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4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604节

  第1281章 后记之卓尔

  我的冯飞回来了,他抱着属于我们的孩子,这个我以代表我们存在的小生命。

  医生告诉我冯飞在美国的时候头部受了伤害,所以有些时候他的记忆是错乱的,总是混淆很多事情,公司的业务他也会做的乱七八糟,甚至会忘记我们之间并没有结婚这件事。

  我无数次提醒他我们的关系,也无数次告诉他我们之前只是相敬如宾的亲密爱人,我们没有同居,没有在一起,孩子是找到了他的精子做的试管婴儿。

  可他还是会对我说我们很幸福,我们是夫妻。

  我不知道要怎么样才能叫他明白我们之间的关系。

  最后我也没了耐性,甚至在他一次又一次的说这些事情的时候只能保持安静跟沉默。

  站在这里的时候我觉得天地都开了花,眼前就只有他的身影。

  有些时候我会看到卓风,他经常过来看孩子,可我每次都故意躲开,我不知道怎么面对他,在我们这差不多二十年的相识中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叫我们没有办法彼此原谅,我恨他也还想着他。

  晶晶经常会告诉我关于卓风的近期情况,可我都只安静的听着,一点想问的话都没有,可我知道,即便是保持沉默,我依旧很想念他。

  两年前的今天,我还以为我再也见不到冯飞了,所以我偶尔会特别珍视小青,她是冯飞和我孩子,属于我们爱情的延续,尽管她来了有些迟了,可我依旧很信息,每日期盼着冯飞能够出现在我的眼前,此时终于实现,泪水不住的往下落。

  我扑进他怀里,享受着属于我们三人之间的温暖。

  冯飞回来的消息迅速的传来,为李菲筹备婚礼在即的此时,我们收到了陆少的消息,他说他查到了当年冯飞出事的时候的那个人,并且找到了张嫣。

  张嫣取保候审这件事我是知道的,据说她在狱中郁郁不欢,尽管每个月卓风和尚世明都会去看她,可两个人好像最多只见过她一次。

  她得了癌症,晚期,只有三个月的生命了,可就算是遮掩,她依旧保持着光鲜亮丽的姿态,穿着高跟鞋,涂抹着红色的口红,当我们站在她跟前的时候,她还点燃了一根香烟,对我们笑笑,跟着对我们说,“卓风那边不要去了,我觉得你们现在挺好,我也算是做了一件正确的事情。”

  我和冯飞互相看了对方一眼,没有吭声,卓风找人打了冯飞的头,困住了我,这件事尽管很吃惊,可当我们都知道的时候我还是很镇定的,或许我一直都不了解卓风,可能他一直都是这样冷血的人,能够做出这样的事情我一点都不意外。

  冯飞坚持要过去找他,我却将他拦住了,“冯飞,来日方长,以后有的是机会碰头,现在他带着安然在做产检呢,好像安然的孩子不是很正常,安然在生产期间吃了一些不该吃的要,她家里重男轻女,她一心要生儿子,之前已经流掉了两个了,现在还在生,听说孩子已经畸形了,卓风坚持要她将孩子打掉,安然还是不肯,现在两家闹的很不愉快呢。”

  冯飞听了之后只对我微微点头,没有说话,良久说,“那我们在这里这一天就回去吧,后天就是李菲的婚礼了。”

  我笑着答应下来。

  可我知道,卓风那边我到底还是要去见的,在我们的飞机才落地的时候就收到了他的信息,我们最近合作的一个项目出了问题,周总也说事情很紧急,我不得不过去。

  冯飞带着四个孩子去了陆少那里,我则腾出时间出来,才坐上车子,卓风的车子就将我的车子给拦住了。

  他站在我的车子跟前,看那架势就知道,不将我请到他的车子上是不会罢休的。

  我不得已过去。

  他的车子换了一个有一个,如今的加长版老爷车看起来无比的阔气,而我还是喜欢那辆公公留下来的小车子,虽然有些耗油,可我坐着舒服。

  坐下来后,他递给了我一只酒杯,我没有去接。

  他却自己仰头将酒水喝光了。

  我定定的看着他,猜着了他在这里将我拦住是为了说冯飞的事情,可他一开口却是,“安然自杀了,抢救了回来。我会离婚。”

  他话很简短直接,当年我为了寻找冯飞将全部的事情放下,他一个人支撑着我们两家的公司,安家为了与他结婚,多方联手,到底他还是同意了,这些事情我是不知道的,我一直带着四个孩子来着车子,每一个福利院的找,可我却忽略了就在市中心的那个最小的福利院,冯飞其实一直都在那里。

  辗转回来,我竟然是为了参加卓风为了生意而不得已同意的婚礼,他穿着笔挺的黑色西装,身上的领花看起来是那么的迷人,可他的身边挽着的却是别人,我当时的心情是多么的难受,不知道是因为思念了冯飞还是思念了我们的曾经。

  我多少次都在幻想着能够与他走进殿堂,却不知,几次三番,站在他身边光芒正大的女人都不是我。

  我当时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坚持着参加完了婚礼,看着多少不一样的眼神扫来,我全然都不在乎,后来安然酒醉,他将她送回,我带着孩子们回来,在车子上却看到了同样酒醉的他。

  他在新婚之夜逃了,喝的醉意醺醺,脸上全都是泪,逼问我再三,“你还爱我吗?”

  我哭着,却一个字都说不出口,因为我不知道我还爱不爱了,人都说爱之深责之切,可我现在对他一点恨都没有。

  他对我有些粗哑的嗓子说,“我将我们的公司保住了,冯飞那边……”

  卓风啊,叫我如何忘掉他,他给了我全部,却又在无情的伤害我。

  他控制了我十几年,分开后还在我周围纠缠,我经常问自己他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可我能够感受到他爱情类的爱,这份爱太过沉重,烧的我们四分五裂,再无法完全愈合。

  看最新章节

  第1282章 至死不渝

  他没有说出来,或许当时还不够醉吧,对冯飞这件事他一直隐瞒着,却唯独告诉了才出狱的张嫣,张嫣说,或许是他想叫我赎罪。

  了解卓风的我知道,他不想叫我们看出他的软弱。

  卓风啊,我爱了半辈子的男人,可到了今天我才算真正的了解他。

  他从最初把我接出来开始就注定了我们悲惨的一辈子。

  他说他爱我,可如果当时他救出来的是另外一个人,他也会这么做,其实他不爱我,只爱就出来的那份感觉,与其说我是他一辈子翻不开的那个挚爱,倒不如说是他处于一种变态的责任。

  我看着他的样子,想着我们过去的一切,可多少次我都想不出来他真正爱我的样子,以至于在我跟冯飞暧昧的那段时间里都无法将接受他的好,他对我,对这个家到底是什么呢?

  他总说这就是爱,可我认为这是控制,是一种操控,他把我的人生倒转过来,一次次的刻画出他想要的样子,从未考虑过我的感受,也从来都没有告诉我这是他的刻意安排。

  直到现在我才知道,他计划了所有的事情,我走的每一步都在他才掌控之中,他会冷血看着我被他的父亲的人带走,被关在地下,被侮辱,一次次的生死劫难都是因为他对我的控制出现的了状况,他及时扭转修补,以为这样我就可以依旧回到他身边是他喜欢的那个小姑娘,听他的话,爱慕他,当他是我的全部。

  但是当我不受他的控制的时候这一切就变的扭曲起来,他会固执的继续按照原来的计划扭转这样的时局,一而再再而三,才会在我意识到这一切都不该发生的时候爱上了冯飞。

  可一直以来,他又坚强的了多少,一个渴望得到真爱的人,失去了最后的依靠,他会做出很多极端的事情来,可在做着坏事,昧着良心走每一步的最后,他都会选择妥协,最后伤心最严重的是他。

  他死死的抓着我的手不放开,泪水顺着脸颊往下落,我第一次看到他这么伤心。

  他又说,“我会善待每一个嫁给我我的女人,可我却不能善待一个曾经对我付出这么多的你,卓尔,对不起。”

  当时的我以为他是真的在悔过吧!

  可现在,我面对着两年后的他,知道了冯飞的事情是他亲手做,再一次提起了对他的敌意。

  我逼问他,“卓风,你当真要狠毒的将冯飞杀了吗?你已经逼死了我们之间的感情了,非要闹出人命来你才肯罢休吗?”!

  他没有吭声,只默默的垂头喝着酒水,一杯接着一杯,之后碰的一声将就被放下,酒杯瞬间裂开,玻璃渣子刺进了他的手心里面。

  他冷笑一声,挑眉瞧着我,陡然之间凑上前来,“卓尔,如果说我从始至终都没有想过要放弃你,你是否相信当年将冯飞敲昏的时候我一点心软都没有?我甚至扔了棍子离开,带着他的钱,开走了他的车子,删除了所有的证据,最后到了现在我还找了个替死鬼,我就是想叫他永远不能翻身,因为你始终都是我的女人,永远都是。”

  我狠狠的甩出一个巴掌拍在了他的脸上,他浑身一怔,却依旧怔怔的望着我。

  “卓风,你疯了,你现在的老婆是安然,我是你的弟妹,冯飞已经回来了,就算他不回来,我也不会在与你,唔……唔,卓风,你,唔……唔……”

  他的吻里面的带着辛辣的酒气,好似刚才那么猛烈的喝着就是为了能够给自己壮胆,他一定是疯了,不管这几年我们之间如何解除,他如何受不住自己的情绪都没有像今天这样,我用尽了全身的力气都不能将他推开。(!≈

  跟着他的手渗进了我的领口,我的身子瞬间僵硬,胡乱的抓了一个东西拍在了他的脑袋上。

  他闷哼一声,也终于停下来。

  我大口喘息看着他,大叫,“你要是真的爱我就该祝福我,而不是这样强迫我,你还是我认识的那个善良温柔的卓风吗?啊?”

  他低垂着头,良久抬起来对我说,“我一直都是,一直都是,你看清楚,我卓风从未变过,对你的心,可有变过。”

  我沉默了。

  我们安静的看着对方,良久,我推开了车门,跑了出去。

  后来我们一前一后去了国外参加李菲的婚礼,他的车子就在我们的身后,我一直紧绷着情绪,生怕因为回头就暴露了我们之前的事情,对于冯飞,我一直是不安的。

  ……

  我以为我会跟冯飞相扶到老。

  可很多事情的背后已经叫我们之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五年来,他与卓风的斗争,尽管是无声无形的,可却比战场要猛烈无比,我们为此争吵过,闹过分手,还因为此冷战到即便见了面也彼此当做陌生一样的不说话。

  到了最后。

  他将分手协议书喝所有的财产分割放到我跟前的时候,我一点动容都没有。

  多少次我会想我们会扶持的走过一个又一个难过的夜晚,可我们却又一次次的无情的伤害彼此,撕掉身上伪装的面具,看到了彼此早已经伤痕累累的鲜血淋漓的样子,把对方吓的躲开很远的距离。

  他对我说,“我知道,这么多年委屈你了,你爱的不是我,你只是因为我对你的好而感动,你给我生孩子,帮我做生意,到处奔波,卓尔,你做得很足够了,可我看不下去了,我们离婚吧,你回到他身边去。”

  我不记得我是如何签下协议书的,只抱着小青上了车子,车子开的很快,我再不想看到他们两兄弟任何人了。

  可当那辆熟悉的加长老爷车又一次拦住了,我趴在方向盘上放声大哭,跟着一双手伸了过来,轻轻的抹掉我下巴上的泪痕,那声音就好像回到了很多年前我们初次相遇的时候的场景,他对我说,“你多大了?”

  我没有动,只看着小青伸着一双小手不断的摇晃我。

  他将小青抱出去,坐在我的身边,又说,“二十九了吧?还是那么爱哭,好像我们第一次相遇一样,那一次你很痛吧?趴在床上哭了多久?”

  看最新章节

  &rr; →

  错误/举报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