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6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606节

  第1285章 结局三

  我?我低声说,“我下来做吃的。”

  卓风好像很惊愕的样子,问我,“医生李泽呢?我叫他过来照顾你,没有过来吗?”

  医生李泽?我摇摇头,我在这里两天了,除了镜子里的自己我没有看到任何人。

  卓风也吃惊了,将身上脏兮兮的衬衫脱下直接摔进了沙发里面,他好像很累的样子,长叹一声说,“叫我先歇一歇,工地上出事,我忙了一整夜,终于将事情办完了,就回来了。”

  我哦了一声,其实我没有瓜怪他不管我,我只是跟担心他。

  “卓风,我现在没事了,尚医生估计是有手术忙着耽误了吧!哦,我煮了面了,您要吃一些吗?”

  卓风轻轻点头说,“我自己来,你先上去吧!”

  我很想说我现在很好,尽管我依旧在撒谎,可看着他的样子我怎么能放着不管,我还是走上前,蹲下身,准备去脱他脚上的鞋子。

  他突然惊的将脚缩了回去,低头看着我,停顿了一会儿上前将我拉了起来,指着身边的位子说,“我自己来,你坐下,你的伤还没有好呢。”

  我发怔的跟着坐在了他身边,侧身瞧着他的样子,他一整夜没有休息,浑身上下全都是污泥,手臂上还有血,白净的衬衫已经脱了下去,可身上还是被污泥涂满了,他这是在工地抢险了吗?昨天晚上的雨很大,估计也是淋雨淋了一宿吧!

  渐渐的,他传来了喊声,竟然就这样睡着了。

  我看着他的脸颊,低声叫着他,“卓风!”

  他恩了一声再没有理会我,我先去将每期关掉,之后回来瞧着他现在的样子,深吸一口气,忍着身上的疼痛开始收拾了起来,他脚上的鞋子总是光亮发光的,现在也被污泥染成了乌黑的颜色,解开鞋带脱了鞋子,里面的袜子都被溺水泡的失去了原本的颜色,一层一层的脱掉,至此一样就耗费了我很大的力气。我去卫生间拿了盆子接了温水,先给他的脚星期干净,再继续擦洗着身上。

  可身上的那条裤子……

  我犯愁了,总不能也脱掉吧,并且我好像也没有那个力气做了。!

  想着是否直接用水擦干净了?那会不会冷呢?我还是先去那一床薄被子出来吧!抱着被子下楼的时候就看到医生李泽按响了门铃,我抱着被子去开门,医生李泽满脸的担忧和抱歉,“展心,实在对不起,我昨天有个手术,忙完了都半夜了就没过来,你还好吗?”

  我笑笑说,“我很好啊,不过现在你需要帮我一个忙。”

  “怎么了?”

  我让开一条道来,指着沙发上的人说,“卓风昨天好想忙了一宿,现在就那么睡着了,我想给他做保暖可是有些不方便,所以……”

  李泽走进去看了看,有些嫌弃的皱了皱眉头,说道,“我的神啊,这个老兄弟现在还这么拼命,从前就喜欢下工地监工,现在还去吗?啧啧,哭了展心姑娘了,没事,交给我吧,你先去上楼,哦,拿一些他穿的衣服过来就好。”(!≈

  李泽毫不在意的露胳膊卷袖子,看样子是真的是没有任何怨言的要帮忙了,我点点头,将被子交给他,回头跑上楼区翻找卓风的衣服了。

  其实卓风的房间我从来都没有进去过,这是第一次,打开就看到里面被收拾的干干净净,墙上挂着一幅巨大的结婚照,照片里面的张嫣美丽的好像天上的神仙,她躲在卓风的怀里,两个人的眼神之中都能看出彼此的爱护,仿佛周围的一切都入不得他们的双眼,白色的婚纱洁白无瑕,黑色的西装犹如一个骑士,好一对二天造地设的情侣。

  我看的有些痴了,可我知道,我是嫉妒的,并且心理很难过,我甚至在无耻的幻想着那个女人是我,那会不会是另外一种感觉?

  这个时候楼下的医生李泽对我大喊,“衣服呢?”

  我答应了一声,回头翻找起来。

  卓风的东西都叠整的井井有条,柜子和抽屉里面摆放各种各样的领带和衬衫,我翻找出了内衣内裤和他平时穿的睡意抱着下了楼,看到医生李泽正在卫生间洗着什么,我将衣服放下,不过还是在离开之前多看了一眼被被子包的严严实实的卓风,他现在还是睡着,睡得太沉了,竟然把自己累到了这副样子才回来,哎……

  我心痛的叹了口气,对那边的医生李泽说,“尚医生,我将衣服放下了。”

  “好,你先上去吧,好了我再叫你。”

  我点点头就走到了自己的房间,关上门,瞧着空旷的房间,歪头看着对面那堵空白的墙面。幻想着,要是上面也挂着一张巨幅的结婚照片,里面的人是我,那么那人会是卓风吗?

  这个想法就想一味毒药,带着巨大,迅速扩散,可当毒药侵入我的脑子里我顿时觉悟,将这样不该出现的想法很快的甩掉,我知道,我不能这样!

  过了一会儿,医生李泽敲门进来,我开门看到他还是卷着袖子的样子,脸上一如往常挂着淡淡的笑容,问我,“我来给你做一个检查,看你回复的不错。”

  我点点头让他进来。

  检查很快速,医生李泽一面在病例本子上写着东西一面说,“药还是要吃,现在有些小问题,但是不严重,你且养两天就好了,只是看你好像瘦了很多,吃不下饭吗?”

  我点点头,将药瓶子放在了床头上,我都快要成药罐子了,最近真是一个多灾多难的时候。

  李泽站起身,给了我一张名片,我接过之后有些纳闷的问,“我知道尚医生的联系方式。”

  李泽呵呵的笑着说,“你知道的是我的工作的联系方式,这个是我的私人联系方式,不开心了就给我打电话吧,呵呵,有心事就要说出来,虽然我不是心理医生,但是我知道如何开导人,好了,我下去给你们做些东西吃,啊,下午的时候阿姨就回来了,你们就有饭吃了。”

  “阿姨回来了?真好,阿姨没什么事吧?”

  我跟在医生李泽身后不住打听阿姨的情况,确定真的没事了才放下心来。

  李泽有任务在身,昨天都没有来,所以今天一定要做了饭菜再走,我也没有托辞,瞧着而他做好之后匆匆收拾了才走,看着被他关上的房门竟然觉得这个人要是不与张嫣暗地里有那些事情的话真的而是一个不错的人,不过想到他和张嫣的事情,我就开始同情起卓风来,他真的一点儿都不知道吗?

  第1286章 终章

  一个是自己的大学好同学兼朋友,一个是自己的老婆,他真的不知情吗?

  这天卓风睡了很晚才起来,看着自己身上得衣服还愣了很久,我笑着说是李泽帮忙的他才放松下来。

  才买菜回来的煮饭阿姨说在路上看到了车祸,吓得她险些犯病,到现在还惊魂未定,自回来之后拉着我一直说个不停。

  我在一旁小心的听着,但其实我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因为我的眼神一直在时不时的放到卓风那里。

  这时,座机电话又响了。

  是卓风接的,我看着他将电话放下之后看向我,我就知道事情有些不好。

  我战战兢兢的走过去,电话放在耳边喂了一声,那边就传来了喵语担忧声音,“阿姨说爸爸这两天都没有回家去,我担心你们,打电话问问之前电话一直打不通,我好着急啊!”

  我听着喵语的话手都抖了起来,说实话,我是真的担心我跟卓风这样的老夫老妻了还会因为一些平常生活琐碎就分开,孩子们现在也都长大,我以为一切都会好起来,可其实我跟卓风之前的矛盾却越来越多。

  有时候我都很纳闷,我们这么些年是如何走过来的?

  最近我经常恍悟,以前发生那些事情是不是真的啊?

  妈妈去世后,冯飞也从我的身边消失,属于我们的孩子现在也不跟我亲近,我只守着卓风,以为这一生就这样了。

  可这几年孩子们相继离开,我才知道,其实我跟卓风早没了以前的感情,哪怕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情都能叫我们争吵或者是冷战。

  至少,我现在还有孩子们可以倾诉。

  喵语很忙,经常飞去国外,甚至一年见不到人,可她的电话都会打过来,可面对此时她的关系,我反倒不想说了。

  喵语急的打搅,“妈妈,你要是不说我现在就推了工作去看你了。哎……其实妈妈,早前你跟爸爸复婚我是不同意的,我以为你跟冯叔叔好了好了,至少冯叔叔是真心对你好,他脾气也好,你们那么长时间都没有吵架,可他走的好突然,你也没告诉我原因,我想你是真心爱我爸爸的,现在看来,爸爸不是你的良人,你们在一起你就没高兴过,真是……妈妈,你不如现在在离婚算了,跟我爸爸过简直是折磨。”!

  我擦掉眼角的泪痕,无力的吐息,“孩子,冯飞死了啊。”

  喵语没应声,许久后才说,“我知道,我早就知道了,还以为你不知道,冯叔叔得了重病后离开,消失了很长时间,等再有消息过来他已经得了癌症无法医治,可冯叔叔还是很想你的,当时叫你去看他你为什么不去?”

  我大惊,什么时候的事情?

  喵语又说了一些细节,我竟然完全不知道,并且那段时间我跟卓风附和后一起度假,我的电话都没拿,他当时因为工作电话一直带着。

  我心慌起来。(!≈

  喵语又说,“妈妈,不是我恨爸爸当初抛弃你,是觉得他真的不是你的良人,从一开始就选错了,真的。如果我是你,哪怕我已经九十岁了我也要离婚,更何况你现在才三十九岁啊。”

  我惊愕了愣了许久,不知道什么时候喵语已经把电话给挂断了,而我脑海中无数次回荡当时冯飞离开时候的那副样子,他对我嘶吼,大叫,驱赶我,却没想到都是有目的的,其实后来我也恨他了,只是我已经跟卓风和好,就再没去多想,不想竟然是这样的结果。

  我慌忙起身,问了卓风现在在哪里,直接打了车子就奔了过去。

  面对我的质问,卓风只淡定的一点头,什么都没有说,眼睛都没眨一下。

  我失控的冲向他。

  他连连后撤,身子撞在身后的办公桌上,整个人看起来好像瞬间苍老了十几岁。

  我一直没注意到,其实他老了,四十九岁的人,老的不像样子。

  可我一点可怜不起来,只觉得慢慢的恨意,要把他凌迟。

  闹了这么多年,我已经再没了力气去闹了,甚至觉得恨也很多余。

  勉强扶着桌子站稳,他对我说,“我这一生都在追求你,想得到你,护着你,可我发现特别的艰难。我知道你的心在我这里,哪怕当初你跟冯飞在一起,我也知道你没忘记我。我没放弃希望,只要得到你我就会不惜一切代价除掉身边的人,包括他。知道他生病的时候我还没去找你,但是我打定了主意不告诉他,是,你可以恨我,但至少这辈子你的心里不光有他还有又爱又恨的我。卓尔,我们互相折磨了这么多年,还不够吗,最近是矛盾不少,我以为你还是小孩子脾气,没想到你竟然是因为这件事,那你还想怎么做,再一次离开我?”

  我摇头,泪水晃出来,看着眼前的男人,我深爱了整整二十多年的男人,竟然是这样的可怕。

  以前我只知道他对别人会手段残忍,现在看,他对自己,对我,包括自己的子女都一样。

  是个不折不扣的冷血动物。

  我咆哮,狠狠拍了他一个耳光。

  “我不会离婚,我要折磨你,用剩下时光折磨你。”

  我们冷战了整整五年。

  我看着每天他在媒体上的各种报道,有娱乐头条,有各种刁钻的采访,瞧着他的风采慢慢减退,可我对他的恨意却没变少。

  只是,我少了一个离开的动力跟勇气,市场坐在墓地上看着冯飞的照片发呆,想以前的事情。

  这一天我竟然在墓地睡着了,许是夏天上午的阳光太好,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身上盖住了一条毯子。

  远处,站着的冯飞正翘首以盼。

  这一瞬,我突然觉得,好像我对他,从来都不会恨,只有,爱的深沉,爱的浓烈,执拗的想他是全世界上最完美的男人,可其实,这都是我的幻觉,我的卓风并不完美,甚至在人前人后都是可恶的商人,但他是爱我的,也是我爱的。

  我站起来,冲他招手,他笑了。

  我想起了很多年前的那个晚上,他站在路边的车站牌下,灯光混蛋,我衣衫褴褛,他冲我招手,温柔的问我,“是谁?”

  (全书完)

  &rr; →

  错误/举报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