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1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601节

  第1275章 到底爱情是什么

  外面依旧是黑天,满天的星辰,可外国的月亮其实并不比国内的圆,白白的光线笼罩着大地还是如此的昏暗。我慌乱的不知道要去哪里,只沿着一条满是路灯的笔直的大道前行。

  我走了很长时间,疲惫的我蹲坐在马路牙子上,瞧着这个安静的街面,这里人烟稀少,人口聚集的地方也都在市中心,可这里是郊区,周围只有低矮的别墅,家家门窗紧闭,现在应该是三更半夜了,所有的地方都安静的睡着,只有我颓然的坐在地上,等待着有人能够发现我。

  选择了一个方向,我继续前行,走了很远很远。

  天亮的那一刻,我烂了一辆车子,请求那个人将我送到市中心,帮我打电话,可冯飞的电话却关机。

  我不知道在那个房子里面被卓风关了多少,看着电话上的时间,我的心猛然一跳,一个多月的此时,是否外面的很多人和事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我叫那个人将我送到了警局,多方联系后,公公的保镖过来了,我才知道,公公去世了,冯飞现在失踪,后来展演和查宁过来,告诉我冯飞一直在找我,但是她们也不知道冯飞在哪里。

  我急了,失控的大叫着,请求着叫他们找到冯飞。

  佳佳告诉我说,公公一直心脏不好,回来之后情况更加坏了,我出事之后的两个星期他就突然因为太累而昏倒,可是没有抢救回来。

  我的哭声在安静的警局内犹如天上劈下来的电闪雷鸣,这样的事实是我不能接受。甚至开始埋怨着喵语她为什么要瞒着冯飞,直接告诉他我被卓风抓走公公就不会出事,不对,卓风说昨天他还和冯飞喝过酒啊。

  我实在没有办法,直接报警说卓风非法囚禁,惊诧盘问再三,卓风都说不知道,后来有人说找到了冯飞曾最后出现在河边,我们坐上警车飞速而去。

  可望着安静的河水,我的双腿都在打颤,询问了周围很多人都说不知道。

  冯飞就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一直都没有消息。

  警察说要打捞河水,我就蹲坐在河边上,瞧着下边的打捞,一天,两天,第三天的时候看着那件熟悉的外套,我当时昏死了过去。

  在医院里面,坐在我身边的卓风,抱着三个孩子过来看我,他低声告诉我说,“你怀孕了!”

  一年后,我带着拎着着小女儿来到了河边,看着这里的工人正在打捞里面的污染物,迎面的风吹来,落在我们的身边,惹的小女儿高兴的啊啊大叫。

  此时身后走来一个人,轻声笑了一下,站在了我们身边,低头瞧着小女儿说,“孩子,你叫什么?”

  我猛然回头,看着那个熟悉的面孔,熟悉的身影,有些消瘦的脸颊,泪水在脸颊上飞舞,他上前牵住了小女儿的小手,对她说,“女儿,妈妈还是那么爱哭。”

  我盯着河水哭声震天。

  如果可以,我想我宁愿这辈子不要出生,这样就不会到我卓风,不会被他带出山林,也不会发生许许多多的事情。

  这是我们的故事,从我记忆开始到我生活的此时,历经了整整十七年。

  我深爱过的人,依旧在,深爱我的人离开我的离开,不在的不在。

  可我的生活还要继续,在深海中继续挣扎。

  小女儿我给她起名字叫冯朵朵,她来的很意外,我跟他之间都没同床,可我还是怀孕了。

  那时候我总想留下他的一点点东西,记忆会消逝,人也会离开,可这颗心却永远都无法复原了。

  我听他的前妻说他早在国外的精子银行留下了精子,我多方面打听,各种手段,终于找到了。

  我做了试管婴儿,偷偷的做了很久,医生告知我很难,但是也不是没希望。

  这件事我瞒了所有人,包括我失去的妈妈,还有我最好的朋友谢晶晶。

  他出事后,我得知怀孕了,当时卓风也在,他用离婚来威胁我,后来圈进我,可我还是把孩子留了下来。

  我起初还是想不通我这么做是会对还是错,可至少,现在看着这个小家伙与他一模一样,我知道,我没做错。

  冯飞回来了,站在我身边,哪怕是许多年后的此时我再回首那是的那个时候,我就无法想明白自己见到他的那一刻是什么感觉,不管是什么,我们之间,只有相敬如宾的感情,没有任何激情。

  回来后,他着手公司的事情,撤走了全部的资金,从卓风那边拆分公司跟股份,两人之间虽然见面,可到底是没了以前的东西情。

  他每次看到我后都对我说,“卓风变了还是我变了?”

  我笑着看着眼前一起玩闹的四个孩子说,“都变了。”

  喵语已经十岁了,她懂了很多,大眼睛跟卓风的一模一样,每次她在瞩目的看我的时候都会好奇的问我,“妈妈,爸爸为什么不跟你离婚呢?那你跟冯爸爸结婚,不是很好吗?你们这样累不累?”

  我笑笑,不知道如何回答,对于她的很多问题我都回答不了。

  冯飞说,“因为爱情还不没到。”

  喵语会继续追问,“到底爱情是什么?”

  是啊,爱情是什么啊?

  我们相爱相杀,那是我跟卓风。

  我们相敬如宾,这是我跟冯飞。

  我们都是成年人,做了那么多,错过那么多,也追求了那么多,可到头来却依旧不知道什么叫爱情。

  那我们到底在做什么?

  有些时候我也想离婚算了,我净身出户吧,我只要孩子,可我又做不到,甚至连见卓风的面我都做不到。

  每当如此,冯飞都会站在很远处看着我。

  好像,我们之间不管多么亲密,都隔开一段距离,很远的站着,看着,从未接近。

  谁知道我最后会如何选择呢?

  这天中午,冯飞来找我,手里提了个我以前很喜欢吃的这里附近的一家中餐馆的饺子。

  放下来,他拆开了盒子往我跟前推了推,跟着说,“我想,我们分开比较好。”

  可我却决绝了。

  我递给他一个戒指跟一份离婚协议书,我说,“我跟他离婚,向你求婚,好吗?”

  看最新章节

  第1276章 后记

  那一年我才十六岁,我爱上了我的养父。

  他温柔,善良,带给我一切。

  我将他当成是我的神,每一次看到他心都在碰碰直跳,可我知道不可能,因为他是我的养父,我有一个更加爱护我的妈妈,她为了我和这个破碎的家已经劳碌奔波了一整个青春。

  可这份感情深深的刻在我的心口,叫我永远无法忘掉他。

  某一天,我在学校想到了一个法子,只要吸引冯飞的注意力,他就会不惜一切代价的来看我,知道他出现,我可以考出学校最好的成绩,在这里没有朋友又怎么样,只要有冯飞,我就很满足。

  不过,我不想叫妈妈知道,所以我每次偷偷的给冯飞打电话的时候他都很温柔的在安慰我,鼓励我,我实在忍受不住了,我要将我的计划进行到底。

  我每天不洗澡,这样朋友会更加的少,我每天不与人接触,这样我就会变成怪胎,冯飞来了,他来看我了,我冲过去想要扑进他怀里的时候才知道妈妈也在。

  妈妈带着我回家,要将我送去心理医生那里,我很生气,我明明没有问题,我只是用了一些小手段叫冯飞多多照顾我,我开始给他打电话的次数更多了,甚至,我想到了要用我的身体留住他,每一次我都想主动贴上去,就好像我在那个出租屋内带着很多个喝醉酒的男人一样,我知道一定可以。

  我洗了澡,藏好了杜蕾斯在枕头下,趁着冯飞回来的这一次,我鼓足了勇气叫住了他,故意将肩头上的肩带往下拉低,他看到了,可为什么脸上不是很好,可我不在乎,我还是要走上前,用我最动人的声音呼唤他,“冯飞。”

  他好像很疲倦,双眼下有青黑,我想一定是妈妈对他不好才会叫他这么操劳,可是我不会,我很懂事的,只要冯飞要我,我偷偷的都愿意。

  他要将我推开,还对我说很严厉的话,我将他拉住,当着他的将衣服脱下来,我不敢抬头,在这一刻我是的心跳在加速,我知道我此时一定很紧张,但是我是漂亮的,并且我已经十六岁了,从前干瘪的身材也发育了,从前我就知道了在床上如何做,我知道,我都知道。我低垂着头,渴求着和冯飞能够碰我一下,可是他却对我很粗声的说,“你要做什么?穿上!”

  我被他的样子吓了一跳,他的眼睛在冒火,走上前很是粗鄙的力气将我的衣服套在了山上,我急了,喊着泪水瞧着他,问他,“冯飞,你不喜欢我吗?我爱你,我知道你对我好也是因为爱我,你不想要我吗?不想吗?”

  他皱着眉头瞧着我,满脸的不敢置信,将伸过去的手推开,说道,“你是我的妹妹,并且你还是个孩子,这样的话我不会告诉你的妈妈,希望你知道你在说些什么。”

  我的当然知道,我全都知道,我慌张又要伸出手去抓住他,可是他却后撤几步,那后退的步子就好像刺痛了我新房的毒针,惊的我浑身都在颤抖。

  泪水啪嗒的一声落了下来,我的心好痛,冯飞不要我,连我的身体都不要,我慌张的说,“冯飞,我可以给你生孩子,生很多,真的,我的身体很好,妈妈已经不能生育了吧,是不是?我还能啊,冯飞你接受我吧,好吗?”

  我不顾一切的走上前,紧紧的抱住了他,双臂环绕,就好像铁钳一样将他圈在怀中,我不想叫他走,我恳求的对他说,“冯飞,跟我睡觉吧,我给你,好不好?你跟妈妈不幸福的,是不是?”

  他突然很生气,正要将我推开的时候房门被人推开了,他很急的使劲推开我,我踉跄的后撤几步,就看到妈妈一张吃惊的并且带着忧伤的脸走了进来,问我们怎么了。

  我不想看到她,是她挡住了我和冯飞的感性,冯飞走了,头都没有回。

  我的心很痛很痛,从这时候起,我更加努力的学习,装作很好的孩子,听医生的话,挺老师的话,可我控制不住我自己对他的感情,但是我只能忍。

  时间漫长,当我到了国外,冯飞第一次主动来看我,就好像当年在我上高中的时候一样。

  他拿了很多东西,身上的香水味还是那样的好闻,淡淡的香气扑打在我的脸上,如沐春风。

  这个时候他已经跟妈妈分开了,我知道我的机会来了。

  我主动请他吃学校的午餐,带着他逛学校,最后带着他来了我的宿舍,坐在宿舍里面,我给舍友发了信息叫她们不要回来,我则做在了冯飞的身边,歪头看着他的时候就好像看着一个我已经失而复得的宝贝。

  他身上淡淡的香气吸引着我,可我才注意到他一直对我说的恶化都是关于妈妈的。

  “冯飞,你已经跟我妈妈分开了,她现在是冯飞哥哥的女人了,你还是不死心吗?为什么不给我一个机会呢?”

  “你现在有查宁,并且……”他微微偏头,对我说,“你在我心中一直都是孩子。”

  我的心凉了下来,但是我依旧不死心,“冯飞,你跟我妈妈是不可能了,你为什么就是不放弃呢?我可以跟查宁分手的啊,前段时间妈妈还来过,我知道冯飞哥哥对她很好,真的很好,你一直都知道,不是吗?”

  冯飞只轻轻点头,却什么都没有说。

  他离开之后,我和查宁疯狂的在宿舍的床上翻滚,对他的爱我永远都不得到了。

  这个事情隐藏在我心底很多很久,后来妈妈失踪,冯飞过来找我,问过我妈妈去了哪里,他的样子很憔悴,我当时很是心软,差一点将妈妈的事情说出来,可我不能,望着冯飞离开的背影,我只轻轻吐气,开了查宁的车子去找冯飞。

  冯飞将妈妈关起来了,妈妈一直都很好,冯飞说她好像怀了身孕,可是一直都不叫人碰,那么孩子是冯飞,他会想办法叫孩子流掉,哪怕以后妈妈都不能有了身孕他也不在乎,有了三个孩子足够了,他现在就想要一个孩子的妈妈,那就是我的妈妈。

  我听到这样的事情心痛的连呼吸都在颤抖。

  可我却什么都做不了。

  我只能看着冯飞和妈妈互相折磨着,折磨着,哪怕是到了死冯飞也不会放开妈妈的。

  我失落的走在街道上,查宁打来了电话,告诉我妈妈在找我,原来冯飞的爸爸去世了,冯飞跪在医院的地上,泪水从脸颊上垂下来,我只是用一双平淡的眼睛望着他,对于他的这份悲伤吗,我心狠的将这个事情一直掩藏在心底,不知道我这样是不是真的爱冯飞,既然得不到,那么就成全。

  又过了一段时间,冯飞消失了,公司的人都在找他,找妈妈,可冯飞的电话却能够打得通,所有的事情都搁置了。

  国内国外,李菲妈妈,陆少哥哥,冯飞哥哥,大家都在找。

  妈妈偶尔坐在我身边的时候会垂头叹息,泪水止不住都留下来。

  我看着妈妈眼泪,一丝动容都没有。

  我爱冯飞,胜过一切。

  这天,我实在忍受不住去找冯飞,他喝醉了,锁着妈妈的房子的门开了,我担忧的走进去,就看到冯飞跪在地上抱着妈妈的衣服,悲怆的无声的泪水顺着脸颊落下来。

  我的心剧烈的痛着,我抱着他,大叫着,“冯飞,你要我吧,你怎么样要我都都愿意,只要你能不这么伤心。”

  他一把将我推开,垂下来的泪水就好像一颗颗坠落在我心口的火团,烧的我浑身无力。

  我颓然的跌坐在地上,冯飞却只用一双愤怒并且憎恨的双眼望着我。我们相顾无言,可我能够听到的心在滴血声音。

  他指着我的鼻子对我说,“就算是一百个你也不敌你一个妈妈,你知道你的不足在哪里?你分不清楚什么是爱。”

  他竟然斥责我,我豁然起身,撞上去说,“你知道吗?你的爱情就只是占有,那不是感情,你才不懂什么是爱。你个可悲的可怜虫,你这一辈子都不会再得到我妈妈了,永远都不会。”

  冯飞失控的好像被逼疯的困兽,在我的跟前发狂一样的来回走动,狠狠的的将所有的东西摔的粉碎,最后摔门出去,我知道,他是不肯放弃我妈妈的。

  多年以后,我在美国的剑桥大学毕业,妈妈和查宁陪在我身边,我宣读了毕业典礼的感言下来,坐在凳子上,看着冯飞的身影从门口处一闪而逝。

  跟着电话响了,妈妈高兴的叫着我的名字,却始终说不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倒是电话里面小青奶声奶气的声音一直在叫着爸爸,爸爸,我惊愕的问,“是冯飞哥哥回来了吗,是吗,是吗?”

  此时,我想,我的内心还是没有半分内疚的,冯飞会成为的丈夫……

  看最新章节

  &rr; →

  错误/举报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