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61节

  第120章 难以入眠

  我屏住呼吸,觉得头顶上被人打来一只沙包,虽然有些疼,可从沙包里面调出来的糖豆子却甜到了我的心里。

  我看着他的样子,坦然之中还有几分担忧,更多的却是疲惫。

  “姐夫,你好好休息,不要再看资料了。”

  他笑笑,“好,锁了门,去睡吧!”

  我听话的关了房门,却没急着锁,只开了一条缝隙看着他,他不知道在门口犹豫什么。愣了一会儿才往自己的房门走。

  我这才锁了房门,安心睡觉。

  可是,难以入眠。

  外面又开始下雨了,淅淅沥沥的雨滴落下来,拍在窗户上,安静的雨声只我无法入面的胡思乱想。

  顾程峰话再一次跳到我眼前,好像他就站在我面前对我,那张好看的脸冰冷起来也会叫人新生害怕的。

  我知道是我伤了他的心,可当断则断,我不会联系他,安慰他,默默的这样忘掉,或许对我们都好。

  翻了个身,背对着窗子,看着漆黑的房间,陌生之中偷着几分不安,不熟悉的环境没有熟悉的人,我始终无法安静的睡觉的。

  不知道姐夫是否也安心的睡着了。

  姐夫将我的电话带来了,一直放在床头的柜子上,闪烁的绿灯提醒我有未读的消息。

  我无心去理应,只想叫自己安静的进入睡眠。

  可复杂的事情一件一件的跳到眼前,叫我心情烦躁。

  索性,我开了台灯,抱着一本国外小说读起来。

  才看了一页,哈欠袭来,我立刻去睡觉。

  可才闭上眼睛,电话响了。

  顾程峰三个字安静的躺在电话屏幕上,震动的嗡鸣在桌子上面摇晃,好似正在怒吼的顾程峰发泄心中的不快。

  我犹豫着,看着那名字有些难过。

  我知道顾程峰在担心我,他打电话是想确定我是否安全,可我想,已经没有必要继续联系,直接挂断。

  不想,电话一次次的打进来,我不得不接。

  接通,对面是无声的安静。

  过了很久,顾程峰问我,“卓尔,你真的要离开我了吗?”

  提出分手的是他,可我们继续下去又会有什么好结果?

  我没回答他的问题,却反问,“顾程峰,你心里不难过吗?我喜欢的人不是你,你不是不知道,你明知道我的心里只有我姐夫,你为什么还要同意跟我在一起?”

  顾程峰吸口气,声音之中透着无力,“卓尔,对不起。”

  “顾程峰,该道歉的是我,我只是想,我们这样下去对我们彼此都是伤害,我不想伤害你,你那么优秀,你该会找到更合适的人。”

  顾程峰继续陷入了安静。

  我也无心再说下去。

  我们之间,缺少的只有爱。是我的爱。

  安静的电话一直持续了整整十分钟,他突然说,“我在你宾馆门口。”

  我惊的浑身一颤,望着那扇紧闭的房门,惊得从床上坐了起来。

  “你想我进去吗?”

  我握着电话的手僵住,嘴巴也在颤抖,顾程峰的突然出现叫我无助。

  “卓尔,你开门,不管怎么样,我们还是要当面谈一谈。”

  是吗,有必要吗?离开他那里之前不是已经说了吗?我们不合适,我不爱他,这就是事实。

  不管他如何努力,不管我多么努力,我始终都无法接受他,这是残酷的事实。

  为什么他不接受?

  是啊,我又有什么资格评判他呢,我知道姐夫和我不可能,我们之间是这辈子都无法逾越的年龄和身份的鸿沟,可我仍旧一心想要扑在姐夫的身边,这个执迷不悟的人是我。

  顾程峰继续说,“开门吧,叫我进去,卓尔!”

  顾程峰语气平淡的就好像阳光天气下的清风,吹散我心中的不安。

  我走到门口,透过冒烟看到他正站在门外,头发湿漉漉的黏在脸上,雨水顺着脸颊往下流淌,白色的衬衫早贴在身上,透过白色的皮肤,看的到他身上的一条痕迹很深的伤痕。

  卷曲的睫毛上上下摆动,好像正在求我开门的大型猫科动物。

  “卓尔,开门。你知道你不开门我也进的去,开门。”

  我握着门把手的手停顿,再犹豫。

  “我一直在找你,可我发现,我始终都没有卓哥那么了解你,所以我才会这么迟找到你,我真后悔说分手,卓尔,原谅我。”

  我的心骤然锁紧,呼吸也变的很轻柔。

  “顾程峰,我,你还想继续吗?这样会伤害你,知道吗?我不爱你,一直都不爱。我对你只有愧疚。”

  “我知道。”

  他干脆的回答叫我的心里话全都憋的回去,这一切他都知道,却甘之如饴。

  静默之中,我再一次的不忍心,将房门打开了。

  他扑进来,不给我说话躲闪的机会,将我抱紧,声音偷着低哑,浑身冰冷,“卓尔,对不起。”

  我站的笔直,身子僵硬,不敢去回应。

  我已经错了一次,还想继续错下去那就是我混蛋。

  顾程峰的好我不是看不到,就因为知道他好,我才不想亲手破坏。

  “顾程峰,进去再说吧,门口冷。”

  他点头,将我送来,低头看着我,身后随后将房门关上,我转身往里面走,他却将房门上了锁。

  我一怔。

  他却吊儿郎当的笑了,“我不走了。”

  我无奈的皱眉,“顾程峰,我们分手了。”

  “我知道,分手了还可以和好,等我,我去洗澡。真冷!”

  他进来看着房间,最后将目光落在角落放着我脱下来的脏衣服上,跟着问我,“卓哥回去拿了东西吗?”

  我点头,又摇头,我不知道,卓风或许已经在外面找了很长时间,被雨水打湿,可他仍旧做好了这一切的准备。

  顾程峰说的对,他始终不能像卓风那样了解我,所以他才会像只无头苍蝇一样在外面找寻,才会如此狼狈。

  我看着他进了浴室,放了水,哗啦啦的水声从里面传出来,雾气也从门缝挤出来。

  如果此时站在里面的是卓风,我肯定会进去,毫不犹豫,可此时站在里面的却是顾程峰,我只想避开,这就是差距。

  坐在床上等着他出来,我也想好了要说的话。

  “卓尔,把毛巾递给我。”

  他从里面探出半个身子来。

  我看一眼毛巾的位置,走过去条了一条,才走到门口伸出手,他一把将我拽住,我进去。

  我低呼,他的唇贴了过来。

  第121章 别动手

  我挣扎,我踢踹,他始终不放手。

  他的力气很大,要将我揉碎了。

  “顾程峰!”

  我尖叫。

  他浑身一怔,这才将我我送开。

  我深吸口气,后退几步,一个巴掌拍过去,转身要往外面走,卓风正好开门进来。

  “姐夫。”

  卓风脸色不好,看我一眼,又看看里面的顾程峰,走进来,拉我的手一起进来。

  卓风挡住我,好像一座山,给我依靠。

  他对顾程峰说,“穿上衣服,出来。”

  我开始紧张,卓风不会又要动手?

  “姐夫,他没怎么样,我们就是太激动了,你别动手。”

  顾程峰深看我一眼,回头拽了件浴袍穿上,出来后关了浴室的房门,走过来,脸色也不是很好,看看我,又看看卓风,对卓风说,“卓哥,你动手可以,但是这次我不会不还手了,卓尔是我女友,我们闹矛盾我们自己解决,你来插手就不对了。”

  我在卓风身后使劲拽他,卓风站着不动。

  “姐夫,姐夫。”

  顾程峰却冲我笑,“卓尔,如果我输了,我以后再不会缠着的你,可如果我赢了,卓哥,你这辈子都别想管我和卓尔的事儿。”

  卓风冷笑,“顾程峰,不管输赢,我都要管。”

  “啊!”

  伴随我的尖叫,卓风的拳头就挥了出去,咚的一声闷响,砸在了顾程峰的下颚,顾程峰却没有任何躲闪,只痛的歪了歪脑袋,拳头也砸了过来。

  两个人纠缠在一起,拳头带着风,每一次落下都好像外面的雷声。

  我拉着这个,拽着那个,却始终都拽不住任何人。

  当不知道是谁的拳头咚的一声撞我在的脸上,我的脑袋嗡的一响,彻底的昏死了过去。

  等我醒过来,已经在医院。

  顾程峰半个身子都是血水,眼睛青紫,呆呆的看着我,眼珠子也是红的。

  卓风的白色外套上面也是血水,下巴上满是青痕,看着我的时候紧张的眉头扭在一起。

  两个人都没受伤,不知道哪里来的血水,我担忧的看看这个,看看那个,都没事,那我就放心了。

  再一次睡着,睁开眼都已经临近中午。

  我哗啦一声从床上坐起来,“姐夫,顾程峰,送我去学校,我要去考试。”

  两个人一个坐着打瞌睡,一个站着望窗外,同时惊得看向我。

  两个人一个抱着我一个开车,车速飞快。

  到了学校门口,姐夫低头看怀里的我,帮我整理好领口,对我说,“我送你进去,如果不舒服就给叫老师出来找我们,我们在外面等你。”

  “姐夫,我没事。”

  鬼知道为什么我这一拳头挨下来为什么会受伤这么严重,脑袋仍旧好像被人在周围放了十万只的巨响烟花一样狂轰滥炸。

  姐夫送我进了教室,继续帮我整理好身上的衣服,捏了捏我的脸,还想说什么,就被身边的顾程峰打断了,“卓哥,我们出去吧,卓尔肯定能考好,你别说那些没用的。”

  我想笑,却笑不出来,担心下巴再一次掉下来,鼻子再一次飙出血水来。

  我依靠在凳子上,看着两个人高大的男人一前一后的离开,平常穿的干净利落的人此时却如此形象,这都是因为我啊。

  我冲他们挥手,拿出笔,握着,再抖,看着不听话的手,深吸口气,仍然再抖。

  等考试时间开始了,同学们陆续过来,在一众奇怪的眼神中,考试开始了。

  起初我还能不堪的清楚题目,甚至看不到清楚上面的数字,只知道那些习题我都见过,算法和步骤我都清楚,可我仍然无法聚精会神。

  中途,老师过来,送给我一杯奶茶,看我一眼就走了。

  我看着奶茶上面写的字,是姐夫的字,“东方日出”,他的字苍劲有力,透着潇洒。

  姐夫曾向我保证过,如果我考试成绩不错,至少是前五名,会带着我再去看一次日出,去国内最高的山峰,住上五天五夜。

  这是我一直向往的,从前在山村,日出日落,常伴我左右,有了表姐到时候我们一起看,表姐离开之后我自己还是去看,不管世间多么寒冷,日出日落却始终陪伴我左右。

  我深吸口气,喝了口奶茶,很纯厚的奶香,似乎里面都有日出的阳光。

  最后看一眼那个四个字,我微微弯腰,盯着试卷上的题目看了又看……

  两个小时后,铃声初响,两个大男人同时出现在门口,老师看他们一点,卓风先走了进来。

  他脚步轻盈,快步而来,看我一眼,笑了。

  我也冲他微笑,顾程峰却面无表情。

  我对顾程峰说,“我考的很好。”

  他这才裂开嘴巴笑的天真烂漫。

  姐夫抱我出来,在学校门口遇到了我的老师。

  老师看着我们,脸都吓白了。

  “这是怎么了?”

  我说,“老吃(老师),我没死(我没事。)。我摔早了,(我摔倒了。)”

  老师听不懂我的话,顾程峰做翻译,“咳咳,那个我们开车出了点意外。”

  老师狐疑的看着我,又看看不说话的卓风,这里面卓风是家长,自然要问他,“卓总,是这样吗?”

  卓风笑了,云淡风轻,“是。”

  老师仍旧怀疑,指着我的下巴说,“出车祸?你们为什么只有脸上有伤,看样子是打的,不是出车祸啊。”

  这个还能分的清楚?我皱眉。

  顾程峰又说,“是车祸,没关系的,我们现在送卓尔回医院,呵呵,老师,那我们先走了。”顾程峰轻轻腿卓风肩头。

  卓风对老师笑笑,抱着我走。

  老师却不依不饶,跟上我们,“卓总,我上次打电话给你为什么说打错了?我确定没错,你换号码了吗?”

  啊?

  也就是说上次老师卓风打电话约会,卓风不是推脱,而是直接说打错了?

  我差一点笑出声。

  老师打电话肯定要说我学习的事情的,也就是两个人已经聊了一阵儿,但是聊着聊着老师就说了约会,我姐夫就说打错了?

  哈哈,哈哈……咳咳。

  我被口水呛住了。

  顾程峰也在憋笑,拉着老师的手腕,“老师,你自己来的吗,汽车还是打车,我送您回去吧,我记得你晚上还有仔细的呢。”

  老师还不肯走,回头看卓风等他回答。

  卓风始终没看她,径直抱着我往外面走。

  顾程峰已经扯着老师离开,两个人上了一辆出租车,可车子没法动,一会儿的功夫,顾程峰也下了车子,急着往我们这边跑。

  “快走!”顾程峰面色凝重的好像犯了大事,上了车之后才哈哈大笑,“卓哥,老师看上你了。”