家里的样子。

  我想,我此时的脸色一定很难看。

  “老师,我哥哥很忙的,你不是也要上课吗?”

  老师愣了一下,就笑了,“是是,我就是随口问问,你哥哥上次给了我名片,我想在你考试之前跟他见一面,就是想问问你是否他有时间的,电话还没打。”

  哦,那你就别打了,我心里咆哮。

  不想,她说……

  第117章 罚你跟我做

  “或许我直接过去,比打电话有诚意。”

  我觉得吧,老师跟我姐夫都挺好,可是两个人都捏在一起,就不是那么回事儿。

  但这番话我没法说,也说不得,看老师的样子,我也不能现在就揭穿她,还不如叫她自己去碰碰钉子。

  当初李思念约我姐夫出去,没少挨冷眼,但是老师跟李思念可不一样,老师脸皮薄,李思念那是没脸。

  我吸口气,镇定下来,从老师办公室退出来。

  站在门口还在想这件事,回头看一眼办公室的门,心想,等我考试结束后,就算老师真的跟我姐夫有什么,我也要给搅合黄了,哼!

  晚上回去,顾程峰特意回来的很早,意外的是,卓风也很早就回来了。

  三个人几乎同一时间是进门,我们大眼瞪小眼的看着对方,之后卓风提议,“出去吃吧!”

  顾程峰也是这个意思,拉着我兴致很好,为了给我加油,参加明天下午的考试。

  卓风说如果考试成绩出众,可以给我高考加分,并且会在择优录取的那地方给我填上一些好处,这样我出国的话会更顺利。

  这些在我脑子里面没多大的空间,我现在想着全都是他的公司和我的老师约他这件事。

  吃饭的时候,卓风接了三个电话,第一个是家里的,听语气就知道,他没怎么说话就挂断了,第二个是公司助理,他说了很久的英语,我听的不太明白,大意也是要处理一些拍卖出去的东西,第三个电话就不知道是谁了,他出去接的,回来的时候特意看我好几次,我想我猜到是谁,我的老师。

  卓风没说,我也没问,这件事还不想这么快戳穿。

  顾程峰一直帮我夹菜,介绍我哪个吃了有影响,我一直低头扒拉饭菜,有些心不在焉。

  卓风突然问我,“准备的怎么样了?”

  我愣一下,“啊……挺好。”

  顾程峰笑眯眯的捏我脸,“我特意将所有的事情都推了,明天去陪你,你不要有负担。”

  屁话,都这样了我还没负担呢?

  我瞪他,他还是笑呵呵的,要不是卓风在,肯定要亲我摸我。

  卓风继续说,“明天我也会过去。”

  好家伙,这还不叫压力?

  我其实不想他们跟我一起去,不就是考试吗,我上学没几年,可我考试参加的不少,从前在家里上课,老师没几天就叫我考试,说是锻炼我的抗压能力,这有助于我以后参加学校大型考试。

  可其实我内里素质挺好,考试又不是上刑场,我有什么好紧张的。

  只是吧!

  看着他们期待的眼神,我是真的感觉到了一丝压力。

  考不好的话,那结果会怎么样?

  我问他们,“考不好呢?”

  顾程峰吸口气,没好气的瞪我。

  卓风也停下了手里的筷子,默了一会儿才说,“没关系,考试而已,考好考不好都没什么变化,只是一次考试。”

  “哦,我知道了。”

  我继续看着卓风,他最近真是瘦了很多,搬来住之后也没见他熬夜,吃的也不少,可就是觉得他精神不大好,脸色也很差。

  最近破产的事情折腾的他快没了魂儿的,我不是不知道,可我真的一点帮不上,顾程峰总说卓风没事,可看着风的样子,哪里是没事?

  “姐夫,你那边的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还打算出国吗?”

  之前调查娇娇姐的事情也没了后续,不知道卓风是否着急。

  卓风没回答我,反倒是顾程峰很热情的说,“我也在找,找起来不容易。这件事过去一年了,很多线索都没有了。”

  是啊,那么长时间了,相信底下的娇娇姐已经投胎转世了吧,她会带着前世的记忆吗,那是否还会选择做一个脾气不好却重情义的徐娇娇,爱上叫所有人都难忘的优秀卓风?

  我垂下头,想到徐娇娇,心里难过。

  卓风也没情绪不是很高,喝了口酒,坐直了身子,低头看着桌面,不知道在回想什么。

  顾程峰继续冲我瞪眼。

  我使劲皱眉瞪回去。

  他凑过来说,“你学习把脑子学坏了?卓哥这里不要随便提起我姐。”

  哦!

  我差一点给忘记了,之前卓风说过,再不准提起徐娇娇的事情,这是他心里永远无法逾越的鸿沟。

  有些事情,只能放在暗处,摆在明面上来说,那就等于是拿着刀子剐他身上的肉。

  我连声道歉,“姐夫,对不起。”

  “……没关系,吃饭吧!”

  卓风将一块红烧肉递给我,跟着问我,“想阿姨了吗?”

  我笑着点头,阿姨那边我是真担心,一直都在卓风那边伺候卓家人,那里可是四口人呢,阿姨身子不好,做我们是那个人的饭菜还好,并且我们也都帮忙的,可卓风家里人那边是他父母,还有卓青青和卓不凡,这四个人哪个想是能帮阿姨做事的?

  “恩,明天我叫她过来跟咱们一起住,我将书房收拾出来,叫阿姨睡的我房间,我睡书房。”

  “不用啊,楼上还有房间。”我急着说。

  卓风摇头,“会吵到你们,我会很晚才睡。”

  顾程峰笑了,满脸的贱样子,“卓哥,是我们吵到你吧?嘿嘿,没事,我们动静笑点。”

  呸!我跟顾程峰什么都没做过,顶多我帮他用手。

  他这是……

  我刚要去辩解,顾程峰在桌子底下踢了我一下,我一下子明白过来。

  我不能说,没办法说,说了算什么?

  卓风没有再管着我和顾程峰同居的事儿,那就是默认了一切,我还想辩解什么?

  我立刻逼近了嘴巴,塞了快排骨到嘴脸,鼓着腮帮子,没滋没味的吃。

  顾程峰很是满意的继续冲我眯眼,帮我盛汤。

  回去后,卓风只跟我们打了个招呼就去了书房,我看了呆了呆,才跟着顾程峰往楼上走。

  进了房间,顾程峰的身子就压了过来,低头看我。

  “卓尔,我要罚你。”

  “罚我什么,我要早睡。”

  “罚你跟我做。”

  我的心咚的一响。

  有些不明白顾程峰眼睛里面的情绪。

  他今天那么故意跟卓风说难道是一种试探?就是想叫卓风知道我跟他早就那个了,看看卓风的反应,卓风没有任何表现,就是等于默认了,所以顾程峰就可以完全没有顾忌的跟我做了?

  这样的顾程峰叫我觉得他很有心机。

  “顾程峰,你今天是故意试探我姐夫的是不是?你说怕我们吵到我姐夫,就是想看看我姐夫的反应。”

  我多么希望他否定,哪怕是撒谎也好。

  他却肯定的点头,“是。”

  我怒急,将他推开,“卑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